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 逼迫签字
    “找死!”

    周秀云低喝一声,弯腰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巴掌大的砖头,运起暗劲,直接朝着中年男人的胸口砸了过去。

    “哎哟!”

    伴随着一声痛呼,中年男人直接被周秀云砸的从推土机上翻了下去摔在了地上,胸口被砸的喘不过起来,感觉仿佛被洞穿了一般。

    咳咳咳……

    伴随着一阵咳嗽,中年男人见自己嘴边有血渍,顿时咬牙痛骂道:“臭婊子,你特么敢跟老子动手,今天老子非得宰了你不可!”

    说着,大肚便便的中年男人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后捂着胸口就朝周秀云冲了过去。

    在他看来,即便他受了伤,但是想要收拾一个臭娘们再简单不过了。

    周秀云见对方如同一头行走的猪,躯体笨拙又缓慢,顿时冷笑一声,见对方近身,便弹跳而起,一个回旋踢直接踢在了他那油腻腻的大脸盘子上,干净利落的直接将他再次打翻在地。

    这一次,他连哼唧都没哼唧出声,直接被踢晕了过去。

    他的另一个开着推土机赶来的同伙见状,吓的赶紧偷偷打电话报了警。

    很快,一辆执法车便开到了这边来,大肚便便那同伴见状忙从推土机上跳了下去,小跑的迎了上去,说:“警察同志,刚才是我报的警!”

    三哥警察从车中走了出来,为首的一个中年警察看了他一眼,道:“你说你同伴被打了,人在哪?”

    那人忙指着周秀云的平房,说:“就在那边。”

    “走,跟我过去看看。”

    四人迈步朝着周秀云家中走去。

    “警察同志,快看,我那朋友现在还倒在地上呢!”

    那人指着地上躺着一动不动的大肚便便,忙对为首的警察说道。

    三名警察快走几步,赶紧蹲下身子探了一下大肚便便的鼻息,见他只是晕了过去,这才稍微松了口气,为首的中年警察眉头蹙了起来,问那人,“动手的人跑哪去了?”

    “我刚才一直在暗地里观察,见她进了这屋子里了。”

    三名警察相互对视一眼,随后迈步朝着周秀云的房子走去。

    走到门口,为首的中年警察对旁边的年轻警察说:“敲门!”

    年轻警察点点头,敲响了房门。

    很快,房门打开,当三人见开门之人竟然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时皆微微一愣。

    “家里就你一人?”

    为首的警察愣了一下,随后出声问道。

    周秀云面无表情的点头。

    中年警察又问,“门口的人是你打伤的吧?”

    “是我!”

    周秀云冷声道:“他想推我的房子!”

    “据我所知,这边是拆迁区,房子都会被拆啊!”

    一旁的年轻警察插话说道。

    周秀云道:“没有任何人跟我商量过拆房子的事情,房子是我的,他们连说都不跟我说一声,凭什么就去拆我的房子!”

    中年警察一脸不悦的说:“这房子拆不拆不归我们管,但是你伤了人却归我们管,跟我们走一趟吧,去了所里再说!”

    周秀云表情淡漠的看了中年警察一眼,“走就走,我就不信还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

    弘然房地产是武陵县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其公司老板王雄据说是黑道起家,赚够黑钱后为了洗白自己,才在几年前开了这么一家房地产开房公司,利用手中的金钱和人脉,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迅速蹿升为县里的第一大房地产开发商,从中赚取的钱财比他干了半辈子黑道赚的还多。

    尝到甜头之后,王雄更加不择手段的开始从政府买地建房子,周秀云所在的那片老旧城区便是王雄的开发项目。

    这会儿王雄正在外面陪几个县里的领导吃饭,酒过三巡,他突然接到了手下打来的电话,怕有什么急事,王雄犹豫片刻,然后朝几个领导搞了个醉,走出包厢,一脸醉意的说:“不知道我正在陪领导吃饭吗,打个球的电话,有什么事?”

    王雄的手下忙说:“王哥,老城区那边出了点问题。”

    王雄眉头一皱,道:“能出什么问题?”

    “您记得那家一直联系不上房主的房子吗?”

    “有屁就放!”王雄摸了摸自己发亮的光头,一脸不耐烦的喝道。

    对方忙讪讪地道:“对方是个小娘皮,打伤了咱们的一个开推土机的员工,这会儿被警察给带到派出所去了,王哥,您看这事如何解决?”

    “哦?还有这等事?”

    王雄右手抵住下巴,低头沉思片刻,问道:“被带去哪个派出所了?”

    “小米庄派出所!”

    “看对方的架势,是不愿意拆房子咯?”

    王雄的手下道:“就是因为不愿意,才和咱们的员工给闹起来了呀。”

    “我知道,这事我会看着办的。”

    说完,王雄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又马上翻出了小米庄派出所所长的电话打了过去。

    很快,小米庄派出所所长便接通了电话。

    王雄咧嘴笑着说:“陈所,是我,老王啊!”

    “我知道是你。”小米庄派出所所长陈向南在电话那头笑了笑,说:“老王,打电话找我有啥是吗?”

    “确实遇到了一点问题,事情是这么回事……”

    王雄将事情的经过给陈向南讲了一遍,陈向南听完后,问道:“事情我大致明白了,你想怎么做?”

    王雄眯着眼睛笑道:“正好可以趁着她伤人的由头,逼迫她把同意拆迁的合同书给签掉,如果不签,就一直关着她!”

    “这么做恐怕不妥吧?”陈向南有些犯难。

    王雄笑眯眯的说:“陈所长,您放心好了,这个事情帮我解决了我一定不会亏待您的,如何?”

    陈向南犹豫片刻,旋即点头说:“好吧,我尽力而为,不过你们也别做的太过分,近几年很多因为拆迁的意见不合而闹出大问题,尽量低调点把事情解决好。”

    王雄打了个酒嗝,说:“陈所长放心好了,如果她识时务,事情就不会闹大。”

    “反正我给你提个醒,可千万别让我难做!”

    顿了顿,陈向南突然问道:“那女人有没有什么背景?”

    王雄愣了一下,道:“应该没有吧。”

    陈向南皱眉说:“不要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把她的背景调查清楚,别再碰上一个惹不起的,到时候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王雄嘿嘿笑道:“不可能,住在那个破贫民区的居民哪能有什么背景。”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查一下吧。”

    “陈所长可真够小心的,那好吧,我马上派人去查。”

    挂断陈向南的电话,王雄立马又让手下调查周秀云的背景,很快便有了结果,答案是毫无背景,连亲戚朋友都极少。

    王雄这才放心下来,再次将电话打到陈向南那边,给陈向南透了个底。

    ……

    小米庄派出所内。

    周秀云已经被关在审讯室好几个小时,这几个小时里没有一个人过来问话。

    周秀云渐渐没了耐心,脸色冰冷的喝道:“人都死了吗,没一个活人?!”

    “叫什么叫,给我老实点!”

    抓他的那名中年警察李志端着个茶杯,走到审讯室门口,瞪了周秀云一眼。

    “你们凭什么一直把我关在这里?”周秀云怒声质问道。

    李志沉着脸说:“你说凭什么?那人被你打的现在还躺在医院,胸口粉碎性骨折,不给对方一个说法,能让你走?”

    “你什么意思?你这明显就是在偏袒那个人!”

    “呵呵,我为什么要偏袒他?”

    周秀云冷声道:“怕是收了人家的好处吧。”

    “你胡说八道!”李志就好像是被周秀云触碰了逆鳞,跳脚喝道:“信不信我再告你个诽谤!”

    周秀云毫不在乎,一脸淡漠的说:“赶紧告去,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我抓到这里来一关就是好几个小时,你不告我,我还要告你呢!”

    李志正要继续斥责周秀云,不过突然想到什么,一下子将嘴里的话给咽了回去,随即冷声道:“我不跟你废话,你给我老实的待在这里,什么时候愿意承认错误了,我们再继续谈!”

    见李志要离开,周秀云冷笑道:“你想让我承认什么错误?”

    “动手伤人呗,对方的家属现在可是不依不饶,非得让你给个说法。”

    顿了顿,李志表情缓和了一些,用诱导性的语气低声说:“不过事情并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对方的老板可是发话了,如果你愿意签署拆迁合同,那么你打人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而且还能够得到一笔补偿款,如何?”

    那房子是周秀云父母留给周秀云的唯一念想,周秀云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把房子卖给开发商。

    见李志那副嘴脸,周秀云鄙夷地道:“我倒想问问你,你到底是人民警察呢,还是开发商的狗腿子?”

    “你说谁是狗腿子?!”李志怒瞪周秀云。

    周秀云冷声道:“谁是狗腿子谁心里清楚,想让我签那个什么狗屁合同,门都没有!”

    “好好好……”

    李志怒极反笑,连连点头,指着周秀云低声道:“你嘴硬,晚点有你好受的,不知好歹的东西……”

    说完,他直接走出了审讯室,然后在外面掏出手机,翻出他们所长的电话打了过去。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