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不肯屈服
    “你哼唧什么,不舒服么?”

    林涛似笑非笑的看了眼一脸迷离的李菲菲,手上的动作加快了几分,他已经感觉到李菲菲的身体开始颤栗的抖动了。

    “林先生,您别……别这样,我说的都是实话,真的……真的没有骗您,请您把手拿开!”

    林涛感觉到李菲菲身体的反应,浑身的血液也跟着沸腾起来,呼吸变得稍稍有些急促,有那么一瞬间差点想假戏真做,将李菲菲给那啥掉……

    “咳咳,还是那句话,既然你说的都是实话,你可以跟我解释一下郭潮平为什么要把你送给我么?我跟他属于死对头,他怎么可能这么好心把你这么个美人送给我?”

    李菲菲见林涛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忙加紧了双腿,气喘吁吁的说:“我也不能理解郭先生的动机,我只是被他卖下来的下人,哪里会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被他买下来?”

    林涛微微一愣,显得有些诧异。

    李菲菲点头说:“我是被郭先生买下来的,我父亲赌博欠了巨额的赌债,高利贷见我父亲拿不出钱来还款,所以就强行把我给带走了,之后被郭先生从高利贷手中买了下来,并让我学习琴棋书画,估摸着想把我调教成一个高雅有气质的女人,供他玩乐。至于他为什么要把我送给您,我真不知道。”

    林涛看的出来,李菲菲并没有说假话,其实林涛细细一想也想的出来,可以肯定的是,郭潮平现在并不想与自己为敌,送美女给自己也只是为了弥补他之前犯下的错误,想跟自己缓和关系。

    林涛并不打算继续深究下去,刚准备下床,突然间,整个房间的灯光一下子熄灭了。

    “别动!”

    林涛提高警惕的提醒李菲菲一声,旋即,释放出神识,来搜索潜入进来的人。

    “难道是郭潮平刚才所说的那个‘黑寡妇’?”

    林涛通过神识发现了一个入侵进放进的人来,判别出对方是个女人,从而联想到不久前郭潮平打电话说起的黑寡妇。

    察觉到黑寡妇已经到了客厅,林涛忙一把将躺在床上不敢动弹的李菲菲给拉了起来,随后带着她躲到了门后面墙脚的位置。

    林涛如果只是一个人根本就不会害怕这个所谓的黑寡妇,不过身边有李菲菲这么个累赘,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让李菲菲送命,林涛虽然跟李菲菲没什么交集,不过毕竟对方是个大美女,总不能看着这么个大美女香消玉损的死在自己面前吧。

    “别出声!”

    林涛压低声音在李菲菲耳边小声嘱咐道。

    李菲菲吓的浑身直哆嗦,忙点头,她已经猜测到了闯进来的人是来暗杀林涛的。

    林涛用神识锁定住黑寡妇,见黑寡妇将整个房间都搜索了一遍,目标已经缩小到了卧房,手里握着冲锋枪,脚步缓慢而小心的朝着房间走来,于是做好了一击拿下黑寡妇的准备。

    黑寡妇脚步有序的走到卧房门口,突然一脚踹向房门,紧接着对着大床就是一顿狂扫,冲锋枪发出一阵突突突的声响,林涛趁机一个箭步冲向黑寡妇,旋即一脚将黑寡妇手中的枪给踢飞出去。

    黑寡妇毕竟不是一般人,见自己手枪被人给踢飞之后,下意识的一个回旋踢朝着林涛身上踢了过去。

    “哟,身手不错嘛!”

    林涛伸出左臂去抵挡黑寡妇踢来的一脚,当她的脚踢在林涛左臂上时,林涛右手闪电般抓住了黑寡妇的脚踝,向前一推,又向上一提,顿时黑寡妇整个身形无法稳住,惊呼一声后摸出身上的匕首朝着林涛的胸口狠狠的刺了过去。

    林涛直接伸手去握黑寡妇的匕首,黑寡妇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下一秒,当林涛死死的握住匕首的刀刃却一点事都没有的时候,她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想要退出卧房却已经来不及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寡妇语调阴沉的说道。

    林涛猛的松开匕首,紧接着在黑寡妇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一下子定住了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林涛似笑非笑的一把捏住了黑寡妇的下巴,黑暗中虽然看不清黑寡妇的模样,但是凭手感可以感觉到对方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今天我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便你!”

    黑寡妇见自己已经动弹不得,语气硬气的说道。

    “别急着死啊,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能够这么快就结束呢!”

    林涛快步走了出去将电闸给重新拉了起来,这时候房间恢复了光明,林涛又回到卧室,一眼就看到了身体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的黑寡妇。

    只见黑寡妇身上穿着一身黑衣,脸上蒙着黑布,笔直的双腿上套着一双黑色的渔网袜,看上去这打扮倒是有些不伦不类的。

    林涛走了过去,一把将黑寡妇脸上的黑布给扯了下来,黑寡妇这么一个刻薄的名字,林涛原本以为肯定是个长相狰狞的女人,当黑布撤下的一瞬间,林涛知道自己想错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叫黑寡妇的女人肌肤和美眸完全不输于旁边有些吓傻的李菲菲。

    “啧啧啧,又送上门一个大美人,难得今天我桃花缠身不成?”

    林涛故意露出一脸猥琐的笑意,盯着黑寡妇的身体上下来回打量起来。

    黑寡妇寒着脸低声喝道:“狗贼,把你的狗眼从我身上移开,否则我将你千刀万剐了!”

    “呵呵,你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吗?”

    林涛非但没有把目光移开,反而变本加厉的伸出手在黑寡妇脸上摸了起来,从她光洁的额头慢慢往下摸,经过精致笔挺的鼻梁,再到猩红性感的嘴唇,手指停留在了她的红唇之间。

    “你个狗……呜呜……”

    黑寡妇怒火中烧,正要开口怒骂林涛,她刚说出三个字,林涛一下子将手指塞进了黑寡妇的嘴巴里。

    黑寡妇呜咽两声,正要狠狠的咬断林涛的手指,却惊恐的发现,连自己嘴巴都不听自己使唤了。

    可以想象到一个大美女站在自己面前,自己将手指伸进她嘴中,感受着她红唇的柔软和丁香小舌的湿润软滑,是一种多么令人亢奋和美妙的画面。

    “呜呜呜……”

    “呵呵,你想说什么?”

    “呜呜……”

    “说不出话呀?”

    林涛故意在她舌头上撩拨了几下,这才将手指抽了回来,笑道:“现在可以说了!”

    “混蛋,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黑寡妇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林涛至少死了上百次了。

    林涛哈哈笑了起来,扭头看向一旁的李菲菲,打趣道:“你觉得她有可能把我碎尸万段吗?”

    李菲菲哪里敢得罪林涛,苍白的俏脸忙摇头。

    林涛重新看向黑寡妇,冷笑道:“你现在连动都动不了了,怎么将我碎尸万段!”

    黑寡妇阴森的盯着林涛,不再吭声。

    林涛玩味的笑着说:“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你老实回答我的问话,如何?”

    “休想我跟你这个狗贼合作!”

    “态度这么决绝?”林涛笑道。

    黑寡妇咬牙道:“大不了就是一死,老娘这辈子手上沾的人命不少,也预料到了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早就不怕死了!”

    “呵呵,死对你来说是一种解脱,但是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让你死掉吗?”

    林涛突然阴测测的看着黑寡妇。

    黑寡妇浑身一个激灵,目光紧盯林涛,“你想干什么?”

    “如果你不老实配合,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畜生!”

    “少特么废话,你到底配不配合?”

    “休想!”

    “好,很好!”林涛含笑的点头,随后看向李菲菲,说道:“你过来!”

    李菲菲呆若木鸡的走到林涛身边,不知道林涛要干什么。

    林涛坏笑道:“去给我把她上衣脱掉!”

    “啊?”

    李菲菲一脸惊讶,而黑寡妇则怒视林涛。

    “没听懂么?把她上衣脱了!”

    “可是我……”

    “嘿嘿,如果你不脱她的,那我就当着她的面脱你的!”

    李菲菲吓的忙伸手去脱黑寡妇的上衣。

    黑寡妇瞪向李菲菲,低声喝道:“住手!”

    李菲菲吓的一颤,真就住手了。

    “让你嚣张!”

    林涛突然拽住黑寡妇的黑色衬衣,一把将她的黑色衬衣给撕扯烂,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

    “再问你一次,配不配合?”

    林涛这次将手放在了黑寡妇的黑色皮短裙上。

    黑寡妇死死的咬着唇,一脸决绝。

    林涛笑了笑,随即看向李菲菲,说:“你家有剪刀吗?”

    李菲菲悻悻的看了黑寡妇一眼,声音颤抖的说:“应……应该有。”

    “拿来给我!”

    “哦!”

    李菲菲答应一声,忙朝着卧室外面走去。

    很快,李菲菲手里拿着一把剪刀走了进来,递到了林涛手里。

    林涛接过剪刀,蹲了下去,沿着黑寡妇皮裙的裙摆慢慢往上剪着,边剪边问:“到底配不配合?”

    “去死!”

    “呵呵,剪了一半了,赶紧屈服吧,否则待会儿就得光着屁股咯!”

    “你不得好死,一定会遭天谴的!”

    “嘿嘿,既然你这么喜欢光着屁股,那我就成全你呗……”

    说完,林涛手里的剪刀继续朝着她的皮短裙剪了下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