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 没心没肺的家伙
    林涛见周无双作势欲打电话给她弟弟周一鸣询问杀手的事情,便冷笑地道:“不用白费功夫了,这杀手即便是你弟弟派来的,他会承认吗?如果换做是你做了坏事,会去随便承认自己做了坏事?”

    周无双有些生气,漂亮的柳叶眉一蹙,瞪着林涛说道:“那你又凭什么断定杀手是我弟弟派来的?”

    林涛撇撇嘴,轻描淡写的说:“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这燕京,我只跟你弟弟和那个什么郭家的郭潮平有恩怨,而郭潮平又跟你弟弟是一伙的,所以无论是郭潮平干的,还是你弟弟干的,这事都跟你弟弟脱不了干系。”

    “郭潮平?”

    周无双疑惑道:“你跟我弟弟有恩怨是因为裴雪薇,这我是知道的,但你跟郭潮平根本就不会有交集,又怎么会产生恩怨?”

    “当然是因为你弟弟周一鸣,在此之前,郭潮平就曾让人找了两个小混混想暗算我,谁知道被我给反杀,找到了他的地盘,但是他身边没有保镖,孤立无援,所以认怂的跟我道歉,哦,当时你弟弟也在场,两人估摸着作威作福惯了,让他们低头道歉他们觉得耻辱,所以事后向我报复,派了两个杀手过来,这解释完全合情合理!”

    周无双说:“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这些也都只是你的推测,事情我会搞清楚的。”

    顿了顿,她美眸看向林涛,挑眉道:“还有事没事?没事老娘不奉陪了!”

    “当然有事!”林涛冷笑道:“我喊你过来不是为了跟你告状,而是想让你帮我转告周一鸣和郭潮平,准备接受我的报复吧!”

    周无双皱眉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呵呵,这话你应该问你弟弟和郭潮平吧?如果不是我机灵,现在死在酒店里的人就是我,对于想谋害我的人们,一般我都不会让他们活的比我久。”

    “虽然你身手确实不错,不过林涛我劝你别胡来,这里可是燕京,有许多势力不是凭你一己之力可以得罪的。”

    “你可以走了!”

    林涛哪里又会听周无双所谓的善意劝解,转身背对着周无双,表示送客。

    周无双无奈的瞪了林涛一眼,不过马上意识都自己的眼神林涛并没发看见,只能悻悻的退出房间。

    周无双虽然见过许多大场面,却从来没有见过死人,这会儿她出了房间,站在酒店电梯里,想起林涛房间那个被爆头的人,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等出了酒店,她呼吸几口新鲜空气,这才缓过劲来,坐进自己跑车内,从手提包中拿出手机,翻出周一鸣的电话拨了过去。

    此时,在周家大院的庭院内。

    周天运脸色难看的盯着周一鸣,让周一鸣浑身紧张,突然他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吓了他一大跳,拿出手机一看是周无双打来的,便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讪讪的向周天运辩解说:“爸,我承认这次的事情跟我有关,但是如果我不这么做,裴雪薇恐怕就成他林涛的女人了!”

    “没出息的滚蛋,为了一个女人,至于吗?”

    “至于!”

    周一鸣气氛道:“我一直喜欢裴雪薇,这你是知道的,谁要是敢跟我抢裴雪薇,我就要他的命!”

    “畜牲,你给我跪下!”

    周天运挥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周一鸣脸上,怒其不争的沉声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敢如此口出狂言,看来这些年真是把你惯的离谱了,这次再不给你教训,周家迟早毁在你个滚蛋手里,看我不打死你!”

    周天运气的对跪在地上的周一鸣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这个时候,一直在书房里的周长青走了出来,阻止的说道:“好了,再打就打死了,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就想办法解决他,你就是打死他该解决的事情不还是得解决。”

    “爷爷……”周一鸣眼泪鼻涕混在一起,求助的看着周长青。

    “你给我闭嘴!”周天运恶狠狠的瞪了周一鸣一眼,随后转向周长青说道:“父亲,这个滚蛋东西如果再不加以管教,以后非得害了咱们周家不可!”

    “管教的事情以后再说,当下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既然死的是郭向华的人,而他又明确的告诉你了,明显是想把咱们周家跟他绑在一起。这小子年纪跟你相仿,心机却深的很,你跟他打交道一定要警惕,还有就是不要对他有任何许诺,这件事情我大致明白了,一鸣并没有主动提出来让他儿子派人暗杀那个叫林涛的年轻人,所以并不算是主谋,他郭向华别想把主要罪责推到我们周家!”

    周天运点点头,说:“父亲放心,我知道怎么处理!”

    “既然知道,那就赶紧去处理,你不是已经跟他约好了见面谈此事吗。”

    周天运答应一声,随后又沉着脸瞪着周一鸣,气愤道:“等这件事情结束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气势汹汹的出了院子。

    “爷爷,这次你一定要救我啊,否则我会被我爸给打死的。”周一鸣带着哭泣对周长青说道。

    周长青叹气的说:“这次你确实做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你爸打你也是理所应当,咱们周家人都是行事磊落之人,你怎么能视人命如蝼蚁?如果你不改掉一身的臭毛病,下次你爸打死你我都不管了!”

    周长青知道,如果再继续惯着这个不成器的孙子,以后周家恐怕就真的完蛋了,所以他一改往日的护短,这次不再站在周一鸣这边了。

    ……

    燕京的警察并不是吃白饭的,很快就从毒蛇坠楼那边查到了国贸大酒店林涛房间玻璃被狙击枪击碎的事情,于是将两件事情给联系到了一起。

    等警方赶到林涛房间,破门而入时,房间除了玻璃破损的痕迹以外,并无其他可疑之处,房间内也并无林涛的人影。

    带队的警察又去了酒店保安室,翻看了酒店的监控设备,从监视器中看到在他们冲进林涛的客房前不久,林涛拎着个巨大的所料袋出了酒店。

    带队警察又立马布控周边,想要找出林涛,可林涛自从出了酒店之后,就跟凭空消极了一般,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此时的林涛正在深山之中挖坑埋掉被狙击枪爆头的杀手,将坑挖好,把装着尸体的所料袋扔进大坑后,又将土给回填,等做好一切之后,林涛这才出了深山,在山脚下掏出手机,思前想后决定把电话打到了费雪薇那边。

    裴雪薇作为复兴集团的总经理,每天有太多事情要去操心和处理,这会儿她正忙完公司的事情开车回家,走到半道见林涛打来电话,于是将车速放缓,接通电话,说:“林涛,有事吗?”

    “还真有事!”林涛苦笑的说道。

    裴雪薇一愣,好奇的问道:“你该不会是告诉我,我爷爷的腿没发治疗吧?”

    “不是这事,你爷爷的腿我肯定会给治好的,现在我遇到些麻烦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麻烦事?”

    “具体原因你先别管,你家在哪?我去找你。”

    “去我家?”裴雪薇有些犹豫。

    林涛道:“是的,去别的地方也不方便啊!”

    裴雪薇心道:“难道去我家就方便了?”

    不过因为还要靠着林涛来替她爷爷治病,她也只能逆来顺受,犹豫片刻后,最终还是将自己居住的地方告诉了林涛。

    ……

    裴雪薇所居住的高档小区内。

    当裴雪薇开车回到小区,把车子停好,走到她居住的楼层走道,还没到她家门口,突然一个黑影窜到她身前,将她给吓了一跳。

    “裴雪薇,是我!”

    穿着一身黑衣,戴着鸭舌帽的男子抬起头看向裴雪薇。

    裴雪薇看清来人的长相,松了口气,无奈道:“林先生,你怎么这幅打扮?”

    “说来话长,先进屋再说!”

    裴雪薇打开房门,放林涛进去以后,继续追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你这幅打扮,你是不是惹上什么大麻烦了?”

    林涛进去后大大咧咧的点头笑道:“还真被你猜中了。”

    裴雪薇借此机会忙说:“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解决吗?我还欠你一个承诺没还,这次正好……”

    “打住吧!”林涛似笑非笑道:“想这么快跟我撇清关系?没那么容易,你欠我的一个承诺我会慢慢让你兑现,不是现在,而且有些事情也不是你能解决的。”

    裴雪薇自认为在燕京没有多少事情是他们裴家解决不了的,于是表情淡然的说道:“不说说看,怎么就敢断定我解决不了?”

    “真想知道?”林涛笑道。

    裴雪薇面无表情的点头。

    林涛便撇嘴笑道:“如果我说,我同时得罪了燕京周家和燕京郭家两大家族,你还敢信誓旦旦的保证你们裴家能解决这事么?”

    裴雪薇听完林涛的话后,绝美的俏脸上露出惊诧之色,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会惹上周家和郭家?而且一惹便是两大家族?”

    她见林涛一脸淡然的笑意,心中忍不住腹诽的想,“这家伙心该是有多大,才能在惹了两大家族之后还笑的出来?”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