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三章 求救电话
    周秀云实在是郁闷,好不容易说通了小李警察帮自己通知林涛,却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记不住林涛的电话号码。

    “能不能偷偷帮我把手机拿出来?”

    周秀云被拘留的时候手机被派出所的李志给没收了,放在了储存室里。

    “这个……”

    小李警察有些烦难,微微皱眉,说:“储存室一般都有我们同事看管,不好拿啊!”

    “想想办法,如果你真帮到我的忙,我出去之后一定重金感谢你,还有……你不是想见你们县公安局的王局长吗,我也可以让我朋友安排,你只用冒一点风险,却可以收获很多,有什么好犹豫的!”

    小李警察低头沉思片刻,旋即抬起头,咬牙道:“好吧,我答应你,尽量把你手机弄到手,你朋友叫什么名字,我到时候直接打给他。”

    “他叫林涛!”

    “好,我记住了,等通知他之后我会告诉你的!”说完,小李警察出了审讯室,今天储存室值班的民警正好跟他关系不错,想要偷偷把周秀云的手机给拿出来用一会儿并不是什么难事。

    一直等到晚上,小米庄派出所所有的民警都下班了,只剩下值班的两名警察和小李警察还在。

    其中一名年龄稍微大一点的民警见小李警察还没走,便好奇的问道:“小李,都下班了,怎么还不回去啊?”

    小李警察笑眯眯的说:“手头上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等处理完了就走。”

    老民警笑道:“那正好,你帮忙在这里守一下,我出去跟朋友吃个饭,之前已经约好了,才想起今天归我值班,不去赴约又不好,你看行么?”

    小李警察正愁他在这里碍事,自然愿意帮他咯,于是忙说:“陈哥,你赶紧去吧,我帮你值班便是了。”

    “那多不好呀!”姓陈的民警乐呵呵的笑道。

    “没事的,我单身狗一只,回家了也是一个人在家,挺无聊的,在这里还有个伴呢。”

    “那成,麻烦你了,下次哥请你吃饭。”

    “陈哥见外啦!”

    小李警察目送他离开之后,立即实施他之前想好的计策。他起身走到储存室门口,见另一个值班警察正坐在储存室里低头玩手机,于是笑眯眯的说:“磊子,看啥呢,这么起劲?”

    民警陈磊见是李鸣,便笑道:“下班半天了,你小子咋还没走呢?”

    李鸣努努嘴,说:“陈哥晚上有事,让我替他值班。”

    “你小子可真蠢,他说他有事你就信啊?忽悠你呢,那老油条就是不想值班而已。”

    李鸣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说:“反正回家了也无聊,在这里还能找你聊聊天,无所谓。”

    陈磊没好气地道:“你无所谓,别人却把你当傻子呢。”

    李鸣笑了笑,看了陈磊一眼,转移话题的说:“咱们晚上吃啥?”

    “随便吃点吧。”

    “别啊,要不咱们搞点好菜,喝点小酒?”

    陈磊白了李鸣一眼,“你疯啦,值班期间不能饮酒。”

    “少喝点嘛,喝点啤酒,不碍事的,反正这里就咱们两个人,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啊!”

    “可是……”

    “别可是了,你怎么越活越怂了,咱们每人只喝一瓶,不多喝,再搞些烧烤来吃,多滋润啊!”

    陈磊确实爱吃烧烤喝啤酒,倒是被李鸣说动心了。

    李鸣见陈磊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于是赶紧从身上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到陈磊手里,说:“你经常吃烧烤,知道哪里的好吃,你去买吧。”

    陈磊挺不好意思的将钱往回递,嘴里说道:“还是我请你吧。”

    “别啊,你跑路我掏钱,别废话了,我都饿了,赶紧去吧!”

    陈磊见状便直接将钱收了起来,笑眯眯的说:“成,我快去快回,你留在所里别乱跑啊!”

    等到陈磊走后,李鸣赶紧在储物室里找周秀云的手机,在一个储物箱中找到了周秀云的手机,他忙将手机拿了起来,将手机开机,翻出了电话簿,因为周秀云在国外的时候认识的人并不多,所以手机里存的电话号码并不多,李鸣一眼就看到了林涛的手机号。

    他忙用自己的手机记下了林涛的手机号,紧接着又将周秀云的手机原封不动的放回了储物箱,等到一切搞定之后,李鸣走到派出所的洗手间,拿出手机,将电话拨了过去。

    ……

    此时,林涛正和沈曼丽在外面的酒店共进晚餐,林涛故意选了一家挺浪漫奢华的西餐厅,点了沈曼丽最爱吃的菜肴,之后又点了瓶高档红酒,做好一切之后,林涛见沈曼丽盯着自己看,便好奇的笑道:“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沈曼丽笑道:“今天怎么变浪漫了?你不是不爱吃西餐喝红酒吗?”

    “我是不喜欢吃,不过看你最近这么辛苦,想犒劳一下你呗。”

    沈曼丽妩媚的白了林涛一眼,“我还不了解你呀,赶紧说吧,什么事!”

    林涛尴尬的笑道:“真没事!”

    “不说是吗?成,那你今天什么都别说了,说了我也不会答应。”

    沈曼丽太了解林涛了,搞这么一出必定是有求于自己。

    “嘿嘿,是有那么个小事情需要征求你的意见。”

    沈曼丽玩味的看着林涛,撇嘴道:“说吧!”

    林涛便一五一十的将姚红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并将姚红的事情渲染的很是悲惨,说她老公经常虐待她们母女,还是个烂酒鬼赌鬼。

    沈曼丽听完后气愤道:“这种男人不赶紧离了留着过年啊!”

    顿了顿,沈曼丽继续说:“让姚红赶紧回老家把她女儿接来,就住在我那,正好我一个人住着也孤单,有她们陪着挺好的。”

    “这么说你同意了?”

    沈曼丽点点头,随即又好奇的看着林涛,不解的问:“我有点好奇,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姚红母女?”

    林涛被沈曼丽问的有些心虚,毕竟他也确实是做了亏心事,阴差阳错的跟姚红有了那么一段尴尬又暧昧的经历,正在他不知道如何跟沈曼丽解释的时候,他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咳咳,我接个电话。”

    林涛第一次感觉手机铃声是如此的美妙,他忙把手机拿了出来,见是个陌生的号码,便侧过脸去把电话接通。

    “喂,是林涛先生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人急促的询问声。

    林涛疑惑道:“我是林涛,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你好,我是武陵县小米庄派出所的民警,你的朋友周秀云遇到了些麻烦,现在被关押在派出所,她没法与外界联系,所以托请我告知你一声。”

    “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涛听了个模棱两可,心里还有些犯迷糊。

    “现在在电话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要不等你来了咱们见个面详谈,如何?”

    林涛犹豫了一下,说:“我现在就过去?”

    民警李鸣道:“今天太晚了就没必要过来了,过来也起不来什么作用,你可以明天上午过来。”

    林涛道:“现在有没有可能让我跟周秀云说几句话?”

    “不行的,审讯室有监控设备,我也是偷偷给你打的电话,我同事马上就要回来了,不能跟你多说。”

    林涛听李鸣这么说,便知道周秀云遇到的事情怕是不简单,怕周秀云吃亏,林涛对李鸣说:“我还是现在就过来吧,先把情况搞清楚再说。”

    “也行,不过你到了小米庄派出所之后不要直接进来,给我打个电话,我出去找你。”李鸣嘱咐林涛。

    林涛说:“好的,多谢民警同志。”

    “不客气,那咱们待会儿见!”

    挂断李鸣的电话之后,林涛无奈的看向沈曼丽,道:“曼丽,对不住了,我恐怕得先走了。”

    沈曼丽刚才在旁边听着,也听了个大概,郁闷的白了林涛一眼后,说:“今天就放过你了,救人要紧,赶紧去吧,不过你也注意安全,遇事不要冲动。”

    “放心好了,一个小小的县城,难不倒我。”

    ……

    林涛离开西餐厅之后,驱车朝着武陵县赶去,原本他想找副省长吴启达帮忙的,不过想了想,杀鸡焉用牛刀,直接找李一帆的父亲李平科帮忙便可以了。

    李平科虽然不是武陵县的领导,但他是省公安局局长助理,职位不低,肯定是认识下面县城的公安局领导。

    林涛边开车子边翻出李平科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电脑那头响了好几声才接通,立马就传来了李平科爽朗的小声,“哈哈,林涛兄弟,今天怎么有空给老哥打电话了?”

    林涛跟李平科关系还算不错,也不多客气,寒暄两句之后便直切主题,问道:“李哥,武陵县公安系统的领导你有认识的吗?”

    李平科微微一愣,说:“怎么,有什么事吗?”

    林涛道:“我有个朋友被关在了武陵县小米庄派出所,里面好像有些什么内幕,我现在正朝那边赶去。”

    李平科道:“只要没犯什么大事基本上没什么问题,武陵县公安局局长是我的老同学,我待会儿把他的电话给你,你去了之后可以直接打给他。”

    “好的,多谢李哥了。”

    李平科笑道:“咱们这关系,说多谢就见外了,哦对了,一凡那小子最近神神秘秘的,还没从国外回来吗?”

    林涛道:“他还在国外接受培训,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

    李平科笑眯眯的说:“那个臭小子待在家里的时候我见了心烦,这次走了一段时间,我还挺惦念他的,呵呵……”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