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 陪葬
    忽的,一阵寒风吹过……

    威廉浑身一抖,原本十足的睡意因为这种寒风而清醒了几分。

    他紧了紧身上的外套,打着哈欠对旁边啃着羊角面包的威尔逊说:“我总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知道为什么!”

    壮硕的威尔逊咧嘴笑了笑,一把将自己头上的黑色面罩给扯了下来,露出一张极为丑陋的脸来,挑眉说道:“威廉,你的胆子怎么越来越小了,在猎人训练营好几年了,还没把胆子练出来?”

    “威尔逊,这不是胆子……”

    威廉刚开口,突然在他们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用华夏语问道:“你们是猎人训练营的人么?”

    两人同时吓了一大跳,忙从地上蹿了起来,各自拿起手里的冲锋枪对准了来人。

    来人正是林涛。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威廉有些紧张,沉着脸质问道。

    林涛听不懂威廉的话,继续自顾自的说道:“你们应该是猎人训练营的人吧,现在跟你们对话有障碍,得先把你们给制服住,待会儿再慢慢盘完!”

    说完,林涛整个人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他出现在了两人身后,两记手刀直接将两人打晕了过去。

    将晕倒的两人捆绑起来,林涛去将苏薇找了过来,苏薇见到两人,惊讶的问道:“这两人该不会就是猎人训练营的人吧?”

    “还不确定,不过应该错不了了!”

    啪啪!

    林涛正反两巴掌将两人拍醒。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威廉瞪向林涛,怒声质问道。

    林涛看向苏薇,说:“你问他们,是不是猎人训练营的人。”

    苏薇将此话反应给了威廉听。

    威廉听完后安静下来,仔细看了林涛两眼,表情有些怪异的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华夏国‘飞狐门’的人吧?”

    “他说了什么?”林涛皱眉问苏薇。

    苏薇说:“他问你是不是华夏‘飞狐门’的人!”

    林涛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沉声道:“我就是‘飞狐门’的人,前些日子我有一群兄弟来这边集训,突然失去了消息,他们还在不在你们这里?”

    “不在,已经走了!”

    旁边的威尔逊忙插话道。

    苏薇翻译给林涛听。

    林涛听完后看向威尔逊,“他们去哪了?”

    “人已经离开了,去哪了我哪知道!”威尔逊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林涛知道,李一帆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如果真离开了‘猎人训练营’至少也会向国内通报一声,威尔逊明显是说谎了。

    林涛心情越发的低沉了,从此时两人的对话来看,恐怕李一帆等人真出事情了!

    “不说实话是么?!”

    林涛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下子封住了两人的哑穴,然后点了两人的身上几处死穴,瞬间,两人浑身如同被刀割一般,撕裂般的疼痛在身上蔓延开来,两人又无法喊叫,这种痛苦比死还难受。

    苏薇见两人表情狰狞,也是吓了一大跳,不明白为什么林涛在两人身上点两下,两人便痛不欲生,她觉得林涛越来越神秘了。

    “告诉他们,如果再不说实话,后面还有更痛苦的等着他们!”

    苏薇立马翻译给了两人听。

    两人听完后,皆狂点头。

    林涛解开了两人的死穴和哑穴,表情冰冷的说:“这是你们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再不说实话,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两人听了苏薇的翻译,同时打了个寒颤,威尔逊脸色苍白的忙说道:“先生,我说,我说实话,李……李先生和他们的同伴恐怕……恐怕已经死了……”

    “他说了什么?”林涛看向苏薇。

    苏薇表情有些难看,叹气道:“他说李先生和他的同伴们可能已经……已经死了!”

    林涛脸色阴沉到了极点,“问他,谁害死的他们!”

    威尔逊结结巴巴的将事情的经过给讲了出来,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一直以来,维森纳流域原始森林的深处都是‘猎人训练营’的基地所在,一年前突然来了几头如狼又似虎的怪物,它们能够口吐人语,站立行走,杀伤力极为恐怖,为了争夺地盘,两方大战几场,皆以‘猎人训练营’惨败收场,不过那几头怪物也有小小损伤。为了能够让‘猎人训练营’存活下去,‘猎人训练营’的老大主动求和,并让出了一大半的地盘给那几头怪物,战争这才停歇,日子也算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一年,可是就在一个星期前……

    说到这里的时候,威尔逊停顿了一下,目光有些忌惮的看了林涛两眼,见林涛目光阴沉的看着他,他浑身一个哆嗦,赶紧又继续往下说,“前段时间,你们‘飞狐门’的成员确实来咱们这里集训练习枪法,原本训练的挺顺利,可是在一个星期前,那几头怪物发现咱们训练营来了一群东方面孔的人,于是……于是就要求咱们老大将他们交给它们……”

    林涛脸色难看的说:“你们老大把人交出去了?”

    “原本是不愿意交出去的,毕竟他们是我们的客户,可是那几头怪物威胁我们老大,如果不将那群东方面孔的人交出去,就灭了我们整个训练营,无奈,我们老大只能将人给……给交出去了!”

    林涛阴沉着脸,低声说道:“现在立马带我去见你们老大!”

    “是是是……先生,我……我马上带路,威廉,赶紧起来,跟我一起领路。”

    “威尔逊,你出卖训练营,会被老大干掉的!”

    威尔逊见威廉如此说,顿时黑着脸说道:“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功劳’,你没有阻止我,说明就是默认了我的行为,再说了,如果我不说,你现在就得死,做人得讲良心,别想得了便宜还把自己摘干净!”

    “都特么少废话,赶紧带路,否则老子现在就宰了你们!”

    林涛见两个老外不知道在争执什么,顿时来了火气,低声喝道。

    如今形势危急,林涛一分钟都不想多耽误,如果李一帆真死在异国他乡,林涛很难向李一帆的父亲李平科交代。

    两人被林涛这么一喝,不敢再多说废话,赶紧在前面带路。

    茂密的森林虽然很黑,不过好在今晚的月亮挺亮,隐约可以看见前方的小路,几人穿过一条小河沟,又进入另一片竹林,穿过竹林之后便到了‘猎人训练营’的老巢。

    在一片空地上有着十几个竹屋,看规模应该是可以供上百人居住的。

    “先生,这边就是我们‘猎人训练营’的基地了!”

    威尔逊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涛,指着正前方说道。

    “带我去见你们老大!”

    威尔逊表情显得有些犹豫,顿了顿,为难的说:“先生,如果我带你去我们老大那里,他知道是我出卖了我,一定会杀了我的,要不……要不您自己去,他就在最中间的那个竹屋。”

    一旁的威廉冷笑道:“威尔逊你真是头蠢猪,你以为你不带这位先生过去,老大就不会知道是你出卖了他么?”

    林涛不理会两人,直接带着苏薇朝着最中间的一间竹屋走去,威尔逊和威廉见了忙加快脚步的跟了上去,威尔逊在身后低声喊道:“先生,您请稍等,还是让我先向我们老大禀报一声吧。”

    如今‘飞狐门’的高手已经打到了老巢来,对方身手如此了得,恐怕即便是老大也未必能够应付得了,所以老大应该不会怪罪自己,威尔逊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猎人训练营’最中间地带最大的一个竹屋前,威尔逊小心翼翼的敲响了竹门。

    “谁?!”

    里面传来一个男人中气十足的声音。

    威尔逊浑身一颤,压低声音说:“老大,是我,威尔逊!”

    “今晚不是该你站岗吗,为什么跑回来了?”

    “老大,我……”

    “有屁就放!”

    威尔逊硬着头皮,讪讪的说:“本来我跟威廉确实是在守夜,不过刚才不久前来了一位……哦不对,来了两位客人,说要见您!”

    威尔逊说完,里面没了动静,很快,竹门被人从里面来开,一个全副武装,浑身冒着杀气的中年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目光直接看向林涛,用生硬的华夏语说:“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来找李一帆的吧?”

    林涛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位‘猎人训练营’的老大,只见他身高大约在一米七八左右,一头齐肩的长发扎成一个小辫,身材偏中,肌肉发达,一身古铜色肌肤,一看便是常年训练练出来的,他长相一般,若不是那一身肌肉和杀气,站在人群中肯定是属于路人甲级别的。

    “我叫林涛,是‘飞狐门’的门主,李一帆是我门中人,我门中人交钱来你们‘猎人训练营’集训,你们‘猎人训练营’就应该保他们周全,现在我想请问你,我的人呢?”

    ‘猎人训练营’的老大布恩听了林涛的话,脸色阴沉下来,眼神如锋利的尖刀一般盯着林涛,低沉的说:“钱我可以还给你,人……已经死了!”

    “如果他们真死了,你们训练营的所有人都得跟着陪葬!”

    林涛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这股笑意中却夹杂着滔天的杀气……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