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深陷危机
    十二月中旬,燕京终于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

    一夜间,整个燕京被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染白了燕京的各个角落。

    一大早,林涛正躺在床上酣然大睡,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将正在美梦中的林涛给吵醒。

    林涛掀开被子,感觉到一股凉意袭来,瞬间又将被子给盖在了身上,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林涛摸起床头柜上的电话,见电话屏幕上显示着‘黑寡妇’三个字,顿时睡意全无,他知道,黑寡妇一般情况下不会给他打电话,一旦打了,必定是有收获了。

    前些日子,林涛刚来燕京的时候因为得罪了周家以及郭家,被郭氏父子派出了黑寡妇暗杀林涛,中间因为一段小插曲,导致郭向华又想要拉拢林涛,但是黑寡妇已经被他派了出去,无法收回暗杀令,为了不得罪林涛,郭氏父子想出了一个他们自认为一石二鸟的计策,在黑寡妇还没有暗杀林涛前,郭潮平给林涛打去了电话,恶人先告状的将黑寡妇的暗杀行动嫁祸给了周家的周一鸣。

    他们本以为,黑寡妇跟林涛正面交锋,以林涛的能力一定可以一击必杀的除掉黑寡妇,这样一来,黑寡妇死了,也就死无对证,更加可以嫁祸给周家,让林涛跟周家去斗,他们便坐收渔翁之利,但是他们却没想到,林涛已经洞悉一切,非但没有杀了黑寡妇,还将黑寡妇给收服,成了林涛安插在他们身边的卧底。

    从林涛放黑寡妇离开,到这会儿黑寡妇给林涛打电话,中间已经过去了十来天,林涛派黑寡妇去秘密搜集郭向华的犯罪证据,这会儿黑寡妇突然打来电话,肯定是有什么眉目了。

    林涛没有多想,立即将电话给接通,开门见山的问道:“是不是找到郭向华的罪证了?”

    “没有!”黑寡妇果断的回答道。

    林涛一脸无语,哈欠连天的说:“既然没有,你这么早给我打个毛的电话?”

    黑寡妇压低声音说:“虽然暂时没有找到他违法犯罪的证据,不过昨天夜里我偷听到他接的一个电话,神神秘秘的像是要去见一个什么人,看他那鬼鬼祟祟的样子,一定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感兴趣么?”

    林涛想了想,皱眉问道:“见面地点你偷听到了没有?”

    “没有!”

    林涛:“……”

    “虽然没有听到,不过我在他家附近监守了一夜,只要他一出门我就能跟踪上。”

    林涛看了看窗外的大雪,苦笑道:“你不冷么?”

    “冷!”黑寡妇说话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不过能置他于死地这点苦不算什么!”

    “好吧,你继续监视,咱们随时保持联系,他一有异动,你立马通知我!”

    “知道了!”

    黑寡妇冷冷的回复一句,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此时的黑寡妇正蹲守在离郭向华四合院不远的一个拐角处,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郭向华的大门,而那边大门口却看不到黑寡妇的位置。

    黑寡妇一身黑衣,在夜里倒是有锦衣夜行的作用,但是到了白天,周遭又是白茫茫的积雪,她一身黑衣就变的有些显眼了,就在她感到她这身衣服有些不妥的时候,突然一阵强烈的危机袭来……

    她下意识的转身,就见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正静静的站在她身后。

    “天煞?!”

    黑寡妇内心掀起惊浪,面具男子她再熟悉不过了,属于郭向华最忠实的守卫者,神秘而又修为惊人。

    “黑寡妇在这里守了一夜,不冷么?”

    黑寡妇看不到天煞的表情,但是却能从他声音中听出戏虐之音。

    “不冷!”黑寡妇语气僵硬的回道。

    天煞双手负背,语气淡漠地道:“为什么要在这里待一夜,从这个位置正好可以将四合院的大门口尽收眼底,而大门那边却看不到这边,你是在监视谁吗?”

    也许是出于保命的本能反应,黑寡妇脑海中飞速的想着应对之策,听了天煞的质问,黑寡妇脱口而出道:“我正在调查奸细,我怀疑我们内部有奸细!”

    “你就是那个奸细吧!”

    天煞突然一把捏住了黑寡妇的脖子,将黑寡妇整个人拎了起来,冷声道:“别以为你刚才给别人打的电话我没听见,说,你在给谁打电话?”

    “咳咳……我不……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天煞右手一吸,直接将黑寡妇身上的手机给吸了出来抓在了手中,旋即,打开手机,看了一下通话记录,最近一个电话显示的名称是,‘无耻之徒’。

    “这个无耻之徒是谁?”

    黑寡妇知道想要蒙混过关的可能性为零,也知道天煞的手段有多残忍,无论说与不说都是免不了一死的,于是她干脆闭口不言。

    “不说是吗?”

    天煞见黑寡妇嘴唇紧抿,于是冷笑一声,拿着黑寡妇的电话,重新把电话拨到了‘无耻之徒’那边。

    很快,对方接通,“喂,黑寡妇,不会这么快就跟踪上了吧?”

    电话那头传来林涛的声音。

    天煞听了林涛的声音总感觉有些熟悉,但是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没有吭声。

    “喂,掉线了么,黑寡妇?”

    电话那头再次传来林涛的询问声。

    天煞实在是听不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于是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

    林涛这会儿刚洗漱完,举着电话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不好,黑寡妇暴露了!”

    原本林涛是想派黑寡妇去寻找郭向华犯罪的证据来着,没想到却把黑寡妇给搭了进去。

    以林涛的能力,其实大可不必这么麻烦,挥手间就能够让郭氏父子粉身碎骨,但是林涛也有林涛自己的顾虑。

    郭向华毕竟是燕京高官,如果林涛只是只身一人,身边没有牵挂,将郭氏父子杀掉也就杀掉了,但是他身边有太多需要他保护的人,一旦杀了郭氏父子,恐怕会将他身边的人都殃及进去,所以他不得不束手束脚的采用迂回的方式对方郭氏父子。

    这会儿黑寡妇肯定是暴露了,如果无动于衷,黑寡妇将必死无疑。

    对于林涛来说,黑寡妇其实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但此事毕竟因林涛而起,如果当时直接放了黑寡妇,不下毒威胁黑寡妇去郭向华身边寻找郭向华的罪证,说不定黑寡妇也就不会有事。

    反复思量之后,林涛决定赌一把,直接悄悄潜入郭向华的四合院,希望能够赶在黑寡妇被杀前救出黑寡妇,然后灭掉四合院里面的所有人,这样一来,郭向华被杀的真凶就很难被官方查出来。

    林涛也有把握躲避开四合院四周的监控系统。

    ……

    郭向华的四合院内。

    此时,黑寡妇被天煞五花大绑的押到了郭向华跟前。

    郭向华打着哈欠看了黑寡妇一眼,随即问道:“怎么回事?”

    天煞道:“黑寡妇已经背叛了你!”

    “怎么将?”

    当下,天煞将黑寡妇一系列的行为告诉了郭向华。

    郭向华听完后脸色阴沉的盯着黑寡妇,一字一句的问道:“为什么要出卖我?”

    黑寡妇知道自己死定了,这会儿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于是冷声说道:“这话难道不该问你自己么?”

    “问我?”

    黑寡妇盯着郭向华,咬牙道:“你派我去暗杀林涛只是个阴谋,想让我做你的炮灰,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呵呵,变聪明了诶。”

    郭向华似乎不感觉以外,戏虐的笑着说:“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事是林涛告诉你的吧?也是林涛让你潜伏在我身边的!”

    听郭向华这么说,黑寡妇这才意识,刚才自己一时口快,无意中隐晦的将林涛给暴露在了郭向华面前。

    “杀了我吧!”

    黑寡妇闭上眼睛,没有了求生**,也不想再多说一句话,如果没有天煞,黑寡妇也许还会想想反抗的办法,但是有天煞在旁边,黑寡妇很清楚天煞是什么实力,根本不是她能够抗衡的,所以此次她必死无疑。

    有那么一瞬间她曾抱希望于林涛,不过很快她就觉得这个想法很幼稚可笑,先不说林涛会不会好心来救她,即便来了,她也不认为林涛能有实力抗衡天煞那深不可测的修为。

    “你觉得我会这么痛快的就让你去死么?”

    郭向华一脸狰狞的看着黑寡妇。

    黑寡妇脸色苍白,依然低头不语。

    “背叛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在极度的痛苦中慢慢的死亡,我要让你感受到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此时的郭向华宛如魔鬼面孔。

    突然,天煞手指朝着黑寡妇穴位上点了一下。

    黑寡妇浑身颤栗,想要咬舌自尽,可是天煞似乎知道自己想法一般,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浑身动弹不得,连自杀的机会都给抹去了。

    到了这个地步,黑寡妇已经不怕死了,但是却怕生不如死……

    一想到即将面临的无尽折磨,黑寡妇一阵失魂落魄,宛如丢了魂般……

    “呵呵,这么好的一副皮囊,先找十个八个壮汉来伺候一下你吧,嘿嘿……啊哈哈哈……”

    郭向华那尖锐刺耳的笑声在黑寡妇耳边响起,宛如十八层地狱里的恶魔般。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