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借宿
    裴雪薇无法想象,林涛才来燕京几天时间,怎么会突然就招惹了周家和郭家这两个大家族,正疑惑的看向林涛时,林涛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还好意思问我,不都是因为你嘛!”

    “我?”

    裴雪薇俏脸一愣,随即,皱眉不悦道:“林先生,虽然你替我爷爷治腿我很感激你,但是你也不能随便胡说八道吧?你惹上了郭、周两家,怎么就怪得着我?”

    林涛冷哼一声,说:“我来燕京的时候,你去机场接机被周无双看见了,没错吧?”

    “是被她看见了,那又如何?”

    林涛淡然地道:“她看到之后必然要添油加醋的将此事告诉周一鸣,而周一鸣对你是仰慕以及,自然而然的就拿我当情敌,当仇人,再加上周一鸣跟郭家的郭潮平关系不错,所以……”

    说到这里,林涛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相信以裴雪薇的头脑,不必再说她也明白。

    “他们找你麻烦了?”

    林涛坐在裴雪薇客厅的沙发上,见茶几上放着一杯茶水,不管不顾的直接拿起来便喝。

    裴雪薇正要开口说那茶水是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林涛已经细细的品尝起来,顿时漂亮的脸蛋露出一抹红霞,心说这人怎么这么无理?

    为了避免尴尬,裴雪薇没有将此事说出来,装作没看见林涛在喝她的茶水,继续追问说:“他们是不是找你麻烦了?”

    林涛抿了口茶,将茶杯放下,点头说:“派了两个顶级杀手来说我!”

    “啊?!”

    裴雪薇惊呼出声,绝美的俏脸上全是震惊之色,“他们……他们竟然如此胆大妄为?”

    “呵呵,这些世家纨绔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好在我功夫好,将那两个杀手给解决掉了,否则现在死翘翘的人就是我了。”

    顿了顿,林涛恶狠狠的说:“这事我跟他们没完!”

    裴雪薇担忧的说:“林涛,要不你先回西安避避方头吧?郭、周两家真要联合起来对付你,你恐怕……”

    “躲避?”

    林涛打断裴雪薇的话,冷笑道:“我林涛字典里就没有躲避这个词,我不仅不会躲避,还要跟他们硬碰硬的试试,我倒要看看他们这些所谓的大家族到底有多厉害!”

    “你疯了吧?”

    裴雪薇说:“你别意气用事了,这次是我让易念桃邀请你来燕京替我爷爷治病,所以我得为你的生命安全负责人,我马上给你买飞机票,然后送你离开燕京……”

    “裴雪薇小姐,我过来不是为了让你替我买机票跑路的。”林涛再次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一脸淡然的说道。

    裴雪薇急切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件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只需要负责借我一张你家的床就行了,我暂时没法住在酒店了。”

    裴雪薇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说:“我家里只有一张床!”

    “不会吧?”

    林涛正喝着茶水,听了裴雪薇的话差点没呛着,诧异道:“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一张床?”

    裴雪薇道:“我的家里不会来其他人,也不会让其他人来,所以就没有准备客房的床!”

    “那你为什么让我来了?”林涛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裴雪薇瞥了林涛一眼,说:“你不要想多了,我之所以让你来,只是为了还你替我爷爷治腿的恩情罢了。”

    林涛道:“我在你家借宿这事可不能算作是报恩,你爷爷的双腿也没有那么廉价。”

    “可是我家没有地方你睡!”

    “怎么没有,你家不是没床吗,那我就睡在这里。”林涛指了指坐在屁股下面的沙发。

    “不行!”

    裴雪薇想都没想,直接摇头拒绝。

    “为什么不行?”

    裴雪薇俏脸冷若寒霜的说:“我一个人住惯了,不喜欢别人住在我家。”

    林涛白了裴雪薇一眼,说:“这不是特殊情况吗,这两天警察肯定会到处搜捕我,我倒是不怕那些警察搜捕,就怕闹出太大动静搞的没法收场,我只是在你这里借宿两天,等我把这件事情解决完了就离开。”

    裴雪薇被林涛说的有些犹豫,想了想后,俏脸沉下来说:“我答应让你睡我家沙发,但是你得答应我,不允许在我家乱翻东西,也不允许进我的卧室。”

    “好,我答应你!”

    林涛满口答应下来,以裴雪薇的性子,他也没有奢望裴雪薇会邀请他进卧室去。

    家里住着个男人必然是不方便的,裴雪薇也想到这些了,但是考虑到林涛现在确实遇到了大麻烦,如果不收留他就显得有些太不地道了,所以在心里深思熟虑之后,裴雪薇勉强的答应了收留林涛。

    这也是裴雪薇第一次和异性同住一个屋檐下,就连她弟弟裴鸿飞都没有过这种待遇。

    ……

    周天运离开周家四合院之后,亲自驱车去了郭向华指定的地方,车子行驶到郊外的一座小庄园停了下来,门口有几名保安来回巡视,为首的一名三十多岁,看上去极为彪悍的保安头目见到周天运从车里下去,便迎了上去,问道:“您是周先生吧?”

    周天运看了保安头目一眼,轻轻恩了一声。

    保安头目道:“郭先生正在里面等您,请您跟我来。”

    说着,便转身领着周天运朝庄园里面走去。

    从外面看,此庄园就像是农村的农家小院一般,不过踏入之后你便会有一种错觉,仿佛走进了古代哪位大臣的府邸之中一般,庄园内到处充满了鸟语花香,包括房屋的建造和布局也与古代的建造极为相似,绝对是一处养老的绝佳之处。

    保安头目带着周天运走进院落,然后穿过一道石拱门,进入后院长廊,走过长廊之后,周天运被领到了庄园的后花园中。

    后花园内有一座石亭,石亭内坐着一人正在品茶,周天运定睛望去,不是郭向华又会是谁!

    “周老弟,我可是在这里恭候你多时啦,哈哈……”

    听到动静的郭向华转身看了周天运一眼,随后笑眯眯的起身迎了上去。

    周天运脸上含笑的看了看四周,满含深意的说:“郭兄,这地方可真是个妙处,是你的私人领地吧?”

    郭向华听了周天运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哈哈笑了起来,说:“周老弟这是犯了职业病呀,你可别盯上老哥,老哥我为官清白,这地方只是借朋友的来跟周老弟叙叙旧。”

    周天运毕竟在官场混迹多年,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哪里会相信郭向华的鬼话,不过周天运并不会抓着这么个小事不放,到了他们这个级别,不是一点小事就可以将对方打垮的,他之所以故意提出庄园的事情,就是想恶心一下郭向华,让郭向华知道,拖他们周家下水让他们周家人很是不满。

    “这庄园可真是不错,按照古代大臣的府邸建造的吧?”

    郭向华似笑非笑的点头,说:“据朋友说,是按照古代一位大将军的府邸建造的。”

    “哦?哪位大将军?”

    “呵呵,这我就不知道了。”郭向华皮笑肉不笑的指着石亭,继续说道:“周老弟,咱们先进石亭,边喝茶边聊。”

    周天运点头说:“也好,那咱们就言归正传吧。”

    两人共同迈入石亭,郭向华给周天运倒了杯茶水后,说道:“周老弟,犬子与周贤侄的事情你也知道的差不多了,现在情况有些复杂,警察那边我压住了,但是那个叫林涛的年轻人该如何处理?”

    周天运见郭向华故意将这个皮球踢给自己,也不生气,淡定的端起茶杯抿了口茶后,看向郭向华,说:“我想听听郭兄的意见,郭兄觉得该怎么处理?”

    郭向华见周天运将皮球踢了回来,便也不再拐弯抹角,压低声音说道:“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死的又是我们国安的高级外勤人员,为了不造成动荡,我觉得有必要秘密的处理了那个叫林涛的年轻人。”

    “你所说的处理是什么意思?”周天运皱眉问道。

    郭向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说:“如果他不死,事情一旦泄露出去,到时候咱们两家就会惹来大麻烦。”

    周天运低头沉思,片刻后抬起头,说道:“林涛知道他们是国安的外勤人员?”

    这话一下子将郭向华给问愣住了,郭向华低头不言语,双手捧着茶杯转动了几下,随后抬起头,摇头道:“暂时应该还不知道,正是因为他还不知道,所以要在他知道前让他带着秘密长眠,这样才能保证咱们两大家族的根基不被动摇。”

    周天运目不斜视的看着郭向华,说道:“郭兄,如果只是秘密的处决一个年轻人,你没必要还把我喊过来商量此事吧?以你国安的权限,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秘密的处理掉他,哪里还需要跟我商量,你老实说,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隐情?”

    其实周天运阴谋论了,他认为郭向华阴险狡诈,所以下意识的觉得郭向华叫自己过来肯定是给他们周家挖了个坑,等着他们周家往里跳。殊不知,郭向华之所以让周天运过来,只是单纯的想将此事的风险平坦到他们两家,并无其他目的。

    ……

    ……

    ps:感谢‘道德学子609’的捧场打赏。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