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埋伏
    “你笑什么?”

    裴雪薇轻蹙柳眉,有些不满的朝林涛问道。

    林涛当着裴振勇的面,跟裴雪薇开玩笑地道:“你丢下周一鸣一个人在外面,跟着我们进来,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裴雪薇反问道。

    林涛满含深意的说:“他毕竟是你的未婚夫啊!”

    裴雪薇脸色寒了下来,语气冷漠的说:“不需要你提醒我,他也不是我的未婚夫,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或者答应过……”

    裴振勇躺在床上,听了裴雪薇的话,表情有些不悦起来,说:“雪薇你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怎么现在不听话了,难道不知道为大局着想吗?”

    “爷爷,您所谓的大局就是拿您孙女一辈子的幸福去换取裴家一时的安稳吗?您以为让我嫁到周家去,周家就会全力以赴的帮助我吗?如果您是这么想的,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裴雪薇气急,有些口无遮拦的说出了与她爷爷向顶撞的话,这也是她第一次顶撞她爷爷。

    “你……”

    裴振勇气急,指着裴雪薇正要斥责,林涛赶紧站在了裴雪薇和裴振勇的中间,劝解的说:“当务之急还是治病要紧,你们裴家内部的事情晚点再说吧。”

    裴雪薇美眸瞪向林涛,“事情不就是你挑起来的吗,现在又装什么好人,做什么和事佬。爷爷,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不可能嫁给周一鸣,这些年我为裴家付出的,对得起裴家了,我不会再拿我一辈子的幸福去做筹码,绝对不可能!”

    林涛倒是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挺冷漠的裴雪薇真实的性子倒是很倔强,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连她爷爷的决定都给否决。

    裴振勇此时已经平静下来,语气淡漠的说:“这就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先让林先生替我治腿!”

    “我突然不想给你治疗了!”

    林涛似笑非笑的看着裴振勇,说道。

    裴振勇和裴雪薇皆露出诧异的表情。

    林涛玩味的说:“不理解为什么?其实原因很简单,不仅是裴雪薇不想嫁给周一鸣,连我也不希望裴雪薇嫁给周一鸣,但你非得强迫她嫁给周一鸣,那我为什么还要替你治腿?”

    顿了顿,林涛继续说道:“我之所以愿意替你治疗腿疾,是看在你孙女的面子上,至于你本人,没有任何能够打动我出手的东西。”

    裴振勇脸色变的极为难看,这是他有史以来受到过的最大侮辱,竟然被一个年轻人给轻视,甚至是无视,“林先生,虽然你少年有成,但也不至于这么目中无人吧?”

    林涛撇撇嘴,似笑非笑道:“我向来是尊重老年人的,不过如果是无德的老人,就不在我尊重的范围内了。”

    “我怎就无德了?”裴振勇气的脸色铁青。

    林涛看了一旁傻眼的裴雪薇一眼,说:“拿自己孙女的婚约作为筹码,明明知道周一鸣是个纨绔子弟,还要硬将她嫁给周一鸣,你配做她爷爷么?”

    裴振勇被林涛反驳的一时哑口无言,嘴巴蠕动了好几下,之后咬牙道:“你一个外人知道什么,你了解我们裴家的状况吗?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你以为我愿意拿我亲女孙的幸福做筹码?”

    林涛表情淡漠的说:“不用找一些让自己心安的借口,你们裴家是什么状况我基本了解清楚了,裴雪薇这几年独自支撑整个富兴集团,将富兴集团经营的还不错,你不就是怕裴雪薇以后结婚掌控了富兴集团,怕富兴集团落入他人之手,没法让你宝贝孙子裴鸿飞继承,所以你才想出了将裴雪薇嫁给周一鸣,从而让裴鸿飞顺利上位的心思。”

    “你……你胡说!”

    裴振勇没想到林涛竟然完全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顿时又气又惊。

    “有没有胡说,你我都心知肚明。”

    “林先生……”裴雪薇突然插话。

    林涛不解的看向裴雪薇。

    裴雪薇绝美的俏脸上露出疲惫之色,声音中带着乞求的语调,说:“希望你能够为我爷爷治腿,你我之前的约定依然做事。”

    “他这样对你,你也愿意?”

    裴雪薇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裴振勇,道:“无论如何,他都是我爷爷,他可以对不起我,但我不能对不起他!”

    “你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林涛无奈的点头,随后从身上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将裴振勇裤管给撸了起来,露出小腿,然后十几支银针迅速刺入裴振勇两腿的穴位上,与此同时,一股真气渡入到了裴振勇的双腿内,让双腿内的血液加速循环。

    做好一切,林涛没有拔针,对裴雪薇说道:“让他保持这个姿势一天,等到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再来取针,他的双腿肌肉坏死的太厉害,所以针灸的事情需要更久,明天我会带来治疗他肌肉复苏的药膏,针灸和药膏配合使用,他的双腿应该在一个月内能够恢复如常。”

    裴雪薇轻轻点头,说:“谢谢你。”

    林涛摇头,若有所思地道:“不必,咱们之间是有承诺的。”

    顿了顿,林涛继续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明天再来吧。”

    裴雪薇轻轻恩了一声,“我送你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裴振勇的房间。

    出去的时候,周一鸣已经离开了,林涛笑道:“如果是个纨绔子弟,连这么点时间都没有耐心去等。”

    “请你不要在我面前提到他。”裴雪薇皱眉说道。

    林涛笑道:“他始终是你需要面对的难题,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林先生请回吧。”

    裴雪薇看了林涛一眼,随后转身又去了裴振勇的房间。

    林涛撇撇嘴,也不在这里多逗留,出了四合院之后直接坐车回了居住的国贸大酒店。

    ……

    周一鸣刚才之所以会没等着林涛治疗完裴振勇好讽刺林涛一顿,就独自离开,是因为他接到了郭潮平打来的电话,说他已经安排好了他父亲手下最厉害的队员,已经埋伏在了国贸酒店,等到林涛一现身就能够治林涛于死地。

    周一鸣恨林涛入骨,如此好戏又怎能错过,于是顾不得林涛能不能治好裴振勇的腿,直接跑到国贸大酒店附近去跟郭潮平汇合。

    此时,在国贸大酒店旁边的一条小路上,一辆黑色的超跑,布加迪威龙静静的停在路旁,驾驶座椅和副驾驶座椅上分别坐着郭潮平和周一鸣。

    周一鸣看向一旁的郭潮平,轻声问道:“郭哥,没问题吧?”

    郭潮平阴测测的说:“当然没问题,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在国贸大酒店对面安排了一名超级狙击手,还有在国贸酒店内安排了一名高手,即便林涛再厉害,这次也插翅难逃!”

    “狙击手?”

    周一鸣瞪大了眼睛,惊诧道:“这样做动静会不会太大了?”

    郭潮平摆手道:“没事,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万一狙击手杀死了林涛,被地方警方追责,就说是特别行动组的行动,给林涛安排个叛国罪,警方哪敢多管闲事,到时候内部消化掉,林涛就好像没来过世间一样,会被撤掉消化赶紧,啊哈哈哈……”

    周一鸣跟着笑了起来,“太好了,这小子早就该死了……”

    ……

    林涛坐车子回到国贸大酒店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危机之中,藏在国贸大酒店里的高手林涛可以忽略掉,毕竟以林涛的修为,除了‘地仙’级别可以直接弄死林涛以为,‘地仙’以下想要杀林涛并不那么容易。

    国贸大酒店内的高手林涛可以不顾,但是藏在林涛客房对面一栋楼里的狙击手却不得不顾忌,毕竟对方拿着的可是狙击。

    若是一般的手枪也就算了,以林涛的修为和速度,还是可以躲避过去的,但是狙击枪恐怕也只有‘地仙’级别可以躲避开来了。

    从林涛踏入国贸大酒店的时候,以林涛的第六感,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有一股危险的信号传来,很快他便通过神识锁定了偷偷潜伏进他房间内的一名高手,不过他也仅仅锁定了潜入房间的高手,却没法锁定对面大楼的狙击手。

    首先,那名狙击手并非修行之人,并没有气息外露的风险,其次,林涛修为尚浅,神识无法锁定到太远的距离,所以,那名狙击手注定是林涛很难躲过的一关。

    虽然知道自己房间潜伏进了一名杀手,但是林涛并没有感到多担忧,毕竟以他如今的修为,能够伤他的人少之又少,恐怕整个华夏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且他已经判断出了藏在房间里的那名杀手的真实修为,也不过就是‘炼神化虚’后期巅峰的境界,虽然在华夏已经算超级高手了,但是在林涛面前还不够看的。

    林涛悄悄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不过即便不隐藏,以对方的修为也无法察觉林涛已经回到了国贸大酒店。

    跟往常一样,林涛在一楼等了一会儿电梯,等到电梯到了一楼,林涛站了进去,按了十七层楼的按键,随后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