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拆散
    李淳雄听范武新这么说,心里便有数了,点头道:“如此便好,既然咱们两家都没什么问题,孩子们年纪也都不小了,要不就选个良辰吉日把婚礼给办了?”

    “办,肯定要办。”范武新心虚的笑了笑,见佣人端上来了茶水,于是忙转移话题说:“李神医,还有李小姐,你们先喝点茶,家里的厨师已经在准备中午饭了,饭马上就好。”

    李菲菲虽然人长的漂亮,而且极富气质,可家庭条件却是极差的,连一般的富翁家都没进过,何曾进过如此豪华的超级别墅,这会儿正蒙圈状态,范武新笑着主动跟李菲菲闲聊,道:“李小姐也是跟着李神医在学习医术么?”

    李菲菲没想到范武新会主动跟自己聊天,一时没反应过来,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显得有些紧张,不知所措的看向了李淳雄。

    李淳雄正喝着茶,见状放下茶杯,笑呵呵的说:“她没有跟我学习医术。”

    说完,便不再吭声了。

    范武新也不是不知趣的人,知道对方不愿意再聊这个话题,于是笑着点头,不再说话,三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各自捧着茶杯边喝茶边想着各自的心事。

    没过几分钟,客厅外一阵超跑发动机的嗡鸣声由远及近,很快车子熄火,一个浑身穿着名牌服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看见客厅里有人,便笑眯眯的说:“爸,家里来客人了?”

    范武新见自己儿子范仲吊儿郎当的模样,偷偷瞪了他一眼,旋即挤出笑,朝他招手,说:“赶紧过来跪拜你李爷爷!”

    “什么李爷爷?”

    范仲愣了一下,心想什么人会让自己老爹如此重视,还得行跪拜之礼,也太夸张了吧?

    范仲快步走了上去,这才看清客厅里面坐着的两人,一名老者以及一名年轻漂亮的女人。

    范仲看李淳雄有些眼熟,但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什么时间见过这位老人,于是有些糊涂的看向自己父亲,挠头说:“爸,这位李爷爷是?”

    范武新笑道:“臭小子,这不就是你从小念叨大的李神医吗!”

    “啊?!”

    范仲吃了一惊,看向李淳雄,见李淳雄正对着自己微笑,顿时忙做跪拜姿势,道:“李爷爷,真是抱歉,好多年没见您老人家,差点没记住您老人家来。”

    李淳雄一把扶住了范仲,笑道:“都十几年过去了,你见我的时候才七八岁,不记得我的模样也属正常,赶紧起来吧,如今是新社会了,不兴跪拜那一套了。”

    范仲笑眯眯的说:“您老可一直是我的偶像,给您跪拜我心甘情愿!”

    “哈哈,你小子嘴倒是挺会说。”

    范武新在一旁冷嘲热讽道:“嘴是挺会说,就是不怎么会干事!”

    顿了顿,范武新问道:“你不是说中午不在家吃饭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范仲道:“原本我是不打算回来吃饭的,这不刚才我姐给我打电话,说中午要回家吃饭,我这不就赶回来通知你了吗。”

    “打个电话就行了!”

    “嘿嘿,姐还把那个叫什么沈炳义的家伙给叫来了,我这不是怕待会儿你们吵起来,没人在中间劝架吗。”

    范武新脸色一变,脸色露出些许恼怒之色。

    李淳雄听了范家父子的对话,眉头微微蹙了起来,问道:“武新,怎么回事啊,看样子沐凉有喜欢的人了?”

    范武新尴尬的赔笑道:“李神医,您不用操心这些事情,年轻人哪懂什么情啊爱啊的,放心好了,沐凉一定会嫁给林涛贤侄!”

    范仲道:“李爷爷,我一直看好林涛兄弟,也一直再替他出谋划策,咦,林涛兄弟今天怎么没来?”

    范武新抿了口茶,说:“他有事情来不了,如果沐凉真有喜欢的人了,又不肯同意以前的婚约,我们也不勉强,勉强来的婚姻也不会有幸福。”

    “李神医,您老放心,我一定会让沐凉心甘情愿的嫁给林涛!”

    范武新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暗暗叫苦,他是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的,极为倔强,想要勉强她做她不喜欢的事情,实在是太难了,更何况是她的终身大事。

    不过范武新也打定主意了,绝对不会妥协,他不可能让自己女儿嫁给一个没有实力也没有背景的少校。

    提起范沐凉的事情,客厅一时间没有谁在主动开口,气氛一下子变的有些压抑,范仲见状,悻悻的说:“我出去打个电话,看姐到哪了!”

    见自己父亲点头,范仲对着李淳雄笑了笑,赶紧走出了客厅,走到门口后,他掏出手机,忙把电话打到了范沐凉那边。

    范沐凉此时正和沈炳义往别墅这边赶,沈炳义开着她的车子,她则坐在副驾驶座椅上闭目养神,心里想着待会儿如何应付自己父亲,让自己父亲同意她跟沈炳义交往。

    这时,她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睁开眼睛,从坤包里拿出手机,见是范仲打来的,于是接通,说:“怎么了?”

    “姐,我劝你这会儿最好别把沈炳义带回来。”

    范沐凉听了眉头一皱。说:“为什么?”

    “家里来了一个大人物!”

    “什么大人物?”范沐凉愣了一下,好奇的问道。

    “跟林涛有关的大人物!”

    范沐凉何等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是什么人,美眸瞪大,惊诧道:“你是说……李老神医来了?”

    “知道就好,赶紧让沈炳义回去……”

    顿了顿,范仲又压低声音说:“姐,我跟你说句实话,我是真心绝对沈炳义不如林涛,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汤,让你对他这么死心塌地?”

    范沐凉神情显得有些复杂,按理说李老神医来了范家,这会儿她确实不应该带着沈炳义回范家,但是一想到沈炳义曾冒死救了自己一命,范沐凉心中的犹豫瞬间又消失了,表情坚定的说:“你不用说了,我快要到家了,李老神医来了也好,正好把这件事情跟他说清楚,把以前的婚约来个彻底的了断。”

    “哎,你这是何苦……”

    范仲感慨的叹了口气,还想继续劝阻,却听到了电话里的忙音。

    “疯了,简直是疯了,看来待会儿免不了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啊!”

    大概也就是过十来分钟,范仲在外面抽了三根烟的功夫,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轿跑便缓缓停在了别墅大门口。

    范仲见沈炳义开着自己姐姐的车子从驾驶座椅下车,心中不由得来气,觉得沈炳义肯定就是个贪图范家财产的小白脸。

    见自己姐从副驾驶座椅下来,范仲忙上前几步,郑重其事的说:“姐,你是知道李老神医在咱们家的地位的,你确定非得这个时候跟咱爸底摊牌?”

    “我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再说了,也许如果李老神医是个开明的人,还能帮着我劝劝父亲呢。”

    范仲听了范沐凉的话忍不住嗤笑两声。

    范沐凉皱眉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天真!”

    范仲被范沐凉的天真言论给气笑了,说道:“你以为李老神医会如此清闲的跑到范家来做客,他今天来的目的肯定是为了你跟林涛的婚事,如果他提到了婚事,而你却又拒绝了,你让他的面子往哪搁?你还指望他帮你劝咱爸?你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他不恼怒就算万幸了!”

    范沐凉朝别墅里面看了一眼,叹气说:“这一关迟早要过,无论如何都没有人能够把我和炳义分开。”

    沈炳义在一旁将两人的对话听了个明明白白,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沐凉,你们口中的李老神医是个什么人物?”

    范沐凉叹气说:“救过我爷爷的命,他是林涛的爷爷!”

    “如此说来,咱们今天真是撞到了枪口上了。”沈炳义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范沐凉扭头安慰的朝沈炳义笑了笑,说:“没事,大不了咱们以后远走高飞!”

    “幼稚!”

    范仲狠狠的瞪了范沐凉一眼,也懒得再管两人了,气冲冲的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范沐凉重重的吁了口气,对沈炳义说:“咱们也进去吧。”

    沈炳义朝范沐凉笑了笑,说:“刀山火海我都陪着你!”

    别墅客厅内。

    范武新见范仲走了回来,便出声问道:“你姐到哪了?”

    “已经到门口了,爸……那小子也跟着来了。”

    范武新表情冷漠的点头,旋即看向李淳雄,说:“李老神医,今天既然您也在这,那我就给您一个态度,待会儿提到婚约之事,您不用说什么,一切看我,那丫头以前挺懂事也挺聪明的,自从认识了那个什么沈炳义,整个人都变了,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让她跟那小子断了来往!”

    李淳雄见情况远没有自己想的那般简单,不由得直皱眉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低着头喝着茶。

    范武新见李淳雄不回应自己,估摸着心中有些生气,于是更加下定了决心要在今天拆散范沐凉跟沈炳义,让李淳雄看到自己的态度。

    “陈总管,去叫几个身手好的保镖进来!”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