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八章 给我破!
    阿嚏!

    林涛坐在范家客厅的沙发上边喝茶边等范武新回来,突然间感觉鼻子一痒,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心中忽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想到前两天李淳雄跟天机老人对战后就失去了消息,心里渐渐有些担心起来。

    就在林涛猜想李淳雄去了哪里时,他胳膊突然被旁边的范仲碰了一下,范仲小声提醒林涛,说:“我爸回来了。”

    林涛回过神,朝门口望去,便见范武新身边跟着几个虎视眈眈的保镖,气势汹汹的朝着客厅这边走来。

    范沐凉也忙提醒身边的沈炳义,轻声说:“炳义,他就是我父亲,你待会儿小心些说话。”

    沈炳义挤出笑,脸上故作淡然的说:“放心好了,我有分寸。”

    “范叔,咱们又见面了!”

    林涛率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范武新打招呼。

    范武新一愣,倒是没想到林涛也在家里,便含笑的点头说:“小林也在啊,坐吧。”

    顿了顿,范武新把目光转向一旁的范沐凉和沈炳义,眼神在沈炳义身上盯着看了好几秒这才收回去,表情不咸不淡的说:“都坐吧。”

    范武新没想到林涛也会在这里,气氛一下子显得有些尴尬了,毕竟林涛跟自己女儿是有婚约在身的,自己如果简单粗暴的去询问女儿她男朋友的详细情况,肯定会让林涛觉得很难堪,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客厅里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一下子便的有些压抑。

    范沐凉拿美眸悄悄看了范武新两人,随后硬着头皮对范武新说:“父亲,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男朋友,叫沈炳义。”

    “范叔叔您好!”

    沈炳义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拘束的弓腰跟范武新示好。

    范武新见回避不了这个问题,只能不再去顾林涛的感受,挤出笑点头说:“坐吧。”

    他又盯着沈炳义看了两眼,试探的问道:“小沈,你家住何处,父母又是干什么的?”

    沈炳义讪讪的说:“范叔叔,我父母都是普通职工,家也不是在燕京,老家在外地。”

    范武新听了沈炳义的话,一张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脸色显得极为难看。

    原本他以为自己女儿要求高,会找一个家族子弟,精英人士,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女儿竟然找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做自己男朋友,最关键的是,对方还不是燕京人!

    这绝对是范武新不能容忍的。

    如果女儿真找了这么一个男人,当初还不如就把女儿嫁给林涛。

    至少林涛是李神医的唯一传人,比起眼前这一穷二白的小子强太多了。

    一想到这些,沈炳义清了清嗓子,故作为难的看着范沐凉,说道:“沐凉,你简直就是胡闹!”

    范沐凉一愣,“怎么了?”

    范武新冷哼一声,道:“你难道不知道你跟小林有婚约在身吗?谁让你擅做主张去找什么男朋友的?”

    说完,他朝沈炳义又说道:“小沈,你听说过我们范家吗?”

    沈炳义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硬着头皮点头说:“略知一二!”

    “那你觉得凭你的家世,你能够给沐凉幸福吗?”

    “父亲……”

    “你别插话!”范沐凉正要插话,被范武新沉着脸给打断了。

    沈炳义挤出笑意说:“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沐凉幸福的。”

    “呵呵,你觉得我是三岁小孩,好糊弄吗?这种话说的你自己不觉得苍白无力?”

    “范叔叔,虽然我现在确实要社会地位没社会地位,要金钱没金钱,但是我会一心一意的爱沐凉,这些难道还不够吗?”

    林涛乐滋滋的坐在一旁看戏,这时他身边的范仲看不下去了,嗤笑道:“爱能当饭吃么?哥们,别幼稚了,该干嘛干嘛去,你说你哪一点配的上我姐?!”

    “范仲,你给我闭嘴!”

    范沐凉一脸怒意的瞪着范仲。

    范仲撇撇嘴,“我说的都是实话!”

    范沐凉不理会范仲,把目光看向范武新,说:“父亲,我的命是炳义救的,如果不是他救我,我现在可能已经跟您阴阳相隔了,救命之恩大于天,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范武新微微一愣怔,“他救过你的命?到底怎么回事!”

    范沐凉娓娓道来的将她被杀手盯上,差点丧命,无意间被沈炳义救下的事情给讲了一遍。

    范武新听完后朝沈炳义问道:“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沈炳义道:“范叔叔,我是燕京军区特战队的队长。”

    “哦?”

    范武新倒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还是个少校军官。

    虽然在范武新这里,少校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沈炳义还如此年轻,如果不犯错误,前途还是不错的。

    林涛和范仲也没想到沈炳义会是一名少校。

    林涛曾经便是军区特种部队的队员,知道想从一名普通士兵升为少校有多艰难,看来这个沈炳义还真不简单啊!

    见范武新有些动容,范沐凉继续说道:“父亲,您一直教导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现在我就是在按照您的教导为人,您就成全我跟炳义吧!”

    “这个……”

    范武新脸上呈现出为难之色,让自己女儿嫁给一个没有背景的少校,他还真有些不甘心,不过对方又确实救过自己女儿的性命,如果断然拒绝,显得自己太狭隘,太不近人情。

    他看了林涛一眼,为难的跟范沐凉说道:“沐凉,可是你已经跟小林有婚约了,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对不起小林?”

    “那个婚约根本就没有法律效应,而且也只是爷爷和他爷爷随口一说,根本当不得数!”

    “话也不能这么说嘛,这事确实是你爷爷跟李神医约定好的,虽然你爷爷已经去世了,但是……”

    “父亲,如果爷爷还在世,她知道我不愿意,一定不会勉强我的!”

    范沐凉脸色沉了下来,说道。

    “那可不一定哟!”

    林涛突然插话,似笑非笑的看着范沐凉,说:“范老爷子视信誉如命,如果在世,也不会同意你毁约的。”

    顿了顿,林涛把目光看向范武新,笑道:“范叔叔,您应该了解你父亲的性格,我说的没错吧?”

    “这个嘛……”

    范武新一时有些为难,求救似的看了一眼站在他身边老神在在的陈总管。

    陈总管会意,插话说道:“武新,小林说的没错,我跟在老爷身边几十年,了解他的性格,如果老爷子,一定会让沐凉履行他跟李神医的承诺。”

    “陈爷爷,您……”范沐凉有些生气的看向陈总管。

    陈总管仿佛再次入定了一般,眼皮低垂的看着地面,不再吭声。

    范武新不知道陈总管为什么会这么说,一时间弄不明白陈总管在想些什么,于是打算将此事再拖上一拖,便道:“要不这事容我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范沐凉从小跟我定了娃娃亲,这也是我爷爷救了范老爷子,范老爷子回报我爷爷的承诺,要选择也是我来选择,好像轮不到你们范家吧?”

    林涛气势突然暴涨,他才想明白,自己在婚约的这件事情上竟然一直处于被动,要选也是自己选择要不要她范沐凉,什么时候轮到他们范家来选女婿了?!

    “靠,林涛,你疯了?”

    范仲坐在林涛旁边,见林涛说出如此话来,顿时吓的忙拉扯了他一下,小声提醒道。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林涛冷笑的看向在场的众人,道:“愿不愿意娶范沐凉好像是我说的算吧,当初好像不是你们范老爷子救的我爷爷吧?”

    “小林,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先冷静一些!”这时陈总管出声说道。

    范武新脸色已经气的铁青,目光阴沉的看着林涛,说:“林涛,看在你是李神医唯一传人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你也别太不知分寸,这里是我范家,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我指手画脚了么?”

    林涛冷笑道:“上一次来你们范家,很明显你们范家不想遵守约定,不过我可以忍,毕竟我也不稀罕你女儿,但是这一次你女儿的行为以及你的行为让我很不爽,所以我不打算再忍了!”

    “你不想忍又如何?”

    “武新,他毕竟是李老神医的孙子,别闹得太僵,不好看!”见范武新到了爆发的边缘,陈总管赶紧低声劝解。

    听了陈总管的话,范武新冷声说:“他哪里是什么李神医的孙子,只不过是李神医捡的罢了,李神医的面子我当然给,但是如果这小子胆敢在我们范家放肆,呵呵那就别怪我不给他面子了!”

    “范武新,我就问你一句,当初两位老爷子的约定,你遵不遵守?”

    范武新也是气急了,毫不讲道理的冷声道:“不遵守又如何,我就是不让我女儿嫁给你,你又能拿我范家如何?!”

    “好!”

    林涛微笑着点头,随后看了一眼范家客厅正上方挂着的一副写着‘诚信赢天下’的牌匾,脸色一沉,手指如剑的指向那牌匾,嘴里低喝道:“给我破!”

    嘭的一声响,那牌匾被真气震的四分五裂开来,从上方摔了下去。

    范武新脸色彻底阴沉下去,嘴里咬牙切齿的说道:“找死,那是我父亲的题字!”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