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 大姨妈来了
    裴雪薇的住处。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

    因为裴雪薇从来不会让别人来她家做客,所以她家虽大,却没有客房能够容纳林涛,林涛只能暂时睡在她家的沙发上。

    不过即便是睡沙发,林涛也觉得睡的踏实,比起在酒店里处处提防着遭人暗算要强的多。

    折腾了一晚上,林涛躺在沙发上快要睡着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裴雪薇房间内发出的断断续续的低吟声,声音中夹杂着痛苦。

    林涛听到着低吟声,原本袭来的睡意瞬间全无,一下子精神起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又仔细的听了一阵子,发现裴雪薇房间内确实有动静。

    于是,他光着脚,动作轻盈的迈着小碎步走到裴雪薇房间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由于里面的低吟声实在太过诱人,林涛听的浑身一震热血沸腾,心中忍不住腹诽,“这裴雪薇表面上看一副生人勿进的冰凉女神形象,背地里竟然喜欢……”

    “不能再听了,再继续听下去,怕是要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了!”

    林涛觉得房间内,裴雪薇哼唧的声音实在是太过诱人了,他怕继续听下去会忍不住破门而入,于是强忍着内心邪恶的想法,林涛重新躺回到了沙发上。

    身体的血液依然沸腾着,林涛望着黑黢黢的天花板,心里暗叹,如果这个时候秦晓婷或者沈曼丽在身边该多好,也就不用憋的如此辛苦了。

    一直到后半夜,林涛才抛开心中的污秽想法,渐渐的睡了过去……

    ……

    次日清晨。

    林涛正在睡梦中的时候突然听到客厅传来嘭咚一声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见正穿着睡衣,蹲在茶几旁边慌忙捡玻璃杯渣的裴雪薇。

    “大清早的,你这是干嘛呢?”

    林涛揉揉眼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当看清裴雪薇身上穿着的性感睡衣时眼睛瞪的老大,鼻腔一热,差点没喷出血来。

    “没……没事,我出来喝点水,你继续睡吧。”

    裴雪薇不自然的拉扯了一下睡裙的裙摆,随即继续捡摔在地上的玻璃杯。

    “你别……”

    “哎哟!”

    林涛正想说你别扎着手,话还没说完,便听见裴雪薇娇呼一声,一下子将手给缩了回去。

    林涛有些无奈的苦笑道:“你可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你别管了,我来收拾吧,赶紧去处理一下伤口!”

    裴雪薇脸色显得有些苍白,精神也不太好,有些尴尬的问林涛,“怎么处理伤口?”

    林涛:“……”

    “家里有消毒药水和创可贴吗?”

    裴雪薇摇摇头,道:“好像都没有。”

    “你等会儿……”林涛掀开被子,只穿着个短裤站了起来,在她客厅环绕一圈,发现了家里酒柜上有白酒,便迈步走了过去。

    裴雪薇见林涛穿着个短裤在她家里晃来晃去,顿时又羞又怒,但也不好去说他,见他走到自己家酒柜那边,便好奇的问道:“你做什么啊?”

    林涛没好气的说:“用白酒帮你消毒。”

    裴雪薇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诧异道:“白酒还能消毒?”

    “你可真是个生活白痴!”

    林涛也不去跟裴雪薇解释,指着旁边的洗手间,说:“跟我进来。”

    裴雪薇不敢直视林涛那近乎全裸的身体,低着头跟在林涛身后。

    两人进了洗手间之后,林涛将白酒打开,让裴雪薇将被割破的手指给伸了出来,随后便将白酒慢慢的倒在她的伤口处。

    估摸着是有些疼痛的缘故,裴雪薇柳眉紧紧的蹙在了一起,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模样看上去既招人疼又性感。

    用酒给裴雪薇的伤口消毒之后,林涛又问道:“你家里总该有棉签吧?”

    “这个是有的,就在这个洗漱台的抽屉里面。”

    林涛点点头,将洗漱台的抽屉打开,从抽屉里拿出棉签盒,随后快步走出洗手间,又去厨房里找了一圈,还好裴雪薇厨房里面有食用盐。

    于是,将食用盐也拿去了洗手间。

    “你又拿盐做什么?”裴雪薇好奇的问道。

    “用这个帮你冲洗伤口。”

    林涛又接了一杯冷水,往冷水里面投放了一些食用盐,用食用盐水随后小心翼翼的帮裴雪薇冲洗伤口。

    将伤口冲洗干净以后,林涛将棉签上的棉花给撕扯了下来,让裴雪薇按住伤口。..

    顿了顿,林涛问道:“家里有胶布吗?”

    裴雪薇刚才见林涛小心翼翼的帮自己处理伤口,心中有些莫名的触动,这是她第一次见男人如此细心的帮助自己,心中有一种很莫名的情绪慢慢的生根发芽。

    林涛问她问题的时候她才回过神,啊了一声,随后俏脸微红的说:“在客厅。”

    两人来到客厅,林涛又用胶布将裴雪薇手上的棉花给绑住,这才笑了笑,说:

    “搞定了,以后如果遇到这种事情,就按我这样来做就行了。”

    “恩!”

    裴雪薇轻轻点头,随后看了林涛一眼,说:“谢谢了!”

    “小事!”林涛无所谓的摆摆手。

    裴雪薇站在那里,悻悻地道:“没有打扰到你睡觉吧?”

    林涛翻了个白眼,“你觉得呢?”

    裴雪薇抿嘴一笑,说:“那你继续睡吧。”

    “都被你吵醒了,还怎么继续睡!”林涛看了看时间,这会儿才七点多钟,便问道:“家里有食材吗?我去做点早餐,吃完早餐继续替你爷爷治疗腿疾。”

    裴雪薇很是尴尬的摇头,说:“家里基本上不开火,所以……”

    “好了,我懂了!”

    林涛叹气地道:“你再休息一会儿,我下楼去买早点。”

    裴雪薇忙红着脸说道:“那你可以顺便去超市帮我买一袋红糖吗?”

    “红糖?”林涛微微一愣,有些不解。

    见裴雪薇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林涛恍然大悟,一下子领悟过来,心中暗道:“难怪昨天晚上一个人在房间里哼哼唧唧的,看来还是自己思想龌龊了,原来是来大姨妈了。”

    “不用买红糖,待会儿我去给你弄点中药调理一下。”

    裴雪薇听了林涛的话,俏脸又是一红,讪讪地道:“调理什么?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

    林涛含笑道:“不明白没关系,帮你调理身体总可以吧?”

    “我又没病,有什么需要调理的?”

    林涛似笑非笑地道:“身体没问题昨天夜里哼唧啥?”

    “你才哼唧呢!”裴雪薇脸都快红的出血了,瞪了林涛一眼后,转身就朝着自己卧室跑去。

    林涛看着裴雪薇跑进卧室,不由得自言自语地道:“我能认为她是狼狈逃窜吗?”

    能够看到冷漠女神狼狈的样子,林涛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林涛简单的洗漱一番后,直接去了小区楼下,先去楼下的小摊买了早点,又在附近逛了一圈,见没找到中药草店,暂时只能先回了裴雪薇的住处。

    ……

    此时,在周青云的四合院里。

    自从出事以后,周一鸣一直不敢离开四合院,生怕林涛报复他。

    等了一夜,见没等到自己父亲传来的消息,周一鸣犹豫了一下,将电话打到了他父亲那边。

    周天运正在他自己办公室办公,接到了周一鸣的电话,他接通后沉声问道:“什么事?”

    周一鸣悻悻的问道:“爸,那小子的事情怎么处理的?郭叔叔他……”

    “这事不用你操心,你只需要记住,最近哪都别给我去,再敢到处乱跑惹事生非,我非把你狗腿打断!”

    周一鸣听周天运这么说,便心中有数了,知道林涛肯定是死定了。

    心中不禁得意起来,冷哼哼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敢跟我抢裴雪薇,简直是找死!”

    “还有没有事?”

    见周一鸣电话那边没动静,周天运不耐烦的沉声问道。

    周一鸣回过神来,讪讪干笑一声,道:“没事了,爸您先忙着。”

    挂断周天运的电话,周一鸣心里悬着的石头彻底放下了,见佣人往住屋端早点,便忙走了过去,还没踏进主屋,他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娇喝:“周一鸣,你给我站住!”

    周一鸣一愣,转身望去,见是自己姐,顿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周无双,你有病啊,一惊一乍的,想吓死谁?”

    周无双脸上带着怒意道:“昨天晚上我去你住的地方找你,没找到你,打你电话也打不通,感情你躲到爷爷这来了!”

    周一鸣道:“无缘无故的,你找我干什么?”

    周无双横眉冷对,质问道:“昨天林涛居住的酒店有杀手想要暗杀他,是不是你跟郭潮平合伙干的?”

    周一鸣也不否认,挑眉道:“是又如何,他敢跟我抢女人,我特么就要弄死他!”

    周无双见林涛昨晚上的话全部言中,顿时气的瞪着周一鸣,呵斥道:“你是不是有病?就为这么点小事就要杀人?你还是不是个人啊!”

    周一鸣脸色有些狰狞的低声道:“跟我抢裴雪薇就不是小事,谁敢跟我抢裴雪薇,我就弄死谁!”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我要将这事告诉爷爷!”

    “呵呵,你去啊,爷爷和爸昨天晚上就知道了。”

    裴雪薇:“……”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