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 天价茶楼
    范武新可以从林涛的语气里听出不满,不过范武新并不在乎这些,他不允许自己的女婿只是个碌碌无为的小医生,更何况,林涛并不是李神医有血缘关系的孙儿。

    套用他自己的话说,范家已经出了个败家子,不能再招进来一个,一直以来,范武新都把希望放在她女儿以及外面的小儿子身上。

    只不过小儿子虽然精明,但年龄还不算太大,没法做一个合理的管理者。

    范家能够成为燕京最顶尖的家族,是因为范家老爷子当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站对了队伍,得到了华夏官方大老板的赏识,成了军队的五大大佬之一,也因此成就了如今的范家。

    范武新不喜欢他父亲辛辛苦苦打下来的一大片家业毁于他手里,所以他必须从范家里培养一个人才来,至于林涛,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林贤侄,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那咱们就这么着吧?中午留下来吃午饭,我还有些事情,就先去……”

    范武新正要站起来,林涛却抢着说:“不打扰了,我这就告辞!”

    说完,不等范武新开口,林涛迈着步子,直接朝着别墅外面走去。

    一旁的陈总管与范武新对视一眼,随后把目光看向只剩下背影的林涛,眉头轻轻蹙了一下,对范武新说:“武新,咱们这么处理这件事情会不会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陈伯,快刀斩乱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给他希望,这件事情会更难处理。”

    “哎,其实这个年轻人我总感觉他不一般!”

    陈总管轻轻叹了口气,感慨道。

    范武新疑惑的看了陈总管一眼,问道:“陈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总管如实地说道:“我总感觉他看上去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但是我又看不出他的深浅来,外表和气质都很想普通人,但给人的压力和气场却极大!”

    这时,范仲突然插话说:“老陈……额……”

    见范武新瞪来的眼神,范仲马上改口,讪讪的说:“陈爷爷,连你都看不出林涛的深浅?”

    “恩,看不出来。”

    范仲惊讶道:“那你看的出他有修为吗?”

    陈总管波澜不惊的点点头,说:“看得出他有修为,而且不弱,只不过看不出他修为的深浅来。”

    范武新道:“连您都看不出林涛的深浅来?以你如今的修为,不应该啊!”

    “是啊,所以我感觉林涛并没有我们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陈总管若有所思的说道。顿了顿,他继续说:“虽然林涛不是李神医的亲孙儿,但是李神医这辈子无子嗣,说不定就拿林涛当亲孙儿对待,把他一身的本事全都传给了林涛。”

    经过陈总管这么一分析,范武新心里有些后悔了,后悔刚才不该那般直言不讳的对待林涛,虽然不想让林涛成自己的女婿,但是能够把林涛拉拢到他们范家也是一家很不错的事情,懊恼的同时,他把目光看向了范仲,突然想到了个点子,于是忙对范仲说:“你赶紧跟上去,好好的跟林涛套套近乎,如果能够把他拉拢到咱们范家来,你以前犯的错误我可以既往不咎。”

    范仲本来就想追出去,一直碍于范武新的震慑不敢乱动,这会儿范武新都放话了,他便再也坐不住了,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蹿了起来,嬉皮笑脸的说:“父亲你就瞧好吧,保证完成任务!”

    “别再让我失望了!”

    范武新满含深意的看了范仲一眼,说道。

    ……

    林涛走出范家别墅后,见来时的出租车司机已经等不及先离开了,不由得唉声叹气几声,打算冒着暴露的风险,御气飞出郊区,不过好在郊区并没有什么人,所以被人撞见的风险极小。

    就在林涛打算找个偏僻的角落腾飞时,一声超跑发动机的嗡鸣声在耳边响起,想都不用想便知道是范仲。

    叭叭叭……

    身后传来喇叭声。

    林涛停下脚步,见法拉利超跑停在了自己跟前,车窗摇下,范仲探出脑袋,笑眯眯的说:“上车!”

    “不必了,我自己走走吧。”

    范仲没好气的说:“这附近没有出租车可以搭乘,你知道如果你这么走,要走多久才能走到市内么!”

    林涛犹豫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拉开了副驾驶座椅的门,钻了进去。

    “是不是很生气?”

    范仲踩了一脚油门,车子飞速疾驰。

    林涛撇撇嘴,道:“谈不上生气。”

    “你就是生气了!”

    “随你怎么想吧!”林涛无语的看了范仲一眼。

    “我父亲人就这样,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刚才你走了之后他就后悔了。”

    林涛似笑非笑道:“后悔什么?”

    “后悔对你太直接啊!”

    “呵呵,那又如何,结果不都一眼?”

    范仲叹气的说:“林涛,你也别怪我父亲,如果你站在他的立场去考虑这件事情,你愿意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碌碌无为的小子么?”

    “不愿意!”

    “那不就结了吗!”范仲笑了笑,说:“别想那么多,至少兄弟我还是支持你的,虽然前面的道路异常崎岖,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

    林涛看了范仲一眼,一脸无语。

    也就一刻钟的时候,法拉利超跑便疾驰到了市内,林涛不由得感慨笑道:“这好车还真是不一样,我刚才坐出租车过去花了快半个小时呢。”

    “喜欢不?”范仲笑眯眯的说:“喜欢的话借你开。”

    “这么大发?”林涛笑道。

    范仲努努嘴,说:“我刚才的话不是说说而已,虽然兄弟我帮不上你什么大忙,但是借车之类的小忙还是可以帮到的。车是男人身份的象征,你看你穿的寒酸也就算了,至少得配个好车吧。”

    “靠,我穿的很寒酸吗?”

    范仲嗤笑道:“不寒酸吗?这哪买的地摊货?”

    “擦,我这是正儿八经的在商场买的名牌衣服好嘛!”

    范仲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伸手就想去扯林涛后颈的衣领,林涛一把拍开范仲的手,皱眉道:“你干什么?”

    范仲痛呼一声,说:“你大爷,打疼我了,我看看你穿的到底是什么牌子的衣服,就这面料,顶多几百块钱吧?”

    林涛瞥了范仲一眼,“纠结这些有意义吗?有些大佬低调,身价千亿,不照样穿几十块的地摊货。”

    “人家是大佬,你是么?”

    “不是!”

    “那不就结了,几十块的衣服穿在人家身上那叫低调,穿在你身上就成了穷酸了!”

    林涛翻了个白眼,将车门推开,说道:“谢谢你送我,咱们就此别过吧。”

    见林涛要下车,范仲忙道:“别啊,你先别走。”

    “还有事?”

    范仲道:“马上要中午了,你不也得吃中午饭吗,咱们边吃边聊呗?”

    “我成不了你姐夫的,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就算你成不了我姐夫,咱们交给朋友不行吗?”范仲恳切的说道。

    林涛表情犹豫的看了范仲一眼。

    范仲继续说道:“就简单的吃顿饭,随便聊聊,这有什么好犹豫的,我又不搞基,还怕你菊花不保啊?”

    “滚!”

    “嘿嘿,那你到底跟不跟我去吃饭?”

    “别特么说的这么暧昧,饭不吃了,就在附近找个茶楼喝喝茶得了。”

    “也成,那就去喝茶!”

    范仲对燕京极为熟悉,很快就找到了一家环境僻静,档次极高的茶楼。

    两人同时进了古色古香的茶楼,在身材高挑的旗袍迎宾女的带领下,两人去了二楼,范仲点了一个靠近湖边,可以看到湖景的包厢。

    林涛看了一眼价格表,包厢的最低消费便是三千三百八十八,顿时暗中咂舌,这茶楼莫不是想钱想疯了吧?

    很快,林涛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有多幼稚了。

    在范仲点完昂贵的茶水后,很快两名身材高挑,穿着旗袍,长相文静的女孩子便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范仲贱兮兮的凑近林涛,说道:“选一个吧。”

    “选什么?”林涛有些疑惑。

    范仲翻白眼说:“当然是先美女,看看喜欢哪个。”

    林涛这才醒悟过来,这里喝茶怕是次要的,真正消费贵的是在这些旗袍美女身上。

    “都有什么服务?”

    林涛得问清楚,如果是皮肉生意,他就不打算点美女了。

    范仲似乎看出了林涛的心思,笑道:“放心好了,这里是正规店,你即便想干那种事情,店里也没那业务。”

    “好吧。”林涛这才放心下来,看了看两名旗袍女,选了左边那个皮肤白皙的文静女人。

    “兄弟好眼光啊!”

    范仲赞叹一句,随后笑道:“咱们先喝茶,让她们先去准备准备。”

    林涛好奇的问道:“准备什么?”

    范仲神秘兮兮的笑着说:“别急,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林涛便不再多问,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还别说,这天价的茶叶喝起来确实很香,细细的品了几口茶,林涛瞥了一眼旁边坐着的范仲,若有所思的说:“说说吧,你应该不是单纯的只想请我喝茶这么简单吧?目的到底是什么?”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