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信誓旦旦
    接下来的几天,林涛进入了深层次的闭关状态来恢复修为,而李淳雄则在李菲菲的住处养伤。

    李菲菲虽然年龄不大,但是照顾人的本事挺不错的,对李淳雄无微不至的照顾获得了李淳雄极大的赞扬。

    五日后,李淳雄的皮外伤恢复的差不多了,而林涛还在闭关状态,实在是闲不住的李淳雄打算去一趟范家,他已经十几年没有下山,如今既然下山了,就打算把当年跟范老爷子之间的约定给完成了。

    “十几年了,也不知道范老头身体怎么样了!”

    李淳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感慨一番,见李菲菲正在厨房打算忙乎做中午饭,于是朝着厨房说道:“菲菲,中午别做饭了,我们去一个地方吃饭。”

    “啊?”

    李菲菲放下手中的青菜,好奇的问:“去哪呀?”

    “跟我走就是了。”

    顿了顿,李淳雄笑问道:“你有车吗?”

    李菲菲尴尬的笑了笑,说:“没有呢。”

    “好吧,那咱们坐出租车吧。”

    “可是,林涛他……”李菲菲有些犹豫的看向已经紧闭了五天的卧房门。

    李淳雄大大咧咧的说:“不用管那小子,他就是十天半个月不吃饭也不会饿死,走吧。”

    李淳雄既然都这么说了,李菲菲只好听出,扔下手中的青菜,悻悻的说:“那您老等等我,我去卧室换一身衣服。”

    李淳雄点头说:“去吧,打扮的漂亮些。”

    “恩?”

    李菲菲又是一脸懵状。

    李淳雄笑道:“听我的不会错,你打扮的越漂亮,咱们待会儿就越有底气。”

    其实林涛一直还没有来得及跟李淳雄说起关于范家的态度,一开始范家家主范武新是不同意林涛跟范沐凉的婚事的,但是在林涛展现了自己的实力之后,范武新改变了一开始的态度,决定把自己女儿范沐凉嫁给林涛,不过范沐凉却已经有了心上人,死活不肯同意,事情便这么耽误了下来,一直没有一个真正的结果。

    此时的李淳雄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的事情,不过他跟范老爷子的约定过去了十几年,他也隐隐觉得这门婚事范家会不会变卦,若是换作以前,他修为还没有废掉的时候,他肯定是有绝对的底气去范家的,如果范家不同意,他也可是强迫范家将范沐凉嫁给林涛,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自己修为尽废,林涛又没有可以跟范家匹配的社会地位,一旦范家反悔,李淳雄还真不知道如何处理此事。

    他之所以要带上李菲菲,是因为如果范家真有拒绝这门婚事的意思,他大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在范家拒绝之前主动提出解除婚约,再将李菲菲推到范家人面前,告诉范家人,李菲菲是林涛的未婚妻,这样一来他和林涛的尊严也就保住了。

    所以,他才会让李菲菲打扮的漂亮些,李菲菲原本就长的极美,天生还带着一股子媚意,其美貌和气质,绝对是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无法比拟的。

    李淳雄在客厅里等了李菲菲大概二十多分钟,就在他等的不耐烦,想要去敲门催促李菲菲的时候,李菲

    (本章未完,请翻页)

    菲卧室的房门一下子被推开了,只见李菲菲穿着一套合体漂亮的职业套裙走了出来,脸上虽然只是化了淡淡的妆容,五官却显得极为精致美丽。

    “李爷爷,您觉得我这身衣服能行吗?”

    李菲菲有些忸怩的向李淳雄问道。

    李淳雄露出赞美的眼神,说:“很美,如果被林涛那小子看见,非得垂涎三尺不可!”

    扑哧!

    听李淳雄这么形容林涛,李菲菲瞬间在脑袋里脑补了一下林涛垂涎三尺的画面,顿时一个没忍不住,笑出了声响,随即又赶紧憋住笑,悻悻的吐了吐小舌头。

    “时间差不多了,赶紧走吧,免得赶不上饭店了,呵呵……”

    ……

    很快,两人坐出租车到了范家别墅区大门口,大门口离范家住的别墅还有差不多一公里的路要走,出租车到大门口的时候,就范家的保安门卫给拦了下来,不允许进入。

    李淳雄走下车,脸上带着威严的对那名拦路的年轻保安说:“打个电话给范勋,就说李淳雄来访!”

    年轻的保安虽然没怎么读过书,但是见李淳雄一脸的威严,顿时就被唬住,讪讪的点头,赶紧回了保安亭,将电话打到了范家。

    接电话的人是范家的陈总管。

    “为谁啊?”

    “陈总管,您好,我是大门口的保安小王,大门口来了一个老头说叫李……李什么来着,谁是要见范先生。”

    “我叫李淳雄!”

    李淳雄一把夺去了电话,沉声说:“你是陈国力吧?”

    “您……您是李神医?”陈总管一脸诧异。

    “是我,你们范家的大门可真难进啊,呵呵……”

    陈总管忙道:“您把电话给刚才的保安。”

    李淳雄冷着脸将电话递还给保安,在陈总管的吩咐下,保安立马给放行,出租车直接朝着别墅内部开去……

    此时,在范家别墅内,陈总管脚步急匆匆的朝着书房走去,没顾得上敲门直接就将范武新书房的门给推开了。

    范武新正在书房内通电话,见到陈总管闯进来,他捂上电话,疑惑道:“陈叔,什么事这么火急火燎的?这不像你的风格啊!”

    陈总管一脸复杂的说:“李淳雄来了!”

    已经十几年没听这个名字,陈总管猛的说出这个名字来,范武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神情有些愣住,陈总管立马又提醒说:“是李神医!”

    “什么?!”

    范武新惊的一下子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你是说,李……李神医这会儿来咱们范家了?”

    “顶多再过三分钟就到!”

    范武新听完没顾得上电话那头,直接把电话给摁断了,急急忙忙的说:“快,跟我出去迎一下。”

    范武新之所以如此慌张,是因为他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就对李淳雄推崇备至,敬重有加,包括他父亲的命都是李淳雄从鬼门关给拉回来的,他又哪敢怠慢。

    两人急忙忙走出别墅大厅的时候,出租车正好停在了别墅门口。

    范武新忙率先一步走到出租车门口

    (本章未完,请翻页)

    ,脸上堆满笑的将后排座椅打开,一脸尊重的说:“李神医,不知道您老人家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赎罪呀!”

    李淳雄从车中钻了出来,看了范武新一眼,含笑道:“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叫范……范武……”

    “李神医,我叫范武新!”范武新堆满笑意的说道,此时的范武新哪有一点位高权重的架势,极想一个见到了偶像的粉丝一般。

    “范勋呢,怎么没见到他人?”

    李淳雄东张西望一阵子,对范武新问道。

    提及自己父亲,范武新脸色有些黯然,轻轻叹气说:“李神医,家父已经仙逝几年了,哎……”

    李淳雄表情呆滞一下,随即跟着叹了口气,说:“上一次见面还是十五年前,没想到再次来范家的时候,竟已是阴阳相隔了。”

    顿了顿,李淳雄问道:“因为什么原因去世的?”

    范武新道:“得了不治之症。”

    “也是,老范走的时候应该有八十了吧?”

    “八十一。”

    “人活七十古来稀,老范也算是长寿了,走的时候没什么痛苦吧?”

    范武新叹气道:“走的很安详,没有多少痛苦。”

    “那就好!”李淳雄点点头,随后瞟了一眼范武新身边的陈总管,点头说:“陈国力,十几年没见修为竟然到了‘炼虚合道’初期境界了,不错啊!”

    陈总管苦笑道:“拖您老的福,面前挤进了‘炼虚合道’。”

    “我可没给你什么福!”

    李淳雄笑着摆手,随后扭头看了一眼出租车内的李菲菲还没有下车,便躬身说:“出来呀,还害羞呢?”

    李菲菲这才含蓄的从车中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大方得体的威胁。

    范武新没想到出租车里还有一人,先是一愣,随后看清李菲菲的长相后暗暗点头,心说这姑娘也是够漂亮的,跟自己女儿有一拼了。

    “李神医,这位是?”

    李淳雄随口道:“我的干孙女,李菲菲。”

    范武新听说是李淳雄的干孙女,不敢怠慢,忙笑着说:“欢迎欢迎,李神医,李小姐,要不咱们先进去再聊?”

    “也好!”李淳雄点点头,迈着步子朝别墅内走去。

    几人进了别墅客厅,陈总管立马招呼下人倒茶,范武新则陪着李淳雄坐在沙发上聊天。

    “李神医,您这次来应该是为了小女和令孙的婚约之事吧?”

    范武新知道李淳雄不会随便登门造访,既然来了肯定是有事情的,而且不用猜就是为了当年的婚约之事,所以他也不多废话,开门见山的问道。

    李淳雄看了范武新一眼,点头说:“就是为了这事,此事当年是我和老范的一个约定,如今他已经不在了,如果……”

    “李神医,您放心,虽然我父亲不在了,但是这事在我们范家永远算数!”

    范武新打断了李淳雄的话,信誓旦旦的说道。

    即便李淳雄今天没有来,范武新也下定决心要让自己女儿嫁给林涛……

    ……

    (本章完)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