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 别样的威胁
    天煞伸手扶了扶自己的铁制面具,看向郭向华,声音沙哑的说道:“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打电话通知林涛,告诉他,黑寡妇要刺杀他!”

    “什么?通知林涛?”郭向华诧异道:“再怎么说黑寡妇也是我们队的成员,这么做如果让其他队员知道了,今后谁还为我卖命啊!”

    天煞道:“如果不说出来,黑寡妇又真的去刺杀了林涛,那么以后林涛就会跟郭家不死不休,如果告诉了林涛,林涛又把黑寡妇给杀了,那么今后不会有人知道是你通知的林涛,相信林涛也不会将此事宣扬出去。”

    郭向华听了天煞的话有些意动,犹豫的说:“为了一个林涛,值得吗?”

    “当然值得!”

    天煞肯定的说道:“也许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但是随着林涛潜力的发挥,等他修为再有所突破的时候,你就知道他的能力有多大了,到时候别说你一个特殊行动队,即便是……”

    说到这里,天煞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说太多郭向华也无法切身体会,只会觉得他夸大其词。

    郭向华一向很信任天煞,既然天煞都这么说了,郭向华犹豫片刻后便点头答应下来,说:“这事我不亲自去办,还是交给潮平去办吧。”

    天煞赞同的说:“交给潮平再合适不过。”

    很快,郭向华又把电话打到了郭潮平那边。

    郭潮平还在夜总会的包厢里跟陪酒女喝酒,见自己父亲电话又重新打了过来,他忙把电视的音乐给关掉,与此同时让两名陪酒的小姐安静,之后才赶紧接通了电话。

    郭向华见郭潮平过了好一会儿才接电话,不悦的皱眉问道:“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郭潮平讪讪的笑道:“刚才不是跟林涛谈事情了吗,现在还在‘钻石人间’呢。”

    郭向华沉声道:“你现在赶紧给林涛打个电话,就说黑寡妇要刺杀他!”

    “啊?”

    “啊什么啊,赶紧打!”

    郭潮平诧异道:“这是为什么啊?黑寡妇不是咱们自己的人嘛?”

    “原因你不必知道,你只需要通知林涛一声,并告诉林涛,黑寡妇是周一鸣派去的人就行了!”

    “爸,周家给咱们家没有多大的矛盾吧,而且很有可能,周无双会成为您的儿媳妇,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儿媳妇?”

    郭向华冷笑道:“你别做梦了,这事我已经给周无双的父亲周天运提过,被周天运给一口回绝了,所以以后你想都不要想了,既然结不成亲家,周家以后就是咱们的大敌,必须得提前对付!”

    郭潮平虽然不是什么很厉害的人物,但是从小跟着父亲耳语目染,又怎么能不明白父亲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自己父亲要先发制人的对付周家了。

    在他们那个权力圈子里,不是朋友,就迟早会成为敌人。

    “父亲,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郭潮平一咬牙答应下来,虽然有些舍不得周无双,但是无比家族利益,一个女人又算的了什么?

    此时,林涛正带着李菲菲坐在出租车上。

    出租车内,李菲菲问林涛,“林先生,我们去哪?”

    林涛似笑非笑的说:“你想去哪?”

    李菲菲挤出笑,说:“我现在是您的人了,您说去哪就去哪。”

    “那好,去你家吧。”

    “去我家?”李菲菲一愣。

    林涛撇嘴说:“有问题?”

    “没……没有!”

    李菲菲摇摇头,随后跟出租车司机报了地址。

    出租车开到中途的时候,林涛突然接到了郭潮平打来的电话。

    林涛接通后戏虐道:“怎么着,这么快就给我打电话,反悔把李菲菲送给我了?”

    “林先生您多虑了,我是有一个重要的情报想跟你透露。”

    林涛见郭潮平神秘兮兮的,便好奇地问道:“什么情报?”

    “我听说周一鸣那小子出了很高的价钱请了一个顶尖的杀手来暗杀你,你得当心些啊,估摸着马上就要对你动手了。”

    林涛听了毫不在意,故作调侃的说:“你确定是周一鸣请的,而不是你们郭氏父子请的杀手?”

    郭潮平并不知道林涛是在调侃他,说者无意,听着有心,郭潮平将林涛的话听进心里,整个人一下子紧张起来,声音有些紧张的发抖,“林……林先生可别胡说啊,如果是我和我父亲派去的杀手,我又怎么可能眼巴巴的来通知你。”

    “呵呵,开个玩笑嘛,郭兄我感觉你很紧张诶,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

    “林涛兄弟,这个玩笑可开不得,我胆子小。”

    郭潮平偷偷松了口气,随即说道:“话我已经通知到了,你自己小心一些!”

    挂断郭潮平的电话,林涛见李菲菲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于是好笑的说:“你看我做什么?”

    李菲菲刚才听到了电话里的内容,有些紧张的讪讪道:“有人要暗杀你,你不害怕吗?”

    “怕啊!”

    “那你怎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呢?”

    “怕难道就要表现在脸上吗?”林涛坏笑道:“要不你来保护我吧。”

    “啊?”李菲菲尴尬的说:“我哪里有哪个本事哟,不成你的拖累就不错了。”

    林涛故作阴测测的看着李菲菲,说:“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主人了,所以在关键的时候你得替我挡子弹!”

    李菲菲经林涛这么一说,俏脸显得有些苍白,咬咬牙后轻轻点头,表情复杂的说:“知道了!”

    话说完,两人都没有再开口。

    车子一直到了李菲菲所居住的小区门口,李菲菲才又开口说话,“林先生, 到地方了。”

    “哦。”林涛答应一声,随手从钱夹里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出租车司机,笑道:“不用找了!”

    李菲菲看林涛出手阔绰的样子,忍不住咂舌。

    两人出了出租车以后,李菲菲在前面带路,林涛跟着李菲菲身后,见李菲菲穿着一条小短裙,将长腿露在外面,忍不住问道:“你这么穿不冷么?”

    李菲菲俏脸一红,扭头看了林涛一眼,说:“还好,不是太冷。”

    其实李菲菲早已经冷的直哆嗦了,原本出门的时候不想这么穿的,但被郭潮平命令穿上性感短裙,没办法,只能遵从,从出了夜总会开始,李菲菲便冷的浑身直抖。

    很快,到了李菲菲的住处。

    两人进屋后,林涛一把搂住了李菲菲的腰身,嘴巴凑到了李菲菲耳边,呵着热气的说:“今宵一刻值千金,美女咱们也别浪费时间了,赶紧睡觉吧!”

    李菲菲万万没想到林涛如此猴急,自己连心里准备都没有,被林涛这么一搂,下意识的伸手轻轻推了林涛一下。

    林涛冷笑道:“装什么装,你都被郭潮平当礼物送给我了,还想演什么贞洁烈女不成!”

    李菲菲脸色有些难看,语气僵硬的说:“林先生,您别这么着急,先洗个澡吧!”

    “洗个球的早,老子早就迫不及待了,怎么能不着急!”

    说着,林涛一把将李菲菲给抗了起来。

    李菲菲吓的娇呼一声,带着哭腔道:“林先生,您别这样。”

    林涛哪能随了李菲菲的意,迈着四方步寻到李菲菲的卧房,一下子将李菲菲给扔到了床上,随后脸上露出坏笑的说:“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说着,一个饿虎扑食就扑在了李菲菲身上,一直大手来回在李菲菲的丝袜美腿上抚摸起来,嘴巴凑到李菲菲耳边,用威胁的语调说道:“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真相,我可以不吃了你!”

    李菲菲声音颤栗的问道:“什……什么真相?林先生,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还不老实!”

    林涛一只手一下子钻进了李菲菲的短裙之中,嘿嘿笑道:“郭潮平会这么好心把你送给我?是不是交给你什么任务了?老实交代把,否则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你信不信?!”

    李菲菲已经被林涛撩拨的俏脸潮红,洁白的贝齿紧紧的咬住性感红唇,嘴里微微喘息着,带着颤音的说:“林……林先生,我真……真没骗您,郭先生只是让我以后听从您的,其他的什么都没交代。”

    其实林涛想错了,他认为郭潮平不会那么好心的给自己送美女,既然送了美女,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他却没想到,郭潮平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郭向华授意的,想把他拉到郭家阵营。

    林涛刚来燕京,根本无法了解燕京权力圈子的阵营,所以就无法猜测到郭家父子送他美女的真实用意。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林涛威胁似的用大手在李菲菲敏感的位置拨弄几下,随后冷笑道:“在此之前,我跟郭潮平的恩怨差点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他怎么可能态度这么快就发生了三百六十度大转弯,还把你这么一个性感美女送给我,换作是你,你不起疑?”

    “哼嗯!”李菲菲低哼一声,浑身紧绷,贝齿紧咬红唇,鼻尖冒出香汗,表情迷离的看向林涛,带着哀求的语调说:“林……林先生,请先……先松开手……我发誓,发誓我没有说假话……”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