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八章 天降异物
    林涛并不是想真的弄死周一鸣,只不过是见周一鸣太过嚣张,想要杀杀周一鸣的锐气罢了。

    “林先生,赶紧松开,否则他真要断气了!”

    郭潮平不敢阻止林涛,只能慌张的劝解。

    林涛见周一鸣脸色便的紫青,冷哼一声,一下子松开了他的脖子,他就如同稀泥一般瘫软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脖子拼命的咳嗽。

    “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么?”

    林涛冷漠的看向周一鸣。

    周一鸣剧烈的咳嗽着,心里却不服气,想要跟林涛继续硬碰硬,却被郭潮平偷偷拽住了胳膊,暗地里朝他使眼色摇头。

    周一鸣这才压制住了怒火,一脸仇视的看着林涛。

    郭潮平赔笑的走到林涛身边,语气和善的说:“林先生,之前我们确实做的不对,不应该在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我们向你道歉,你说吧,我们该怎么赔偿你?”

    “郭哥,你……”周一鸣见郭潮平竟然如此低声下气的跟林涛说话,顿时倍感诧异,正要开口说话,却被郭潮平给打断,说:“一鸣,快给林先生道歉。”

    周一鸣虽然不明白郭潮平为什么这么做,但他知道郭潮平不是傻子,既然这么做了,肯定有他的目的,他虽然不服气林涛,却也知道此时的局面他如果不示弱肯定会很惨,正所谓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服软,等事后再找这小子算账也不迟。

    “对不起!”

    周一鸣不情不愿的向林涛道歉。

    林涛没想到会如此容易的就让两个大家族的公子哥服软,倒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如何对待两人了。

    林涛自己毕竟没有什么损伤,而周一鸣也得到了应有的教训,林涛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便看了郭潮平和周一鸣一眼后,说:“看在你们认错态度积极的份上,这次就算了,如果有下次,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说完,手掌凌空拍出一张,不远处的玻璃茶几瞬间嘭的一声巨响,四分五裂开来。

    屋内的郭潮平、周一鸣和魏老大全都被这一举动给吓了一大跳,等到他们反映过来的时候,哪里还有林涛的人影?

    周一鸣一脸的心有余悸,暗道,刚才如果这一掌打在自己身上,恐怕自己就得身首异处了。

    郭潮平径直走向魏老大,二话不说,狠狠的朝魏老大脸上抽了下去,直接把魏老大给抽懵了。

    “知道我为什么抽你么?”

    郭潮平阴森森的盯着魏老大。

    魏老大捂着脸,道:“知道,不过郭公子你也看到了,那小子根本不是我能应付的。”

    “所以你就把我给出卖了?”

    魏老大低下头,沉默不语。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郭潮平警告道。

    魏老大知道,郭潮平这是打算放过自己一次,便忙表忠心说:“郭公子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郭潮平不理会魏老大,把目光看向周一鸣,说:“一鸣,你刚才实在是太冲动了,差一点就死在林涛手里!”

    周一鸣一脸心有余悸,讪讪的说:“我哪知道那小子那么厉害啊!”

    顿了顿,周一鸣有些屈辱,说:“郭哥,这是就这么算了吗?”

    郭潮平满含深意的看向周一鸣,道:“那你说还能怎么办?这小子可是个修炼者!”

    周一鸣咬牙切齿地道:“修炼者又怎么了,我们周家也有!”

    郭潮平提醒道:“你父亲现在正是竞选的关键时刻,如果成功了,他的政治生涯便会迈步更大一步,你在这个时候若是出点什么篓子,让他竞选失利,你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吗?”

    经郭潮平这么一提醒,周一鸣猛然醒悟,顿时就下出了一身冷汗,他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最近半年消停些,如果真因为他让他父亲竞选失利,恐怕他父亲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总不能就这么轻松的放过那小子吧?郭哥,难道你不觉得屈辱?”

    郭潮平冷哼一声,沉声道:“我长这么大,就没有对谁这么低声下气过。”

    周一鸣低声道:“伯父不是管这些人的吗,要不你找伯父手下的高手帮帮忙?”

    郭潮平沉思片刻,点点头说:“我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林涛竟敢逼着我跟他道歉,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周一鸣在一旁听了郭潮平阴森森的话语,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颤。

    ……

    林涛离开‘皇朝夜总会’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接近一月份的燕京气温极低,天色黑的也早,这会儿大街小巷已经是霓虹闪烁。

    林涛站在路边,正打算拦一辆出租车回酒店,看见前方驶来一辆出租车,他刚抬起手还没来得及招手,猛然感觉到天空上方有一股强烈的真气波动,他抬头看点,便看见宛如流行一般的不明物朝着西南方向坠落。

    “什么东西?”

    林涛微微一怔,见天有异象,觉得一定是有什么天才地宝降临,于是一刻也不耽误的直接朝着不明物坠落的方向快步走去。

    因为在主干道,林涛不敢公然腾空,便疾步走到一个无人处,随后脚尖轻轻点地,运用真气包裹着身子凌空而起,迅速朝着西南方向飞驰而去。

    与此同时,在燕京的好多个角落里,至少有数十个人发现天空的异像,全都各显神通的朝着西南方向赶去。

    燕京西南方向十五里以外的近郊是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大山,名曰‘太阴山’,传说当年的始皇帝便是埋葬在‘太阴山’上。

    ‘太阴山’基本上分为两个主体,表面一个主体是供游人旅游观光的,深处一个主体,基本上属于无人问津,传闻‘太阴山’深处有着几万的陪葬武士,阴气极重,进去的人很难再出来,所以没有几个人敢往最深处走。

    就在刚才不久前,太阴山深处落下一个不明物体,林涛极速赶到太阴山下,明显的感觉到了太阴山深处一股股巨大的能量波动。

    他并不知道,此时有至少是个跟他一样的高手全速赶往这里。

    林涛站在山脚下,释放出自己气海中的神识,锁定住不明物的大致位置以后,迅速朝着深山里赶去。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林涛停留在了一颗巨大的千年老树下,而在老树的根茎位置安静的躺着一股好似液体状的白色乳液。

    这乳液落在地面,却并没有渗进土壤中,反而还散发出一股股华光。

    林涛站在原地,一时间竟然看傻了。

    他活了二十多年,见过无数的奇珍异宝,却从未见过这种东西,连家里的老头子恐怕也不一定知道此为何物。

    就在林涛发呆的片刻间,他感觉到了至少有十来股真气的波动朝着这个方向而来。

    “难道这些人都是因为此物来的?”

    林涛不敢多想,赶紧隐藏了自己的气息,随后伸手想去抓那白色乳液,想了想,感觉有些不妥,于是忙从身上掏出一个金疮药的瓷罐,将金疮药全部给倒在了地上,随后催动真气,将那团白色乳液包裹起来,慢慢的灌注到了瓷瓶之中,随后迅速盖上了瓶塞。

    做完一切后,林涛如同鬼魅般消失在了原地。

    而就在林涛消失的一瞬间,有三名老者同时出现在了当场。

    “咦,我明明感觉到在这个地方,怎么会突然消失了?”

    其中一名穿着青布长衫的老者眉头紧促起来,自言自语道。

    在他身边的一名老者穿着一身中山装,身子挺的笔直的老者,朝青衫老者问道:“奇怪了,你刚才有没有感觉到一股真气波动,也是从这里传出的。”

    “是啊,我也感觉到了,怎么会突然消失?”

    另一边,一个留着长胡须的白胡子老头好奇的接话茬说道。

    青衫老者环视四周,沉声道:“难道有人先我们一步取走了‘天泉神露’?”

    “不应该啊,‘天泉神露’降落的时候,咱们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怎么可能被别人捷足先登,在这燕京,咱们师兄弟三人的速度算是最快的了,不应该被谁捷足先登啊?即便是被人捷足先登,至少他的气息不会突然消失,咱们总应该能够察觉到他的气息吧?”穿着中山装的老者不解的说道。

    “怪哉,怪哉啊!”白胡须老者抹着胡须一脸迷惑。

    “难道……”

    青衫老者突然提高了语调,好似想到了什么。

    另外两人皆看向青衫老者,露出疑惑之色。

    青衫老者脸色变了变,压低声音说:“会不会是闭关二十年不出的那位?”

    “不应该吧?他都已经闭关二十年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再说了,如果真是他,他大可不必隐藏气息,咱们燕京的修炼者知道是他,谁还敢在他手里抢东西?”

    中山装老者不认同青衫老者是说法,便开口否定了青衫老者的猜测。

    “那我就实在是想不通了,除了那位,还有谁能够在咱们近处隐藏气息让咱们无法发觉!”

    青衫老者再次把目光看向四周,可惜丝毫感觉不到什么陌生的气息存在。

    眼看着另外一群人马就要赶过来,青衫老者叹气道:“咱们赶紧走吧,别待会儿让别人以为是咱们师兄弟弄走了‘天泉神露’。”

    “就这么空手而归?”白胡子老者有些不甘心。

    中山装老者瞥了白胡子老者一眼,说:“不甘心能怎么办?如果你觉得白跑一趟,要不在这千年老树上折些枝叶拿回去取暖用?”

    白胡子老者乜了中山装老者一眼,叹气道:“真是晦气,白高兴一场,赶紧闪吧!”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