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离京
    “咳咳……你太看的起我了,如果我是‘炼虚合道’后期的修为,又怎么会被你打的如此狼狈不堪!”

    天煞捂着胸口,一阵剧烈咳嗽之后,咬牙说道。

    原本他以为他跟林涛修为相当,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却没想到林涛竟然如此邪门,其表现出来的实力远远不止‘炼虚合道’初期境界这么简单。

    “既然不是‘炼虚合道’后期,我为什么会看不出你的实力来?”

    “我自有我的方法,呵呵……”天煞刺耳的低笑两声,旋即冷声说道:“今天我败给你了,这是命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我有一个买卖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做?”

    林涛挑眉看向天煞,“什么买卖?”

    天煞说:“我有一种可以隐藏修为的方法,无论遇到比你修为高出多少的修炼者,只要你使用了此方法,他都无法推测出你的修为来!”

    林涛来了些兴致,似笑非笑道:“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天煞看了一眼那边被林涛控制住的郭向华,喉咙艰难的哽咽了一下,说:“放他一条生路!”

    “难度黑寡妇就这么白死了?”林涛冷笑道。

    天煞道:“我一命抵一命!”

    林涛不解道:“你为什么如此忠心于郭向华,以你的修为,完全不必屈尊他之下。”

    “有些陈年往事,不提也罢,是我欠他的。”顿了顿,天煞沉声问道:“你到底同不同意?”

    林涛不动声色的笑道:“好,我答应你放他一马!”

    “你以你体内‘气海’发誓,如若违背,则气海破碎,死无葬身之地!”

    “这么毒?”

    以‘气海’发誓乃是修炼者的大忌,一旦发誓,如若违背,在修炼者修炼到紧要关头时,很容易被心魔所扰,最终导致气海碎而人亡。

    “只要你不反悔,再毒又如何?”天煞冷笑。

    “好吧……”林涛照着天煞的原话发誓。

    “现在可以告诉我方法了吧?”

    天煞取下面具,露出一张苍老且被烧毁了半边的脸来,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面具,随后直接将面具朝林涛抛了过去,抹了抹嘴角的血渍,说:“拿去吧。”

    林涛一手接过,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面具,发现材质竟有着特殊的能量波动,“这就是你所说的方法?”

    林涛诧异的看向天煞。

    天煞点点头,说:“这是我三十年前无意中得到的,这三十年我一直在研究这面具的来历,却始终研究不透,不过我相信,这东西一定不是来自这个世间的。”

    “为什么这么说?”

    “等你跟它相处久了就会知道,它的能力远远不止隐藏修为和气息,还有许多用处,只是我参悟力太差,仅仅只是知道它最表面的用处,隐藏的力量就得你自己去参悟了。呵呵,二十多岁的‘炼虚合道’修炼者,参悟力应该是逆天的吧!”

    顿了顿,天煞闭上了眼睛,沉声道:“动手吧!”

    “你气海已破,修为以废,杀你对我毫无用处!”

    林涛扭头看向不远处已经吓傻的郭向华,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天煞将林涛的笑看在眼里,脸色一变,怒道:“林涛,你敢违背誓言?!”

    林涛嗤笑道:“我说过放他一马,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并不违背誓言!”

    说着,林涛一个闪身,直接出现在了郭向华跟前。

    郭向华吓的脸色大变,但因为被林涛定住了身形,根本动弹不得。

    “林……林涛,你……你想干什么!”

    “你害死了黑寡妇,你觉得我想干什么?”林涛脸色阴沉的盯着郭向华。

    郭向华喉咙不停的哽咽着,从未感觉死神离他如此经过,“你……你不能杀我,我是特殊行动队的队长,是一号大佬亲近的人,如果你杀了我,你也是死路一条!”

    “呵呵,我说过要杀你吗?”

    忽的,林涛脸色一沉,突然出手,手指如剑,朝着郭向华四肢削去……

    啊!!!

    伴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郭向华四肢瞬间被削掉,鲜血从四肢中狂喷而出,血腥味瞬间弥漫整个破败不堪的四合院。

    “林涛!你怎敢……”

    林涛无视已经被削成人棍的郭向华,冷脸望着天煞那张难看到极点的老脸,打断了天煞的话,道:“我说过不杀他,现在我办到了,也没有违背誓言,放心好了,虽然我削取了他的四肢,但是削的很有分寸,他暂时还死不了!”

    “你真够恶毒的,如果这样,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

    “彼此彼此……我发誓了,不杀他,当然就不会杀他,我可是个讲信用的人,呵呵……”

    “没想到我天煞纵横一世,最后却阴沟翻船栽在你小子手里,天意,真是天意啊!啊哈哈哈……”

    伴随着天煞一阵狂笑,忽然间,以天煞为中心的四周席卷来一阵阵火焰,很快就将四合院点着。

    “你只是失了修为,本可以不用死的!”

    林涛见整个四合院都烧了起来,忍不住叹气道。

    天煞动用了最后一丝真气燃烧了四合院,此时脸色更加苍白狰狞,“对于我来说,也许这是一种解脱吧,你很聪明也很狡诈,也许有一天你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不过现在我得告诉你一声,在这燕京隐藏着一个超级boss,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很快就会被他察觉到,并且赶来,如果你再不离开,说不定等不到主宰世界的那一天,就被他给干掉了,赶紧滚吧!”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本可以不告诉我,顺便让那位高手把我给打死。”

    林涛隐隐已经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波动从东边远处而来。

    “哈哈,因为我希望将来有一天你能够把他打死,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天煞一口鲜血从嘴里狂喷而出,随后气息渐渐消失,身体彻底瘫在了地上。

    林涛不敢再耽搁下去了,忙将天煞给的面具戴在了脸上,正想带走黑寡妇的尸体时,又一想,这场火葬送了天煞和郭向华的命,也算是替黑寡妇报仇了,即便带走尸体又能如何,还不如将这场大火当做是她的葬礼……

    虽然黑寡妇不是被林涛所杀,但毕竟是林涛让黑寡妇来搜集郭向华的罪证,所以黑寡妇的死跟林涛有间接的关系,这也是林涛必须来为黑寡妇报仇的原因所在。

    一场大火彻底覆盖了整个四合院,林涛带上面具后很快消失在了四合院之中。

    等到林涛走后没多久,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凭空出现在了四合院旁边,望着林涛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道:“好强的逃跑本领!”

    “难道是传说中的寸地之术?华夏什么时候多了个会使用如此秘法的修炼者了?!”

    正如老者所言,林涛使用的确实是‘太乙玄功’里的秘法寸地术,不过这种法门要求太高,而林涛的修为还达不到使用此秘法的等级,所以每使用一次,林涛的修为便会耗费掉三分之一,虽然消耗过大,不过也算是强大的保命本领了。

    林涛回到住处的时候,李淳雄以及李菲菲已经起床了,见林涛急匆匆的开门进屋,坐在沙发上的李淳雄看了一眼林涛手里拿着的面具,若有所思的说:“去哪了?”

    林涛笑道:“去办了件事情。”

    “抢别人面具了吧?”

    “不能算抢吧,对方跟我条件交换的。”

    顿了顿,林涛凑到李淳雄身边,低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给讲了一遍。

    李淳雄听完后面色凝重的说:“你竟然把郭向华给杀了?”

    林涛似笑非笑道:“他可不是我杀的,是他身边的护卫天煞放火杀死的他。”

    李淳雄盯着林涛手里的面具看了几眼,皱眉说:“真是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宝物,竟然可以隐藏修炼者的气息和修为,再加上你的寸地术,以后遇到强敌逃命一绝啊!”

    “可不是么!”

    林涛深以为然,随即正色的说:“天煞说这面具还有其他能力,我刚才仔细研究了一下,还真没发现什么其他功能。”

    李淳雄拿过林涛手里的面具仔细看了看,随后还给林涛,说:“你注入真气进去试试看。”

    “早试过了,如果这种方法有效,天煞恐怕早发现了。”

    李淳雄道:“按照天煞所说,他研究了三十年都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恐怕这隐藏的功能很难被发现。”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这面具能够隐藏气息和修为我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其他能力,就看机缘了。”

    李淳雄点点头,随后说:“咱们必须马上出京了,郭向华的四合院被杀,死了那么多人,而郭向华本事又是高管,这件事情官方肯定会严查到底,待在燕京太危险了,必须马上走!”

    林涛道:“来燕京有些日子了,是该回去了,只是答应了裴雪薇帮她爷爷治腿,这刚治疗了一半,就这么做了好像也不妥。”

    “什么裴雪薇?”李淳雄一愣。

    林涛尴尬笑道:“说了你也不认识,你赶紧准备一下,我打个电话,然后咱们就离开!”

    说着,林涛走到阳台上,掏出手机,翻出裴雪薇的电话拨了过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