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上错床?
    两天后。

    林涛替周秀云下葬了霍华,两人走出墓地后,周秀云神色悲切的又回头看了一眼霍华埋葬的地方,轻轻叹了口气,这才看向林涛,真诚的说:“林涛,谢谢你。”

    “不必客气,该帮的我也已经帮了,如果没其他事情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我在国外逗留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家里还有一堆事情等着我处理呢,准备回国了。”

    周秀云听林涛这么说,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片刻,她抬起头,微微一笑,说:“要不咱们结个伴吧?”

    “啊?”

    林涛诧异道:“你也要回国?”

    “恩,这边没什么值得我留念的了,随时都可以走。”

    “可是,这边的家产不变卖掉吗?”

    周秀云锊了锊被微风吹乱的刘海,微微眯眼,语气淡然的说:“等一会再说吧,现在实在是没心情去处理这些事情。”

    林涛理解的点头,说:“成,回国内散散心也好。”

    “那我来订机票。”周秀云问道:“你去哪?”

    “西安!”

    周秀云笑道:“西安是个好地方,那我现在就订机票,不过你可以陪我回去一趟吗?我有些生活用品和衣服需要带走。”

    “没问题……”

    ……

    次日,霍向天收到了林涛留下的信件,大致的意思是感谢霍向天的美意,不过门主人选让他另谋他人……

    霍向天手里拿着林涛留下的信件,坐在议事厅呆滞了好一阵子,直到大长老段天涯走进来,他才回过神,苦笑的晃了晃手里的信件,说:“林涛那小子走了。”

    “回国了?”段天涯诧异的问道。

    “恩,回去了。”

    段天涯见霍向天有些郁郁寡欢,便开口安慰说:“门主,人各有志,林涛志不在俗世的权力上,你勉强他做了洪门门主,也许他也不能把洪门带上更辉煌的层面,再者说,他是这百年来最有可能成就地仙之境的修炼者,如果让他打理这些俗事,必然会影响他修炼的进度,您难道不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地仙之境的诞生吗?”

    “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他既然不愿意,我肯定不会勉强,只是心里稍微有些不甘和落寞罢了……”

    段天涯苦笑道:“您这些日子跟他处出感情来了吧?舍不得他走吧?”

    霍向天跟着苦笑,“知我者大长老也……”

    ……

    m国飞往国内的航班上,头等舱内,美丽的空姐送上餐点之后,林涛望着空姐离开的背影微微有些失神。

    一旁坐着的周秀云脸上露出戏虐表情的说:“你平时都是这么赤果果的看美女的吗?”

    林涛回过神,苦笑一声,摇头道:“只是想起了一个做空姐的朋友,想起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她了。”

    顿了顿,林涛无奈的看着周秀云,继续说:“你这是何必呢,非得跟着我去西安?”

    周秀云朝着林涛翻了个眉眼,道:“别自作多情了,只是巧合罢了,我父亲的老家就西安。”

    “真有这么巧?”

    “不信拉倒,下飞机之后咱们就各奔东西,放心好了,我不会纠缠于你。”

    林涛笑了起来,“你这么一个美女,怕是没几个男人会觉得你缠人。”

    “美什么女,都是老女人了……”

    “三十多岁能算老女人?”

    “怎么不算!”周秀云有些落寞,“况且,我还是二婚!”

    “二婚又怎么了,霍华又没有做男人的能力,你……”

    林涛原本是想安慰周秀云的,不过话说到一半就感觉这么说有些尴尬和暧昧了,于是忙闭嘴。

    周秀云妩媚的俏脸不自然的红了一下,随即想起那晚给林涛下蒙汗药的时候,差点反被林涛给那啥了,虽然林涛只是吓唬她,但是一想起那天晚上的场景,周秀云便是一阵脸红心跳。

    “你这人说话,真是……”

    周秀云啐了林涛一下,忙把俏脸移开。

    林涛也是尴尬无比,讪讪笑了笑,然后埋头吃东西。

    在飞机上渡过十几个小时,夜里十一点多钟的时候飞机安全的降落在了西安机场,两人跟随着旅客下了飞机,一直走到出站口,周秀云才停住脚步,侧头对林涛说:“咱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林涛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周秀云表情淡漠地道:“先找个酒店住下来,明天回老家。”

    “你一个女人这么晚了住在外面多不安全,如果不介意的话去我那边住一晚吧,等到明天,我派人送你回去。”

    “不劳烦你了,我一个人没事的,虽然我算不上什么高手,但也跟着霍华修炼过几年,普通人想近我的身很难。”

    周秀云都这么说了,林涛如果再去挽留,就显得有些不怀好意了,于是也不再勉强,点头说:“好吧,如果你在这边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打给我。”

    “好!”

    周秀云点点头,随后拖着行李箱走出了出站口,很快便在街边拦了辆出租车,迅速消失在了机场。

    林涛也顺势在路边拦了一辆车子,原本是打算回别墅的,但想了想,还是让司机送他去了沈曼丽所居住的高档小区。

    到小区大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中,林涛有沈曼丽家里的钥匙,乘电梯到沈曼丽家门口后直接拿钥匙将门给打开了。

    客厅里黑黢黢的,想来沈曼丽应该是睡着了,林涛放下行李,轻手轻脚的进了客厅,先在客厅的浴室洗了个澡,然后裹着浴巾,去了沈曼丽的卧室,见卧室门的门关着,便轻轻推开门。

    闻着卧室里散发着清香,林涛精神更加亢奋,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也不叫醒睡在床上的沈曼丽,悄摸的爬上床,睡在了沈曼丽旁边。

    林涛倒是有些纳闷,平时沈曼丽睡意很轻的,一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她立马就会醒来,今天这是怎么了,睡的如此之沉。

    难道是最近太累了?

    虽然林涛很不想打扰沈曼丽休息,不过近些日子生活在国外,一直没有沾荤,这会儿美女在侧,林涛即便是柳下惠也忍无可忍了!

    犹豫卧室极其黑暗,在加上沈曼丽是侧着身子睡的,所以林涛直接从后面楼主了沈曼丽的柳叶腰,让他惊喜的是,沈曼丽竟然连睡衣都没穿!

    林涛双手轻轻在沈曼丽光滑的肌肤上游走着,沈曼丽微微扭动身子,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嘿嘿,睡的还挺沉的!”

    林涛此时已经是一柱擎天,也顾不得会不会吓着沈曼丽了,轻车熟路的找准位置,腰身往前一挺,直接进入了‘桃花源’。

    “哟!”

    伴随着对方的一声娇呼,林涛整个人一下子惊呆了。

    “这声音……不是沈曼丽!”

    林涛脑袋嗡嗡直响,从刚才的一声娇呼可以判断,对方绝对不是沈曼丽。

    但如果床上躺着的不是沈曼丽,那又会是谁躺在沈曼丽的床上呢?

    林涛身体僵硬在那里不敢再动,也许是因为有了感觉,女人渐渐从沉睡中有了些意识,她身体轻轻扭动一下,感觉到下身一阵酥麻感,忍不住又躁动的来回扭动几下,不过这个时候她的意识更加清醒了,她突然意识到这里并非是在自己家中,那旁边躺着的是什么人?

    “啊!!!”

    女人突然惊觉,身体吓的一颤,随即扯着嗓子尖叫起来。

    林涛也被这女人的尖叫给吓了一大跳,安静的卧室被女人这么一叫,显得异常响亮,他下意识的一把捂住了女人的嘴巴,说:“别叫!”

    女人吓的浑身不停的哆嗦,嘴里不停的呜咽……

    林涛渐渐听出了女人的声音来,诧异不已,“你……你是姚红?”

    林涛从声音判断出来,这女人就是自己别墅家的保姆姚红。

    “你……你是林先生?”

    姚红突然不哭了,声音哽咽的问道。

    林涛此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姚红,这种场面实在是让人措手不及,原本以为床上睡着的是沈曼丽,所以想都没想,直接就将其占有了,等到发生了最亲密的接触,才发现并非是沈曼丽,这种事情让人感觉既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又感觉无比的刺激……

    见林涛不吭声,姚红又呜咽起来,“林……林先生,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对我,呜呜……我……我没法活了。”

    “闭嘴!”

    林涛原本就很是郁闷,这会儿被姚红一吵吵,心里更加烦闷了,气不打一处的低喝一声后,质问道:“你不在别墅带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姚红边呜咽边委屈的说:“呜呜,这不快过年了吗,最近小偷猖獗,沈小姐要忙着公司的事情,没法回家里住,又怕家里遭了小偷,所以才让我来这边帮着看几天家,我都来这住两天了,谁知道……谁知道你会半夜闯进来,还……还……呜呜,我没脸活了!”

    林涛心里郁闷不已,虽然理亏,但为了不让自己太尴尬,便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模样,说:“你还有理了,就算是沈曼丽让你来看家,那你也不应该睡她的卧室啊,为什么不睡客房?如果你睡了客房,刚才这种误会就不会发生!”

    “我……我这不是看沈小姐的床是水床嘛,所以……所以才……呜呜,虽然我睡了沈小姐的床,但你也不能连人都不认清,就……就干那种事情啊,呜呜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