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重拾希望
    快步走出茶楼,林涛一眼就看见了停在茶楼门口的一辆商务奔驰轿车,车门敞开着,里面坐着的是身姿苗条的裴雪薇。

    裴雪薇见林涛从茶楼出来,便侧身出了车子,若有所思的朝茶楼招牌上看了一眼,说:“林先生,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林涛走到裴雪薇身边,并没有听出裴雪薇话里的深层意思,摆手说道:“没什么大事,只是跟朋友来喝点茶。”

    顿了顿,林涛问道:“现在直接去你爷爷那?”

    “恩,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们现在就去。”

    “那就上车吧!”林涛指了指车子。

    出于礼貌,裴雪薇原本想让林涛先上车的,但见自己不上车林涛也没有上车的意思,只好率先朝着商务车后排钻了进去。

    裴雪薇今天穿着一声ol职业套裙,下身套着一条加厚的肉色打底的裤袜,脚下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她弯腰上车的时候,臀部微微撅起,被裙子包裹着的臀部露出一抹极为诱人的弧度。

    林涛在裴雪薇身后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感觉心跳加快,气血翻腾,这诱人的一幕竟让林涛看的差点陷了进去。

    裴雪薇坐进车里后,林涛的目光已经恢复如常,紧跟在她身后钻了进去。

    “可以走了!”

    裴雪薇朝司机吩咐一声,随即车子启动,渐渐驶离茶楼。

    车内,裴雪薇看了一眼旁边的林涛,说:“林先生不是第一次来燕京吧?”

    林涛好奇道:“为什么这么问?”

    裴雪薇美眸中露出一丝玩味的神情,说:“‘镶黄旗’茶楼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知道的地方,不是经常在燕京混的,基本上不知道这个茶楼的存在。”

    “这茶楼很出名?”林涛下意识的问道。

    裴雪薇满含深意的看了林涛一眼,“艳名远播。”

    “唔……”

    林涛顿时醒悟,明白裴雪薇一直提及茶楼的原因了,这是要让自己难堪么?

    “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被朋友带过来的,只是喝了喝茶。”林涛强行解释道。

    裴雪薇自然不会信林涛的话,表情淡然的笑了笑,说:“恩,男人去那里都是说喝茶。”

    林涛见自己的解释都是徒劳,便也不再浪费口舌了,她裴雪薇又不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用得着非得让她相信么!

    见林涛不再吭声,裴雪薇整理了一下裙子的裙摆,扭头看了林涛一眼,说:“林先生,我爷爷的病你有多大的把握?”

    林涛摇头道:“没有诊断,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所以没法给你一个答案。”

    裴雪薇点头说:“无论结果如何,都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林涛提醒裴雪薇道:“人情就算了,我答应你去替你爷爷治病,我提出的条件你不会忘吧?”

    裴雪薇摇头道:“放心好了,忘不了,即便你不提这个条件,我也不会嫁给周一鸣,虽然周家确实比我们裴家要强大,但周一鸣纨绔子弟一个,我是不会嫁给这种人的。”

    顿了顿,裴雪薇一双美眸直勾勾的看向林涛,继续说道:“我还是弄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提出这个要求。”

    林涛面无表情地道:“我已经说过了,周一鸣的姐姐威胁我远离你,说你是她弟弟的女人,我这人平生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所以……”

    “明白了!”

    对话结束,车厢内再次变的安静起来,两人都没有再主动开口说话,林涛坐在裴雪薇身边,闻着裴雪薇身上散发的淡淡清香,倒也感觉轻松惬意。

    车子快行驶到裴家四合院的时候,林涛才再次开口,说:“裴小姐,昨天晚上在酒店,我说让你陪我一晚上才肯替你爷爷治病,这话是开玩笑的,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裴雪薇俏脸一红,显得有些不自然,心说这人太无聊了,这话还有必要单独拿出来说嘛?只会惹得彼此都尴尬。

    裴雪薇不知道如何回答林涛的话,便把目光看向前方,转移话题的提醒道:“林先生,马上就要到了。”

    片刻功夫,车子停在了一座四合院门口。

    两人一前一后的下车,林涛看了一眼四合院的规模以及所处地段,忍不住感慨道:“皇城边上的这种四合院,恐怕得值好几个亿吧?”

    裴雪薇点点头,淡然的说:“有价无市。”

    “也是,裴家果然是财大气粗诶。”

    裴雪薇没理会林涛的感慨,率先走进了四合院,四合院门口有两名身形粗狂的保镖站岗,从林涛出现的那一刻,两人全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林涛,很明显,他们从林涛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使得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

    林涛自然不会在意两名保安的心思,连修炼者都不是的人在林涛眼里只不过是蝼蚁罢了,挥手间便能夺其性命。

    不理会两名保安的眼神,林涛跟着裴雪薇进了四合院。

    四合院前院内,已经感受到了强大压力的黎叔站在前院的花坛旁,见裴雪薇和林涛走了进来,脸上不自然的抽搐一下,挤出笑的跟裴雪薇打招呼,而林涛,就像是他心中的梦魔般,自从上次林涛以一招打败他之后,他心里的心魔已生,以后修为再想前进是不可能了。

    “林先生,这么快又见面了。”

    虽然很尴尬,黎叔还是硬着头皮跟林涛打招呼。

    林涛看了黎叔一眼,点头说:“身体恢复的倒是很快。”

    “拖您的福,我这把老骨头还没散架。”

    林涛知道黎叔这话带着怨气,便冷笑道:“也拖你的福,我兄弟樊小军到现在还躺在床上养伤!”

    一旁的裴雪薇见气氛不对劲,怕两人再次打起来,于是忙岔开话题,对黎叔问道:“黎叔,我爷爷在哪?”

    黎叔吁了口气,脸色难看的说:“在书房呢。”

    “那你去忙你的吧,我跟林先生去书房一趟!”

    黎叔知道林涛是来为裴振勇治病的,便也没在说什么,点点头后带着闷气的继续忙去了。

    “林先生,你别跟黎叔一般见识,他人就这样,性子直。”

    两人穿过前院,走在去后院的长廊内,裴雪薇怕林涛心生情绪,便劝慰道。

    林涛一脸淡然的说:“我这个人有仇当时就报了,他跟你弟弟都付出了相应的代价,所以我不会跟他一般见识。”

    “那就好!”

    裴雪薇难得的露出一抹浅笑,之后脚步加快了几分。

    后院书房门口。

    裴雪薇轻轻敲响了房门。

    “进来!”

    里面传来裴雪薇爷爷裴振勇的声音。

    裴雪薇轻轻将门推开,带着林涛走了进去,轻声说:“爷爷,我把林先生带来了。”

    裴振勇正坐在书桌前,挥动着手中的狼毫,一首颇为潦草的诗句写完后,他小心翼翼的放下毛笔,浑浊的眼睛盯着林涛看了两眼,先是被林涛的年轻所惊讶,随后脸色淡然下来,指着前方的座椅,含笑道:“林先生,请就坐。”

    林涛点点头,坐在了旁边的太师椅上。

    裴雪薇主动去给林涛泡了茶水,又给裴振勇端了一杯,之后静静的站在了裴振勇身边。

    “林先生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本领,真是不简单啊!”

    裴振勇邀请林涛喝茶,之后感慨的笑着说道。

    林涛道:“运气好罢了。”

    林涛说的其实不假,如果当年不被李神医捡回家,林涛还不知自己能不能够安然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更别谈习得出神入化的中医医术和不浅的修为了。

    裴振勇并不了解实情,以为林涛只是谦虚的话,便点头笑了笑,说:“听雪薇说,你医术也很好?”

    “过的去吧。”

    林涛这话确实是谦虚了。

    裴振勇叹了口气,说道:“不满林先生,我这一双腿已经废了十几年了,恐怕肌肉早已经坏死,我也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孙女一片心意,我不忍拒了她的孝心,所以麻烦林先生了。”

    林涛抿了口茶,放下茶杯,说:“先让我替你诊断一下。”

    裴振勇其实并没有报什么希望,在看到林涛这么年轻后,心里更加凉了,燕京多少中医大能都没法治疗他的腿,林涛年纪轻轻的,学医才多少年?又怎么可能与燕京的那些中医大国手相比较。

    不过碍于林涛不是一般人,裴振勇也只能耐着性子装模作样的让林涛诊断。

    林涛走到裴振勇跟前,伸手捏了捏裴振勇小腿上的肌肉,说:“有没有一点知觉?”

    裴振勇摇头道:“毫无自己。”

    林涛渡入一丝修为进入他腿部肌肉,旋即,又问道:“有没有感觉到温热感?”

    裴振勇感受了一下,依然摇头。

    林涛心中暗惊,加大了修为的输入力度,一股股真气源源不断的输入到裴振勇的小腿处,随后再次问道:“现在呢?”

    裴振勇原本淡漠的脸上猛然露出狰狞之色,好似悲喜交加,随后震惊地道:“我……我感受到了温热的暖流……”

    这是他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今天腿部竟然有了一丝感觉,再看林涛的时候,他眼中充满了惊诧和炙热。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