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 美女不领情
    周无双将r8跑车开到郭潮平跟前,将车窗摇了下去,对外面站着的郭潮平说道:“郭潮平,今天谢谢你了,晚点我让一鸣请你吃饭作为感谢。”

    周无双丝毫没有表现出要亲自请郭潮平吃饭的意思。

    郭潮平显得有些失望,毕竟今天如此好的机会能够单独与周无双相处,他心有不甘,挤出笑,说:“别啊,要感谢得自己亲自感谢才有诚意,哪能让你弟弟代替,这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要不你请我吃个晚饭?或者我请你也行。”

    周无双脸上露出歉意之色,说:“不好意思,我待会儿有事,要不下次吧。”

    郭潮平知道周无双是故意推脱,不过也不好揭穿对方,怕把对方给激怒,便以退为进,故作很失落的说:“好吧,那咱们下次再约,你可得记得欠我一顿饭哦。”

    周无双表情淡漠的恩了一声,随后缓缓关上车窗,r8一声嗡鸣,直接使出了街道,迅速的消失在了大街上。

    郭潮平在车行门口站着看了好一阵子,直到彻底看不到车影了,这才收回目光。

    这时,车行老板笑眯眯的走到他身边,垫脚看了一眼r8消失的方向,打趣的说:“郭哥,很少看到你能为一个女人这么痴情啊!”

    郭潮平瞥了周无双一眼,说:“你懂个屁!”

    小崔笑道:“是啊,我哪有郭哥您的境界高,像周无双这种燕京顶级美女,我是不敢奢望的。”

    “知道就好!”

    郭潮平白了小崔一眼,随后问道:“刚才收了周无双多少钱?”

    小崔道:“收了两百多万,本钱!”

    “少放屁,你的渠道我还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帮你,你这车子都不合法!”

    小崔讪讪笑了起来,说:“是赚了周小姐一笔,不过咱也不能白忙乎是吧,郭哥,你的那笔提成月底我会汇到你的银行卡上,放心好了。”

    “我郭潮平会在乎那点小钱?”郭潮平瞪了小崔一眼,说:“以后放聪明点,你少收她钱就是给我长脸,懂么?”

    “知道了,郭哥。”小崔脸上挤出笑。

    郭潮平冷哼一声,不满的离开了车行。

    等到郭潮平彻底走远,小崔从嘴里啐了口吐沫,咬牙道:“狗日的,每个月拿的提成比老子都多,还特么在老子面前装,面子……面子特么的值几个钱?老子有钱不赚才是sb呢。”

    ……

    郭潮平这会儿心里很是不爽,原本以为终于可以有亲近周无双的机会,却没想到周无双始终不愿意跟自己单独相处,一想到这些,郭潮平便心烦意乱。

    他将车速放慢,从身上掏出手机,翻出周一鸣的电话打了过去。

    很快,周一鸣便接通了电话。

    郭潮平口气有些郁闷的说:“一鸣,在哪呢?”

    周一鸣在电话里笑道:“家里呢,郭哥,你这会儿应该在陪我姐猜对啊?怎么还有工夫给我打电话?”

    “别提了!”

    “咋地,我姐还是没给你机会?”

    郭潮平道:“别说机会了,连单独跟我吃顿晚饭都不肯。”

    周一鸣故作抱打不平的语气道:“我姐这就过分了啊,找时间我一定得好好说说她,太不像话了嘛!”

    “算了,我可以等!”

    郭潮平重重吁了口气,脸上露出阴沉之色,随即,说道:“你如果没什么事就到‘皇朝’来一趟,魏老大那边传来消息,说搞定了。”

    “这么快?”周一鸣惊讶道。

    “我办事自然没说的,你现在就过去吧,我也在往那边赶。”

    “好,我收拾收拾就出门!”

    ……

    刚才魏老大给郭潮平打完电话之后便主动邀请林涛去了他在‘皇朝’的办公室。

    林涛自然是有恃无恐,根本就不怕‘皇朝’里面会不会有埋伏,欣然答应下来。

    不过于老三等四兄弟没有跟着进去,他们原本就不是燕京人,只是在这边讨口饭吃,如今得罪了魏老大,也等于得罪了郭潮平,他们哥几个就别想在燕京混下去了,如果不趁早跑路,恐怕连燕京都出不去便身首异处了。

    林涛也没有要为难四兄弟的意思,既然他们已经没用了,林涛便将四人给放了。

    此时,在魏老大的办公室里。

    里面只有林涛和魏老大两人。

    魏老大颤颤巍巍的给林涛泡了杯好茶之后,讪讪的试探道:“林先生,您刚才使用的是什么手段?”

    林涛似笑非笑的说:“怎么,还想试试?”

    魏老大打了个寒颤,忙摆手说:“不想,不想……”

    林涛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问道:“这个郭潮平既然是燕京郭家的人,那这郭家有多厉害?”

    魏老大小心翼翼的站在林涛的对面,想了想,说:“林先生,不瞒您说,郭家在燕京绝对是不能招惹的存在,待会儿他来了,我劝您不要伤了他,否则事情就麻烦了。”

    “哦?”林涛饶有兴致的看着魏老大,问道:“怎么个麻烦法?”

    魏老大一脸神秘兮兮的模样,说:“您知道他爹是什么人嘛?”

    “有屁就放!”林涛不耐烦的皱眉。

    魏老大忙压低声音说:“他爹是国安部的组长,您知道国安意味着什么吗?”

    即便林涛心里有准备,也被魏老大的话给惊到了,国安意味着什么林涛当然清楚,毕竟林涛也是当过特种兵的,对这个部门有所了解。

    “你确定他爹是国安部的组长?”..

    “我向您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顿了顿,魏老大一脸苦闷的说:“林先生,这次我算是惨了,事后郭潮平一定会想办法收拾我,只希望你待会儿不要伤害他,否则我会死的更惨。”

    林涛冷笑道:“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倒霉!”

    魏老大心里也是肠子都悔青了,原本对付林涛的任务不是给他去做的,他为了在郭潮平面前表现,主动把做掉林涛的任务给揽了下来,却没想到林涛是一个硬钉子,直接打到他老窝来了。

    这次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郭潮平的马屁没拍到也就算了,这件事之后怕是被郭潮平得罪的不轻。

    “林先生,您给我说说呗,刚才您使的是什么手段,就好像是武侠小说里面的绝技似的。”

    林涛翘着二郎腿,看了魏老大一眼,说:“你可以这么认为。”

    魏老大惊讶道:“那您会飞吗?”

    “跟你有什么关系?”林涛不耐烦的道:“少废话,给我安静一点,否则再用刚才的手段伺候你!”

    “好好好,我……我马上闭嘴!”

    魏老大如同被欺负的小媳妇,脸上有些委屈的坐在了旁边的小凳子上。

    魏老大那凶神恶煞的脸配上那委屈的表情,林涛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不过在魏老大面前,他必须表现的很严肃,才能震慑住这种混子流氓。

    眼看已经六点多钟,就在林涛等的快要不耐烦的时候,他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见是个陌生的号码,林涛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接通了。

    电话刚接通,那头便传来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是林先生吗?”

    林涛微微一愣,看了一眼号码,依然显示陌生号码,便好奇的问道:“我是林涛,你是哪位?”

    “我……我是前两天在‘镶黄旗’茶楼替您按摩的小张。”

    “哦,是你啊!”林涛恍然大悟,笑道:“小张,有什么事吗?”

    张姌珺悻悻的说:“我可以请你吃顿饭吗?”

    “为什么要请我吃饭?”林涛笑道。

    张姌珺小声说:“事情我都知道了,林先生,真的很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就彻底跳进火坑了,所以请一定同意我请您吃顿饭,虽然这顿饭不能代表什么,但以后……”

    林涛打断了张姌珺的话,笑道:“你好好上学就行了,吃饭就算了吧,说不定我这几天就离开燕京了。”

    “林先生,您就给我一个请你吃饭的机会吧,求您了,否则我……我心里会一直过意不去的。”

    林涛见张姌珺说的这么言辞恳切,也不好再拒绝,上了人家姑娘的心,便答应下来,说:“成吧,什么时间?”

    张姌珺明显因为林涛答应下来而兴奋起来,语调高了许多,声音欢快的说:“明天晚上行不行?”

    林涛想了想,估摸着明天晚上也没什么事情,便满口答应下来。

    “那林先生,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在给您打电话。”

    “好的,再见!”

    林涛挂断张姌珺的电话之后,轻轻叹了口气,心道,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范仲那小子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透露给了小张。

    这小子也太不靠谱了吧?!

    “林先生,您有没有觉得无聊啊?”

    林涛挂断电话之后,魏老大赔笑的轻声问道。

    “什么意思?”

    魏老大讪讪的挤出笑,说:“如果觉得无聊,我喊两个新来的漂亮妹子陪你耍耍。”

    “少给我来这套。”林涛抬手看了看表,皱眉说:“这么晚了,赶紧打个电话催催。”

    魏老大一脸为难,悻悻的说:“林先生,您就别为难我了,您见过那个下人敢催主子的,而且如果我去催他,说不定他会心生疑虑,反倒不美了。”

    林涛觉得魏老大说的也有道理,正想说那就算了吧,话还没说出口,门口突然出现了个小弟,气喘吁吁的敲响了房门,小声报告道:“老大,郭先生已经到夜总会门口了,您要不要出去接一下?”

    魏老大心头猛的一抽,心跳不由得加快,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知道倒霉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