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 局势的变化
    郭向华见周天运处处提防着自己,便含笑的说道:“周老弟,你想多了,哪里来的什么隐情,他只不过是个外地小子罢了,处决也就处决了,今天之所以找你过来,一来吧是不想让你被蒙在鼓里,毕竟这事也跟一鸣有些关系,这二来吧,我还有些其他事情想跟你谈谈……”

    ??“还有什么事?”周天运疑虑的看着郭向华。

    ?“呵呵,喝点茶……”郭向华指了指茶杯,随即满含深意的笑着说:“你们家无双应该也快三十了吧?”

    ??“二十九岁!”周天运不动声色的看了郭向华一眼,基本已经猜出郭向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我们家潮平也是三十有二,孩子们年龄都大了,潮平也一直对无双那孩子倾慕有佳,咱们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周老弟你看……”

    ??周天运突然抬手制止了郭向华说下去,表情淡然的说:“郭兄,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想撮合你家郭潮平和我们家无双?”

    ??“是的,周老弟如果看的上我们郭家,我们就把这门亲事对了,如何?”

    ??周天运面露为难之色,低头端起茶杯抿了口茶,随后叹气道:“郭兄,事情没有你想的那般简单,即便我能同意,如果我那宝贝女儿不愿意,我也没办法,而且上面还有个老爷子呢。”

    ??郭向华道:“所以今天叫周老弟过来不就是先跟你商量嘛!”

    ??周天运说道:“这事我回去了跟无双商量一下。”

    ??郭向华眯着眼睛笑着说:“周老弟,太宠爱女儿了吧,这种事情都是家长做主,哪里由她们愿不愿意……”

    ??周天运不咸不淡的说:“如今这个年代已经不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套了,新时期新时代,咱们作为华夏的官员,更应该摒弃旧时的观念才对。”

    ??“话不能这么说,咱们原本就跟普通家庭不同,所以就不能让她们跟普通家庭那样为所欲为,难道她们想嫁给一个打工仔,咱们也能放之任之?”

    ??周天运似笑非笑道:“只要子女能够幸福,打工仔又如何?”

    ??郭向华:“……”

    ??其实周天运并没有郭向华感觉的那般开放不管束子女的婚姻事宜,只是周天运打心眼里不喜郭家,所以在郭向华提出联姻之时,周天运选择了用推托之词。

    ??将周天运送离庄园之后,郭向华重新回到庄园后花园的石亭中,这时候一道黑影忽的出现在他身边,他似乎习以为常,一点都不感到慌张,扭头看了一眼被黑色风衣罩着的神秘人,说:“天煞,你说刚才周老大是什么意思?是真那么开明,还是故意推脱?”

    ??叫天煞的神秘人被黑色面具遮住面部,语气低沉沙哑的说:“自然是推托,如果他真这么开明,他们周家跟裴家又为什么联姻?”

    ??“你是说周一鸣和裴家的那个裴雪薇?”

    ??顿了顿,郭向华一脸阴沉的继续说:“他周天运到底什么意思?难道我郭家还比不上一个裴家?”

    “裴家自然无法跟郭家相提并论,一个以商业起家的家族,积攒的财富再多也无法跟手握权力的家族向抗衡!”天煞如是说道。

    “天煞,你觉得那个叫林涛的小子到底是什么修为?竟然将咱们‘炼神化虚’巅峰境界的高手给杀死了。而且我听潮平说,那小子只有二十多岁。”

    “恩?”

    天煞听了郭向华的话不由得惊咦一声,问道:“华夏竟然出了个年轻的‘炼虚合道’的高手?!”

    “你怎么知道他的修为是‘炼虚合道’?”

    天煞沉声说:“能够杀死‘炼神化虚’后期巅峰境界的高手,修为必然在‘炼虚合道’境界,这是毋庸置疑的。”

    “二十多岁的人修为竟然到了‘炼虚合道’的地步!”郭向华心中掀起了惊天骇浪,他虽然不是修炼人士,但是手底下却有一批效忠国安的修炼者,他清楚的知道‘炼虚合道’意味着什么,在整个华夏,恐怕‘炼虚合道’境界的高手不足五十人。

    郭向华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瞳孔一下子变大,忙朝天煞问道:“那你说他有没有可能成就‘地仙’境界?”

    天煞低沉的回应道:“这个还真不好说,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他真的只有二十多岁,那么他将是这华夏几百年来天赋最好的修炼者,也是近百年来最有可能成就‘地仙’境界的修炼者。”

    “如此说来,必须彻底将他给扼杀在摇篮之中,如果将来他成就了‘地仙’修为,又是我们郭家的死对头,那将是对我们郭家致命的打击,到那时候,即便是国家层面出面恐怕都压制不住他了!”

    “也不只是这个选择!”天煞说道:“这等修炼天才如果能够加以利用,手中便如同多了一把所向霹雳的利器,若是能将他拉拢到郭家来,我敢保证,郭家还能兴旺百年!”

    “当真?!”

    郭向华仿佛一下子被点透了,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天煞点头声音沙哑的说道:“比起拉拢什么周家、裴家,顶多能够兴旺几十年便会走下坡路,但是如果拉拢了林涛,以他的修为,能够活到一百五十岁,如果成就了‘地仙’,寿命更是无穷无尽,只要他不死,以他的修为,定能够保郭家长盛不衰!”

    郭向华脸上露出担忧之色,说:“这次潮平那混账东西把林涛得罪的如此之深,就怕林涛不会原谅我们郭家啊!”

    天煞道:“林涛能不能原谅郭家,那要看你的诚意了,如果诚意足够,我想他应该不会自找麻烦,毕竟他现在还不是‘地仙’没法做到天下无敌,不是天下无敌就会有自己的顾虑,如今是拉拢他的最佳时期,一旦错过了,等他修为再往上一步,到那时候,恐怕能被他看上眼的屈指可数了。”

    天煞说的句句在理,郭向华虽然属于实权派人物,但是他也就只是个国安部的部长,与他同级别的多了去,在他上面也还有许多他的领导,如果林涛的修为再往上一步,还真不一定看的上郭向华。

    郭向华听了天煞的话,低头沉思片刻,随即心有余悸的说:“刚才差点就做了天大的错事了,一旦下了处决令,如果没能将林涛处死,恐怕我们郭家就和林涛不死不休了,到时候郭家可就真的离覆灭不远了。”

    见天煞听了自己的话低头不语,郭向华好奇的问道:“如果你跟林涛对上,胜负如何?”

    “如果真对决上了,不好说,毕竟我没有见识过他的实力,但我觉得应该是五五之分吧。”

    郭向华无比感慨道:“你用了快五十年的时间才取得的成果他竟然二十年就达到了,真是逆天的天赋啊!”

    顿了顿,郭向华对天煞说道:“你继续去培养修炼者,我则来拉拢林涛,争取把林涛拉拢到我这边来,即便拉拢不成,也不能让他把我们郭家视为仇敌!”

    ……

    郭向华离开庄园之后直接回了家中,到家以后,见郭潮平正在让家里的医生涂抹被他打伤的伤口,便朝医生摆摆手,说:“小梁,不用管他,你先出去一下。”

    医生小梁答应一声,将医用药箱给收了起来,安静的退了出去。

    客厅里只剩下郭向华和郭潮平。

    郭潮平有些忌惮的看着郭向华,讪讪的问道:“爸,事情解决了?”

    郭向华眯着眼睛说:“你说的解决是什么意思?”

    “不是说要宰了那小子吗?”

    “我特么恨不得先宰了你个混蛋东西!”

    一提到此时,郭向华便是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瞪了郭潮平一眼后,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得想尽办法的讨好林涛,争取让林涛能够原谅你,听明白我的意思没?”

    郭潮平微微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道:“爸,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让我讨好林涛?”

    “是的,讨好他,而且必须获得他的谅解?”

    “这是为什么啊?!”

    “原因你不必知道,只管照做就是了。”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郭向华怒视郭潮平,怒火中烧的低声喝道:“你个混账东西如果再把这个事情给办砸了,你就给我死去!”

    郭潮平一头雾水,怎么都想不通,怎么父亲出去一趟不仅不杀林涛了,还要让自己去讨好林涛,难道中邪了?

    他虽然还想继续追问,但见郭向华正在气头上,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悻悻的点头,说:“知道了,听您的便是了。”

    郭向华沉声道:“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他原谅你,甚至于可以放下你那公子哥的身段去跟他结交。”

    郭潮平猜想,自己父亲如此急切的让自己去讨好林涛,难道是发现了林涛背后有什么连他们郭家都害怕的靠山?

    如今能够让郭家感到害怕的人物已经一个手可以数清,一想到那些在神坛上的华夏掌权者,郭潮平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如果林涛真有那种人物做靠山,自己暗杀林涛的事情就太愚蠢了,这下也就可以解释自己父亲为什么会对林涛的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了。

    郭潮平正在思考的时候,郭向华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玩味的语调说道:“你在拉拢林涛的同时,如果可以的话,悄悄挑拨林涛跟周一鸣之间的关系。”

    “啊?”

    郭潮平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看到自己父亲阴险的笑意后,郭潮平立马会意过来,心中忍不住感叹,这招实在太毒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