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媒妁之言
    范武新在一群保镖的簇拥下进了别墅,看到客厅里的林涛,随即脚步加快了几分,径直走到林涛身边,仔细的盯着林涛看了几眼,有些不可置信的说:“你就是李神医他老人家的孙儿?”

    林涛含笑的点头,在范武新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着范武新。

    范武新年龄大概五十出头,身材高大,一身的西装穿的笔挺,国字脸,男中音,眉浓眼大,精神看上去极好。

    两人相互打量几眼后,范武新面色淡然的笑了笑,指着沙发说道:“快请坐!”

    随后,见没人给林涛泡茶,便沉着脸对正在打扫卫生的佣人说道:“你们怎么搞的,不知道来客人了?怎么不泡茶?!”

    正在给花浇水的女佣被范武新一喝,顿时吓了一大跳,忙放下洒水壶,跑去泡茶。

    范武新又瞪向范仲,斥责道:“昨天一晚上夜不归宿,又跑哪去鬼混了?”

    范仲正要开口,范武新接着说:“现在先放过你,晚点再跟你算账。”

    随后,朝林涛挤出笑,说:“贤侄,让你见笑了!”

    林涛笑了笑,说:“没事。”

    “还不知道贤侄怎么称呼?”

    “林涛!”

    范武新微微一愣,不解的问道:“李神医姓李,你怎么姓林,难道跟随你母亲姓?”

    林涛也没想着瞒范武新,便如实的将自己从小被李神医捡回去的事情给说了出来,他并没有想着占范家的便宜,所有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

    范武新听完后若有所思的点头,随后朝着陈总管看去,两人对视一眼,脸上露出让人无法猜测的神情。

    “林贤侄,你此次前来是受李神医的指示吗?”

    林涛点头说:“爷爷让我来一趟,具体什么原因他并没有说清楚。”

    “哦,这样啊!”

    范武新不咸不淡的哦了一声,随即不说话了,顿时客厅显得异常安静。

    林涛感觉出来了,范家似乎并不怎么欢迎自己,甚至可以说,似乎不想遵守范家老爷子与自己爷爷之间的约定。

    沉默片刻,佣人端上来了茶水,范武新这才又重新开口,指着茶几上的茶杯,说:“林贤侄喝茶!”

    林涛点头端起杯子抿了口茶。

    范武新笑了笑,试探的问道:“林贤侄是跟着李神医学医,还是出山了自己闯荡?”

    林涛道:“出山了,如今在西安中医院任职。”

    林涛并没有将自己是长安食品集团董事长的事情给说出来,并不是他有意隐瞒,只是他能够当上长安食品集团董事长的事情有些曲折,为了避免过多解释的麻烦,林涛选择性的隐瞒了重要的身份。

    “在中医院当医生?”

    “是的。”

    范武新点点头,随后看了陈总管一眼,对林涛说:“林贤侄,你现在这里坐着喝些茶,我进书房处理一些公事,马上就出来。”

    “好的,范叔叔去忙便是,不用管我。”

    范武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陈总管使了个眼色,两人朝着别墅办公室走去。

    这时客厅只剩下了林涛和范仲。

    “林涛,你丫的太老实了吧,就不能把自己说的牛逼一些?”

    见自己父亲和陈总管进了书房,范仲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林涛说道。

    林涛其实知道范仲话里的意思,却故意装作不明白,一脸迷茫的说:“范兄,这话怎么说?”

    范仲叹气道:“没想到你比我还脓包,连这点常识都不懂。唉,你算是完蛋了,恐怕娶我姐无望了。”

    “我也没说要娶你姐啊!”林涛撇撇嘴,一脸无所谓。

    范仲唉声叹气道:“你这算是破罐子破摔吗?”

    林涛道:“随你怎么说吧。”

    范仲侧身紧紧的盯着林涛,一脸正色的问道:“林涛,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你难道就真不想娶我姐?”

    “我又不认识你姐,娶的着她么?!”

    范仲道:“就先不说我姐长相如何吧,就凭她是范家大小姐,这层身份摆在这里,你也应该挤破脑袋的去把她给娶了啊!”

    林涛玩味的看着范仲,问道:“范兄你老实说,为什么这么想让我娶你姐?我只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医生罢了。”

    范仲笑了起来,说道:“老实告诉你也无妨,你也看到了,我父亲并不怎么喜欢我,而且我天生也不是成材的料,总是惹他生气,如果我姐找的丈夫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才,你觉得我在范家还有地位么?”

    林涛若有所思,点头说:“我明白了,这就是你的真实想法?”

    范仲嘿嘿笑道:“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看你顺眼,咱们也一定能够玩到一起去。”

    “范大少爷真是太看的起我了。”

    范仲道:“所以,你必须把我姐给拿下,虽然我父亲可能因为你的身份原因有些不太乐意让你娶我姐,不过只要你坚持当初的约定,我父亲也没办法,毕竟我爷爷临终前可是嘱咐他了,必须遵守他与李神医之间的约定。”

    林涛道:“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父亲不愿意,我何必厚着脸皮去娶你姐。”

    “靠,林涛,你是不是傻?男人脸皮厚点怎么了?只要你脸皮厚一点,后半辈子可以说是衣食无忧,甚至于你的后代都能跟着沾光。”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脓包娶了你姐,你在范家的地位就得以保住?”

    “虽然这话有些打击你的自尊心,但明人不说暗语,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林涛苦笑道:“其实你不用多虑,你作为范家唯一的长孙,一定会继承范家。即便你姐嫁给了一个绝世聪明的人,可那又如何,对方毕竟是外姓人,你父亲不可能把范家的家业交给外姓人来继承。”

    范仲听了林涛的话,突然眯起了眼睛,说:“谁说范家就我一个男丁。”

    林涛一愣,“你还有哥哥弟弟?”

    范仲朝书房方向看了一眼,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范家没有,不代表外面也没有啊!”

    林涛立马会意了范仲话里的意思,想来也是,像范家这般超级大家族,范家家主在外面有其他女人一点都不奇怪。

    “这么说来,你父亲应该很喜欢外面的那个……”

    “可不是吗,外面那个狐狸精把他哄的神魂颠倒,我都怀疑他会不会光明正大的将外面的私生子给接回来住。”

    “这倒不至于,毕竟脸面还是要顾的。”

    顿了顿,林涛继续说道:“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你母亲肯定不会看着你吃亏的。”

    说起范仲的母亲,范仲重重的叹了口气,说:“我那善良的老母是指望不上了,跑去出家了,你让我怎么指望她?!”

    “啊?”

    林涛惊讶一声,诧异道:“怎么会这样?”

    “那还用问吗,还不是对我爸失望透顶,所以选择了遁入空门。”

    林涛心中无不唏嘘,随即,苦笑的看了范仲一眼,说:“如此说来,你在范家的地位还真有些危险啊!”

    范仲看向林涛,坏笑道:“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够娶我姐啊,这样一来,咱们就可以站在统一战线上了。”

    “范兄倒是深谋远虑啊!”林涛看向范仲,似笑非笑的说道。

    范仲笑眯眯的说:“我这可算不上深谋远虑,这件事情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林涛兄弟,算我求你了,跪求你娶我姐吧!”

    “你挺无耻的啊,为了自己,就这么把你姐给卖了?”

    “嘿嘿,这怎么能算是卖?反正她也是要嫁人的,嫁给你有什么不好的,你不就是憨了一些,社会地位低了些吗,其它都没什么问题。”

    “咳咳,你这是夸我么?”

    “当然咯!”范仲挑了挑眉。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范武新和陈总管从书房走了出来,两人重新来到客厅,范武新含笑的看着林涛,说:“林贤侄,让你久等了!”

    林涛含笑道:“无碍,范叔叔正事为重。”

    范武新点点头,随即满含深意的说:“林贤侄应该也已经知道了你跟爱女婚约的事情吧?”

    “已经有耳闻!”

    范武新道:“那我想问问林贤侄,你是怎么想的?”

    林涛沉吟片刻,暗想,这范武新肯定是想试探自己的态度,为了不让自己陷入被动,林涛想了想后,面带微笑的说:“范叔叔,我是晚辈,我想先听听您的意思。”

    范武新愣了一下,随即满含深意的对林涛笑道:“按理说,林贤侄你来了咱们范家,按照家父和李神医的约定,你跟爱女应该立即完婚的,可是……”

    顿了顿,范武新看了一下林涛的表情,见林涛面色如常,这才继续说道:“现在已经是新时期新社会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那一套已经过时了,所以……”

    林涛见范武新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便接话茬说:“范叔叔的意思我明白了,我的意见跟你一样,我也不喜欢自己的婚约被人约束。”

    “哈哈,林贤侄果然是通情达理之人,希望林贤侄不要见怪,范叔叔也不是说想赖账,只要你跟爱女接触过后,如果你们两人都没意见,范叔叔立马替你们操办婚事!”

    “呵呵,不必了!”

    林涛面无表情的笑了笑,语气低沉的说道。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