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 赔罪礼物
    见范老爷子的题字牌匾被林涛用真气给震的粉碎,陈总管脸上也挂不住的沉了下去,沉声道:“林涛,你这么做未免太过分了吧!”

    “过分么?”

    林涛嗤之以鼻的冷笑道:“你们范家不守诚信,毁约在先,正好我砸了你们诚信招牌,咱们也算是互不相欠了,以后婚约之事彻底作废,正好我也不喜欢跟不讲诚信的人打交道,咱们就此别过吧!”

    林涛拍拍手想走。

    这时,气急败坏的范武新咬牙道:“砸了牌匾拍拍屁股就想走人,门都没有!”

    范武新给了身边几个保镖一个眼神,那几名保镖会意的立马将林涛给合围了起来。

    范仲见局势控制不住了,忙焦急的对他父亲说:“爸,都是误会,林涛也是一时冲动,你可别伤了他,毕竟他也是李老神医的唯一传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啊!”

    “滚一边去!”

    范武新阴沉的瞪了范仲一眼,随即一挥手,朝保镖命令道:“给我上!”

    几名保镖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搏击高手,各个脚步沉稳的朝林涛走了过去。

    林涛嗤笑道:“就这几个货色也想拦住我?”

    “如果再加我呢?”陈总管阴沉着脸说道。

    “你?”

    林涛笑着摇头,“依然拦不住我!”

    “小子,你太狂妄了,今天就让我替李老神医教训教训你!”

    说着,陈总管运起真气,一个箭步朝林涛冲了过去。

    林涛玩味的笑了笑,右脚狠狠的往地上一踱。瞬间,以林涛为中心的四周地板砖皲裂开来,一股强有力的真气直接将四周的保镖给掀翻在地,而此时的陈总管已经近到林涛跟前,一股带着气劲的拳头朝着林涛身上砸了下去。

    “力道不够!”

    林涛右手沉稳的接住了陈总管砸下来的拳头,手掌包裹着他的拳头,笑眯眯的说:“陈总管虽然你的修为跟我差不多,但是你真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不想这别墅千疮百孔,我劝你收手,虽然我很讨厌范家的所作所为,但是你,我还是很愿意向长辈一样尊重的。”

    刚才陈总管替林涛说过话,所以林涛并不想跟陈总管动手。

    此时的陈总管内心掀起了惊天骇浪,他这一拳所蕴含的力道有多大他自己心里太清楚不过了,林涛竟然轻轻松松的就接下自己这一拳,而且看上去毫发无损,这也太邪门了吧?

    “等等……”

    陈总管突然想到林涛刚才说的话,“他说他的修为跟自己差不多?这不可能啊!”

    “你说你修为跟我相当?”

    陈总管收回拳头,目光犀利的盯着林涛。

    林涛挑眉道:“是不是觉得很奇怪,看不出我的修为?”

    “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不都说了吗,跟你的修为境界差不多?”

    “炼虚合道?”

    林涛点头补充道:“炼虚合道前期境界。”

    “这……这怎么可能?”陈总管仿佛见过了一般,一双浑浊的眼珠子紧紧的盯着林涛,“为什么我看不出你的修为?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感觉你修为不低,但却万万没想到你的修为能够到达‘炼虚合道’的程度!”

    “看不出来就对了。”林涛一脸得意的说:“比你修为还要高的人都看不出我的修为境界,更别说你了!”

    “真是没想到啊!”陈总管突然重重叹息一声,苦笑道:“我早该明白,李老神医的唯一传人又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还要打么?如果不打我就闪了!”

    陈总管忙道:“你稍等。”

    “怎么?”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你顶多修炼了十几年吧?为什么修为能够到达‘炼虚合道’?当年华夏奇才多了去,但是也没用如你这般夸赞的修炼速度,要知道,我花了差不多五十年的时间,才艰难的修炼到炼虚合道,你怎么可能在短短十几年就到达了炼虚合道的境界?”

    “这个问题我恐怕无法回答你,还有其他事么?”

    陈总管无奈的叹气,“你走吧!”

    这时,被掀翻在地,狼狈不堪的范武新从地上爬了起来,见林涛离开了别墅,又惊又气的质问陈总管,道:“陈叔,你怎么搞的,为什么要放走那混蛋小子?”

    陈总管看向范武新,摇头道:“武新,你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什么?”范武新皱起了眉头。

    陈总管反问道:“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他走吗?”

    “我哪知道!”范武新带着怨气的说道。

    陈总管沉声道:“因为我没有把握能够取胜!”

    “这……这怎么可能?陈叔,你在说笑吗?”

    范武新惊的瞪大了眼睛。

    陈总管望着林涛消失的方向,说:“我这一辈子何时说过谎话?知道我为什么要说你犯下了天大的错误码?”

    范武新是何等人物,自然能够明白陈总管话里的深层含义,脸色有些难堪的说道:“照您这么说,他的修为到达了‘炼虚合道’的境界?”

    “是的!”

    “天呐!”范武新差点没晕过去,“他才二十多岁,怎么能……”

    “我也很纳闷,但事实就是如此!”顿了顿,陈总管若有所思的看着范武新,说:“也许他是这几百年来,唯一一个能够突破‘地仙’的绝佳修炼天才!”

    “地仙啊!”

    范武新虽然不是修炼之人,但也知道‘地仙’意味着什么,传说地仙能够飞天遁地,排山倒海,寿元能够达到千岁,而且到底地仙之后,地球再无敌手,即便是地球最厉害的科技武器都无法伤之分毫。

    “陈叔,还有补救的机会吗?”

    范武新眼神复杂的问陈总管。

    陈总管摇头道:“原本范家有一次绝佳的机会,可惜已经错过了,一旦错过,再也找补不回来了。”

    范武新懊恼地道:“当初真该听从我父亲的遗憾,无论如何都要让沐凉跟林涛完婚,哎……可惜啊!”

    “现在看来,老爷还真是高瞻远瞩,可惜,真是可惜了……”

    ……

    林涛离开范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他脚下生风,片刻功夫便回到了市区,正打算回裴雪薇的住处休息时,身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见是个陌生的电话,林涛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喂!”

    “是林先生吗?”

    “我是,你是谁?”

    对方讪讪道:“林先生,我是郭潮平!”

    林涛脸色一寒,“我正要找你呢,没想到你主动找上我了,呵呵……”

    “林先生,请你别误会,我不是来跟您挑衅的,打这个电话过来只是想求得您的原谅。”

    “派杀手暗杀我,你觉得我该不该这么轻易的原谅你?”

    “林先生,只要您肯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行!”郭潮平低声下气的说:“事情都是周一鸣那小子让我做的,我当时也是鬼迷心窍了,因为喜欢他姐姐周无双,所以才想巴结他,替他出头。”

    “既然如此,又何必打这个电话过来?”

    “因为……因为我已经见识到您的厉害了,不敢再与您为敌!”

    郭潮平哪里是见识到了林涛的厉害,只是迫于他父亲郭向华的淫威,必须要跟林涛赔礼道歉,求得林涛的原谅。

    郭潮平虽然不懂自己父亲为什么突然对林涛的态度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但他懂得,他父亲只所以这么做,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我还是那句话,想让我就这么原谅你,不可能!”

    郭潮平小心翼翼的说:“林涛兄弟,只要您能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让我废你双腿双脚如何?”林涛鄙夷的冷笑道。

    郭潮平讪讪道:“这个恐怕不行,不过……林先生我可以给您经济补偿,您需要多少经济补偿,说个数,我马上打给您!”

    “我不缺钱!”

    “那……”郭潮平脑袋里迅速的旋转着,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好点子,脸上露出兴奋之色的说:“林先生,要不我送您一个礼物,您见了之后保管喜欢!”

    林涛来了兴趣,问道:“什么礼物?”

    “要不这样,您去我的夜总会‘钻石人间’,咱们在那里汇合,我亲自把礼物交到您手里,您看如何?”

    林涛冷笑道:“该不会又想埋伏杀手暗算我吧?”

    “哎哟,林涛兄弟,您现在就是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了啊,如果你不信任我,可以亲自挑选个地方,我过去找您!”

    林涛哪里会怕郭潮平的暗算,现如今又有几个人暗算的了他?

    “不用了,‘钻石人间’怎么走?”

    郭潮平满脸堆笑的说:“如果您没开车,就拦个出租车,报出夜总会的名字,出租车司机几乎都知道这个地方。”

    “知道了,如果你所谓的‘礼物’不能让我产生兴趣,你依然会死的很惨!”

    “嘿嘿,您一定会喜欢的!”

    挂断郭潮平的电话,林涛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报出了夜总会的名字,出租车司机听完之后笑眯眯的说:“兄弟有钱人啊,那里一般人消费不起呢,一些富二代、官二代喜欢在那里厮混。”

    “你看我像富二代、官二代吗?”林涛坐在副驾驶座椅上,笑着问道。

    出租车司机看了林涛两眼,笑着摇头说:“不像!”

    “为什么不像?”林涛兴致勃勃的问道。

    出租车司机打趣的说:“因为你没有富二代和官二代的那种气质!”

    林涛:“……”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