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意外的收获
    林涛一大早折返‘太阴山’,重新回到昨天他跟李淳雄分开的地方,想要找寻李淳雄的线索。

    按理说,昨天夜里李淳雄就应该会去酒店找自己,一夜未归,林涛虽然觉得天机老人打败李淳雄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任何事情都没有那么绝对的,所以林涛不放心,希望重新回到这边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他在昨天李淳雄替他疗伤的地方转了一圈,没发现任何线索,又沿着昨天李淳雄迎战天机老人的方向,一路寻找,终于在一大片树木折损的位置发现了两人打斗的痕迹。

    “这里应该就是昨天夜里两人打斗的地方了!”

    林涛在附近仔细观察,没有发现任何李淳雄留下的痕迹,不过至少可以确定,李淳雄应该不会死于天机老人之手。

    ‘太阴山’太过广阔,凭借一人之力找到猴年马月都不可能有什么发现,林涛便不打算再找下去。

    如果李淳雄败给了天机老人,天机老人暂时还不敢杀害李淳雄,因为他还需要拿李淳雄来要挟自己交出‘天泉神露’,如果李淳雄赢了,拿林涛就更不必担心了。

    所以,无论李淳雄是输是赢,暂时都不会有性命之忧。

    想通这些后,林涛便没有在太阴山继续逗留,折返回了市区。

    ……

    中午的时候,林涛在酒店吃完了午饭,正打算出去逛一圈,继续去药材市场去看一看药材,刚走到酒店旋转大门门口,便接到了在茶楼替林涛按摩的张姌珺。

    见是张姌珺打来的电话,林涛接通后还没开口,张姌珺便笑眯眯的说道:“林先生,没有忘记咱们之间的约定吧?”

    林涛苦笑道:“不就是吃顿晚饭吗,忘不了。”

    “你在哪个酒店住,我待会儿过去找你吧?”

    林涛看了看时间,见离晚饭还有五六个小时呢,便说:“别这么麻烦了,待会儿你直接告诉我晚饭的地点,我到时候坐车过去吧。”

    “别呀,你马上就要离开燕京了,让我多尽尽地主之谊呗,你下午想去什么地方,我给你领路。”

    林涛显得有些犹豫,不过想了想,张姌珺应该是燕京人,毕竟熟悉燕京,有她跟着,说不定真能找到什么不显眼却又有好质量药材的店铺,于是便答应下来,说:“那你下午就跟我一起吧,你别过来找我了,你说说你在哪,我坐车过去找你。”

    张姌珺在电话那头嫣然一笑,随后将自己的位置给报了出来。

    挂断张姌珺的电话之后,林涛直接坐出租车去了张姌珺所在的地方。

    半个小时的车程,出租车在一个胡同口停了下来,林涛付完钱后推开车门下车,刚下去,就见到了一个身材高挑,打扮时髦的年轻姑娘站在胡同口张望。

    林涛忍不住仔细打量起了女孩子,年轻女孩身高大概有一米七的样子,五官端正秀气,身上穿着一条黑色连衣短裙,外面披着一件浅蓝色修身棉服,修长的腿上套着一双肤色加厚打底的裤袜,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长筒靴子,整个人站在胡同口显得特别有气质。

    在林涛打量女孩的时候,女孩也发现了林涛,顿时嫣然一笑,朝林涛走了过去,抿嘴笑着说:“林先生,可让我好等呀,都快冻死我了!”

    “你是张姌珺?”

    林涛微微一愣,诧异道。

    “还不到两天时间,就不认识我啦?”

    张姌珺俏皮的翻了个眉眼。

    林涛苦笑道:“那天在茶楼的时候,你穿着旗袍化着浓妆,与今天的风格截然不同,刚才还真没第一时间认出你来。”

    等到张姌珺走近了,林涛仔细看了两眼,还真就是张姌珺本人。

    不过今天张姌珺没有再化那么浓的妆,看上去比之前要清秀清纯许多。

    林涛提到镶黄旗茶楼的事情,张姌珺讪讪的笑了笑,说:“在那边,经理要求大家都得化浓妆,我也没办法。林先生,多亏了你把我从火坑里拉出来,否则我这辈子真完蛋了。”

    林涛笑道:“其实这事你得感谢范仲,是他一手操办的这事。”

    张姌珺笑道:“范大哥都跟我说了,是你要求他这么做的,如果没有你,他也不会帮我呀。所以,你才是我的恩人!”

    林涛听了张姌珺的话,心说这范仲倒也实诚,没有把功劳揽到他自己身上。

    “对啦,林先生你想去哪里逛,我给你带路。”

    林涛思绪被打断,回过神,笑道:“我想去找找药材,你知道燕京哪里有买珍贵药材的吗?”

    “燕京有一个中药材市场呀,要不我带你去?”

    “中药材市场我去过了,大多数都是批发药材,而且没有什么好的药草,我想去的是那种小店铺,能够有稀缺药材的那种。”

    张姌珺柳眉蹙了一下,说:“我爸爸没有去世前喜欢弄一些草药之类的,家里现在都还有一些,我也不知道好坏,要不带你去看看?”

    林涛好奇的问道:“你爸是中医?”

    张姌珺摇头说:“我爷爷没去世前是个中医,我爸爸受我爷爷影响,也喜欢上各种草药,不过他不行医的。”

    林涛想来张姌珺家也不会有什么好的药材,正犹豫的时候,就听见张姌珺继续说道:“去看看吧,我家就在这个胡同里面。”

    林涛又是一愣,“你住在胡同里?”

    “是呀,这是我父亲留下来的祖宅。”

    林涛诧异道:“就这地段,这边胡同的房子怎么也值个几千万吧?”

    “恩,确实是值那么多。”

    林涛就不懂了,“既然你家底这么丰厚,为什么要去镶黄旗茶楼做技师?”

    张姌珺叹气道:“房子是值钱,但是我爸去世前欠了不少赌债,他没有给我和我弟留下多少钱财,我总不能去把我们家唯一的祖宅给卖掉吧,这宅子再怎么值钱,也只是个居住的地方,我和我弟还得生活啊,所以……”

    “即便没钱,也不能去那种地方工作啊!”

    “我也不想去,这不是被催债的逼的走投无路了吗,一般的工作工资太低了,想要还债就必须找那种高收入的工作……”

    张姌珺这么说林涛也能理解,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林涛便转移话题说:“既然你家就在里面,那就顺便去看看吧。”

    在张姌珺的带领下,林涛进了燕京的老旧胡同里。

    张姌珺家住在胡同的一个四合院里,四合院不是很大,也很老旧,不过却很有生活气息,而且不要小看了这些老旧的四合院,每一座都是价值价值几千万。

    张姌珺将四合院的大门打开领着林涛进去后,林涛一眼就看到了在四合院小院子里蹲着打弹珠的小男孩。

    小男孩约莫五六岁的样子,浓眉大眼皮肤白,看上去虎头虎脑很是可爱。

    “林先生,那个就是我弟弟,张小北。”

    蹲在地上打弹珠的张小北见自己姐姐折返回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笑嘻嘻的跑过去,抱住她姐姐的胳膊,问道:“姐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我的蛋糕呢?”

    “你小子就知道吃,不是说好了吃了晚饭回来给你带蛋糕吗?”

    “那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林涛,好奇的转动了一下眼珠子,问道:“姐姐,这个大哥哥是你男朋友吗?”

    张姌珺被张小北问的俏脸一红,啐道:“去,一边玩去,这是我朋友。”

    张小北挠挠头,“那你可别忘了我的蛋糕。”

    “知道啦,贪吃鬼!”

    张小北笑嘻嘻的又重新跑回去玩他的弹珠去了。

    张姌珺看向林涛,尴尬的说:“林先生,小孩子不懂事,你别介意啊。”

    “理解。”林涛笑了笑,好奇的问道:“你弟弟平时就你一个人照顾吗?”

    “是啊,除了我也没有谁愿意照顾他啊!”

    “你家里没有其他亲戚?”

    张姌珺叹气道:“那些亲戚巴不得离我们远远的,根本别指望,都是些自私自利的家伙,以前我家条件不错的时候,那些亲戚们还总是串门,如今家道中落,他们恨不得想直接跟我们家断绝来往,生怕我们家粘上他们。”

    顿了顿,张姌珺觉得这个话题有些压抑,便转移话题说:“林先生,我带你去看我爸收藏的草药吧。”

    林涛点点头,在张姌珺的带领下,去了她爸生前居住的堂屋。

    推开堂屋的门,一股药草气息迎面扑来,林涛一下子就闻到了浓烈的药材气味,忍不住感慨道:“吙,你爸还真弄了不少中药材在家里放着呢。”

    “可不是吗,他这辈子就三个爱好,一个是收藏药材,另两个就是赌博和喝酒,不过喝酒是我妈跟别的男人跑了之后养成的习惯。”

    林涛正要开口说话,鼻尖突然闻到了一股他熟悉又需要的中草药,于是一个疾步蹿了过去,在堂屋的药材架子上翻找一阵子,终于找到了他需要的‘星芒草’。

    ‘星芒草’顾名思义,是呈星芒状的草药,其功效是可以让人坏死的肌肉渐渐的焕发新的活力,只不过还需要配合一些名贵药草在一起才能发挥作用。

    “你爸竟然收藏了星芒草!”

    林涛一脸惊喜的看着张姌珺。

    张姌珺好奇道:“这药草很难弄吗?”

    “太难了!”林涛感慨不已,可以将人坏死的肌肉重现活力,这种药草自然无比珍贵。

    见林涛如此惊喜,张姌珺也跟着开心,笑眯眯的说:“林先生,既然你喜欢,这药草就送给你啦!”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