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 阴虚
    陈总管有些犹豫,低声说:“要不要看看再说?”

    他担心范武新的态度太过强硬,会把范沐凉给逼上绝路,毕竟陈总管也是看着范沐凉长大的,知道范沐凉性格倔强,一旦认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强逼她只能适得其反。

    范武新又何尝不知道范沐凉的性格倔强,不过为了范家的将来考虑,他不可能,也不允许自己的女儿跟一个部队的少校走到一起。

    “先叫人,视情况而定!”范武新表情坚定的说道。

    陈总管轻叹一声,只能招办。

    很快,范沐凉便带着沈炳义走进了别墅,她没有做片刻停留,直接带着沈炳义走到了李淳雄面前,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范沐凉直接跪在了李淳雄面前,表情决绝的说:“李老神医,相信您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我跟您孙子确实没有缘分,希望您能够成全我!”

    “沐凉,你在干什么?!”

    范武新先是一愣,随即暴跳如雷的喝道。

    范沐凉不为所动,表情冷漠的说:“父亲,我在做什么你心里最清楚不过了,我不喜欢林涛,你为什么强逼我嫁给林涛?”

    “你……你混账!”

    范武新气的浑身直哆嗦,没想到被自己女儿给先将了一军,“我……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孽障!”

    他气势汹汹的朝着范沐凉冲了过去,站在一旁的沈炳义见状,硬着头皮去阻挡。

    范武新低喝一声,“滚开!”一把推向沈炳义,沈炳义毕竟是燕京军区特种部队的队长,身手也算不错,被范武新这么一个书生气质的中年给推了一把,身体纹丝不动,一脸恳切的说:“范叔叔,要打您就打我吧,不关沐凉的事!”

    “打你?”

    范武新一脸不屑,“你还不够格!”

    顿了顿,范武新冷声威胁说:“你立马滚出我范家,否则我会让你在部队待不下去,你信不信?”

    “范叔叔,难道您真的就不能成全我跟沐凉么?”

    “不能,给我滚!”

    沈炳义脸上的阴冷之色一闪而过,“好吧,我走!不过您记住今天,您一定会后悔的!”

    说完,他看向范沐凉,语气柔和的说:“沐凉,别求他了,咱们走!”

    范沐凉恩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也不看范武新,跟着沈炳义就往外走。

    “范沐凉,你给我站住!”范武新在她身后喝道。

    范沐凉不为所动,她跟沈炳义走到门口时,突然门口出现了四五名黑衣保镖,各个身强力壮的将门给堵住了。

    范沐凉冷声低喝:“滚开!”

    陈总管出现在五名保镖之中,叹气道:“沐凉,你何必呢!”

    “陈爷爷,今天我必须离开,你让他们都闪开!”

    “恐怕不行!”

    沈炳义在一旁冷哼一声,先发制人,直接就朝着陈总管身上砸了下去。

    陈总管作为‘炼虚合道’的超级高手,又怎么可能被沈炳义这么个凡夫俗子给偷袭,只是脚步一闪,便躲过了沈炳义的拳头,随即一个四两拨千斤,捏住沈炳义的手腕,直接将沈炳义给丢了出去。

    沈炳义就像是一袋沙包般被陈总管扔出去十几米远,又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噗嗤!

    一口鲜血从沈炳义嘴里喷了出来,他一脸震惊的看着陈总管,没想到陈总管年近七十,竟然如此强悍。

    “小子,你真够卑鄙的,如果换作普通老人,就你刚才那一拳可以要人家的老命了!”

    陈总管看向范沐凉,问道:“这种人值得你相信么?”

    沈炳义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的辩解道:“我……我并没有真打你,只是想吓唬吓唬你,让你知难而退,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咳咳……”

    这时,范武新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朝那几名保镖吩咐道:“把那混蛋给我绑起来,我要亲自把他揪到燕京军区他们司令官那里!”

    “你如果这么做,我就死在你面前!”

    范沐凉语气冰冷的看着范武新,说道。

    “你……”

    “算了!”身后突然传来李淳雄的声音,他带着李菲菲,慢悠悠的走到了范武新身边,表情冷淡的说:“不用再强求她了,再这么勉强下去你恐怕就真没女儿了。”

    顿了顿,李淳雄又看向范沐凉,淡然的说:“你长的很漂亮,但看人的眼光却很差劲,听我把话撂在这里,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说完,他朝李菲菲笑了笑,说:“菲菲,咱们走!”

    “李老……”

    范武新忙追上去。

    “不用再说了,要怪只能怪咱们两家无缘!”

    李淳雄阻止范武新继续说下去,带着李菲菲朝着别墅外面走去。

    一直在一旁不吭声的范仲这会儿激灵劲上来了,忙跑去将自己的路虎越野车给开上,对范武新说:“爸,我去送李老神医!”

    范武新表情缓和了些,点头说:“赶紧去!”

    说完,又瞪向范沐凉,咬牙道:“滚吧,以后别回范家了,我没你这么个大逆不道的女儿!”

    范沐凉红着眼眶,气冲冲的去将沈炳义给从地上扶起来,说:“我们走!”

    沈炳义低着头,表情显得极为复杂和狰狞。

    ……

    滴滴滴……

    李淳雄和李菲菲刚出别墅没多久,范仲的车子便追赶上来,停在了两人旁边,摇下车窗,对李淳雄笑道:“李爷爷,我送您这边难打车!”

    李淳雄倒是不怎么反感范仲,便欣然同意,之后他跟李菲菲坐进了车子后排。

    车子重新启动,范仲从后视镜里看了李淳雄一眼,见李淳雄正闭目养神,便小心翼翼地道:“李爷爷,您是不是很生气?其实我也挺生气的,您说我姐是不是被那混蛋给灌了**汤,怎么就死心塌地的看上那穷小子了!”

    “我不生气!”李淳雄似笑非笑说:“她不选林涛是她的损失,我又何必生气!”

    ……

    此时,在范沐凉的车里。

    范沐凉开着车子离开别墅,副驾驶坐着沈炳义,她见沈炳义一直捂着胸口,便关切的问道:“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沈炳义脸色阴沉的摇头,说:“没事,只是咱们之间恐怕很难再得到你父亲的支持了!”

    范沐凉神情气愤道:“不用他支持,大不了就不会范家了。”

    沈炳义脸色微变,忙劝解说:“别啊,他毕竟是你父亲,总不能一辈子不认吧,晚点等他气消了,你再去赔礼道歉试试,争取赢得他的谅解,现在那个什么林涛的爷爷不是已经放弃了婚约的事情吗,你父亲应该也不会逼的那么紧了。”

    “你不了解他的性格,他是不会轻易同意咱们的!”范沐凉有些烦闷的说道。

    沈炳义目光看着前方,一脸笃定地道:“别担心,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范沐凉挤出一丝笑意,不想再提这个话题,于是转移话题问道:“咱们现在去哪?”

    沈炳义试探地道:“要不去我家?”

    “别了,今天有些累,待会儿咱们随便去吃点东西,然后我送你回家,之后我回家休息一下,最近发生太多事情,我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路。”

    沈炳义有些不甘心,赔笑道:“去我那也可以整理思路啊!”

    范沐凉犹豫了一下,见沈炳义一脸希冀,便叹气答应下来,说:“好吧,不过你得给我做好吃的,你不是说你厨艺很好吗!”

    沈炳义脸上一喜,忙道:“没问题,今天我就把我的看家本领拿出来,让你见识见识!”

    ……

    车子很快便到了李菲菲的住处,范仲将车子停在小区门口,随后朝李淳雄问道:“李爷爷,林涛最近在干什么?我一直联系不上他。”

    李淳雄没有将林涛闭关修炼的事情告诉范仲,只是敷衍地道:“他最近有秘密任务需要去执行,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你找他有事?”

    范仲嘿嘿笑道:“也没什么正事,就是有些想念他了。”

    李淳雄表情怪异的看向范仲,“你小子该不会是性取向有问题吧?”

    范仲面色一窘,讪笑道:“您想多了,我性取向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顿了顿,他坏笑道:“这事林涛就清楚!”

    曾经,他带林涛去过‘镶黄旗’茶楼,在里面干过一些低俗的事情……

    “你小子赶紧滚蛋吧,别把林涛给带坏了!”

    “嘿嘿,要带坏也是他带坏我啊,我以前很纯洁的,遇到他之后,思想都不纯洁了……”

    李淳雄:“……”

    李菲菲:“……”

    “还有事没事?”李淳雄翻着白眼问道。

    范仲笑道:“没事了。”

    “没事了就滚蛋。”说着,李淳雄从身上拿出一个药瓶扔进车内,道:“看在你送我回来的份上,便宜你小子了。”

    “这是什么?”

    李淳雄似笑非笑道:“你身体太虚了,以后少沾女色,这药可以调理你阴虚的身体。”

    范仲见李菲菲在一旁捂嘴偷笑,顿时尴尬无比,嘴硬道:“谁阴虚了,我身体好着呢,不跟您说了,我还有事,拜拜咯您呢!”

    说完,一踩油门,逃似的飞驰而去。

    正如李淳雄所言,最近范仲对女人确实有些力不从心,原本还打算偷偷去医院看看男科,这下有了神医赐药,范仲心里稍微踏实了些,原本他还想找林涛帮忙来着,可是死活联系不上林涛。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