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真正的背景
    林涛似乎明白了周秀云话里的意思,好奇的问道:“那关公庙是什么时期建造的?”

    周秀云说:“小时候听我父母讲,那关公庙好像是清末时期建的,虽然年代不算太久远,不过也应该属于古建筑吧?”

    “当然是!”

    顿了顿,林涛又问,“那关公庙离你们家有多远?”

    “不到一里路!”

    “这么近?”林自皱眉,心想这县政府难道不知道文物保护吗?随随便便就把清朝的建筑给拆掉了?

    这也太儿戏了吧!

    “我现在就去想办法,你家房子多半拆不了了!”

    林涛离开小米庄派出所之后,立马掏出手机,把电话打到了副省长吴启达那边。

    这会儿正是中午休息时间,吴启达在省政府食堂吃过中午饭之后,刚回到办公室准备继续办公,林涛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见电话是林涛打来的,吴启达含笑的接通,责怪的说:“你小子这段时间上哪去了,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林涛笑道:“去了趟国外,刚回来,吴叔我有个事情想麻烦你一下。”

    “什么事?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我一定帮!”以前在林涛解除他妻子身上的蛊毒时他就像林涛承诺过,以后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帮忙。吴启达果然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当即,林涛便将周秀云的事情告诉了吴启达。

    吴启达听完后,说:“这老城区改造是政府的重要规划,也是重点项目,你那朋友为什么不愿意拆迁啊?是开发商补偿的太少吗?”

    林涛立马又把附近涉及古建筑保护的事情告诉了吴启达。

    吴启达听完后冷哼一声,说道:“竟然还有这种事情,这武隆县政府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不知道那边有古建筑存在吗?就这么盲目的去搞拆迁,简直是胡闹!”

    “你先别急,我现在就让人去调查一下,如果事情属实我会追责武隆县政府。”

    林涛不忘提醒,说:“我感觉这武隆县政府并不是不知道那边有关公庙,我去了武隆县后,听当地的官员说,县政府领导似乎跟那个开发商关系不浅。”

    “你说的我明白了,我会一查到底,绝对不会让一些蛀虫去破坏我国的古文物建筑!先这样吧,等事情有了结果,我再打给你。”

    “好的,麻烦吴叔了。”

    “客气话就别说了,先这样吧,有时间了去看看你婶子和媚儿。”

    提到胡媚儿,林涛心中不禁感慨,确实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联系她了,看来她被解除蛊毒之后似乎跟胡咏梅相认了,毕竟是母女,即便有再大的隔阂,最终都抵不过血脉亲情。

    挂断吴启达的电话之后,林涛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翻出胡媚儿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后被对方接通,胡媚儿声音有些惊喜,“林涛?”

    “不是我还能有谁?”林涛苦笑道。

    胡媚儿语气幽幽的说:“这么久了也没说打个电话给我,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呢!”

    林涛坐在车里,讪笑道:“怎么会,只是最近出国办了些事情,才从国外回来,等忙完这几天我去看你。”

    顿了顿,林涛继续说:“怎么样,现在身上的蛊毒痊愈了吧?”

    “托你的福,全好啦!”

    “那就好,跟胡阿姨也相认了吧?”

    胡媚儿轻轻恩了一声,说:“毕竟是血浓于水的母女关系,而且在我中蛊毒期间还曾经害她差点丢了性命,我跟她算是扯平了,现在搬过去跟她一起住了。”

    “这是好事。”

    “我妈最近还经常唠叨你,说你不去看她呢。”

    林涛车子停在小米庄大门口,他跟胡媚儿打电话的时候,见民警李鸣从外面朝小米庄派出所里面走去,还有些事情要跟李鸣谈,于是赶紧对胡媚儿说:“媚儿,我现在有紧急的事情要办,等到这阵忙过了再打给你啊!”

    胡媚儿答应一声后挂了电话。

    林涛赶紧推开车门,正好拦下了李鸣,“李警官,上车聊聊!”

    李鸣看了看四周,迅速坐进了副驾驶座椅,随后好奇的问道:“林先生,已经跟开发商谈过了吧?”

    林涛点头说:“谈崩了,我现在有一个事情想向你确定一下。”

    “你说!”

    “拆迁的那片区域是不是有一个关公庙?”

    李鸣点头说:“是啊,听说好像是清末时候建造的。”

    “你确定?”林涛一脸严肃的看着李鸣。

    “确定,这边住着的居民基本上都知道这个事情,怎么了,关公庙跟拆迁有关联吗?”

    “如果关公庙确定是清朝建的,那么那座关公庙就属于建筑文物,是不允许随便被拆毁的。”

    李鸣被林涛说的眼前一亮,“是啊,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

    说到这里,李鸣无奈地道:“那片区域已经被县政府给划分为了拆迁区域,恐怕还是得拆掉啊。”

    林涛一脸笃定的笑了笑,道:“那可不一定。”

    ……

    中午在私人会所的时候,林涛走后没多久,县公安局长王民浩便接到了李平科打来的电话,咨询林涛的事情。

    王民浩正和王雄喝着酒,见是李平科,于是跟王雄做了个安静的手势,随后把电话打通,笑眯眯的说:“老同学,是不是又有什么吩咐了?”

    李平科在电话那头笑着问道:“老王,我朋友林涛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王民浩当即为难的将此事大致的说了一遍,随后带着酒意的说:“老同学,林涛那小子的闲事你就别管了,这个事情县里已经定调了,房子是必须拆的,咱们根本无法左右。”

    李平科听王民浩的语气有些不对,顿时脸色黑了下来,说:“你该不会是把林涛搞得罪了吧?”

    “怎么会!”

    王民浩道:“我只是起一个牵线搭桥的作用,我把林涛介绍给负责旧城改造的王总,他们自己协商,至于协商的结果是什么,跟我也没多大关系,毕竟这些也不归我管嘛!”

    李平科语气严肃的说:“算了,这件事情你不要再管了,一点都别牵扯进去,否则会倒大霉的!”

    王民浩听李平科这么讲,顿时一惊,惊讶的说:“老同学,此话怎讲啊?难道……”

    “是的,林涛的背景非常负责,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我也是最近才彻底查清楚他的真实身份。”

    “什么身份?”王民浩赶紧问道。

    李平科道:“至于什么身份我不能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千万别惹他就行了,原本我想借助这次的机会,让你帮林涛办了这件事情,好让他欠你一个人情,你不是老早就想调到省城来嘛,可惜啊……你错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王民浩突然感觉心里沉甸甸的,听李平科话里的意思,如果这次帮到了林涛,自己很有可能凭着这个契机,来一个鲤鱼跳龙门,但自己好像已经错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王民浩心里无比的烦闷,拿起酒杯想喝一口,却发现郁闷的连酒都喝不下去了,于是重重叹了口气,有些幽怨的说:“老同学,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啊!”

    “有些事情说的太透彻了就没意思了,而且原本我以为这种小事情你可以搞定的,谁知道中途闹出这个幺蛾子!”

    王民浩突然问道:“我现在补救还来得及吗?”

    李平科在电话那头苦笑,说:“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已经自己开始运作了,你别在管这件事情,否则适得其反。”

    “可是县政府的一二号领导都已经定调了,那一片是必拆的区域,他如何能够改变一二号领导已经规划好的方针?”

    李平科在电话那头冷笑,压低声音说:“不妨告诉你,你们这里的一二号领导在你们看来权势滔天,但在他眼里恐怕屁都不是,老王,该说的不该说的我全都说了,看在咱们是老同学的份上我才说了这么多,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不等王民浩再开口,李平科直接挂断了电话。

    王民浩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心里百感交集,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坐在王民浩对面的王雄见了忍不住好奇的问道:“王局,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王民浩这才醒悟过来,神情复杂的看着王雄,道:“恐怕要出大事了,王总,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说完,王民浩刚起身,王雄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王雄疑惑的看了王民浩一眼,再去看手机,见竟然是县二号领导亲自打来的电话,于是不敢怠慢,忙接通,一脸恭敬的笑道:“黄县长,您有什么指示吗?”

    王民浩见是王县长打来的,原本已经走到包厢门口了,又停住了脚步,想听听两人的谈话。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黄县长说了些什么,王雄的脸色突然变成了猪肝色,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黄县长,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时候叫停,这个项目不是你们在常委会上已经通过的嘛,怎么突然就不让开发了?”

    王民浩听到这里已经大致明白了具体内容,果不其然,正如李平科所说,林涛自己已经悄无声息的将县委县政府的两个领导定下的项目给推倒了!

    这是有多大的能力才能够在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彻底推倒这个原本已经被县委县政府规划好的项目?

    这会儿王民浩又不急着走了,他重新坐回了位子上,一直等到王雄打完电话,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挂断电话,这才出声问道:“王总,是不是那个拆迁项目不让继续做下去了?”

    王雄咬咬牙,道:“真特么邪门,上面突然就盯紧了这个项目,而且勒令县政府停止对那一片的开发!”

    “上面是指市里的领导吗?”王民浩试探的问道。

    “恩,副市长亲自打电话,把黄县长好一顿大骂,说那一片是古建筑保护区,不能随便乱拆,而且更要命的是,副市长偷偷透露了消息给黄县长,说此事是省里的大领导关注的事情,必须要从严处理了。”

    “果然,果然啊!”

    王民浩喃喃自语一句。

    王雄郁闷的问道:“果然什么?”

    王民浩端起酒杯猛的灌了一口酒,抹了一把嘴角,神情复杂的看着王雄,说:“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省里会突然关注这件事情?!”

    王雄诧异道:“王局,难道你知道原因?”

    王民浩叹气道:“难道你忘记一个人了?”

    “谁?”

    “刚才跟你见面的林涛!”

    王雄惊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你说……你说是他在里面搞的鬼?这……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去惊动省里的大领导?”

    “人家就是有这个能力,王总……你好自为之吧!”

    ……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