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 救人
    李菲菲听了黄毛的话,整张俏脸气的铁青,不过她知道这里是是非之地,不能够乱来,于是忍住心里的怒火,不理会一脸猥琐的黄毛,直接迈着步子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内。

    信贷公司的老板张华强看到李菲菲走进来,脸上露出惊艳之色,他万万没想到,李菲菲本人比照片还要漂亮许多,高挑的身材,皙白的肌肤,精致妩媚又漂亮的五官,以及性感的装扮,张华强看的心中竟然无比激动起来,脑海中yy出了占有李菲菲的场景,浑身血液跟着沸腾起来。

    “你就是李菲菲小姐?”

    张华强盯着李菲菲浑身上下打量几眼,含笑的问道。

    李菲菲冷着脸说:“我父亲人呢?”

    张华强摊开手,撇嘴说:“等你还清了钱自然能够看到你父亲。”

    坐在旁边沙发上的鼠坤咧着一嘴黄牙看着李菲菲,喉咙直吞口水,笑眯眯的说:“李小姐,我给你一个建议如何?”

    李菲菲侧身看向长的极为猥琐的鼠坤,皱眉说:“什么建议?”

    鼠坤嘿嘿笑道:“跟着我们老板,可以让你少还一些钱,如何?”

    “你在做梦?!”

    李菲菲冷声道:“我要先见我父亲一面,确保他相安无事,否则这欠条我不会打!”

    “你觉得你有讨价还价的资格么?”鼠坤冷笑道。

    李菲菲分毫不让,皱眉说:“我必须看到人,否则我不可能稀里糊涂的给你们五十万!”

    鼠坤询问般的看向张华强,见张华强悄悄点头,他这才玩味的笑道:“成,让你看看你那赌鬼老爹,看完之后马上打欠条!”

    说完,他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剩下李菲菲和张华强,张华强一脸贪婪的盯着李菲菲,饶有兴致的说:“刚才鼠坤的提议你不妨考虑考虑,如果你跟了我,我可以少收你一半的钱,怎么样?”

    李菲菲直接摇头拒绝,道:“五十万我会一分不少的还上,其他的不用多说!”

    “呵呵,你不用拒绝的这么快,我可以给你一些时间考虑!”

    “不必呢!”

    两人谈话的时候,鼠坤带着一个遍体鳞伤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李菲菲见到来人,红着眼眶怒声道:“你怎么不去死?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为什么还要祸害我!”

    “女儿是爸爸对不起你,但是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毕竟咱们是父女,血浓于水,你总不能看着爸爸去死吧?”李菲菲的父亲李邦泰带着哭腔说道。

    “少特么废话!”

    鼠坤一把拽住李邦泰的衣领,拉着他就往外走。

    张华强笑道:“现在你父亲也见了,是不是该写欠条了?”

    李菲菲抹了抹眼角的泪花,走到张华强身边,随即拿起桌子上的纸和笔,写了一个五十万的欠条,推到张华强面前,冷声说:“这是五十万的欠条,你收好,几天后我拿钱来赎人,希望你们不要再虐待他了!”

    说完,李菲菲转身就走。

    “李小姐,你等会儿!”

    张华强忙起身,一个箭步拦在了李菲菲前面,一脸狰狞笑意的说:“菲菲小姐,别急着走啊,虽然欠条打了,但是我让你走了么?”

    李菲菲突然感到危机,一脸警惕的看着张华强,说:“你什么意思?”

    张华强嘿嘿笑道:“没什么意思,就想让菲菲小姐陪我玩玩,你说你这么好的身材整天荒废着不是浪费么。”

    李菲菲听了张华强污言秽语的话,冷着脸喝道:“滚开,否则我报警了!”

    “呵呵,你报警?你报一个试试?”

    李菲菲退后两步,直接去摸坤包里的手机,张华强趁机一下子冲了上去,一把夺过了李菲菲的皮包,扔在了地上,望着李菲菲苗条的身姿,吞着口水说:“今天老子玩定你了,要么乖乖的送给老子玩,要么老子使用暴力,你自己选吧?”

    “去死!”

    李菲菲一咬牙,突然冲向张华强,想要将张华强推开,却想不到张华强早有防备,一个闪身,之后一把捏住了李菲菲的脖子,冷笑道:“臭婆娘,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老子就在办公室搞死你!”

    说完,一下子将李菲菲给推倒在沙发上。

    李菲菲脑袋装在沙发上,顿时一阵天旋地转。

    张华强伸手开始脱自己的裤子,这时候鼠坤走了进来,见状一下子愣住了。

    张华强扭头看向鼠坤,见鼠坤站在那里不走,皱眉喝道:“滚蛋!”

    “啊,好……嘿嘿,我这就出去!”

    鼠坤醒悟过来,忙边笑边往外面走,走出去后顺手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办公室外,鼠坤悄悄蹲守在门边,想听听里面的动静,虽然玩不成,听听声音也是不错的嘛,而且很有可能张华强玩的兴起了,把自己也邀请进去一起玩也是有可能的。

    突然,有人敲了一下鼠坤的后背。

    鼠坤吓了一大跳,忙起身,见一个年轻人正站在自己后背看着自己,于是恼怒道:“你特么谁啊,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找死啊!”

    “你挡到我的路了!”年轻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擦,你特么的欠收拾!”

    鼠坤骂咧一句,伸手就要拽对方的衣领。

    “滚蛋!”

    对方一巴掌直接将鼠坤给扇的飞出好几米元,随后理也不理,直接一脚将门给踹开了。

    “曹尼玛谁啊!”

    张华强刚把外面的裤子脱掉,正想享受美人身体的滋味时,房门突然被暴力踹开,他顿时无比恼怒,朝着门口喝道。

    “菲菲,你没事吧?”对方丝毫不理会张华强,将张华强当做了空气。

    李菲菲刚才脑袋被用力的撞了一下,这会儿头晕眼花,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迷迷糊糊的抬头,视线渐渐清晰,见门口站着的人是林涛,顿时眼泪就忍不住流了出来,摇头道:“我……我没事,林先生,您救救我父亲。”

    “小子,你特么知道这是哪里吗?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是不是找死?”

    张华强见林涛无视自己,顿时怒上加怒,提起裤子就朝林涛冲了过去,与此同时掏出了衣服口袋里的匕首。

    “凡夫俗子,犹如蝼蚁一般!”

    林涛最痛恨的就是别人惦记自己的女人,遇到这种人,根本不需要多说废话,直接弄死便是了。

    张华强冲到林涛面前,匕首朝着林涛心窝狠狠刺了过去,林涛站在那里纹丝不动,那匕首眼见着就要刺进林涛的身体了,可是还有三公分的时候,那匕首怎么也不能再往前一寸,仿佛是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

    他一脸震惊,惊诧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涛冷笑道:“没听说过真气罩吧?”

    “真气罩?”张华强一脸懵逼。

    “不懂?”林涛一脸冷漠的笑意,道:“不懂就下去问阎王爷吧!”

    说着,林涛一挥手,张华强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身体砸向窗户,又冲破窗户飞了出去,整个人砸在了车来车往的大路上,正好一辆大货车从他落地的地方快速行驶过来,直接从他身上给压了过去,脑浆四溅,死的不能再死了。

    “咱们走吧!”

    林涛不去管窗外的时候,将李菲菲给拉了起来。

    李菲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悻悻的说:“我父亲他……”

    “我知道!”

    林涛带着李菲菲走出办公室,这时候鼠坤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见到林涛,他一脸惊恐,道:“你……你想干什么?”

    “把他父亲带来!”

    林涛眼神冷漠,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

    “我老大呢?”

    “死了!”

    “死了?!”鼠坤一脸震惊。

    “是的,把人带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我让你下去陪你老大去!”

    鼠坤此时已经吓的胆战心惊,他已经感受到了死神的气息,让他放放高利贷还行,但是让他玩命他才不乐意了。

    “我……我这就去把人给您带来,您一定要留我一条活路啊大哥,我只是替张华强打工的。”

    “再多说一句废话,你就死定了!”

    鼠坤立马闭嘴,赶紧朝着屋内的一个地下室走去。

    很快,李菲菲的父亲李邦泰就被鼠坤从地下室给带了上来,领到林涛跟前,胆战心惊的说:“大哥,人带来了,我可以走了吗?”

    “是你父亲么?”

    林涛朝李菲菲问道。

    李菲菲冷漠的看了李邦泰一眼,咬了咬牙点头说是。

    “滚吧!”林涛瞪了鼠坤一眼。

    鼠坤如获大赦,松开李邦泰,迈开腿,撒丫子就朝着楼梯口狂奔而去。

    “再多说一句废话,你就死定了!”

    鼠坤立马闭嘴,赶紧朝着屋内的一个地下室走去。

    很快,李菲菲的父亲李邦泰就被鼠坤从地下室给带了上来,领到林涛跟前,胆战心惊的说:“大哥,人带来了,我可以走了吗?”

    “是你父亲么?”

    林涛朝李菲菲问道。

    李菲菲冷漠的看了李邦泰一眼,咬了咬牙点头说是。

    “滚吧!”林涛瞪了鼠坤一眼。

    鼠坤如获大赦,松开李邦泰,迈开腿,撒丫子就朝着楼梯口狂奔而去。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