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婚约?
    裴雪薇怎么都没想到林涛会改变主意,原本她见林涛说的那般决绝,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林涛在电话里的话让她愣了一下,随后好奇的问道:“什么条件?”

    林涛喝了口啤酒,说:“你跟周家的周一鸣有婚约吧?”

    “你认识周一鸣?”裴雪薇惊讶的反问道。

    “不认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电话那头的裴雪薇沉默片刻,说:“算不上婚约吧,只是他们长辈有那个意思,我还没同意。”

    “如果我不帮你治疗你爷爷的病,你肯定会答应这场婚约吧?”

    “我不知道!”

    裴雪薇语气显得有些纠结,说话的时候语调有些低沉。

    “我替你爷爷治病,你拒绝与周家的周一鸣结婚,如何?”

    “你此举的动机是什么?”

    裴雪薇不明白林涛为什么会有这种要求,心中充满了疑惑。

    林涛笑了笑,说:“不喜欢周家人,这个理由充足么?”

    裴雪薇说道:“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你,原本我也没打算嫁给周一鸣。”

    “你安排时间吧,等安排好了告诉我一声,我去替你爷爷治病。”

    林涛在电话里说完后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裴雪薇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俏脸上露出一丝迷茫……

    ……

    次日,林涛早早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简单的洗漱过后,林涛去酒店附近的早点摊吃了早餐,之后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给出租车司机报了个地址。

    出租车司机扭头看了一眼后排座椅上坐着的林涛,道:“那个地方可不是我们这些出租车可以进去的,我只能把你送到大门口。”

    林涛淡然的点头,说:“门口就行了!”

    林涛此行要去的便是当初他爷爷在心中提到的燕京范家。

    林涛不知道燕京范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不过能够入他爷爷的法眼,想来也是非常不一般的。

    他这次来燕京说是替裴雪薇的爷爷治病,其实主要目的还是来燕京拜访范家的家主,范长云。

    出租车行驶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进入了近郊,之后又朝近郊南边行驶了大概二十分钟,快到目的地时,林涛远远的坐在车里就看到了一片极为壮观的豪华别墅群。

    出租车在进入别墅群的大门口停了下来,出租车司机对林涛说:“小伙子,只能到这了。”

    林涛掏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出租车司机,说:“可以在这里等我半个小时吗?”

    “小伙子,我这……”

    见出租车司机要拒绝,林涛继续说道:“如果半个小时我还没出来,你就可以自己走了,这些钱都是你的。”

    说着又递给出租车司机三张票子。

    出租车司机苦笑的接过钱,说:“你就不怕我拿着钱不等你就跑了?”

    林涛道:“如果我在半个小时之内出来了,同意还会给你这个钱数,除非你不想赚钱了。”

    “好吧,我等你半个小时!”

    林涛见出租车司机答应下来,这才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别墅区的大门是关着的,大门口有好几名训练有素的保镖巡逻,林涛迈步走到门卫亭,见门卫亭里面有一个老人正闭目盘膝坐在床边,顿时一愣,惊讶的暗叹,竟然是一名修炼者?

    “老人家!”林涛对着门卫老者喊了一声。

    老者眼睛猛的睁开,朝林涛盯了过去,眼神极为锐利,若是普通人,怕是被这眼神给吓尿了。

    老者见林涛丝毫不畏惧自己的眼神,忍不住轻咦了一声,随即好奇的打量林涛两眼,看不出林涛是有修为的修炼者,便从床上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问道:“有什么事?”

    “这里面有没有住着一户姓范的人家?”林涛问道。

    老者笑了起来,说:“年轻人,你打听范家做什么?”

    “哦,我有些事情要找范家的家主。”

    “你找范家家主?”门卫老者忍不住再次打量林涛两眼,说:“你认识范家家主?”

    “不认识!”

    门卫老者当即脸冷了下来,“既然不认识,为什么要去找范家家主?”

    “因为我爷爷认识啊,让我来找范家家主。”

    “你走吧!”

    门卫老者觉得林涛是来捣乱了,脸色沉了下去,下逐客令。

    林涛皱眉道:“要不你给范家打给电话说一声?”

    “年轻人,别闹了,这里不是你可以胡闹的,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门卫老者有些不耐烦了。

    林涛原本是想给范家打电话,让范家人出来接的,不过当初林涛爷爷在心里留的电话号码林涛一时想不起来了。

    就在林涛犹豫要不要硬闯的时候,突然一阵发动机嗡鸣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响起,片刻间,一辆法拉利超跑便停在了大门口,随后法拉利的车窗摇了下去,里面露出一张长相极帅的脸,朝着门卫喊道:“老郭,开门啊!”

    这时候门卫老者含笑道:“少爷,这边有个年轻人要找老爷,您看?”

    “谁呀?”

    长相帅气的年轻人朝门房望去,看向旁边的林涛,随即问道:“你谁啊?”

    林涛见对方似乎是范家人,便说:“我叫林涛,我找范老爷子。”

    “林涛?不认识!”

    说完,对门卫老者道:“别放这小子进去,看着就不像好人。”

    “我不像好人?”林涛冷笑了起来,说:“我们两个到底哪个不像好人?!”

    “哟呵,小子你胆子不小啊,知道我是谁吗?敢这么跟我说话!”

    帅气的范家纨绔见林涛敢跟自己叫板,顿时来了兴致,瞪着眼睛看向林涛。

    “别跟我废话!”

    林涛实在是没了耐心,沉声说:“去告诉范长云,就说李天罡的孙子来找他!”

    “靠,小子,你竟敢直呼我爷爷的名讳,我……等等……”

    帅气的纨绔话音戛然而止,随即惊讶道:“你刚才说你是谁的孙子?”

    林涛不悦的重复道:“李天罡!”

    “我擦,不会吧?”

    法拉利突然歇火,随后车门被推开,帅气的纨绔从车里走了出来,一脸的不可思议道:“你说你是李天罡的孙子?”

    “有什么问题?”

    “你怎么证明你是李神医的孙子?”

    林涛随手掏出身上携带的银针,说:“这个可以证明么?”

    “不行,这银针市面上多的去!”

    “那这样呢?”

    突然间,林涛手中的银针如同有魔力一般,平成一排,悬浮在半空中。

    帅气的纨绔看傻了眼,旁边的门卫老者脸色却是一变,惊诧道:“你竟然有修为?”

    林涛有修为其实不是门卫老者所惊讶的,他只所以惊讶,是因为他竟然完全看不出林涛是个修炼者,如果看不出对方的修为,那就表明对方的修为要比自己搞出太多。

    “现在可以证明了吗?”

    林涛没有回答门卫老者的话,看向帅气的纨绔问道。

    “啊,哦,可……可以证明。”他醒悟过来,随即,一脸兴奋的看着林涛,道:“兄弟,你刚才那招实在是太帅了,可以教我吗?”

    林涛:“……”

    “我是来找你爷爷的。”

    “哦哦,差点把正事给忘记了,上车吧,我带你进去。”

    “年轻人,你能不能如实的说一下,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门卫老者见林涛要上车,有些不甘心的追问。

    林涛将副驾驶的车门拉开,看了门卫老者一眼,说:“你的修为是‘炼气化神’中期,跟我不再一个层面上,所以没有问的必要!”

    门卫老者听了林涛的话,脸色又是一变,并没有因为林涛的狂妄而恼怒,林涛能够一眼看出他的修为,他知道林涛的修为铁定比他高出太多,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有如此高的修为,这让他觉得自己花了四十年时间才修炼到第二层的‘炼气化神’实在是人比人气死人。

    门卫将大铁门打开后,法拉利呼啸般朝里面冲去,帅气的纨绔看了一眼旁边的林涛,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范仲,你呢?”

    “林涛!”

    “咦,不对啊,你爷爷叫李天罡,你叫林涛,你们的姓氏为什么不同?”范仲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顿时好奇的看向林涛。

    林涛面无表情地道:“你不用知道这些。”

    “嘿嘿,有个性,我喜欢!”

    “我不喜欢男人!”林涛看向窗外,被别墅区优美的环境给吸引。

    范仲并没有因为林涛的态度不好而不高兴,笑眯眯的说:“你这次来是准备跟我姐姐成亲的吧?”

    “啥?”

    林涛扭过头,不解的看向范仲。

    范仲道:“难道不是?”

    林涛被范仲给搞糊涂了,“接什么婚?”

    “靠,不会吧,你还不知道呀?你跟我姐姐是有婚约的啊!”

    林涛脸色沉了下来,“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范仲无奈道:“看来李神医什么都没跟你说啊,算了,现在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等待会儿见了我爸,让我爸解释给你听吧。”

    林涛眉头一下子紧皱了起来,他这次来范家只不过是应他爷爷的要求,来范家取了他爷爷信中所说的‘福报’,怎么就扯到婚事了?

    难道是老头子故意混淆视听,挖了个坑等着自己?

    林涛越想越感觉不对劲……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