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策反
    李志把电话打到他们所长陈向南那边之后被陈向南接通。

    “老李,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陈向南在电话那头语气淡漠的问道。

    李志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陈所,那女人有点难缠,态度很坚决,不好办啊!”

    “哼,她是没尝到苦头,既然如此,那就先关她两天再说。”

    李志有些担忧,“陈所,这么做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放心好了,我让人调查过,她没背景,在这边也没什么亲戚熟人,出不了什么问题。”

    听陈向南这么说,李志这才放心下来。

    ……

    转眼间两天时间过去,在这两天时间里,林涛分别为沈曼丽、曹岚、樊小军凝聚出了气海,三人正式踏入了修炼门槛。

    让林涛惊喜的是,沈曼丽竟然天赋不错,仅仅用了一个半小时便将气海凝集成功,曹岚则用了四个小时,樊小军便要差上一些,花了林涛整整六个小时才帮他凝聚出气海。

    这天,林涛吸收完从矿井挖出的一块修炼石的灵气之后,气海中的灵气基本上被填满,轻轻舒了口气,林涛感觉浑身神清气爽,他突然发现,帮别人凝聚气海其实也是自身的一种提升方式。

    修为虽然没有明显的提升,不过心性却更加坚固了,心性的重要性对于后期的修炼者实在是太过重要了,心性不稳,一个不留神便会被心魔吞噬,之前所有的修为将前功尽弃,洪门老祖便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林涛计划最近两天便去羊城,再帮常佳丽、秦晓婷等红颜知己把气海给凝聚起来,这样一来,他最放心不下的人就都有了安全保障。

    中午,在别墅里吃过午饭,林涛正准备去安保公司继续吸收修炼石内的灵气时,他刚走到大门口,谁知道一阵香风飘过,一个人直接栽在了自己怀中。

    林涛诧异的接住对方,低头一看,见是姚红,顿时感觉有些尴尬,忙松开了她。

    姚红也没想到自己点子如此之背,本来想偷偷溜回来收拾几件衣服的,却没想到撞见了最不想见到的人。

    姚红俏脸一下子变的通红,看了林涛一眼,表情显得极为尴尬。

    “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林涛故意转开话题,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姚红讪讪地道:“回来收拾几件衣服。”

    林涛点点头,说:“去收拾吧。”

    姚红如获大赦,忙朝客厅里走,刚走到一半,林涛又叫住了姚红,“你等会儿。”

    “恩?”姚红扭头看向林涛。

    林涛表情怪异的说:“这两天你没有对沈曼丽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姚红自然知道林涛所指的什么,顿时脸又是一阵臊红,悻悻的说:“我什么都没说。”

    “我听你说你想把你女儿接到省城来生活,是吗?”林涛突然问道。

    姚红没想到林涛还会记住自己这么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于是点头说:“是有这个打算,不过暂时条件还不算成熟,等晚点再说吧。”

    林涛道:“别晚点了,你最近就回老家把她接来,以后她的学费我来出,我会一直供她到大学毕业。”

    “啊?”

    姚红觉得这种幸福来的太突然了,一时有些承受不住,惊讶的看着林涛,不知道说些什么。

    “有问题么?”

    姚红惊讶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涛如实说:“别误会,我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帮你的这个忙对我来说微不足道,举手之劳罢了。”

    姚红心里一阵窃喜,不过马上表情又有些愁眉不展。

    林涛见状,好奇地问道:“怎么见你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还有什么其他事情?”

    姚红叹气道:“把她接过来也不行呀,我还得做沈小姐家里的保姆,把她安置在哪里呢?”

    林涛低头想了想,旋即,说:“正好曼丽也没有孩子,我跟她商量一下,如果她愿意,就把你女儿接到她家,跟你们一起生活。”

    “这样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说不定曼丽会很开心也不一定……”

    “那您跟沈小姐说一声,如果她同意了,我马上就回老家去接我女儿过来。”

    林涛问道:“你丈夫那边会同意么?”

    提及自己丈夫,姚红脸一下子黑了下来,咬牙说:“他不同意也不行,孩子跟着他只有吃苦受罪的命,如果他不同意,我就跟他离婚,那个烂赌鬼我早就受够了。”

    别人家里的事情林涛也不好多发表意见,于是点头说:“那就这么着吧,你家里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好,曼丽那边我去说。”

    ……

    武陵县,小米庄派出所内。

    周秀云已经被关在审讯室整整两天时间,在这两天时间里,周秀云想明白了,如果自己不签拆迁补偿合同,派出所是肯定不会放了自己,很明显,派出所的某领导肯定和开发商勾结在了一起。

    但是让她卖掉她父母留给她的唯一一点念想,她实在是不愿意,可是一直跟派出所的人这么耗着,吃亏的只能是她自己,就在她感觉无助的时候,她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林涛的身影来。

    “林涛……”

    周秀云暗自嘀咕一句,随即眼前一亮,“林涛不就在陕西省嘛,以他的能力,一定可以帮到自己。”

    但是想起自己在机场跟林涛临别前的话时,周秀云又有些抹不开面子了,是她自己主动说以后不会再跟林涛见面,这才过了两天,自己就主动打给林涛的话,会不会被林涛嘲讽?

    “不管了,被他嘲讽总比自己在这里受苦要强吧。”

    周秀云咬咬牙,打定主意,于是朝着审讯室外喊道:“人都死了吗,没一个活人了?!”

    很快,一个年轻的警察走了进来,这两天这名年轻的警察负责看守周秀云,以及给周秀云送饭。

    周秀云毕竟是美女,年轻人看到美女心里总会有些怜香惜玉,所以这两天无论周秀云如何闹腾,他都没有跟周秀云发脾气。

    “有什么事吗?”

    年轻警察小李语气温和的问道。

    周秀云道:“你们的李警官在吗?”

    “这会儿出勤去了,不在,你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告诉我!”

    周秀云看向小李,表情缓和了些,说:“我想打个电话。”

    听周秀云这么说,小李一下子变的警惕起来,皱眉摇头说:“不行!”

    “为什么不行?!”周秀云怒声质问道。

    小李也知道这样其实不符合规矩,但是李志亲自交代过,不让任何人探视她,也不让她跟外界有任何解除,小李只不过是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警察,又哪里敢违背老警员的意思。

    “反正就是不行,如果有其他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肯定会帮你办到,但是打电话绝对不行!”

    “你难道连一点正义感都没有吗?事情的真相是什么难道你不清楚?你们这么做就是违法乱纪,滥用职权,如果你不帮我,以后这件事情东窗事发,你也要跟着倒霉,你这身警服恐怕还没穿热乎就得脱掉。”

    小李被周秀云这么一说,还真有些忐忑了。

    周秀云见自己的话起了些作用,于是继续说:“你何必去趟这趟浑水,如果你肯帮我,替我联系上了我要联系的人,你不仅能够保住自己的工作,还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感谢钱,而且我保证不会出卖你,绝对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是你做的,如何?”

    “周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了,您以为我想接你这个烫手的山芋吗,谁让我倒霉,被上面点名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如果我真帮你通风报信,他们一定会怀疑到我,到时候我可就惨了。”

    周秀云郑重其事的说:“我向你保证,只要你帮我打个电话,通知我的朋友,我肯定让你吃不了亏,我朋友关系网很强大,认识你们县局的公安局局长!”

    周秀云并不知道林涛的能力有多大,之所以说林涛认识武陵县的公安局局长,只是为了给小李警察一颗定心丸而已。

    果不其然,听了周秀云的话,小李警察诧异道:“你朋友认识咱们的王局长?”

    “那是自然,否则我怎么会有十足的信心可以保住你。”

    “你……你让我想想!”

    小李警察忍不住吞了口唾液,低头沉思片刻,旋即抬起头,严肃的问道:“你真没骗我?”

    “骗你说小狗!”

    周秀云很认真的看着小李警察,嘴里发着‘毒誓’。

    “好……好吧,让我把你也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周秀云见有戏,心头一跳,忙问道:“什么条件?”

    小李警察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说:“等你顺利从派出所出去之后,你能不能让你那朋友把王局长介绍给我认识,王局长可是我的偶像呢。”

    “当然没问题,即便是把咱们武陵县的县长介绍给你认识都行!”

    反正吹牛又没有成本,先糊弄住这个单纯的小警察再说。

    “呵呵,县长就算啦,能够见王局长我已经很满足了。”

    顿了顿,小李警察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审讯室门口,随即压低声音说:“把你那朋友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这就去通知他!”

    周秀云突然一愣,旋即一脸郁闷,“完了,我不记得我那朋友的电话号码。”

    小李警察:“……”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