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七章 绑架
    黑夜里,超跑发动机的声音发出狂躁的嗡鸣之声,范仲一路狂飙,忽的一道黑影在前方一闪而过,范仲吓了一大跳,猛的踩了一脚油门,车子轮胎在沥青路上摩擦发出滋滋滋的声响,之后横走了马路上。

    “靠,什么东西?鬼么?”

    范仲吓的骂了一声,四周看了看不敢下车去。

    咚咚咚……

    这时,他的车窗被敲响,他刚看过去,副驾驶的车门就被人给打开,随即一屁股坐在了副驾驶座椅上。

    “你……”

    范仲正要开骂,定睛一看,竟然是林涛,顿时苦笑了起来,骂咧道:“靠啊,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呢。”

    “如果真有什么妖魔鬼怪,以你为负数的战斗力,早就被干掉了。”

    林涛打趣范仲一句,随即问道:“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

    “我这不是打算出来接你吗。”

    “接我?”

    “是啊,我姐不是没有让你上她的车吗,我怕你走太远,这不就过来接你吗。”

    林涛问道:“你姐他们已经到了?”

    “到了。”范仲有些叹气的说:“我姐身边那个叫沈炳义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我一直不知道我姐竟然谈了个男朋友。林涛兄弟,这次真是对不住你了,今天晚上不该让你去赴约的。”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如果你真觉得对不起我,待会儿你就站在我这边!”

    “那是必须的好嘛!”

    范仲大大咧咧的说:“那小子我一看就不顺眼,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但我总觉得那小子邪乎的很。”

    “确实邪乎!”

    “你也这么认为的?!”范仲看向林涛。

    林涛点头说:“只是一种感觉,感觉他似乎并不简单。”

    “林涛兄弟,别的先不说,咱们先统一战线,把那家伙给从我姐身边赶走,至于你跟我姐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

    “我跟你姐没戏!”

    “有戏没戏以后自然会知晓,咱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破坏我姐跟那小子的关系,让他们分开!”

    林涛无奈地道:“看你姐姐那态度,恐怕很难将他们两人拆散。”

    “咱们拆不开还有我爸呢,我爸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们两人在一起的。”

    林涛笑呵呵的说:“那今天晚上岂不是有大戏可看了。”

    “林涛兄弟,有时候我发现你真是焉儿坏呀!”

    “少废话,赶紧开车去别墅,我要看大戏!”

    ……

    此时,在别墅内的大厅里。

    陈总管招呼范沐凉和沈炳义喝茶,沈炳义拘束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茶杯有些坐立不安。

    陈总管已经是‘炼虚合道’的高手,气场极足,刚才沈炳义见到他之后,心中便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陈爷爷,我父亲什么时候能回来?”

    范沐凉双手捧着茶杯喝了口茶,随后向陈总管问道。

    陈总管笑眯眯的说:“今天武新在外面有应酬,估计还还需一些时间才会回来。”

    顿了顿,他把目光看向沈炳义,试探的问道:“这位是?”

    范沐凉含蓄的解释说:“这是我朋友!”

    “朋友?”

    陈总管微微一愣,他是看着范沐凉长大的,在他的印象里,范沐凉可是从来没有带过男性朋友回家的,难道是……

    一想到某种可能性,陈总管又仔细打量沈炳义几眼,怎么看都看不出来他是哪家的子弟。

    沈炳义主动站了起来,恭敬的跟陈总管握手说:“陈爷爷,我是沐凉的男朋友,我叫沈炳义。”

    沈炳义还刻意将‘男朋友’这三个字强调了一遍。

    “哦?”

    陈总管惊咦一声,随后把目光看向范沐凉,想从范沐凉那里得到证实。

    见范沐凉认同的微微点头,陈总管对沈炳义问道:“小沈,你是哪家的子弟?燕京有姓沈的大家族吗?”

    沈炳义挤出笑意,说:“陈爷爷,我不是什么大家族子弟,我父母都是普通职工。”

    陈总管脸色淡然的哦了一声,随后便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让两人现在客厅里喝茶,他则跑到书房去给范武新打电话。

    范武新自从担任华夏商会总会长以后,整天忙的焦头烂额,经常性的一忙好几天不回家,这会儿他正在自己的办公室翻看一个欧洲的投资项目,他房子办公桌上的私人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见是家里别墅打来的电话,范武新忙接通。

    “武新,是我!”

    “陈叔,有什么事吗?”

    “你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赶紧回别墅一趟吧,沐凉带了一个男朋友来别墅!”

    “什么?!”

    范武新诧异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我怎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

    “我也是刚知道,这会儿他们就坐在客厅。”

    范武新赶紧问道:“对方是什么来头,燕京的哪家子弟?”

    “坏就坏在他并不是什么世家子弟,他父母只是普通职工而已。”

    “普通职工!”

    范武新嘴里念叨一句,随后沉默下来。

    大概过了两三秒以后,范武新才又重新开口说:“陈叔,我马上回来一趟。”

    ……

    陈总管给范武新打完电话出书房的时候,正好林涛跟范仲也走进了别墅。

    陈总管见林涛来了,乐呵呵迎了上去,笑着说:“小林来啦。”

    “是啊,过来跟范大小姐做个了断。”

    “什么了断?”陈总管不解的看着林涛。

    林涛说道:“我跟范大小姐保证了,如果她父亲同意她跟她那个男朋友的婚事,我转身就走人,以后什么都不说了。”

    陈总管听了忍不住苦笑起来,心说这小子也真够狡猾的,明明知道武新是不可能同意沐凉跟一个普通人在一起,还去拿这个说事情,摆明就是知道底牌再去跟人对赌,奸猾之极啊!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只能在林涛和沈炳义之间选择一个,很显然,林涛更适合范沐凉。

    毕竟,林涛也是李老神医的唯一传人,凭这个身份就比沈炳义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沈炳义坐在范沐凉旁边,见陈总管对待他的态度与对待林涛的态度截然相反,顿时又是暗地里气愤不已,不过却依然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压制火气的闷在心里。

    ……

    此时,在一处偏远的深山古洞之中,两名老者相对而坐,彼此看着对方,仿佛要将对方的心看穿一般。

    “老家伙别看了,再看也没用,败了就是败了,哈哈哈……咳咳!”

    “天机老狗,没想到你如此卑鄙,竟然用下三滥的招数困住我,实在是无耻至极!”

    两名对话的老人正是那天对战的天机老人以及林涛的爷爷李淳雄。

    那天,林涛在夺得‘天泉神露’之后差点死在天机老人手里,幸亏李淳雄来的及时,将林涛给救了下来,之后又拖住天机老人让林涛带着‘天泉神露’离开。

    只可惜在于天机老人对决的时候,天机老人使用了下三滥的招数困住了李淳雄,使得李淳雄成了天机老人案板上的鱼肉。

    将李淳雄击败之后,天机老人封印住了李淳雄体内的真气,随后将他给带回了自己的修炼洞府之中来。

    这几天,天机老人一直没有去拿李淳雄换取林涛手中的‘天泉神露’,是因为他需要将内伤给修复好了才敢去找林涛谈判。

    虽然林涛比天机老人低了一个等级,但是因为林涛特殊的体质以及修炼法诀的高深,导致他比同等级修为的人要厉害出很多倍。

    如今的林涛是‘炼虚合道’初期的修为,但其实他的修为比‘炼虚合道’后期修为的天机老人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天机老人在限制住李淳雄之后,并没有急着找林涛,而是先疗伤,等到万无一失了再去找林涛谈判。

    “李淳雄,你这老东西,凭什么说我下三滥,你自己技不如人,怪不得任何人!”

    “呵呵,论脸皮厚,你天机老狗认第一就没有人敢认第二了!”李淳雄冷声道:“你这老狗到底要把我限制在这里多久,要么就痛快的杀了我,要么就痛快的放了我,现在把我限制在这里已经两三天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只是想从你那孙子手里拿回本应该是我的东西!”

    “你一个快上百岁的老不死去威胁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你不觉得丢人吗?”李淳雄嗤之以鼻的说道。

    “为了能够突破‘地仙修为,让我做出比这更下三滥的事情我都干的出来”

    “呵呵,你放心好了,林涛是不会把‘天泉神露’交给你的。”

    “老家伙,为什么我跟你想的截然相反呢,恰巧我敢肯定,只要拿你去跟林涛那小子交换‘天泉神露’,那小子绝对不敢不乖乖把‘天泉神露’给交出来。”

    “老狗,你不要想的太简单了,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小涛把‘天泉神露’交给你!”

    “这事还真由不得你,不信咱们就去试试,正好我的伤势也好的七七八八了,是时候该去跟林涛谈判了,啊哈哈哈……”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