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三章 姐夫?
    “林先生,你是不是有办法……”

    裴振勇话还没说完,就被林涛抬手打断,摇头道:“你的腿太多年没有活动,肌肉已经基本坏死了,很难在恢复如常。”

    “可是,刚才……”

    “刚才我花费了大力气才让你有一点知觉,想要彻底治好你的腿,不可能!”林涛说的一场决绝。

    裴振勇刚才还极度兴奋,以为终于有了站起来的希望,这兴奋劲还没维持一分钟,就被林涛一盆冷水给彻底浇灭。

    “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裴振勇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脸色沉重的问道。

    “没有!”

    林涛想都没想的摇头。

    其实,以林涛的修为配合上针灸以及药物治疗,裴振勇的双腿还有是治愈的可能的,只是这需要林涛太多的精力,甚至于如果想要治好裴振勇的双腿,林涛全身的修为基本上全都得搭进去。

    林涛跟裴振勇没有任何交情可言,还跟裴振勇的孙子有不小的仇怨,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冒着极大的风险去帮裴振勇治腿。

    “我就知道……”裴振勇苍老的脸上露出悲愤的笑,道:“老天不会对我这么好,让我重新站起来。”

    一旁的裴雪薇紧紧的盯着林涛,从刚才林涛的表现来看,裴雪薇觉得林涛没有说实话。

    “林先生,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裴雪薇轻轻拍了拍裴振勇的肩膀,以示安慰,随后迈步朝着书房外面走去。

    林涛紧跟着裴雪薇走了出去。

    后院花坛旁。

    裴雪薇美眸直勾勾的看着林涛,一脸正色的说:“林先生,你跟我说实话,刚才你是不是对我爷爷撒了谎?”

    林涛不可置否的撇嘴,道:“看出来了?”

    裴雪薇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脸上露出疑惑之色的说:“既然你有能力治好我爷爷的腿,为什么说没法治?”

    林涛躬着腰身闻了闻旁边无名花朵,揉了揉鼻子后,乜了裴雪薇一眼,道:“我也不妨告诉你,我确实有能力治好你爷爷的腿上,只是你爷爷已经在轮椅上坐了十几年,双腿的肌肉基本坏死,如果想要治疗他的双腿,就得往他双腿灌注极其多的真气,再配合上针灸以及药物治疗。咱们先不说针灸和药物,就灌注真气这一项我都不可能做到,因为这要消耗我全部的真气,风险太大。”

    “可是,你说过帮我爷爷治疗的!”裴雪薇见林涛有能力治疗她爷爷的腿,便有些焦急的说道。

    林涛冷笑道:“我是说过,但是那必须建立在不损害我利益的前提下,裴雪薇你怎么着也算是个商业精英,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我跟你们裴家还没有关系好到冒着受内伤的风险去治你爷爷的腿。”

    “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顿了顿,她美眸闪烁的看着林涛,说道:“你要怎么样才肯答应替我爷爷治病?”

    “我似乎什么都不缺!”

    “一千万!”裴雪薇开口道:“只要你能够治好我爷爷的腿,我给你一千万,如何?”

    一千万,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有些人几辈子都挣不了一千万,这数字已经相当有诱惑力了,只可惜林涛身价几百亿,根本就不在乎这点小钱。

    “我说了,我不缺这些!”

    林涛双手负背,看着裴雪薇说道。

    裴雪薇柳眉紧促起来,盯着林涛看了两三秒,之后眉头舒展,脸上露出一抹厌恶的冷笑,道:“你推脱不肯替我爷爷治腿,真正的目的还是昨天晚上在酒店提出的那个要求吧?”

    林涛有些无奈,道:“刚才我已经解释过,昨天晚上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刚才你开出一千万我都没有答应,你觉得你自己陪我睡一晚上值一千万吗?”

    林涛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我特么连一千万都不要,还稀罕你陪我睡一晚?!

    “好好安慰安慰你爷爷,我先走了!”

    林涛看了一眼有些失魂落魄的裴雪薇,转身朝着长廊走去。

    “如果……”

    裴雪薇突然提高了语调,“如果我答应你那个要求,甚至于可以多陪你几次,你愿意替我爷爷治腿吗?”

    林涛身形一滞,随即沉着脸扭头看向裴雪薇,说:“别作践自己。你爷爷根本就没有治疗的必要,就算我冒着大风险替你爷爷治好了腿,他顶多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个一年半载,之后腿部肌肉还会继续萎缩,毕竟他已经不年轻了,骨质疏松,肌肉没有活力……”

    说完,林涛迈步朝着四合院前院走去。

    裴雪薇看着林涛离开,情绪无比复杂,心中仿佛压了一块大石让她喘不过气来。

    ……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林涛将燕京的风景看了个便,还去逛了燕京最出名的古玩市场和药材市场。

    原本林涛以为像燕京这种华夏首都城市,药材市场肯定能够找到一些能够提升他修为的名贵药材,让他大失所望的是,将整个药材市场转了个遍,也没找到一株稍微像样子的药草来。

    这天下午,林涛逛完药材市场回到酒店之后,正准备坐在床上入定修炼,刚坐到床边,还没来得及脱鞋,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给敲响。

    咚咚咚……

    林涛疑惑的看向门口,问道:“谁?”

    “林兄,是我啊,范仲!”屋外传来范仲的声音。

    林涛这才想起,两天前他在茶楼吩咐范仲帮那个文静的旗袍姑娘重返校园,让范仲把事情办妥了之后来酒店找自己,难道事情真被范仲搞定了?

    林涛忙下床去将房门打开,就见范仲嬉皮笑脸的直接走了进来,大大咧咧的拿起桌子的矿泉水猛喝了几口,打了个嗝后,笑道:“事情搞定了,那姑娘入学了,虽然是个民办大学,也算是不错的学校了。”

    “多谢!”林涛笑着点头。

    范仲好奇道:“哥们,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看上她了?”

    “不是!”林涛说的很绝对。

    范仲更不解了,问道:“那你这是为了什么?”

    “动了恻隐之心,不行么?”

    范仲苦笑道:“你是老大行了吧,你说行就行!”

    顿了顿,范仲嘿嘿笑道:“那你答应我的事情是不是该兑现了?”

    林涛知道范仲指的是什么,就点头说:“正好我带着银针,先帮你针灸,然后给你开个药方,到时候你按照药方去抓药,喝上一周,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么神?”

    林涛没理会范仲的质疑,继续说:“必须加强锻炼,还有在治疗期间不能跟女人接触,甚至发生那种事情,否则治疗无效。”

    范仲一脸苦闷,问道:“要忍多久?”

    林涛心里憋着笑,一本正经的说:“三个月吧。”

    “靠!”

    范仲大叫一声,郁闷地道:“这也太久了吧?”

    林涛没好气的瞥了范仲一眼,说:“谁叫你以前过度的使用身体,你的身体已经呈超负荷的状态,三个月不长,如果你不听我的,继续胡来,到时候可别怪我的药方不管用!”

    范仲一想到自己如今跟女人做那种事情很快就完事,就感觉既不爽又在女人面前丢丑,他咬了咬牙,将心一横,点头说:“好吧,三个月我忍了!”

    林涛笑道:“这才对嘛!”

    其实让范仲憋三个月说是对他的身体恢复有好处,这些都是林涛胡编乱造的,只是为了戏弄范仲,让范仲在这三个月里没法祸害女孩子。

    “躺到床上去,我先替你针灸。”

    “疼不疼啊?”范仲讪讪的问道。

    林涛摇头道:“别人针灸我不知道疼不疼,反正我的针灸技术不会让你感觉到疼痛。”

    “那我就放心了。”

    ……

    针灸,对于林涛来说是最基本最小儿科的东西,很快,林涛就替范仲针灸完,将范仲身上的银针全部拔下来之后,林涛对一脸享受的范仲问道:“感觉怎么样?”

    范仲趴在床上,闭着眼睛,嘴角翘起一丝弧度,嘴里说道:“太爽了,感觉浑身好像轻松了一大截子,林兄,你这针灸之术太神奇了。”

    “我只是把你身上的污秽之气给泄掉了,自然会感觉轻松很多,想要彻底治愈你肾虚的毛病,还得需要药物治疗。”

    “那你赶紧给我开药吧。”范仲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林涛走到客房的书桌前,拿起纸笔,快速给范仲开了个治疗肾虚的药方,随后递到范仲手里嘱咐说:“找个中药店,按照这上面的药方抓药。”

    “好!”

    范仲答应一声,将药方接过去,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口袋里,随后看了林涛两眼,笑问道:“最近两天在忙些什么啊?”

    “随便转了转。”

    “好吧。”范仲点点头,心不在焉的敷衍一声,他并不是真的关心林涛这两天在干什么,而是有其他事情想说,但又有些犹豫。他看着林涛,嘴巴动了动,脸上露出犹豫之色,之后还是没忍住,试探的说:“林兄,我姐回燕京了。”

    “哦!”

    林涛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脸上没什么表情。

    范仲好奇的问道:“你就不想去见她一面?”

    林涛看向范仲,苦笑道:“你还真想让我做你姐夫不成?!”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