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强势逼问
    萧凡父子从荡姬山回来直奔肖家而去。

    此时的肖家大厅,也算是气氛热闹,皇家学院的三位负责人此刻都在肖家,正在与肖月芊父女二人热情交谈。

    大厅之上,满脸大胡子的肖琮耀满脸春光,他的女儿可是皇家学院的天才学员,受到学院的重点培养。

    因为这层关系,何云龙等三位负责人对肖琮耀很客气,对于一位只是星魂三品的人物来说,这已经是天大的荣耀了。

    如果真的按照实力划分,肖琮耀根本没有资格与何云龙三人坐在一起谈话。

    “月芊,肖家主,想必你们也知道,今天的考试萧凡获得了最好的成绩,作为整个王朝最强的学院,我们学院必须要将萧凡拿下,不知道二位有什么意见。”何云龙一脸笑意的说道。

    说起今天的测试,萧凡获得了第一名,天赋也是最强的。

    而且相比较其三年前的肖月芊,萧凡依旧胜出肖月芊很多,当年肖月芊测试时境界同样是星魂一品,但是星脉等级只是四等,潜力不如萧凡。

    上一次来天位城主考负责的人拿下了肖月芊,回去之后得到了学院丰厚的奖励。

    今天恰巧让他撞上了萧凡这个比肖月芊更加出色之人,他是无论如何也要拿下萧凡,回去之后必定会有重赏。

    “萧凡的确是个天才,五年前他就已经证明了,只是后来遇到不幸的事,至于我们学院能不能拿下萧凡,那还得看他自己的选择。”肖月芊那艳美的脸蛋上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说道。

    不说萧凡还好,一说起萧凡,她的心中就有些不舒服,确切的说是一种对危机的担忧。

    萧凡五年来一直傻傻的一个废人,但就是这样一个傻了五年的人,突然在五大学院考试前两天不傻了。

    而今天他不但不傻,而且莫名其妙的重回巅峰,恢复了实力,现在的他比起五年还要强大。

    这一切都有太多的巧合了,有太多地方解释不通。

    且现在在肖月芊心中一直有个疑问,那就是他弟弟肖靳所言萧凡这五年来是不是一直在装疯卖傻。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几天前她刚回来对萧凡所做之事,萧凡是一清二楚了。

    但这也解释不通,若是萧凡早已经恢复了实力。

    那么当天她对萧凡动的那个手脚完全可以二次摧毁萧凡,要知道她现在已经是命星二品的武星修士。

    “我这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吗?你这样的话说了等于没说啊,真是急死我了,明天就是考生选择学院的时候了。”何云龙满脸焦急的表情说道。

    现在对于他而拿下萧凡那是重中之重,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你们两个不要硬闯啊,我们家主在会见贵客,麻烦让我通报一声。”

    就在此时,大厅之外传来了一阵阻拦吵闹争执的声音。

    “是谁在外面喧哗!”肖琮耀对着大厅外怒喝一声道。

    “回家主,是萧凡父子硬要闯进来见家主。”一个仆人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噗通跪在地上回答道。

    “哟,说谁谁来,真是天助我也!”听到是萧凡父子来了,何云龙兴奋的头脑发热说道。

    何云龙是高兴了,可一旁的肖家父女脸上不悦之色一闪而过。

    这萧凡父子是硬闯着要进来的,这等无礼的行为,完全是不将肖家放在眼里。

    不一会儿,萧凡和萧勇战踏进了大厅。

    一进大厅却是看到了何云龙这个皇家学院的负责人也在,心中一阵欣喜,今晚的麻烦事不需要东奔西跑了。

    “萧勇战,你们父子这是干什么,如此无礼,没看到我正在会见贵客吗?”肖琮耀见萧凡父子二人满脸冷漠的冲了进来,大声怒吼道。

    “肖琮耀,你家的事我们等会再说,我现在有事要先和皇家学院的负责人解决。”萧凡瞥了一眼肖琮耀,看着何云龙说道:“何主考,有一事我想请问你,若是我将我儿萧凡送进皇家学院,不知道你们学院接不接受?”

    “当然接受,萧凡天赋异禀,我院秉承挖掘天下英才的精神,怎么可能不接受像萧凡这样优秀的学员。”何云龙满脸欣喜的回答道。

    他还愁着怎么把萧凡招进皇家学院,这下倒好,萧勇战直接来找他开口了,这是求之不得之事。

    “看来你们对我儿很感兴趣啊,感兴趣到几次三番派人去杀他。”萧勇战语气变得严厉起来,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没错,何主考,我萧凡几次三番被皇家学院的人刺杀,差点丢了性命,我现在还没进去就要没命了,进去了之后岂不是会被五马分尸,连骨头渣都不剩,你说你该不该给我一个交代!”萧凡的语气同样是不饶人的说道。

    “大胆,萧凡,虽然你天资出众,但也没有出众到随意抹黑我皇家学院的资格,你们父子真是太放肆了。”听到萧凡父子一开口就说他们派人去杀萧凡,何云龙顿时恼怒不已。

    这等龌蹉之事,皇家学院怎么可能去做。

    况且萧凡天资如此优秀,他们学院巴不得讲这样一个人才招进去培养,怎么可能会派人去杀萧凡。

    像这样的事情,用屁股想都能够想的明白的事,萧凡父子却是在他面前口无遮拦的污蔑皇家学院,这是对皇家学院的大不敬。

    “事实如此,这是从那五具尸体上搜出来的腰牌,你自己看看!”萧凡从衣袖中掏出五块黑色的腰牌丢给了何云龙,唯独将皇甫镜的腰牌留下了没给出。

    何云龙和其他两个负责人连忙翻看那五块腰牌,一眼看去,上面的字样图案和材质的的确确是皇家学院所有,那些腰牌的确是学员们的腰牌。

    “的确是我们学院的腰牌,但是你说是从五具尸体身上取下来的,那么就是说你们父子将他们五人给杀了,你们父子真是好大的胆子,连皇家学院的人也敢杀,岂有此理。”其中一位负责人愤怒的说道。

    皇家学院无比尊贵和高尚,凡是皇家学院的人,身份都比其他人尊贵。

    即使是皇家学院的人在外杀了人,也应该经过皇家学院的同意才可斩杀。

    现在萧凡父子没有经过皇家学院的同意擅自将五名学员斩杀,这是在抽皇家学院的脸,无法无天,作为负责人的他们岂能不愤怒。

    “好好好,你们父子胆大包天,萧凡就算你资质出众皇家学院也定不会要你了,今天你们父子就要为死去的那五位学员付出惨重的代价!”

    何云龙大怒,对于萧凡父子的行为愤怒至极。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他两只手掌拍打而出,两道巨大的手印朝着萧凡父子拍打而下,顿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一时间整个大厅内都被震得摇晃,仿佛房屋就要到他一般。

    “命星七品也敢嚣张,滚!”

    萧勇战见何云龙出手,大怒一身,一个金色的大手印朝着何云龙拍打而去。

    轰!

    金色大手印一出,威力绝伦,何云龙那大掌瞬间被震散,眨眼之间那金色大手印就印在了何云龙的身上。

    众人只听到何云龙身上传出一阵沉闷的碎骨声,就像一个皮球一样朝着身后飞去,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坍塌的身子将一堵墙都给撞崩塌,晕死过去。

    萧勇战现在是真的怒了,何云龙都还没搞清情况,为了他那狗屁皇家学院的名誉,居然对他们下死手。

    刚才那两掌出手力道很重,若是萧凡被击中,不死也必定会再次废掉。

    何云龙这样的行为这是要抹杀他们二人,萧勇战岂能让他猖狂。

    不过萧勇战也没有下死手,毕竟何云龙是命星七品的修为,在皇家学院地位也算不低了,他这是再给皇家学院的面子,只是震碎了何云龙全身的骨头,让他吃苦一番。

    对于武星修士而言,只要修为不废,全身骨头碎了也可以自行修复的。

    “命星七品都被父亲一手印拍个半死,父亲到底有多强!”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萧凡那是深深的被他的父亲给惊住了。

    连命星七品的何云龙都躲不过他父亲一手印,还被打个半死,他父亲真的很强。

    萧凡是震惊,可一旁的两位皇家学院的负责人此刻全身颤抖,满脸的恐惧,之前什么皇家学院的气节都丢的一干二净。

    何云龙比他们两个都强,但是何云龙却被萧勇战一招打趴下,若是萧勇战对他们两出手,指不定会更惨。

    肖月芊父女俩也是一脸震惊和后怕,他们对萧勇战应该是知根知底的。

    但眼前的萧勇战仿佛不像是他们所认识的萧勇战,眼前的萧勇战实力之强,连何云龙都躲不过他的一手印。

    现在的父女俩心中那是真的恐惧,萧勇战今天的到来似乎是来找麻烦的。

    “哼!不知死活,真以为是皇家学院的人就高高在上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居然敢对我父子动杀心,我不单单杀了那五个,似乎还有个叫皇甫镜,他一切都交代了,你们皇家学院的人杀我儿之事那是证据确凿,容不得你们抵赖。”萧勇战冷冷的看着另外两个人负责人,将皇甫镜的腰牌也丢了出来说道。

    “是是是!我们回去之后一定会报给院里,让院里彻查此事。”那两个负责人连忙点头哈腰应付道。

    “肖琮耀,五年前你们肖家做过什么你们心里清楚,过去的事情我就不想过多的追究了,但请你们把我的话告诉你们幕后主使,或者回去传散出去,谁再敢动我儿半根毫毛,就算是大夏的皇帝老儿也保不了他!凡儿我们走!”萧勇战对着四人一阵怒斥,说完便带着萧凡离开了,只留下惶恐不安的四人和半死不活的何云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