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不喜欢女人?
    燕京,这个华夏首都的大城市,有着严格森严的等级制度,是整个华夏权力的集中地,也是无数高手鱼龙混杂的地方。

    燕京对于林涛来说完全就是个陌生的城市,今天是林涛来燕京的第一天,晚上在国贸大酒店吃过晚餐之后,林涛正想去熟悉一下周边的环境,刚走到酒店门口,一下子就碰到了脸露焦急之色的裴雪薇,只见她踩着高跟鞋,脚步疾快的朝大门口这边走来,由于心理想着心事,她与林涛擦肩而过却为发现林涛。

    “裴小姐!”

    见裴雪薇从自己身边过去,林涛站在一旁喊道。

    裴雪薇猛然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她身形一滞,随即转过身去,当看见身后的林涛时,她微微一愣,随即醒悟过来,挤出笑,说:“林先生,咱们能谈谈吗?”

    林涛表情淡然的说:“裴小姐,我想易念桃已经把我想说的话都转告给你了吧?咱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裴雪薇看了看酒店附近的花园,指着花园说:“去那边走走?”

    林涛犹豫了一下,见裴雪薇一脸的希冀,心中暗叹一声,道:“好吧。”

    说完,迈着步子朝酒店花园走去,裴雪薇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

    “林先生,对不起,我不应该隐瞒裴鸿飞是我弟弟的事实。”

    两人走到花园的凉亭时,裴雪薇止住了脚步,脸上带着歉意的说道。

    这会儿她穿了一套工作的ol职业套裙,套裙是浅蓝色的,就像是空姐制服,却又比空姐制服显得高雅贵气,合体的ol套裙将她身材完美展现出来,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上套着肤色丝袜,因为气温骤降的原因,肤色丝袜是经过处理的保暖裤袜,脚下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细高跟踩在脚下,跟身高有一米七八的林涛持平。

    十二月的燕京夜晚特别寒冷,两人在花园里吹着冷风,裴雪薇身子隐隐有些发抖。

    林涛看了裴雪薇一眼,说:“我跟裴鸿飞的恩怨你应该一清二楚,所以我是不可能去帮你爷爷治病的。”

    “林先生,你不要管裴鸿飞,就当是看我的面子,成吗?”

    林涛摇摇头,说:“我不喜欢你们裴家人,而且咱们之间并不熟,我为什么要看你的面子?”

    裴雪薇没想到林涛说话如此不近人情,顿时感觉既尴尬又没面子,绝美的俏脸上露出愠怒之色。

    裴雪薇确实是顶级大美女,不过林涛见过的美女多了,所以对美女也是有防御力的,既然裴雪薇是裴家人,即便是美女,林涛也不会给她好脸色。

    “还有没有事,如果没事的话我可走了?”

    见林涛转身要走,裴雪薇急忙喊道:“你等等!”

    “恩?”

    林涛看向裴雪薇。

    裴雪薇表情有些淡漠的问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答应治我爷爷的顽疾?”

    林涛为了让裴雪薇死心,故意装作饶有兴致的朝裴雪薇身上打量几眼,随即露出一丝暧昧的笑意,说:“帮你去治你爷爷的顽疾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肯陪我一晚上……”

    “林涛,你无耻!”

    裴雪薇没想到林涛突然变脸,露出如此丑陋的嘴脸,竟然还提出了如此下流的要求,顿时俏脸气的铁青,浑身颤抖的厉害,也不知道是因为寒风冻的身子哆嗦还是被林涛给气的哆嗦。

    “是,我就是无耻!”顿了顿,林涛似笑非笑的说:“我再无耻也没有你弟弟无耻,裴大小姐,咱们后会无期!”

    说完,不再理会裴雪薇,直接朝着花园外面走去。

    “混蛋!”

    ……

    燕京周家大院内。

    周家能够在燕京成为顶级豪门,离不开周家老爷子的努力,周家老爷子原名叫周长青,原本是华夏退役的大将军,虽然如今已经退下去了,但是门人学生数不胜数,且都身居要职,再加上他的两个儿子都很成器。老大周天运做官,五十多岁便已经是部级大官,老二周金涛经商,如今到底有多少财富谁也说不清,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今天是周家家族内部聚餐的日子,周无双之所以风尘仆仆的从羊城赶回燕京,就是怕扫了爷爷周长青的兴。

    她回家洗了个澡之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给她弟弟周一鸣打了一个警告电话,之后开着她的红色玛莎拉蒂轿跑,直接赶到了周家大院。

    周家大院在皇城边上的四合院内,门口有荷枪实弹的警卫守卫着,周无双车子开到门口后将车子停好,下车后踩着一双红色的平底皮鞋朝着四合院内走去。

    走到荷枪实弹的警卫身边,周无双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年轻的警卫,调笑的挑眉道:“兵哥,这大冷天的辛苦你啦!”

    年轻的警卫目不斜视,虽然定力很好,但是却没法淡定,脸色红了红,尴尬地回答道:“周小姐,这些都是我该做的,不辛苦。”

    周无双踩着她那双精致漂亮的平底皮鞋在警卫面前晃了晃,妩媚的笑道:“我这身打扮我爷爷不会不高兴吧?”

    年轻的警卫依然不敢看周无双,目视前方,悻悻的说:“周小姐,我……我不知道。”

    “咯咯咯……算啦,不调戏你了,你好好站岗吧!”

    年轻的警卫如释重负,偷偷在心里松了口气,暗叹,这周家大小姐简直太恐怖了,一颦一笑都牵扯着男人的心,如果不是经过特殊训练,恐怕心都要被她挠化了不可。

    周无双调戏完警卫,直接进了四合院,这时候四合院的前厅正坐在两人,一个头发花白,大概七十多岁,坐在为首的位置,另一个五十多岁,坐在他下首的位置,两人边喝茶边聊天,这两人正是周家的老爷子周长青,以及周长青的大儿子周天运。

    周无双走进前厅后,朝两人笑着打招呼,道:“爷爷,父亲,我回来了。”

    周长青看了看自己孙女,笑着说:“还以为你在外面乐不思蜀,不知道回家了呢。”

    周无双笑眯眯的走到周长青身边,说:“爷爷,我这不也是为了办正事吗,又不是去游玩。”

    一旁的周天运脸色不悦的看着周无双,说:“你弟弟人呢,电话为什么一直打不通?”

    周无双似笑非笑道:“打不通很正常,不久前我给他打过电话,那边很嘈杂,估计正在酒吧跟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厮混呢!”

    “混账东西!”

    周天运忍不住低骂一句,脸色铁青的说:“不怪人家裴家姑娘看不上他,这种整天无所事事的混蛋谁看的上?”

    提到此事,周无双看向周长青,试探的问道:“爷爷,我听说您亲自跑去裴家,跟裴家老爷子提了婚事?”

    周长青抿了口茶,点头说:“一鸣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找个好老婆成亲了,裴家虽然跟咱们家族差了些,但是裴家的裴雪薇是整个燕京年轻一代女性中最为出类拔萃的,让她做咱们周家的媳妇也是不错的选择。”

    “爷爷您可真偏心,为了那小子竟然放下身段去跟裴家老爷子提亲!”

    周长青哈哈笑了起来,说:“没办法,谁叫咱们周家人丁不够兴旺,到你们这一代,就只有你弟弟这么一个男丁,你二叔不孝,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子嗣,搞的咱们周家差点要断掉香火,再不帮一鸣说门婚事,任由他胡来,咱们周家迟早要绝种的!”

    “谁在说我呢?”

    这时,外面传来一个男人询问的声音,没多久,一身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进了前天,笑眯眯的看向三人。

    周长青不满的看了二儿子周金涛一眼,冷哼道:“整天打扮的西装革履也没见你娶到个媳妇!”

    周金涛尴尬的笑了笑,说:“爸,我这不是娶不到媳妇,不是还没有找到喜欢的吗。”

    “你都多大年纪了?”提起这个话题周长青就气不打一处来,吹胡子瞪眼的指着周金涛说:“你侄儿都要成亲了,你不觉得丢人吗?”

    “爸,我这刚回来,干啥呀,怎么还批斗上我了!”

    周金涛郁闷不已,随即看向周无双,偷偷给周无双使了个眼神,想让周无双帮他解围。

    周无双却视而不见,仿佛入定了一般。

    “咳咳,无双,你看看你爷爷杯子里都没茶了,赶紧添点水去,这么没眼力劲。”

    周金涛尴尬的咳嗽一声,转移了话题。

    周长青无奈的叹了口气,说:“看来等我进了棺材都不指望能看到你娶媳妇了!”

    “爸,您别这么悲观啊,等我找到合适的,立马就娶!”

    “你这话我都听了二十年了……”周长青瞪向周金涛。

    一旁的周无双一边帮周长青添水,一边笑眯眯的打趣,道:“爷爷,我有时候真怀疑二叔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此话一出,周长青和周天运目光全都直勾勾的盯着周金涛。

    周金涛表情一僵,随即瞪向周无双,骂咧道:“好你个死丫头骗子,连你二叔我都敢编排了,前不久才给你升到公司总监的位置,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呵呵,我只是实话实说嘛!”周无双妩媚漂亮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

    周金涛气的直翻白眼,一时哑口无言。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