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生死战场
    下了二楼,萧凡拿着八极剑术来到了登记处登记。

    两位老师一看,都是一愣,萧凡怎么会选择这本破旧无人碰的剑谱。

    两位老师再三叮嘱这本剑谱常人不能练,最好再去选择别的功法。

    不过萧凡主意已定,不想再去选择其他功法,这个八极剑术他炼定了。

    按照剑谱的大意,八式炼成可增幅八倍攻击力,这等变态的功法,应该不只是二星王品功法这么低。

    或许只是碍于后六式的条件,普通人修炼了也只是增幅一倍,力量弱小,威力和一般的二星王品功法一样,才被归纳于二星王品功法。

    登记完之后,与白倾辞别,便回了玄丁峰。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所有新生如火如荼的修炼,生活那是一个紧凑。

    新生排位赛第一轮还有四五天,就要开始了。

    鉴于众位新生的压力,学院特地批准新生提前放假一天休息。

    学院门口,白倾在门口焦急的等待,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两人相约今日下山去东区走走,萧凡却迟到了,都超时三刻钟了还没来。

    “白兄,一个多月不见,你苗条了不少啊!”缓缓走向白倾的萧凡笑道。

    一个多月不见,白倾的身体都瘦了一圈,比起刚来时可是瘦了不少。

    不过现在的他看起来还是像一座小山,谁叫他人又高又肥,不瘦个七八圈,看上去还是个胖子。

    “你别笑,这一个多月我算是吃尽苦头了,掉了不少肉,今天得好好去补补!”白倾提着裤子,哭丧着脸说道。

    学院的山道上,许多的新生都在下山进城,一个个猴急似的奔下山去。

    学院清修艰苦,规矩又多,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早已经把众人憋坏了。

    东城区,是神都商贸中心,十分的热闹,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得卖。

    所有下山的新生们几乎都是进了东城区,萧凡和白倾也不例外。

    至于他们来东城区,完全是为了吃,因为东城区作为商贸中心,形形色色的美食数不胜数。

    就算是北区那种高级地区,在美食种类方面也很难与东区比。

    吃饱喝足,二人打听了一番,便逛到了交易区。

    在交易区内,无论是什么,都是可以交易的,许多撞运气掏宝的人都会往这里赶。

    “老板,你这件东西怎么卖?”一处地摊上,萧凡指着其中一件残缺的器具说道。

    这件器具有一部分缺失了,只有头部和中部,头部成三棱杵状。

    中部之上有三个很奇特的佛头像,一作笑状、一作怒状、一作骂状。

    “这位少年你好眼力,这可是年代久远的器具,只卖十星源!”地摊的老板满脸灿烂的笑容说道。

    “老板,你这件东西也太贵了吧,还是残缺品,一星源都嫌贵!”白倾指着那件器具说道。

    星源,是一种蕴含着星辰精华的晶石,可用于平日的修炼所用,也可以作为武星修士界的通用货币。

    一星源的大小相当于成年人拇指般大。

    “少年郎,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件东西的年代十分的久远了,十星源已经很便宜了。”老板笑容满脸的磨嘴皮子说道,心中却是十分的不爽。

    白倾砍价砍得也太凶了,一件十星源的器具硬生生被他砍到只值一星源,作为生意人,老板内心岂会高兴。

    “老板,你这件器具年代虽然久远,但它是残次品,如果你肯卖,我愿意花五星源买下它,不二价!”萧凡指着器具的残缺部分说道。

    “五星源太低了,八星源,只要你出八星源我就亏血本卖给你。”老板一副吃亏的样子说道。

    “算了,说真的,这件东西连一星源都不值,我却愿意话五星源你还嫌低,走吧!”萧凡摇了摇头,拉着白倾离开,连头也不回。

    “好吧好吧,少年郎你回来,五星源卖给你了。”看到萧凡走了到街口也没回头,地摊老板心急如焚的冲着街口大喊道。

    听到老板的呼喊,萧凡和白倾这才反了回去,和老板交易。

    最终萧凡花费了五星源,用他一个月的修炼资源买下了那件器具。

    “萧兄,那件破东西连一星源都嫌贵,你还花费五星源,那可是你一个月的修炼资源。”白倾一脸不解的看着萧凡道。

    就那件破东西,年代虽然是久远了些,但那是残缺品。

    即使不是残缺品,最多也是一星源的价码,而萧凡却是花费了五星源去买残次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白兄,你有所不知,这件东西对你们或许一无是处,但对我有大用啊,才五星源能够买到它值了。”萧凡带着灿烂的笑容说道。

    这件残次品,那地摊老板和白倾或许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萧凡知道。

    这种器具是佛门之物,名为降魔杵,是佛门之人修降伏法之物。

    在这个佛门早已经消失无数年的时代,能够看到一件佛门之物比登天还难。

    现在被他发现了一件残次品,萧凡岂能错过。

    更重要的一点是,他能够感受到残次的降魔杵上还存有一丝佛力,萧凡就更不可能错过了。

    而他为了这件东西,只花费了小小的五星源,物超所值。

    “呵呵,对你有用就好。”白倾尴尬的笑了笑道。

    他实在是不明白一件破烂有什么值得高兴,这件破烂能对萧凡有何作用。

    “萧凡!”

    正当萧凡和白倾走到街口之际,一道充满仇恨的声音在大街上响起。

    不一会儿,七八个人将萧凡和白倾拦了下。

    萧凡一眼望去,却是看到了断臂的青步帆,正怒视着他。

    “原来是你,找我何事?”萧凡冷冷说道。

    “当然有事,可敢跟我去生死战场走一趟!”青步帆带着一丝愤怒的笑意说道。

    “生死战场!你还想和我打一架?”萧凡愣了愣,皱着眉头说道。

    生死战场,是神都之内唯一能够打架斗殴的合法场所,由官方主持和监管。

    在神都内,凡是有恩怨的人,只要签下生死状,都可到生死战场去解决问题,生死误论,双方之人不得事后追究责任。

    “怎么,不敢了,当初你不是很牛,断我一臂。我告诉你我青步帆不是好惹的,如果你不去,那么就休怪我对你的家人下手了。”青步帆语气带着浓烈的仇恨说道。

    “你威胁我?”萧凡脸上浮现了一丝怒气,瞪着青步帆说道。

    “也算不上威胁,只是你不同意这场交易的一点利息而已,我青步帆向来说到做到。”青步帆带着一丝坏笑说道:“听说你两个哥哥很牛,但若你今天不答应,他们两个也不会例外,请记住我青步帆说一不二。”

    “好,就凭你这番话,我去!”萧凡双手紧握,怒视着青步帆说道。

    萧凡不信青步帆有能力对他的家人下手,他的父亲有多强青步帆不知道,但他知道。

    虽说家人不会出事,但是萧凡却是十分厌恶青步帆的行为,拿他的家人威胁他,这事是绝对不能够忍的。

    “这就对了,胖子你滚一边去,萧凡你跟我们去生死战场!”青步帆的脸上有一分阴沉,带着得意的笑容朝着生死战场的方向而去。

    “萧兄,你和他有何大仇,居然用你家人威胁你去生死战场。”白倾脸色凝重的看着萧凡说道。

    “当日我仁慈断他一臂,却没想到这小子得寸进尺,敢用家人威胁我,今日他死定了。”萧凡双眼杀意一闪而逝,带着杀气朝着生死战场而去。

    “怎么会闹得这么大,不行我得找人帮忙去!”白倾看着远走的萧凡,带着一丝担忧找人帮忙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