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谁更嚣张
    次日中午,在武陵县公安局长王民浩的安排下,林涛和武陵县弘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王雄在一家私人会所里见面。

    王民浩之所以把地方安排在郊区外的私人会所,是因为他公职在身,不敢明目张胆的在公共场合进出高档酒店或者高档会所,所以只能安排在郊外的私人会所内。

    不过让林涛没想到的是,这地方虽然偏僻,但是会所内装潢的却丝毫不比县里的三星级酒店差到哪里去。

    会所门口有穿着旗袍的高挑女迎宾迎客,即便是冬季,她们依然穿着开叉的旗袍,露出一双笔直修长的大腿,不过都是套着丝袜的,在这种天气下,如果不穿长袜,恐怕得冻死人不可。

    两名身材高挑,容貌姣好的女迎宾见林涛和王民浩走了进来,立马笑脸相迎。

    其中一位迎宾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问道:“请问先生,您们有约定吗?”

    王民浩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女迎宾,道:“新来的吧?连我都不认识?我跟你们老板是好朋友……”

    “啊!”

    女迎宾娇呼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忙道歉,“王局……实在是抱歉,没能认出您来,我们老板已经吩咐过,把最好的包厢留给了您!”

    “呵呵,带路吧。”

    林涛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忍不住在心里感叹,怪不得如今大家都挤破脑袋的想要当公务员,看来福利待遇真的非常好啊!

    在女迎宾的带领下,两人去了二楼一间叫做‘西厢阁’的包厢。

    包厢内极为豪华,整个地面全用红地毯铺着,豪华的水晶大吊灯,檀香木制成的餐桌和椅子,落地窗外是一片风景极好的湖景。

    王民浩见林涛四处张望,忍不住得意的笑道:“林涛老弟,这里还不错吧?”

    “可以说非常不错了。”林涛由衷的感慨,这里豪华是一方面,与自然环境融合的如此密切才是最难能可贵的,连空气中散发着的都是自然的气息,绝对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王民浩笑了笑,随后对身后的女迎宾说:“没你什么事了,让人给我们泡壶好茶来。”

    女迎宾笑着点头,随后缓缓的退出了包厢。

    包厢内只剩下林涛和王民浩。

    王民浩拿出烟来,递给林涛一眼,随后给自己又点上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的烟雾,随即才开口说道:“林涛老弟,昨天夜里见到你那个朋友了?”

    “见了!”

    林涛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香烟,最终还是没有去点,最近他的修为在‘炼虚合道’中期巅峰状态,随时可能突破到‘炼虚合道’后期境界,他不想因为一直香烟而影响到自己气海的纯洁度,所以他已经下定决心戒烟了。

    “你朋友是什么想法?”

    王民浩看向林涛,问道。

    林涛直言不讳的说:“她不愿意签拆迁合同,那间房子对她意义非凡。”

    王民浩微微皱眉,道:“我可以从中说和,让王雄多给她赔些钱。”

    林涛摇头说:“王局长,这不是钱的问题,我那朋友并不缺钱,那房子是她父母留给她在这世上的唯一遗物,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她不舍得就这么被拆掉。”

    王民浩又是猛的吸了口烟,眉头蹙的更紧了,他嘴里吐出一口浓烟,站在窗口,背对着林涛,语气稍微有些不悦,“林涛老弟,那片区域是肯定要拆的,县政府早就规划了拆迁范围,那边的房子太老旧,已经严重影响县里的形象,所以拆迁那边是不可避免的。”

    林涛也知道强行干预政府的决策是不对的,但是又不愿意让周秀云失望,一时间也有些犯难,按理说旧房子拆迁再建造是当下的实事,并无违规,想要拿副省长吴启达来威压武陵县政府的领导怕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毕竟人家县政府领导并没做错什么,旧房子拆掉再改造有什么问?

    见林涛低头沉思,王民浩掐掉手里的烟头,语重心长的说:“林涛老弟,你是李平科的朋友,也就是我老王的朋友,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个事情真的让你朋友别太固执,她拗不过王雄的,先不说王雄跟县领导的关系,即便他王雄不认识县领导,但是拆迁范围是县领导规划好的,他属于执行企业,并无过错,即便闹到任何地方,你那朋友都占不到便宜的。”

    林涛知道王民浩说的并无过错,但就是不满王民浩有意无意向着王雄说话的态度,顿时淡漠的回应说:“王局长说的有道理,先看看那位王总的态度再说吧,之后再看如何来协调。”

    这会儿,服务员送来了泡好的茶水,王民浩笑了笑,道:“成,那咱们先喝点茶,等王雄来。”

    林涛端起茶杯,抿了口茶,皱眉说:“这王总的架子不小啊,约定的时间都过半个小时了。”

    王民浩尴尬的笑了笑,心里也是有些不满王雄迟到,虽然自己在县里不是一二号人物,但却也是实权派,他王雄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

    “王雄是大忙人,咱们再等等……”

    王民浩说着话的时候脸色明显阴沉了一些。

    ……

    大概又过了一刻钟,王民浩口中的大忙人才姗姗来迟。

    包厢门推开的一瞬间,一个打扮如同暴发户的中年男人在一群保镖的簇拥下进了包厢。若是不了解状况的人看到这场面,还以为是哪家电影公司在拍电影呢。

    林涛坐在沙发上并没有跟王民浩一样起身去相迎,他暗自观察王雄几眼,见王雄大概有一米七五的身高,理了个寸头,身子倒是挺健壮,没有暴发户的特色象征,肚子中部崛起的体型。

    王民浩和王雄握了握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王总真是大忙人啊!”

    王雄笑了笑,脸上带着歉意的说:“王局,真是抱歉啊,刚才确实是临时有些事情给耽搁了,待会儿我自罚一杯!”

    王民浩这才释然,随即指着林涛,说:“这位是我在西安当局长助理的老同学的朋友,名叫林涛,也是你拆迁的那家户主的朋友。”

    王雄饶有兴致的看了林涛一眼,见林涛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心里不由得暗骂一句,不过面子还是要顾住的,便皮笑肉不笑的说:“林先生,我是个爽快人,也不想兜圈子,看在王局长的面子上,我可以退让,让你朋友说一个她心目中满意的价位,只要不过分我都答应……”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林涛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摇头道:“不是钱的问题。”

    王雄眯着眼睛,不屑的笑道:“那是什么问题?”

    林涛放下茶杯,看向王雄,说:“什么问题你不用管,我就问一句,那套房子能不能不拆?”

    王雄在县里混了差不多有二十年,从黑老大再到如今的县第一大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这么多年很少有人敢如此跟他说话,林涛的态度让他发怒了,他提高语调的说:“小子,你说话最后别这么冲!房子不可能不拆,这是底线,谁说都没用!”

    “你确定?”

    林涛一脸淡漠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王雄冷笑道:“非常确定!”

    “好!”

    林涛点点头,看了王民浩一眼,说:“王局长,我还有事,先走了!”

    “诶,林涛兄弟,吃了饭再……”

    王民浩的话还没说完,林涛便已经快步出了包厢。

    王雄冷眼盯着林涛离开,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对王民浩问道:“王局,这小子什么来头,这么嚣张?”

    王民浩摇头说:“具体什么来头我不太清楚,只知道他跟我那老同学的关系不错,是我老同学亲自打电话过来让我帮忙的,身份应该也不差。”

    “就是市局的那个李平科?”

    “恩!”

    王雄冷笑一声,说:“县官不如现管,管他是谁,房子必须拆!”

    王雄可以不管不顾,但是王民浩还是得给李平科一个交代的,他看了王雄一眼,皱眉说:“这事真没缓和的余地了,能不能只留下她那一套房子?”

    王雄没好气地道:“王局长,您在开玩笑呢?那一片全拆,就留她一家,可能么?其他住户看到了还不得闹翻天啊!”

    顿了顿,王雄继续说:“王局,你就别管这事了,那小子想玩,我奉陪到底!”

    王民浩微微叹气,摇头道:“何必呢!”

    ……

    林涛离开郊区的私人会所之后,直接驱车再次去了小米庄派出所。

    有了王民浩的命令,周秀云现在可以被林涛光明正大的探视。

    在派出所的拘押室内。

    林涛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周秀云身边,笑着说:“事情有些麻烦啊!”

    周秀云几天没有休息好,神情看上去极为疲惫,她轻轻揉了揉太阳穴,轻声问道:“对方态度很坚决?”

    “恩。”

    周秀云咬牙说:“那你就别管了,只要我不签字,我看她敢强行拆我的房子。”

    林涛苦笑道:“你还别不信,他们这群人还真敢强拆。”

    顿了顿,林涛郑重其事的看着周秀云,说:“按理说,你们那边确实在政府规划的拆迁范围内,老房子被拆掉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如果你能有什么正当的理由我也许还能帮你保住房子,不过你别再拿那是你父母留给你的房子做理由了,那只是你的私人问题,起不来决定性的作用。”

    周秀云听了林涛的话,低头沉思片刻,旋即猛的抬起头,看着林涛,说:“那一片有一座关公庙!”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