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通风报信
    “周无双,你对那小子是不是太过关心了?”..

    周一鸣见周无双气的说不出话来,顿时玩味的看着周无双,说道。

    周无双冷着脸说:“你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我现在说的是你的问题,而且我关不关心他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咯,你可是我姐啊,如果喜欢上那小子,那咱们周家可就颜面扫地了。而且,爷爷和爸也不可能同意你跟那小子好的。”

    “你想多了,我之所以来问你这事,并不是出于关心他,而是因为他找到了我,认定就是你派人暗杀的他!”

    “放他娘的狗臭屁!”

    周一鸣气急,骂咧道:“人明明是郭潮平派去的,我也是之后才知道的,郭潮平去派人暗杀林涛的时候并没有提前告诉我,只是让我去看戏,没想到……”

    说到这里,周一鸣有些心有余悸,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没想到林涛那小子还真有些能耐,竟然把郭潮平派去的两个高手给反杀了,辛苦那小子当时没发现我跟郭潮平在国贸楼底下,否则我跟郭潮平也难逃一劫啊!”

    周无双鄙夷道:“瞧你那熊样,就这点胆子还敢出去横行霸道,小心哪天被人给宰了都不知道是怎么被宰的,这次林涛肯定会报复你们两人,你最好待在这里,哪都不要去,否则死了活该!”

    周一鸣切了一声,不以为然的说:“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不过……嘿嘿,那小子应该已经活不长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周无双疑惑的看向周一鸣。

    周一鸣刚要开口,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似笑非笑地道:“不能告诉你,免得你给他通风报信。”

    周无双柳眉蹙了起来,试探的问道:“是不是郭潮平不死心,又派了人去暗杀他?”

    “你不用试探我,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别忘了,你是周家人,可别吃里扒外!”

    “周一鸣,你就是个混蛋!”

    周无双怒声喝道。

    周一鸣丝毫不在意的撇撇嘴,道:“我再混蛋也是你弟弟,奉劝你一句,不要再去跟林涛接触,你应该找的人是郭潮平。”

    “你什么意思?!”周无双瞪向周一鸣。

    周一鸣似笑非笑道:“你难道不清楚郭潮平对你有意思吗?再怎么说郭潮平也是郭家唯一独苗,嫁到郭家去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总比那个命不久矣的小子要好的多。”

    “我懒得跟你废话,我去找爷爷!”

    周无双觉得周一鸣已经没救了,与其在这里跟他浪费口舌,还不如去找爷爷评理毕竟好。

    “去找吧,他已经起来了,在书房呢!”周一鸣丝毫不在意的看着周无双,说道。

    周无双瞥了周一鸣一眼,迈步朝着书房走去。

    书房内。

    周青云正在跟人通电话,见自己孙女周无双直接推开门进来,便又跟电话里的人寒暄几句后挂断了电话,随后笑眯眯的看着周无双,说:“无双,怎么这么早就跑过来了,你叔叔公司的事情不用你打理了?”

    “公司没什么急事,暂时不用去管,爷爷我想问你一个事情。”

    “什么事啊?”周青云含笑的问道。

    周无双说:“周一鸣在外面闯祸了,您知道吗?”

    周青云点点头,说:“昨天晚上就知道了,听说闹的挺大的。”

    “何止是挺大,都出人命了!”

    “你怎么突然对这种事情上心了?”周青云故意转移话题,笑道。

    周无双表情有些不悦的说:“爷爷,昨天被郭潮平派去暗杀林涛的两个人全死了,而且林涛打电话把我叫了过去,已经猜出了人是郭潮平和周一鸣派去的。”

    “恩?”周青云疑惑的看了周无双一眼,不解道:“无双,你认识那个年轻人?”

    “算认识吧。”

    “算认识?”

    周无双无奈道:“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只能说有几面之缘,爷爷你可不能再放纵你那不成器的孙子继续闹下去了。”

    周青云道:“他都已经被软禁在这里了,还怎么闹的了?”

    周无双道:“我刚才碰到他了,听他的意思,他和郭潮平似乎还会对林涛下手。”

    “不可能吧?”周青云诧异道:“这事郭向华和你父亲都已经知道了,他们两个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胡乱啊。”

    顿了顿,周青云继续说:“不过昨天郭向华倒是约了你父亲谈这件事情,难道是他们……”

    周无双一惊,忙道:“你的意思是父亲他……”

    “不,不可能是你父亲,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想要灭口那个年轻人的应该是郭向华。”

    其实周家人并不知道,郭向华摆了他们一道,明面上对周天运说要杀了林涛,暗地里却让自己儿子去拉拢林涛,并且想使阴招让林涛仇视周家人,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周无双听说自己父亲昨天夜里去跟郭向华见了一面,于是对周青云说道:“爷爷,您给我父亲打个电话吧,问问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青云也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结果,于是点点头,拿起书桌上的座机电话,拨通了周天运的电话。

    没过多久,周天运将电话接通,问道:“父亲,有什么事情吗?”

    周青云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昨天去见郭向华,你们都谈了些什么?”

    周天运没有要隐瞒周青云的意思,单刀直入的说道:“有两个事情,第一个事情是他要秘密的处决了林涛,第二个事情便是……他想让无双嫁到他们郭家去。”

    “哦?”周青云听完眉头一挑,看了一眼旁边的周无双,随后问道:“你是怎么答复的?”

    周天运含笑道:“我当然没答应,说一切都得看无双的意思。”

    “恩,这么回答是对的,郭向华这个人向来阴险狡诈,咱们还是不要与他为伍的好。”

    “父亲说的是。”

    周青云道:“没什么事了,挂吧。”

    挂断电话,周青云见周无双眼巴巴的望着自己,便说:“想要杀掉林涛的不是郭潮平和一鸣,而是郭潮平的父亲郭向华。”

    “什么?!”

    周无双震惊道:“他不是国安部的人吗?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

    周青云玩味的笑道:“国安部怎么了,任何组织、团体都不可能有绝对的正义人士,他这么做也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和保护他儿子罢了。”

    “他这是公器私用,太无耻了!”

    “咱们不说这事了。”周青云若有所思的看向周无双,说:“无双,昨天郭向华提出想让你嫁给郭潮平,这事你怎么看?”

    周无双表情冷漠地道:“不可能!”

    周青云见周无双说的如此决绝,笑着问道:“郭家在燕京也算是顶尖的大家族了,为什么不可能?”

    “不谈什么家族,首先他那个儿子我就看不上,整天都是阴阳怪气的模样,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周青云点点头,说:“你父亲没有答应,说看你的意思。”

    周无双道:“幸亏父亲没答应,否则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郭潮平!”

    周青云叹气道:“无双,你年轻也确实不小了,就算不找郭潮平,你也得找一个男人把自己嫁了吧?现在心里有没有什么心仪的人?”

    “没有,您孙女眼光高着呢,哪里会随便看上别人。”

    顿了顿,周无双叹气地道:“爷爷,你能不能跟郭向华说说,让他别杀林涛?”

    “恩?”

    周青云道:“为什么?”

    周无双俏脸露出悻悻之色,说:“再怎么说我也跟他算认识,明知道他要被人暗杀,却什么都不做,我自己心里那一关就过不去。”

    “原因这么简单?”周青云一脸的不相信。

    周无双却郑重的点头,说:“就这么简单。”

    “这个忙我帮不了。”

    周青云果断的说道。

    周无双苦着脸说:“为什么啊?”

    “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去欠别人一个大人情,你觉得合适吗?再者说了,郭向华杀林涛是必然的,林涛如果不死,很有可能会爆出他儿子滥用国家战斗人员,一旦消息走路,他和他儿子都得倒霉,所以他肯定不会放过林涛的。”

    “那我就这么看着林涛去死?”

    周青云露出老奸巨猾的嘴里,笑眯眯的说:“也不用看着他送死,如果你真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可以给他通风报信吗,说不定他能够侥幸逃脱呢。”

    “能有人逃脱得了国安战斗人员的追杀吗?”

    周青云道:“那个叫林涛的年轻人既然可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两名埋伏的国安战斗人员,那么他自身的实力就不容小觑,如果你给他通风报信,说不定可以救他一命。”

    周无双想了想,点头说:“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一切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跟周青云谈完话,周无双迅速的离开了周家四合院,然后坐进她新买的轿跑中,翻出林涛的电话拨了过去。

    此时,林涛正在裴雪薇爷爷家里替裴雪薇的爷爷裴振勇治疗腿疾,电话响的时候林涛正在给裴振勇施针,林涛并没有理会电话响声,站在一旁的裴雪薇轻声说道:“要不我帮你接通?”

    林涛目不斜视的点头,道:“好,在我裤子口袋里,你伸手拿一下!”

    裴雪薇:“……”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