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命悬一线
    三名老者迅速离开后,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七八名修炼者,皆扑了个空,最后只能空手而归。

    等到最后一波人全都离开之后,隐藏了气息的林涛正要从草丛的角落出去时,突然一声苍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小朋友,人都走了,出来吧!”

    林涛身体一震,一脸的惊诧,竟然有人能够发觉自己的气息,这恐怕是自己有史以来遇到的最强的高手了。

    甚至于比当初遇见洪门门主霍向天时的气场还要大的多。

    林涛知道自己的气息已经暴露在此人面前了,也就不必躲藏,从草丛中跳了出来,目光四处张望一阵子,突然一个人凌空而立的站在他的正前方,面带微笑的说道:“小朋友,你是在找我吗?”

    林涛抬头望去,就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袍,有着一头银白长发的老者双手负背的站立在半空中,一副睥睨天下的架势,高高在上的看着林涛。

    “你是什么人?”

    林涛如临大敌的盯着老者。

    老者捻须而笑,长袍无风自动,声音虚无缥缈地道:“我是谁不重要,小朋友我非常需要你手上的‘天泉神露’,交予我如何?”

    “凭什么?”林涛冷声道:“你需要我就得给你?这是什么道理?”

    老者依然一脸微笑,道:“今天这‘天泉神露’我势在必得,小朋友你天资聪慧,修为在同辈之中也算是顶尖了,不要因为这‘天泉神露’而丧了性命,如此便太可惜了。”

    “你这是要行强盗之事咯?”

    老者挑眉笑道:“如果你肯乖乖交出‘天泉神露’我就不强行从你身上索取了,而且还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如何?”

    林涛能够猜测出这‘天泉神露’肯定是非常好的东西,从这些顶尖修炼者的态度就可以看出,说不定这玩意就是提升修为的宝贝。

    到手的宝贝林涛怎么可能拱手让人,这并非是林涛的个性。

    “东西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要战则战,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小朋友我非常欣赏你的自信,不过过分的自信就成自负了。看来好好说话你是不会听了,那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王道!”

    长袍老者说完后,右手凌空指天,嘴里念念有词,随后以林涛为中心方圆一里的上空乌云压顶,雷声阵阵,老者站在乌云之上,宛如天神下凡一般,气势滔天。

    林涛见状,眉头紧锁起来,从长袍老者的表现来看,恐怕对方已经是传说中的‘地仙’高手了,即便不是‘地仙’,恐怕也是离地仙只有一步之遥。

    林涛一直苦苦追求的不正是地仙修为吗,如果到了地仙修为,林涛便可以得到华山仙府神秘人的帮助,去往另一个世界。

    “小子,再给你一个几乎,‘天泉神露’到底交不交出来?”

    长袍老者站于乌云之上,双手中握着一条犹如电龙般的东西,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林涛目光凝重,如临大敌,暗暗的将全身的修为运用起来,将‘太乙玄功’中武神篇的一招天雷灌顶给使了出来,因为修为浅的缘故,林涛无法发挥‘天雷灌顶’的真正威力,只能大概的使用出‘天雷灌顶’的一个邹形。

    不过即便如此,这不属于凡间的招式也足以跟‘炼虚合道’中期以上的高手对抗了。

    只可惜,林涛面对的老者是‘炼虚合道’后期或者‘地仙’修为,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长袍老者见林涛没有回答自己的话,暗暗的运作起了真气,便冷哼一声,低沉道:“既然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完,长袍老者手中的电龙犹如活了一般,直接朝林涛砸了过去。

    林涛凌空而起,一招‘天雷灌顶’直接由天空中朝着长袍老者砸了下去。

    轰隆!

    一道道惊雷仿佛毁天灭地似的朝着长袍老者头顶砸去。

    长袍老者惊咦一声,怎么也没想到林涛‘炼虚合道’前期的修为竟然能够使用出如此威力的招式来,他不敢再大意,双手一挥,顿时一个泛着白光的真气罩将长袍老者罩入其中,一道道惊雷打在真气罩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那真气罩的光芒只是减弱了几分,长袍老者却毫发无损。

    再观林涛,那电龙向林涛冲去,发出破空的声音,所到之处空气仿佛被抽干了一般,林涛不敢硬抗这一电龙,只能迅速闪移,不停的避让那电龙。

    让林涛头疼的是,那电龙仿佛活了一般,追着林涛不撒手,林涛闪向那里,电龙便追到那里,被电龙碰到的石头瞬间粉碎,而那些被电龙碰到的树木也是瞬间着起熊熊烈火。

    长袍老者站在乌云之上,抵御了林涛的‘天雷灌顶’之后,双手负背,一脸戏虐的看着左右躲避的林涛,低沉地道:“如果你现在肯认输,我可以收回电龙,饶你不死!”

    “我林涛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认输!”

    林涛左闪右避一阵子,等到真气渐渐调节了起来,他脚尖猛的踱地,身子凝空而起,就在电龙追来之际,林涛双手合十,一股强烈的真气波动在周身散发开来,随后渐渐汇聚于手掌之间,形成一个圆形的真气球,随着时间的推移,真气球越来越耀眼,就在电龙快要冲到林涛跟前时,林涛低喝一声,双掌向外,直接将真气球给推了出去。

    滋啦啦!

    伴随着一阵阵破空的声音响起,那真气球直接朝着飞来的电龙撞击而去。

    嘭嘶!

    一阵剧烈的响声在两股力量相撞后响起,随后以爆炸点为中心,撒发出一阵强烈的真气余波,那余波如同湖水荡漾一般,迅速朝着林涛和长袍老者荡去。

    嘭!

    咚!

    两人同时受到了这余波的撞击,发出两声闷响。

    林涛直接被这余波给震的倒飞出去,一大口鲜血从他嘴里狂喷而出,随后整个身子砸在一棵大树上,又从大树上摔了下去。

    反观长袍老者,被那余波震的身形凌乱,长袍猎猎作响,不过却不像林涛那边狼狈,依然稳如泰山的站立在乌云之上,不过他表面看没有收到丝毫影响,其实内在早已经被这余波给撞的气血翻滚,如果不是强行克制,恐怕他也得口吐鲜血。

    长袍老者知道林涛的修为很不错,却没想到林涛自身的能力差点到达了可以撼动自己的地步,若是长此以往,恐怕要不了几年,林涛就能超越自己了,这是长袍老者所不能忍受的,他绝对无论如何都要斩杀了林涛,否则林涛便是他最大的威胁。

    “小子,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很强,强到我都得小心翼翼去面对,不过好在你修炼时间不久,还在我可以对付的能力范围之内,原本我还想放你一马,不过现在看来,我是不能留你了,否则你就是个最大的祸患!”

    林涛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浑身的真气已经提不上去了,如今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恐怕得任由这个老家伙宰割了。

    林涛心中很是不甘心,他知道自己还有大好的前程,甚至于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将修为提升到‘地仙’境界,然后去另外一个神秘世界去参观一番,也就不枉此生了,可是现在却被困在了这里,随时可能丢掉性命,他又怎么能够甘心。

    “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涛想要拖延一下时间,看看能不能慢慢调节,将真气调节出来,于是故意开口询问长袍老者的身份。

    长袍老者站立于乌云之上,戏虐的笑着说:“小子,你的好奇心倒是很强,不过你已经是要死之人,告诉你也无妨,老夫便是这华夏第一人的天机老人。”

    “天机老人?”

    林涛微微一愣神,随即惊诧无比,“你是天机老人?!”

    天机老人抚摸胡须,眯眼笑道:“怎么你知道我?”

    “我不知道你,但是你一定认识我爷爷!”

    “哦,你爷爷是何许人也?”天机老人倍感兴趣的问道。

    “李淳雄你不会不认识吧?”

    林涛将自己爷爷的名字给报了出来,林涛记得在他十几岁的时候曾经听他爷爷李淳雄讲过天机老人的事情,说在这华夏能够与自己匹敌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天机老人。

    林涛当时对于修为了解的不多,也不够深刻,所以对于李淳雄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就在刚才天机老人自报家门的时候,林涛猛然间想起,这人不就是自己爷爷的死对头嘛!

    “呵呵,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李老狗的孙子!”

    天机老人目光中露出嫉妒之色,道:“没想到李老狗将你调教的这般好,真是煞费苦心啊,只可惜他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他悉心调教的天才却要殒命与我手了,啊哈哈哈……”

    天机老人突然仰天大笑,笑声直穿云霄,一直持续了好几秒钟,等到笑声消失后,他脸色一变,相貌狰狞地道:“受死吧,李老狗的孙子更加留不得了!”

    说完,手握真气形成的真气剑,一身一闪,带着幻影的朝林涛刺去。

    林涛真气始终无法运作起来,脸色变的惨白,难道自己今天真要葬身于此了?!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