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宴会上的麻烦
    统帅府内,萧凡正在分敛白倾和司徒韬赢来的星源。

    一旁,二人眼中尽是不舍,却又不敢出声,只能够看着萧凡把所有星源都充公了。

    怀着滴血的心情,二人在府内逛了一圈,不得不为统帅府感到惊叹。

    作为神甲军统帅府,从外面看去十分的低调,门口没有大肆妆粉豪华,没有守卫站岗,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民宅,连一些乡绅土豪的门面都比不上。

    但是一进到府内,情况却是完全一变,府内防守森严,守卫清一色的神甲军护卫,各个都是精英。

    整个统帅府很大,有几百间卧室,据萧凡透露,整个府内有一个中队的神甲军数百人留守,实力最低的都是星魂三品巅峰,还有上百个命星一品以上的小队长,命星二品的都有几十个,命星三品以上的也有几个。

    最恐怖的就是那位队长赛侧,连萧凡自己都承认现在的他打不过赛侧,只能被虐。

    白倾和司徒韬惊叹到心里去了,统帅府果真是铜墙铁壁。

    “三少爷,馨儿和秋儿姑娘来了!”正当萧凡带着二人闲逛到花园之际,安管家前来禀报道。

    “她们两个来干什么?带她们过来吧。”萧凡皱着眉头说道。

    他是很欢迎馨儿来,只是白秋儿这个二货,萧凡是真的不想看到她,每次一出现,他准倒霉。

    不过那也是没办法,这对姐妹花到哪里都是一起的,萧凡心中很无奈。

    “老大,那可是两位美女师姐啊,你不欢迎。”白倾带着涩眯眯的笑容说道。

    萧凡那一脸的嫌弃之色,实在是让人琢磨不透,这么漂亮的两位美人师姐来找他还不满意。

    要是有这么漂亮的师姐找他,上刀山下火海也愿意啊。

    “你懂什么!”萧凡瞪了白倾一眼,吓得白倾立马闭嘴。

    不一会儿,安带着馨儿和秋儿进入了花园,白倾和司徒韬二人带着微笑,立马屁颠屁颠的去迎接。

    奈何二位美女不理睬二人,随便答应了一声便朝着萧凡而去。

    这一幕,二人心中那是一个凄凉,难道有萧凡的地方,他们就无法在美女面前出头。

    “馨儿,找我有事吗?”萧凡露出灿烂的笑容对着馨儿说道,当一看到秋儿时,立马又变得冷漠了。

    前两天这个二货抽了他一巴掌就跑路了,追都追不上。

    萧凡的冷漠,秋儿冷哼一声,东张西望看向别处。

    “嗯,今晚有个宴会,是七皇子姒皓举办的,他想邀请你去参加。”馨儿淡淡一笑,说道。

    “七皇子姒皓邀请我去参加宴会!”萧凡有些疑惑的说道。

    七皇子姒皓,皇帝第七子,德才兼备,待人宽厚,是诸多皇子之中比较出众的人物,皇帝非常的喜爱他。

    只是这个七皇子与他,还有他的两个哥哥都没有什么瓜葛关系,为什么七皇子会邀请他参加宴会。

    “切,老七邀请你参加宴会都是给我面子,那宴会都是王公贵族子弟参加的,怎么你还有疑虑,怕被骗!”白秋儿看着萧凡,冷冷的嘲讽道。

    “昨天我和秋儿去了一趟七皇子的府邸,刚刚好提起了你,他就拜托我们俩来邀请你去参加宴会。”姜馨儿解释道:“去吧,去参加这种皇宫贵族的宴会,对你有好处。”

    “那好,我去!”萧凡微笑着答应道。

    他仅仅只是疑惑而已,并不是不想去,有这种王公贵族子弟参加的宴会,他岂能不去,正好借这种机会混到这些人群中去,对于他日后的发展有意。

    “那我们两个呢!”听到是王公贵族的宴会,白倾和司徒韬望眼欲穿的问道。

    那种高大上的宴会,他们也想参加。

    “你们两个有邀请吗?”白秋儿很不情愿的说了一句道。

    此话一出,二人一脸的尴尬,都低下了头,这种高逼格的宴会,岂是他们这种货色能够参加的。

    馨儿和秋儿又和萧凡唠叨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被晾在一旁的白倾和司徒韬终于舒坦了,但不能参加宴会,却是一个大遗憾。

    夜幕降临,北区靠近皇城的七皇子府邸,金碧辉煌,彩灯高挂,一片喜庆。

    府前,大队的卫兵把守,十分的森严。

    大街上,豪华大马车来往平凡,人流之多。

    只见一位位穿戴整齐华丽,一身高贵傲气的年轻公子小姐进入府内。

    “人真多!”萧凡站在一个角落内,看着府邸大门自语道。

    相对于那些贵族公子的穿戴而已,萧凡的服饰倒是非常一般,档次低了些。

    整理了一下仪容,萧凡便朝着府邸大门而去。

    他刚一踏入皇府的范围,就遭到了无数人的嘲讽轻笑。

    当他说要进去参加宴会之际,那郎朗的嘲笑声更是放肆,无数双蔑视的眼神看着萧凡。

    就这样一个寒酸市井小民,也好意思来参加七皇子宴会,会不会是来打秋风的疯子。

    其实,萧凡的服装也不算差,也算是豪华装了。

    可和这些王公贵族子弟相比,豪华程度的确是低了些。

    但当萧凡递过请柬,接待之人念出他的名字时,周围的人都闭嘴了。

    不说别的,就冲着萧凡这段时间的名气,和神甲军统帅弟弟的身份,也没几个人敢随意嘲笑他。

    神甲军,神一般的军队,大夏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支军队只听从统帅调令,皇帝的命令也无济于事。

    有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做后盾的萧凡,身份地位似乎也不会比他们这些王公贵族差。

    萧凡带着淡淡的微笑扫视了众人一眼,进了皇府。

    皇府之内,一眼望去,都是王公贵族子弟,充满着一种高傲的贵族气息。

    萧凡深处其中,还真的有些不适应,这么多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尤其是他那略显寒酸的穿着,使得人群都远远避开他。

    “萧凡!”

    就当萧凡一人寂寞的望着皇府的夜景之际,一道声音惊醒了寂寞中的他。

    萧凡回头一看,却见一个清秀的少年,很是随和的看着他,此人不正是他想要挑战的章琮睿吗。

    “章琮睿,你也在这儿。”萧凡有些惊讶的说道。

    “嗯,恭喜你新生排名升到第二。”章琮睿说道:“可惜了,昨天我有事,没能参加排位,不然定会和你大战一场。”

    “日后时间多得是,那我们约定下一轮排位赛在较量吧。”萧凡淡淡一笑道。

    “好,就这么定了,来来来,看你一个人这么孤单,我介绍几位朋友给你认识。”章琮睿说道。

    在章琮睿的带领下,萧凡接触了一些王公子弟,这些人刚一看到萧凡,各个都是嫌弃的脸色。

    当章琮睿一介绍萧凡的身份,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打招呼,套近乎,他们态度的转变,就连萧凡都是有些惊愕,一个个都是笑面虎啊。

    “听说萧凡那厮也来了,他在哪,本王子有帐找他算!”

    不知何时,人群之中逐渐传开萧凡来了,一些不怀好意的人也开始羞辱萧凡,甚至有人明着要找萧凡麻烦了。

    不一会儿,只见一群人朝着萧凡走来。

    为首的是一位王爷之子,来势汹汹,高傲的走到了萧凡萧凡身前。

    要找萧凡算账的就是此人,而他身后跟着的那些人,并不是来帮忙的,而是来看热闹的。

    “馨儿,秋儿,你们这位朋友名气够大的啊,才刚来就认识了这么多的朋友。”某一栋房子的阁楼上,一位温文尔雅,举手投足充满了皇家气度的年轻微笑道。

    此人正是七皇子姒皓,他身高八尺,双眼有神,横眉如剑,气息内敛,看似温和,身上却是有一种王者之气。

    “你别笑话了,这个家伙就是个惹祸精,走到哪哪就出事。”白秋儿十分不悦的看向萧凡那边说道。

    七皇子那句话虽说委婉,但实际意义却是再说因萧凡引起的事,此时很多人都围上去看热闹。

    萧凡是她们两个出面给请来的,如今因为萧凡,在七皇子的府上闹出了事情,白秋儿自然是不太高兴。

    “这也不能怪他,是别人主动找他的麻烦,有什么好说的。”馨儿很无奈的说道。

    萧凡能惹事,并不是他主动去惹事,而是麻烦主动找上了他,想避都避不开。

    “行,你老是护着他,不愧是你未来的夫婿,但他的确是个惹祸精,本小姐已经鉴定完毕。”白秋儿道。

    “不管他是不是惹祸精,我们先去看看情况,如果有必要,我出面和解。”姒皓淡淡一笑,走下了阁楼。

    原地,萧凡已经被人群团团的围住了,而那位王子,双眼如同毒蛇般盯着萧凡,就如同有深仇大恨一般。

    一旁,章琮睿私底下与萧凡解释了一番,萧凡这才恍悟,为什么一个陌生人会对他有如此深的仇恨。

    原来这个王子叫姒净心,是日月学院的人,因为前段时间的事,萧凡让整个日月学院丢尽脸面,许多日月学院的人都恨上了萧凡。

    此人听说萧凡出席了今天宴会,便要来寻找他的晦气。

    “这位王子,你对我的仇恨似乎很深,是我杀你的亲人,亦或是我抢了你的夫人吗?”萧凡平静的开口道。

    这句话一出,姒净心脸色如猪肝,气得直跺脚,萧凡居然当众羞辱他,眼中的恨意更浓。

    周围的人想笑却不敢出声,只能默默的看着,姒净心想要找萧凡晦气,刚过来却被萧凡羞辱了一顿。

    “抢你妹夫,好贼子,竟敢当众羞辱本王子,你好大的胆子。”姒净心大怒道。

    “原来你对我妹夫感兴趣,可惜我没有妹妹,没有妹夫给你抢,让你失望了!”萧凡傻呼一愣,好像很懵懂的说道。

    周围的人听了,强忍着笑声,把脸都憋红了。

    这个萧凡装起傻来怒怼姒净心,这不是当众抽姒净心的脸,说他只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搞基啊。

    身为王子,此刻被萧凡侮辱,成了搞基的人,姒净心都快要气炸,他娘的今天遇到个极品了。

    “很好,你竟敢再三羞辱本王子,今日咱们新帐旧账一起算!”姒净心怒视着萧凡说道,心中的怒火如岩浆翻滚。

    他本来是找萧凡麻烦的,却不曾想反而被萧凡先羞辱了一番。

    “新帐我知道,不就是没有抢到我妹夫吗?至于旧账,你是指什么?”萧凡带着一丝嘲讽微笑道。

    “妈的,你还说!”姒净心怒吼一身,愤怒的说道:“你个狗贼,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向我们日月学院身上泼脏水,脸面威严丢尽,你说这比旧账该怎么算!”

    前段时间,因为萧凡,日月学院真的是名声扫地,身为学院一员,荣辱跟随,姒净心自然是对萧凡这个罪魁祸首厌恶。

    且这段时间学院的很多人都想找萧凡晦气,出出气,奈何萧凡要么在皇家学院,要么跟着两个哥哥,他们是一直找不到机会。

    如今机会来了,他岂能放过这次羞辱萧凡的机会。

    “原来如此,可有一点你搞错了,是你们学院的副院长勾结三司长官想要陷害我,整死我,可惜被我揭穿了,你们学院出了这种败类,名声受损,也能怪到我的头上,这是什么道理。”萧凡冷冷的盯着姒净心说道:“好不容易揭穿他们的阴谋,抓拿归案,却不曾想当天晚上就被人节奏,还杀人灭口,我甚是怀疑是你们学院做的。”

    “你胡说,劫狱之事与我院无关!”姒净心大惊,急忙的说道,他没有想到萧凡会反咬一口。

    “你们学院出了三个败类,名声扫地,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就天经地义了,我说的就是胡说,这是什么道理。”萧凡说道。

    萧凡的这番话一出,全场都震动,这么大的罪名就这样扣在了日月学院的头上。

    不过其中的意思却有些耐人寻味。

    当初诬告萧凡的事情一出,日月学院没有出面澄清,等到东窗事发,才出来澄清,有点卸磨杀驴的味道。

    但是,就在当天晚上,那三位副院长和三司长官却被人劫走杀害了。

    如今萧凡这么一说,说是怀疑日月学院杀人灭口,似乎也不为过。

    可这个罪名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是真的,如果日月学院的人承认了,整个日月学院都得完蛋。

    “哼,休要狂言,我们日月学院行得正,不怕你泼脏水,不过你今天严重的羞辱了本王子,就算你大哥们也不敢羞辱我,你一个平民却如此张狂,这笔帐该怎么算!”姒净心如毒蛇一般的盯着萧凡说道。

    “呵呵,还真有人把自己当回事,我的哥哥们不是不敢羞辱你,而是看不上你,你在他们眼中算什么东西,老子是看得起你才给你几分薄面羞辱你。”萧凡话语之中充满了嘲讽之意说道。

    “很好,你彻底惹怒了本王子,今晚非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不可!”姒净心双拳紧握,充满了愤怒,死死地盯着萧凡道。

    作者空无痕说:今天只更新一章四千多字大章,本来是按两章写的,但是强行分开似乎不好,就合并成一章,感谢诸位萌新老铁们的支持,上架之后更新速度会加快,还有一点,现在违禁词查的严,有些敏感字我用谐音字代替,并不是错别字,还望书友们海涵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