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揣摩身份
    直到刚才不久前,林涛才猛然醒悟,前几日在易念桃家里见到裴雪薇的时候,就感觉裴雪薇的名字似乎跟某些事情有关联,不过这个想法只是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也没有细想,直到刚才易念桃说裴雪薇的家族是燕京裴家,家族资产上千亿,林涛这才突然想起在西安不可一世的裴鸿飞不就是燕京裴家的人吗。

    一想到这些,林涛立马联想到了裴鸿飞跟裴雪薇的关系。

    如果两人真是姐弟关系,那么替裴雪薇爷爷治病可就真成一个可笑的事情了。

    裴鸿飞在西安的时候,处处想打沈曼丽的注意,甚至于不惜用卑鄙的手段,如果不是有林涛在,裴鸿飞恐怕很有可能得逞。

    林涛跟裴鸿飞的关系是不可能调和的,所以也就不可能去给裴鸿飞的爷爷治病。

    对于林涛的询问,易念桃先是一愣,随即醒悟过来,点点头,觉得林涛的语气有些不对,便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林涛冷笑道:“当然有问题,真是没想到啊,裴雪薇会是裴鸿飞的姐姐!”

    易念桃似乎听出了一些端倪,小声试探的问道:“你跟裴鸿飞有什么矛盾吗?”

    “呵呵,矛盾深了去,不久前这小子才被我打成重伤。”

    “啊?”

    易念桃一惊,诧异道:“你们两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会结仇?”

    “具体的原因你就不要过问了,这次燕京之行我恐怕不会帮裴雪薇的爷爷治病了。”

    “别呀,你们的恩怨跟雪薇姐又没什么关系,我都已经答应雪薇姐了,你现在不帮她爷爷看病,岂不是让我做言而无信之人吗!”

    “让我去给仇人的爷爷看病,总得给我一个合理的利用吧?”

    “这个”

    易念桃想了想,讪讪的说:“就看我的面子呗?”

    “你的面子有那么大?”

    “林涛!”

    易念桃提高了语调,明显有些生气了。

    林涛嗤笑道:“少给我来这套,还有没有事?没事我可挂电话了!”

    “林涛,你先别挂!”

    “还有什么要说的?”

    易念桃犹豫了一下,随即咬了咬牙,说:“我把雪薇姐最近面临的遭遇说给你听,等你听完了肯定会愿意帮她的!”

    林涛饶有兴致的说:“那你说说看吧。”

    当下,易念桃就把裴雪薇被她爷爷裴振勇许配给燕京周家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说完,忍不住叹气说:“雪薇姐根本就不喜欢周家的那个纨绔子弟,可是她爷爷非得让她嫁给周家的周一鸣,目的就是为了让裴家能够延长‘寿命’,雪薇姐其实挺可怜的,生在这种大家族,连自己的婚姻都不能自己做主”

    “你等等!”

    林涛打断了易念桃的感慨,反问道:“这事跟我救治她爷爷有什么关系?”

    易念桃道:“你还不明白呀,雪薇姐想让你替她爷爷治病,如果你能够把她爷爷的顽疾治好,说不定她爷爷一高兴,就不会再把她嫁给周家了。”

    “幼稚!”

    林涛冷笑道:“既然裴雪薇的爷爷已经决定这么做了,必定是深思熟虑过的,你觉得可能因为我把他治好了,他就改变自己原本打定主意的事情?”

    “可是”

    林涛没让易念桃说话,打断了她的话,继续说道:“既然是选择了将自己孙女嫁给周家作为条件,来换取裴家的延迟衰败,那么他是绝对不可能因为顽疾被治好就改变这个初衷,所以如果你们想利用治病的事情来让裴家老爷子改变主意,这个想法太幼稚了。”

    易念桃气道:“你不幼稚,你倒是想个不幼稚的办法啊!”

    “我想的着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涛,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呵呵,我是哪种人啊?”

    “见死不救!”

    林涛撇撇嘴,说:“我又不是救世主,干嘛去救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再者说了,那是人家家族内部的矛盾,跟见死不救根本沾不上边,我范不着去冒险得罪两个家族吧?”

    林涛这么说顿时让易念桃沉默下来。

    易念桃觉得林涛说的有道理,如果林涛破坏了这场婚姻,那么不论是裴家,还是周家,都会拿林涛当仇人,这种局面不是易念桃想看到的。

    “林涛,对不起啊,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易念桃想通其中的关键后,幽幽叹了口气,心中有些失落,就好像马上要嫁给周一鸣的人是她一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裴雪薇也一样,如果她真不想嫁给周一鸣,只能是她自己去反抗,我们都只是外人,帮她解决不了最根本的问题。”

    “知道了。”易念桃语气低落的应声。

    此时,在燕京最为豪华的夜总会包厢内。

    华灯初上,夜场还未正式营业,一个豪华包厢已经被一群燕京的公子哥给包了下来,其中一人便是周家的二公子,周一鸣。

    就在不久前,周一鸣接了他姐周无双的电话,得知裴雪薇亲自去机场接了一个叫林涛的年轻人后,他内心仿佛一直有一团火焰一般,怎么都灭不了。

    连续喝了几杯闷酒,旁边他一个哥们见他有些反常,便凑了上去,笑道:“一鸣,怎么接了个电话之后变的这么消沉了?”

    “一些糟心的事,哎,别提了!”

    对方笑了笑,神秘莫测的说:“因为裴雪薇的事情吧?”

    周一鸣惊讶的看了对方一眼,说:“郭哥,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住你啊!”

    郭潮平,燕京郭氏家族的公子哥,与周家齐名,都是燕京顶尖的家族。

    “当然了,你除了烦裴雪薇的事情,还能烦啥?”郭潮平笑着说道。

    周一鸣脸色阴沉下来,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洋酒,慢慢的吞入喉咙,阴测测的说:“以前裴雪薇只是不爱搭理我,这些我倒是能够忍受,但是让我忍受不了的是,她裴雪薇向来高傲的像个白天鹅,从来不去主动跟任何男人搭腔,今天竟然亲自去机场接了一个跟咱们年龄相仿的一个小子!”

    “哦?”

    郭潮平显得有些惊讶,“裴雪薇竟然主动去接一个男人?这真是稀奇事了!”

    “最让我气愤的是,她好像跟这个男人很亲昵的样子!”

    郭潮平淡然的问道:“这事你是从哪听来的?”

    周一鸣冷声说:“是我姐在机场亲眼看见的。”

    “无双呀?”郭潮平笑了笑,将手里夹着的烟抽了一口,吐出浓浓的烟雾,随即轻描淡写的说道:“无双一直和裴雪薇不对付,她的话不可多信,但也不能全信。”

    周一鸣似乎听懂了郭潮平话里的意思,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姐有夸大的嫌疑?”

    “呵呵,我可没这么说,我什么都没说过。”

    说完,对周一鸣神秘兮兮的笑了笑。

    周一鸣会意,苦笑一下,随即眉头又皱了起来,“即便我姐夸大其词了,但是裴雪薇亲自去接那小子肯定是事实,不行,这是我一定得搞清楚,还有我得调查一下那小子的底细。”

    顿了顿,周一鸣把目光看向郭潮平,笑道:“郭哥,这种事情你最拿手了,要不你帮帮弟弟我?”

    郭潮平笑着摆手,“这是小事,不过你也得多帮帮我啊!”

    周一鸣先是一愣,随后马上明白了郭潮平的意思,暧昧的笑了起来,说:“郭哥放心,你对我姐的心意我又不是不知道,每次见到她,我都会在她面前提到你。”

    “如此甚好!”

    “郭哥,我的事情你尽快帮我调查清楚,一天不知道我就一天寝食难安。”

    “放心好了,用不了多久就给你结果,不过老弟啊,裴雪薇可是个很难驯服的女人,你可得悠着点啊,哈哈哈”

    周一鸣跟着笑了起来,表情古怪的说:“等结了婚,一切不都是我说了算,到时候她还不得乖乖的对我言听计从,否则,嘿嘿”

    “老弟说的有理,他们裴家想依附你们周家,她裴雪薇不就是得对你言听计从吗,哈哈,老弟,这次你可算是抱得美人归了,燕京那些二代公子哥们恐怕都得嫉妒的发狂了,裴雪薇可是燕京上流家族的顶尖美女了。”

    周一鸣阴笑道:“美女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我看中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的那份自以为是的高贵和矜持,我想看看等有一天她躺在床上等我临幸时候会是个什么模样,嘿嘿,我要的只是征服的快感!”

    “呵呵,老弟你可真会玩!”

    郭潮平皮笑肉不笑的看了看周一鸣,随后想到了周一鸣的姐姐周无双,一想到周无双那绝美的脸蛋和诱人的身段,郭潮平开始幻想如何把周无双弄上床,然后狠狠的蹂躏她,让她跪在自己面前求饶。这个表面妩媚浪荡,内心保守的女人很合郭潮平的口味。

    一想到这些,郭潮平顿时变的热血沸腾,连呼吸都跟着有些急促起来了,他怕旁边的周一鸣瞧见他的异样,悄悄的翘起了二郎腿,挡住起了变化的部位,随后低头喝了口酒,平复内心的**。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