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章 被欺骗
    姚红能够来别墅当保姆,林涛完全是看在吴妈的面子上。

    她算是吴妈稍微亲近一点的侄女,家住在偏远的农村,家里条件也不算太好,老公不争气,喜欢跟村里的混子鬼混赌博,家里挣的一点钱全被她老公给输光了,为了能够养活自己女儿,让女儿过上好日子,她只能跟三岁多女儿分开,来城里做保姆。

    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城里,原本以为城里的老板不好伺候,工资还不一定高,让姚红惊喜万分的是,林涛给姚红开的工资不低,一个月差不多有上万块,为了买菜旁边,还把一辆大众车配给了姚红做卖菜的车子,这一下就让姚红感觉自己从地狱飞上了天堂。

    别墅的活不多,伙食还好,偶尔还能偷偷品尝林涛酒窖里的美酒,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眼下林涛有好一段时间不在家里,姚红便更加不拿自己当外人了,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正好今天中午吴妈吃过午饭身体不太舒服,回屋休息去了,姚红趁着吴妈休息的空档,偷偷去酒窖拿了一瓶红酒,红酒品质她认不出来,不过能够被收藏的必定不会是多差的酒,开了瓶红酒,又把家里高档的零食拿了些出来,边喝红酒边看肥皂剧,这种生活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

    她正看的入神时,后面传来了让她无比害怕的声音……

    是的,是林涛回来了!

    姚红原本不必怕林涛的,可是一想到如果林涛开除了她,她没了这份完美的工作,自己女儿又将去过苦兮兮的日子,她就怕的要死,所以才会在林涛面前表现的如此惊慌失措。

    林涛倒是没想到姚红会如此害怕自己,见姚红俏脸吓的泛白,顿时心里一阵好笑,又觉得有趣,就想戏弄戏弄这个俏皮又有些好吃懒做的女人,便看了一眼茶几上放着的红酒,沉着脸说:“你知道那瓶酒有多贵么?”

    姚红讪讪的摇头,怕林涛开除她,于是马上接口说:“我……我会照价赔偿的。”

    林涛嗤笑道:“你赔偿的起么?”

    姚红悻悻的问道:“要多少钱?”

    林涛挑眉道:“一万多美金!”

    姚红吓的瞪大了眼睛,惊诧道:“什么?!”

    林涛翻白眼重复说:“我说一万多美金!”

    “一万多美金是多少钱?”

    “也不多,差不多是你半年的工资吧,六万多!”

    姚红眼前一黑,“六……万多?”

    “恩。”林涛严肃的点头。

    姚红喉咙哽咽了一下,壮着胆子讪讪的说:“你该不会是讹我的吧?”

    林涛气笑了,瞪着眼睛道:“我讹你?你疯了吧,我酒窖里面的就这瓶还属稍微便宜一些的,还有几万美金,甚至是十几万美金一旁的葡萄酒,你只拿了一瓶一万多美金的葡萄酒喝你应该感到庆幸。”

    姚红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委屈道:“我哪知道这么一旁酒会这么贵,我还要养我姑娘,没钱我……我该怎么办啊!”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请你来是做保姆还是来做大小姐的?我看你都快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了吧,该不会还让吴妈伺候你吧?”

    姚红忙摆手,“没有的事情,每次做饭都是我在做,洗衣拖地也都是我在干,求你了,别开除我,我好不容易得到这份工作,如果失去了,我……”

    说到这里,姚红红着眼眶开始哽咽起来,那模样楚楚可怜,换作一般男人恐怕真就被她的演技给骗过去了。

    林涛知道姚红没有这么脆弱,故作在跟自己演戏,于是戏虐的笑道:“既然知道这份工作的难能可贵,还不好好珍惜?你见哪个做保姆的大摇大摆的拿主家的东西随便吃喝了?”

    姚红低着头,低声说:“林先生,我再也不敢了,绝对不会有下次,你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以后一定会更加努力的干活的。”

    林涛盯着姚红看了两眼,道:“看你表现吧,表现的好就继续留用,表现不好你就从哪来回哪去。”

    “是是是……”

    姚红见林涛松口了,心里松了口气,这份工作确实对她太重要,如果没了这份工作,毫不夸张的说,她连死的心都有了,以她的能力,哪里还能找到这么高工资的保姆工作。

    “干活去吧,我上去休息一会儿,没什么事情不要打扰我!”

    林涛说着就朝二楼卧室走。

    姚红忙说:“晚饭吃么?”

    林涛摆手道:“不吃了,告诉吴妈一声,我回来了,不要上去找我。”

    “好的。”姚红装作一副乖巧的模样答应一声。

    林涛没理会姚红,直接上了二楼。

    姚红再次重重吁了口气,魂不守舍的将手里剩下的半杯红酒喝进嘴里,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酒杯,自言自语的说:“一万多美金的酒呀,也没喝出什么特别的味道呀!”

    放下酒杯,姚红盯着二楼,学着林涛恶狠狠的模样,哼声道:“臭小子,凶什么凶,年纪轻轻的装什么深沉,再对我凶看我不……”

    姚红举起拳头,随后又悻悻的放了下去,赶紧开始收拾茶几。

    ……

    林涛回到卧室之后,将房门反锁,坐在床上开始闭关修炼。

    自从李淳雄被天机老人吸干了修为之后,林涛这才意识到,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半年之内,如果修为不达到地仙级别,李淳雄便彻底无救,李淳雄是林涛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虽然不是自己亲爷爷,但是与亲爷爷的关系并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他得抓紧时间修炼,无论如何也得在李淳雄半年寿命大限到来之前修炼到地仙级别,把李淳雄从鬼门关给拉回来。

    也只有达到地仙级别才有能力救李淳雄。

    林涛盘膝坐在床边,将从华山深处神仙洞获取的‘太乙玄功’从脑海中释放出来,跟着开始按照心法修炼。

    林涛发现自从修炼了‘太乙玄功’之后,修为提升的幅度快了许多,而且比普通的修炼功法要强上无数倍,因为认知的限制,林涛暂时无法真正的理解‘太乙玄功’的奥义,随意只能停留在最肤浅的层次修炼。

    如果有一天能够参悟其中的奥妙,修炼到地仙境界就像是买过一个门槛那般简单。

    很快,林涛便融入到了心法的世界里,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他周边慢慢散发出了一道道淡淡的五彩光芒,看上去煞是好看。

    ……

    “小子,你修炼的实在是太慢了,怎么这么蠢?”

    林涛正进入修炼状态,一声低喝在四周想起,林涛猛的睁开眼睛,发展自己悬浮在一个黑暗空间,在他对面漂浮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灰色长袍无风自动,一副道骨仙风的样子,此老者正是林涛当初在华山深处碰到的那名神秘老者。

    “老神仙,你……你是怎么出现的?”

    林涛一脸惊诧。

    老者冷哼一声,说:“我在你的气海世界,我问你,你修炼的本门至高的‘太乙玄功’为什么修为还如此烂?”

    林涛听了老者的话很是尴尬,在地球上,恐怕没几个人能够在二十出头到底‘炼虚合道’初期巅峰境界,绝对算的上是天之骄子了,但在老头眼里,却成了个蠢货?

    “老先生,您不懂,我俗世缠身,哪有那么多时间修炼啊!”

    “蠢蛋,什么事情能够比的上修炼重要,你尘缘未断,很难修得大成,想要快速提升修为,必须心无杂乱,你懂不懂?”

    林涛苦笑道:“我何尝不懂,不过有太多人需要我去守护,我不可能断的了尘缘。”

    “小子,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如此高的天赋,又是极阴之体,配合‘太乙玄功’原本是绝配的,即便到了我们这边,也可以迅速提升到顶尖高手的行列,可惜啊……”

    “修炼不一定要斩断尘缘吧?”

    “如果想要成为顶尖修炼者,就必须斩断尘缘,心中有牵绊,又怎么能够安心修炼呢。”

    “如果到不了那边的世界,那我就不去了!”

    “胡说!”老者有些动怒了,瞪向林涛,道:“我都将本门最高心法传授与你了,你已经是本门弟子,必须过来!”

    林涛:“……”

    “我怎么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小子,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如此高的天赋,又是极阴之体,配合‘太乙玄功’原本是绝配的,即便到了我们这边,也可以迅速提升到顶尖高手的行列,可惜啊……”

    “修炼不一定要斩断尘缘吧?”

    “如果想要成为顶尖修炼者,就必须斩断尘缘,心中有牵绊,又怎么能够安心修炼呢。”

    “如果到不了那边的世界,那我就不去了!”

    “胡说!”老者有些动怒了,瞪向林涛,道:“我都将本门最高心法传授与你了,你已经是本门弟子,必须过来!”

    林涛:“……”

    “我怎么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