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 保护古建筑
    ,!

    王雄见王民浩要走,忙起身说;“王局长,请留步!”

    “还有事?”王民浩此时只想快点摆脱这个扫把星,他得罪了林涛,如果再跟他有什么纠缠,恐怕会被连累。

    “王局,林涛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他是你介绍给我的,你得给我说说他的来头啊!”

    王民浩有些不耐烦,说:“王总,我都已经跟你说了,林涛到底什么来头我并不知情,我也是昨天才跟他打上交道。”

    “你确定黄县长突然不让开发老城区了,跟那小子有关?”

    “基本确定!”

    顿了顿,王民浩满含深意的继续说:“王总,你是个生意人,应该知道利弊取舍,林涛真不是你可以得罪的,如果你现在去跟他示好,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

    说完,不等王雄开口,王民浩直接迈着步子出了包厢。

    王雄坐在椅子上一脸的阴晴不定,过了好一阵子,他还是不信林涛有那么大的能耐,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将县委县政府规划好的项目给否决,说不定还有别的原因,他再次掏出手机,把电话打到了县长黄金铭那边。

    电话刚响,黄金铭便接通,语气有些愤怒地道:“王雄,你到底搞什么鬼,我刚才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最近我们不要再联系了,上面已经有所行动了!”

    王雄一下子被说懵了,“上面有所行动?黄县长,您的意思是……”

    “上面已经开始怀疑我们官商勾结,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派调查组下来,明白了吗?”

    王雄忙追问,“为什么上面突然就管起了这等闲事,不可能没有原因吧?”

    “你问我,我问谁去?”黄金铭没好气地道:“我还纳闷呢,这工程是我跟书记一致同意的项目,不存在分歧,又会是谁把此事向上报的呢?”

    见黄金铭也不知情,王雄表情微微犹豫了一下。

    “还有没有事,没事赶紧挂电话!”

    在黄金铭沉默的片刻,黄金铭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王雄咬咬牙,说:“黄县长,我可能知道是谁干的!”

    “恩?”

    黄金铭发出疑问声。

    当即,王雄就把中午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并点名道姓的说怀疑是林涛所为。

    黄金铭听了个大概,疑惑的说:“你的意思是,这个林涛只是替他要拆房子的朋友出头?”

    “是的!”

    “你怎么确定是他干的?”

    王雄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把县公安局长王民浩给抖露了出来,说:“黄县长,林涛这人还是王民浩局长给我牵线搭桥才认识的,事情王局长比我更清楚,您可以亲自询问他!”

    “知道了,此事没有搞清楚之前你不要轻举妄动,还有……立刻放你那开推土机的员工撤案,放了林涛的朋友!”

    “可是……”

    “没有可是,如果你不想死,就赶紧照我说的做!”

    黄金铭低喝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

    县政府,县长办公室内。

    此时的黄金铭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的来回在办公室内走动,他可以想象的到,如果上面真派下来调查组对他进行调查,那么一定会调查出自己跟王雄之间的利益关系,一旦发现一点蛛丝马迹,自己这个县长做不成不说可能还是有牢狱之灾。

    为了将危险降到最低,他必须想清楚没一个可能暴露自己的细节,想了一阵子,他掏出自己的私人电话,翻出王民浩的手机给拨了过去。

    如果真如王雄所说,关键人是那个叫林涛的年轻人,那么自己的灾难恐怕也只有他能够消除了。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王民浩接通。

    “民浩,你现在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王民浩刚跟王雄分开没多久,就接到黄金铭的电话,而且语气如此急切,瞬间,王民浩就知道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了。

    “好的,黄县长,我马上过来!”

    对于上司召唤,王民浩不得不去,不过在心里已经将王雄的祖宗十八代全给问候了一遍。

    ……

    县长办公室内。

    王民浩敲响办公室的门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民浩,快进来!”

    黄县长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指着沙发说:“坐吧!”

    王民浩讪讪的点头,坐在沙发上后,故作疑惑的问道:“黄县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黄金铭满含深意的看着王民浩,道:“民浩,上面突然叫停了老城区改造的项目,这事你知道吗?”

    王民浩知道这事肯定是瞒不住的,于是点头说:“知道的,就在半个小时前,我还和王雄在一起,听到了您给他打的电话。”

    黄金铭坐在了王民浩身边,急切的问道:“王雄说的那个林涛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是你介绍给他的,他的身份也只有你清楚?”

    王民浩又忍不住在心里将王雄祖宗问候了一遍,脸上挤出笑,说:“黄县长,不瞒您说,我对这个林涛的背景也是知之甚少,我也是通过我老同学的介绍,才认识他的,跟他认识的时间总共不到两天。”

    “你老同学?”

    “恩,就是西安的李平科!”

    “哦,我知道,市局局长助理李平科,你的意思是说,他清楚林涛的身份?”

    王民浩苦笑道:“黄县长,我已经试探过我那老同学,他不肯说林涛的背景,只是肯定的告诉我,林涛的背景不简单,不对,是非常不简单!”

    “那你觉得这次的事情是他引起的吗?”

    “百分之九十是他!”

    黄金铭忙又问:“他现在还在咱们武陵县吗?”

    “应该还在的。”

    “那你马上联系他,就说我晚上想请他吃顿饭,以我私人的名誉!”

    王民浩悻悻的看着黄金铭,说:“黄县长,恐怕他不一定会卖面子啊!”

    黄金铭瞪了王民浩一眼,说:“你先打电话啊,看看他怎么说,万一不肯赏脸,咱们再想其他办法。王民浩你不要忘记了,你跟王雄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关系,如果我被上面查出来了,你会有好果子吃么?所以,你不要在我面前阳奉阴违,赶紧联系林涛!”

    王民浩被黄金铭说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不过不敢当着王金民的面发火,只能咽下心中的火气,掏出手机,翻出林涛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林涛这会儿正在小米庄派出所门口等着吴启达的答复,还没等到吴启达的电话,王民浩便打了过来。

    林涛坐在车里,掏出手机见是王民浩打来的,当即接通,开口问道:“王局长,有什么事吗?”

    “呵呵,林先生,刚才您走的太急,咱们连饭都没有一起吃着,我想着晚上请你吃个饭,能不能赏个脸?”

    林涛有些诧异,心想这王民浩的态度怎么突然变了这么多,竟然将自己称呼为‘您’。

    难度是打给吴启达的电话起作用了?

    “王局长,没必要这么客气吧?”

    “林先生,请务必赏光啊!”

    林涛故意说道:“我还等着我朋友的结果呢,哪有心情去吃饭。”

    一旁的黄金铭听了林涛的话,忙对王民浩说:“告诉他,他朋友马上就出来,就说是我邀请他吃晚饭。”

    王民浩点点头,对电话那头的林涛说:“林先生,实不相瞒,要邀请你的是咱们的黄县长,而且黄县长承诺,马上放了你朋友!”

    林涛微微挑眉,“这么说我朋友可以出来了?”

    “可以的,我马上要求小米庄派出所的陈向南所长放人!”

    林涛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的确是自己打给吴启达的电话起效了,林涛武陵县的县长不可能邀请自己吃什么晚饭。

    林涛犹豫了一下,问道:“王局,黄县长为什么要邀请我?”

    王民浩看了黄金铭一眼,笑着说:“黄县长想认识一下你,还有些事情想跟你商量。”

    “跟我商量事情?”

    林涛先是一愣,旋即一下子醒悟过来,中午自己跟吴启达打电话的时候顺嘴提了一句,说武陵县的官员可能和王雄官商勾结,说不定吴启达听进去了,想要查办武陵县贪赃枉法的官员,这个黄县长恐怕自身不会干净吧。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根本就没必要卷进这种事情里面,想清楚后,林涛直言不讳的说:“王局长,黄县长的美意我心领了,市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回去处理,等到我朋友从派出所出来之后,我就得立马赶回去。”

    “可是……”

    “王局长,没什么事情我就挂电话了,替我感谢黄县长的美意!”

    说完,林涛不等王民浩说话,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别说自己不会去插手官场中的事情,即便自己有这个能力去管,也不会去帮助那帮贪官污吏,如果不是自己向吴启达反应拆迁的事情,恐怕武陵县的贪官已经把好好的一座关公庙给毁了。

    好在关公庙还没有来得及被王雄给拆掉,否则又一座古建筑将毁于一旦,没想到这次无意中帮周秀云,却挽救了华夏的一座古建筑,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