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谁更狠?
    魏老大把目光看向林涛,如果不征得林涛的同意,他是不敢迈出这个办公室的。

    “不用去迎他,让他自己来!”

    林涛自然不会让魏老大出去节外生枝,万一魏老大出去给郭潮平报信,让郭潮平给跑了,那想再去找郭潮平就苦难了。

    他必须搞清楚,郭潮平为什么要对付他。

    见林涛不同意,魏老板便对来报信的小弟说:“你快去跟郭哥说,就说我在办公室,让他来一趟。”

    小弟答应一声,又迅速朝着夜总会门口跑去。

    “林先生,待会儿无论郭潮平出于什么原因对付你,你都不要伤害他,否则咱们两都完了!”

    魏老大有些不放心,一脸紧张的提醒道。

    “他就这么恐怖?”

    魏老大苦笑道:“不是他恐怖,而是他的家族……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在他们眼里就如蝼蚁一般,想弄死我们太简单了,所以……林先生一定要克制啊!”

    林涛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你说,如果我杀了他会怎么样?”

    魏老大肥胖的脸抽搐了一下,随即认真的说:“如果真是那样,那咱们包括咱们的家人都会遭到疯狂的报复。”

    “哦,这么说来,我还真得克制咯!”

    魏老大听林涛这么说,心里稍微松了口气,以为林涛有些害怕了。

    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老魏,你现在架子越来越大了啊,还让我来你办公室!”

    魏老大明显听出了外面传来郭潮平不满的声音,吓的一下子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就在魏老大站起来的一瞬间,郭潮平的身影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

    郭潮平丝毫没有注意到林涛,只以为是魏老大的小弟,便将林涛给忽略过去了,瞪着魏老大说:“以后我是不是该改口叫你老板了?”

    “郭公子,我……”

    魏老大一脸便秘的表情,有苦难言。

    郭潮平见魏老大吞吞吐吐的,顿时皱起了眉头,道:“有屁就放。对了,把你们是怎么弄那小子的经过给我讲讲。”

    郭潮平大大咧咧的朝沙发那边走了过去,见沙发上坐着的‘小弟’竟然还翘着二郎腿,顿时就要发火,不过当他看清这名‘小弟’的样貌时,微微愣了一下。

    怎么看着有点面熟?

    郭潮平查林涛底细的时候是见过林涛照片的,这会儿真人坐在这里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而且他也万万想不到林涛会出现在这里。

    林涛见郭潮平注意到自己,顿时露出一个轻蔑的笑。

    见这笑,郭潮平猛然醒悟,惊诧不已道:“你……你是林涛?”

    林涛依然翘着二郎腿,一脸轻松笑意道:“郭公子有些后知后觉了嘛!”

    郭潮平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去,目光转向魏老大,阴测测的质问道:“老魏,这是怎么回事?!”

    魏老大额头上的喊住不停的往下流,面色为难的叹气道:“郭公子,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你什么意思?”郭潮平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他的意思是,你现在恐怕得给我一个交代,否则你很难离开这个办公室!”林涛戏虐的笑着说道。

    “就凭你!”

    郭潮平脸上露出狰狞之色。

    林涛撇撇嘴,点头道:“就凭我!”

    “老魏,你特么竟敢卖出我,呵呵,你知道出卖我的下场!”

    郭潮平狠狠的威胁魏老大一番,随后目光转向林涛,冷笑道:“我现在就走,看你能奈我何!”

    他知道此时他在这里占不到一点优势,他也自信的认为林涛知道他的家族背景后断然不敢为难他,所以他便打算大摇大摆的离开办公室,等出去了再派人来收拾林涛和魏老大。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刚想迈步,身子却突然不听使唤了,仿佛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让他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这……怎么回事!”

    郭潮平先是一惊,随后看向林涛,脸色沉了下来,“你是修炼者?!”

    林涛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依然淡然的笑着说:“我就说你后知后觉嘛。”

    “你想怎么样?”

    郭潮平有些害怕了,毕竟此时的局面已经不受他的控制了,他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林涛宰割。

    “郭公子,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你想怎么样?我们认识吗?你为什么要对付我?!”

    林涛一口气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郭潮平嗤笑道:“说完后知后觉,你也不见得好到哪去吧,你连自己得罪了什么人都不知道?”

    林涛道:“我自认为我到燕京之后没有得罪过任何人。”

    “是吗?”郭潮平冷笑道:“告诉你也无妨,燕京裴家的裴雪薇是不是跟你走的很近?”

    “算不上很近。”顿了顿,林涛皱眉问道:“你把我当情敌了?”

    “不不不,林先生还没搞清楚状况,那我再问你,你知道裴雪薇的未婚夫是谁吗?”

    林涛幡然醒悟,沉着脸说:“周一鸣!”

    “你跟他未婚妻勾三搭四,他能放过你?”

    林涛笑了,“你们看见我跟裴雪薇勾三搭四了?还有,这个周一鸣该不会是有绿帽情节吧?这么希望别人给他戴帽子?”

    “你别狡辩,裴雪薇我们大家都认识,她是什么性格我们也清楚,她是从来不会主动去招惹男人,但是这次她却亲自去飞机场接你,这事你别说不存在吧?”

    林涛似笑非笑的说:“这事存在,那又能证明什么?你们既然消息这么灵通,难道不知道是因为她有事求我,所以才去接机么?”

    “什么事?”郭潮平挑眉问道。

    林涛端起已经凉了的茶水喝了一口,说:“你先把周一鸣叫过来。”

    “本来刚才跟他约好了过来消遣,这会儿应该快到了。”

    郭潮平话刚说完,手机便想了起来,他想去摸手机,手却不听使唤,这才想起林涛限制了他的行动。

    “让我接电话,应该是周一鸣打来的。”

    林涛收回了真气,将郭潮平的限制解除。

    郭潮平在心里轻轻松了口气,掏出手机,见是周一鸣打来的,便忙接通,问道:“一鸣,你到哪了?”

    周一鸣在电话那头笑眯眯的说:“我在夜总会门口呢,看见你的车了,你在哪?”

    “我在经理办公室,你先过来一趟。”

    “好吧。”周一鸣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让自己去经理办公室,不过他没有多问,直接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周一鸣快步走到夜总会内部的经理办公室,刚进屋,就发现气氛非常不对劲。

    “郭哥,这什么情况啊?”

    郭潮平朝着林涛努努嘴,对周一鸣说:“瞧这人是谁?”

    周一鸣看向林涛,先是一愣,随后眼睛瞪大,“林……你是那个林什么?”

    “林涛!”

    林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眯着眼睛盯着周一鸣。

    周一鸣被林涛眼神吓的浑身一哆嗦,朝郭潮平靠近了些,有些生气的问道:“郭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刚才在电话里面不是说……”

    “你先稍安勿躁,事情容我慢慢跟你讲。”

    当下,郭潮平将林涛之前对他说的话全都转述了一遍,周一鸣听完后,目光直视林涛,皱眉问道:“雪薇有什么事情求你?”

    “你们既然调查了我的底细,应该知道我在西安中医院挂职一事吧?”

    周一鸣不耐烦道:“是又怎么样?”

    “我是中医,裴雪薇的爷爷有顽疾,她求我替他爷爷治腿,所以这才去机场接机。”

    “就你?”周一鸣鄙夷的冷笑道:“燕京很多中医大国手都治不了雪薇他爷爷的病,你算个屁,能治她爷爷的病?!”

    林涛表情渐渐阴沉了下来,“我能不能治疗她爷爷的腿跟你们没关系,现在我的事情解释清楚了,你们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解释了?”

    “你想要什么解释?”

    周一鸣鄙夷的看着林涛,他还并不知道林涛的厉害。

    林涛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冷声道:“你们就因为一个误会,连调查都不调查,就派人来暗算我,还想卸我一条腿,这事你们觉得能就这么算了?”

    周一鸣完全没把林涛当一回事,见林涛还想找他们算账,顿时仿佛看傻子一般的看着林涛,阴沉着脸笑道:“别说卸你一条腿,就是杀了你,你又能怎样?别以为你在西安有点产业就可以来燕京招摇,这里不是你可以招摇的地方!”

    “燕京周家的子弟口气还真够大的!”林涛脸上的冷笑越来越浓,随即,他一脸玩味的说道:“如果我现在就杀了你,当如何?!”

    说完,林涛犹如鬼魅般的原地消失,下一秒出现在了周一鸣跟前,在周一鸣惊恐的眼神中,林涛伸手捏住了周一鸣的脖子,轻轻松松的将周一鸣给举了起来。

    周一鸣整个身子悬空,脚尖离地,呼吸困难起来,双脚不停的乱踢着,一张脸憋成了青紫色。

    一旁的郭潮平见状,脸色惊变,惊慌道:“林先生,手下留情……”

    如果周一鸣死在了他的夜场,他也脱不了干系。

    ……

    ……

    ps:订阅一下正版,本书纵横中文网发布,看未删减版请加qq群: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