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袭击者
    “我的心意你应该明白的。”

    范仲朝林涛递去一个暧昧的眼神。

    林涛感觉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将范仲向房间外面推搡,与此同时说道:“你姐姐我高攀不起,你也别打我的注意,我帮不了你什么,真想在范家有地位,还得靠你自己努力,否则你就输给你弟弟了!”

    “弟弟?”范仲嗤之以鼻地道:“那只是我父亲在外面的私生子,我可不会认他!”

    “认不认不是你说了算的。”

    林涛若有所思的看了范仲一眼,道:“你从现在开始努力,说不定还能改变你父亲对你的看法,言尽于此,请回吧。”

    范仲有些不甘心,再次问道:“真不去跟我姐见一面?”

    “不去了,估摸着这两天就离开燕京了。”

    林涛也算是完成了他爷爷之前对他的交代,既然事情完成了,自然没有必要一直待在燕京,他对燕京没有归属感,所以想早点离开。

    “这么快就要走啊?”

    “是的,家里还有事情等着我处理。”

    范仲叹了口气,道:“那你把联系方式给我,咱们常联系。”

    林涛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范仲,之后范仲才唉声叹气的离开酒店。

    范仲走后没多久,四名身材粗犷的男人出现在了林涛居住的那一层,左右张望一张字,领头的寸头男子招招手道:“在这边。”

    他们走到林涛客房门口后,在房门左右两边躲了起来,寸头男子则轻轻敲响了林涛的房门。

    咚咚咚……

    “怎么又回来了?”

    林涛以为是范仲又折返回来了,便走过去开门,谁知道门刚一打开,外面站着的四个人直接蜂拥般的冲了进来。

    林涛见这状况,面色淡然的问道:“你们找错人了吧?”

    “你是林涛吧?”为首的寸头男子凶神恶煞的问道。

    “我是林涛!”

    “那就没错,给我狠狠的打!”

    寸头男子冷笑一声,眼中露出凶光的率先朝林涛冲了上去。

    “不知所谓!”

    林涛冷哼一声,右脚往地上一踱,冲上来的四人还没接近林涛,便直接倒飞了出去,如同四个沙包一样,重重的砸在墙上。

    寸头男子一口鲜血从嘴里溢了出来,看林涛就如同看魔鬼似的,见林涛渐渐向自己逼近,他一脸惊恐地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林涛笑了,“你来找我,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兄弟,这……这都是误会,我们……我们肯定是找错人了!”

    “找错人了?”林涛嗤笑道:“我刚才已经报出名字了,你自己说没找错人啊!”

    “真找错了!”寸头男子一脸痛苦还得挤出笑来应付林涛,这时候表情就显得有些狰狞。

    林涛走到寸头男子面前蹲下去,脸色突然沉了下来,说:“如果你再不说实话,信不信我直接扭断你的脖子!”

    寸头男子已经见识过林涛的厉害了,跺一跺脚,他们弟兄四个就直接飞出去了,这等恐怖的实力,他哪里得罪的起,被林涛这么一威胁,直接就怂了,毕竟比起面子,生命更重要。

    “大哥,我……我说实话,但是你能不能放过我们弟兄四个,我们也只是收钱办事,我们之间无冤无仇。”

    “说吧,什么人?”

    “是魏……魏老大找的我们,让我们来……来卸您一条腿!”

    “好恶毒!”林涛眼神冷了下来,“这个魏老大为什么要对付我?”

    “大哥,这个我真的不清楚啊。”

    林涛想了想觉得这四人也不可能知道什么内情,只不过是被这个魏老大请来的打手罢了,便沉声再次问道:“魏老大在什么地方你们总该知道吧?”

    “知……知道,一般情况下,他都在他看管的夜场里。”

    “带我去找他,我可以免你们一死!”

    寸头男子脸上露出为难之色,道:“大哥,如果让魏老大知道是我们出卖了他,恐怕我们就在燕京混不下去了。”

    林涛沉声道:“如果不说,我让你们现在就在这世间混不下去!”

    说完,林涛手成爪状,隔空捏住了寸头男子的脖子,一下子将他给提了起来。

    旁边的三人看到这状况,吓的浑身直哆嗦。

    寸头男子艰难的咳嗽着,整张脸憋成了猪肝色,脸上带着惊恐的说:“大……大哥,咳咳,我……我带你去,我带你去就是了,别……别杀我!”

    林涛展现的实力已经超出了这四人的认知,他们哪里还敢动一点歪心思,吓的已经不敢正眼看林涛了。

    四人被林涛裹胁着离开酒店,上了他们的商务车后,林涛一脸淡定的坐在车里,语气阴测测的说:“谁如果敢耍花招,我就一掌拍死谁,也别想着侥幸跳掉,你们应该知道你们是逃不掉的。”

    寸头男子此时哪敢有一点反抗的心思,忙摇头保证说:“大哥,我们保证听你的话,你让我们向东走,我们绝对不向西走。”

    林涛满意的点点头,随后问道:“这个魏老大是个什么人?”

    “他啊,就是个燕京的大混子,手底下有一帮兄弟,在那一片还算有些知名度,就是靠着收些保护费,和帮老板看夜场,在夜场卖些粉为生。”

    “我并不认识他,他为什么想对我下死手?”

    寸头男子一脸苦闷的叹气道:“大哥,我真不知道啊,我这次算是彻底得罪他了,也不怕再多得罪一些,如果知道原因,我肯定就告诉你了。”

    林涛听寸头男子这么说,也就不再多问,心里暗自揣摩,他来燕京之后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啊,在这边也没有仇人,什么人对自己这么恨之入骨?

    “难道……”林涛突然想到裴鸿飞。

    “会不会是那小子?不对……”

    林涛马上就将裴鸿飞给排除在外了,因为裴鸿飞心里清楚,连黎叔都不是自己的对手,他又怎么可能找四个喽啰来对付自己,除非裴鸿飞是个傻子。

    既然不是裴鸿飞,林涛实在想不到他在燕京有什么仇家。

    闭目养神一阵子,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耳边传来寸头男子小心翼翼的声音,说:“大哥,到魏老大的场子了。”

    林涛朝窗外看了一眼,见夜场写着‘皇朝夜总会’五个大字,便说:“把他叫出来。”

    寸头男子点点头,掏出手机,翻出魏老大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嘟嘟响了几声之后,很快被对方接通。

    寸头男子装出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说:“魏老大,事情搞定了,麻烦你出来确认一下‘货物’。”

    ‘货物’指的是林涛的腿,魏老大交代过,卸掉林涛的腿后要拿去给他确认。

    魏老大在电话里不耐烦的说:“你特么的不会直接进来啊?”

    “魏老大,见个谅,你说我拎着个血淋膦的腿也不方便进去啊,万一被别人看见,这不是惹下不必要的麻烦吗。”

    “真特么的事儿逼,在门口等着,我这就出来。”

    魏老大说完后直接挂了寸头男子的电话。

    寸头男子看向林涛,说:“出来了。”

    “待会儿知道怎么做吗?”

    “恩?”寸头男子一愣,不过马上醒悟过来,点头说:“知道了,这事就交给我们哥四个,您坐在车里便是。”

    林涛恩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很快,一名四十多岁,带着粗金链子的光头男子身边跟着个小弟大大咧咧的走了出来。

    寸头男子忙提醒林涛,说:“大哥,魏老大出来了。”

    林涛点点头,问道:“你们四个没问题吧?”

    寸头男子知道,这是他们在林涛面前表现的机会,如果表现的好,至少他们后面不会再多受皮肉之苦,便忙信誓旦旦的说:“您就坐在车里瞧好吧。”

    说完,他从腰间拿出一把锋利的瑞士军刀,小心翼翼的塞进了袖口里,随即跟车里的另外三个兄弟使了个眼神,便齐刷刷的下车了。

    “魏老大,事情搞定了!”

    寸头男子笑眯眯的朝着光头魏老大走了过去。

    魏老大见四人的气势不对劲,微微皱眉,看了看四人的,问道:“那小子的腿呢?”

    寸头男搓了搓手,讪讪笑道:“这光天化日之下,我哪敢直接拿出来啊,在车里放着呢,麻烦魏老大屈尊去车里看吧。”

    魏老大总觉得四人的表情怪怪的,于是心生警惕,不耐烦地道:“别特么多事,赶紧拿出来,这里是老子的地盘,有什么好担心的,见了腿我马上给你们尾款。”

    寸头男子见哄骗不了魏老大,便笑眯眯的点头,说:“好,我这就去给您拿。”

    他微笑着转身,在转身的一瞬间,脸露凶手,紧接着瑞士军刀一下子从袖子里滑了出来,一个侧身,直接冲向了魏老大。

    魏老大原本已经放松了警惕,一切来的太突然,而且寸头男子离他很近,一瞬间便冲到了他跟前,将冷冰冰的瑞士军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刀尖上的凉意让魏老大浑身一个激灵,他脸色阴沉下来,低沉的质问道:“于老三,你特么什么意思?”

    这时候魏老大身边的小弟反应过来,想要冲上去,却被于老三的三个兄弟给制服。

    于老三咬牙道:“魏老大,这事怪不得我,我也是迫不得已,跟我去一趟车里吧,有人在车里等着你!”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