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机场候机
    “喂,林涛,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林涛愣神的功夫,易念桃在电话那头焦急的问道。

    “哦,我听到了,不过我可能帮不上她的忙,毕竟他爷爷已经坐在轮椅上十几年,能够再次站起来的可能性很小。”

    林涛如果全力以赴,用自己的真气来修复裴振勇坏死的肌肉,说不定裴振勇还真有站起来的可能性,但这样一来损耗的真气太大,林涛没有傻到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去损耗大量的真气。

    “即便真治不好你去一趟也行啊,给她一些希望吧!”

    易念桃唉声叹气的在电话那头说道。

    林涛苦笑道:“都治不好了,我去有什么意义呢?”

    易念桃说:“你先去看看呗,万一治不好也就彻底放弃了。”

    林涛原本打算在羊城多待一段时间,亲自教授秦晓婷、茱莉娅以及丁瑶瑶修炼功法,不过刚才突然想到燕京范家的事情,再加上易念桃苦苦哀求,林涛决定先从羊城飞往燕京一趟,等到燕京的事情结束之后再回来安心的教授几女修炼心法。

    “好吧,我去一趟燕京!”

    电话那头的易念桃见林涛答应下来,俏脸露出喜色,忙道:“林涛,谢谢你,算我又欠你一个人情了!”

    林涛似笑非笑地道:“你欠我的人情已经够多了,也不在乎多这一个,是吧?”

    易念桃轻哼一声,说:“我答应以身相许来报答你,是你自己不乐意的,怪谁呀!”

    一听到以身相许林涛便一个头两个大,苦笑道:“还有别的事么?没事我就挂电话了,这会儿还忙着呢!”

    易念桃又忙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林涛想了想,说:“明天吧。”

    “好的,你坐上飞机后给我发条短信,把航班告诉我,我让我雪薇姐派人去接你。”

    “知道了,挂吧!”

    挂断易念桃的电话,茱莉娅在一旁直勾勾的看着林涛,饶有兴致的问道:“林,给你打电话的是什么人?”

    林涛笑着将手机扔到一旁,说:“一个患者,让我去燕京帮她朋友的爷爷治病。”

    “什么患者这么大的面子,能让你不远千里的去燕京?”

    林涛看茱莉娅吃味的小表情,顿时忍不住一把搂住了她,打趣道:“听你说话的语气可真酸,吃醋了?”

    茱莉娅没法理解汉语‘吃醋’的真正意思,便轻哼一声,娇俏地道:“我没有吃醋,也不喜欢吃醋,太酸了,我喜欢吃辣的东西。呵呵,你别想转移话题,快老实交代吧,林。”

    林涛:“……”

    “我发现你跟丁瑶瑶在一起接触时间久了,变的不单纯了。”

    林涛见茱莉娅一副不依不饶的追问架势,顿时气的牙痒痒,伸手就朝茱莉娅挺翘的臀部上拍了一把,以示惩戒。

    茱莉娅被林涛拍的娇呼一声,可怜兮兮地道:“人家还是个病人呢,你就是这么对待病人的啊?”

    林涛望着茱莉娅高挑的身子以及动人的俏脸,喉咙忍不住哽咽了一下,如果不是昨天夜里跟常佳丽折腾了半宿,再加上茱莉娅这会儿生病了,他非得将茱莉娅给按倒在沙发上,做点少儿不宜的事情。

    如今在他认识的众多红颜知己当中,只有茱莉娅和丁瑶瑶他还没有真正的‘吃过’。

    ……

    下午替茱莉娅熬完药后,快到傍晚的时候,众女听说林涛回了羊城,纷纷从外面赶回了别墅,晚上常佳丽、秦晓婷、茱莉娅以及丁瑶瑶联合起来给林涛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五人相处的极为融洽,一顿晚餐五人喝了两瓶白酒三瓶红酒,全都喝的醉呼呼的。

    除了生病的茱莉娅浅尝红酒微醺以外,其他三女皆醉的不轻,到最后,林涛只能一个个的将她们抗回各自的房间。

    等忙完一切,重新回到一楼客厅的时候,林涛见茱莉娅还在客厅等着自己,便笑着走到沙发边,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啊?”

    茱莉娅笑了笑,说:“等你啊!”

    “等我做什么?”

    茱莉娅暧昧的笑着说:“你今天打算让谁给你侍寝呀?”

    林涛翻了个白眼,苦笑道:“都喝醉了,谁能给我侍寝?!”

    “我呀,我没喝醉!”

    “你不行,你感冒没好,我怎么舍得折腾你啊!”

    茱莉娅看了看林涛,突然表情有些委屈,低声说:“林,她们的床你都上过,为什么就是不肯跟我上床?”

    林涛听了茱莉娅的话暗自咋舌,心道,这外国人的心思还真是开放,上床这种事情可以轻易的挂在嘴边,一点都不害臊。

    “那啥,茱莉娅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是不愿意……那啥,我怎么跟你说呢,你再考虑考虑吧,如果真决定一辈子留在华夏,到那时候咱们再突破关系,行么?”

    “林,我早就考虑好了,否则也不会毕业之后就跟着你,我父亲去世的早,如今在国外的母亲重新嫁人,我也无牵无挂,不打算再回去了,除非你不肯要我了!”

    “我当然不会不要你。”见茱莉娅有些失落,林涛安慰道:“这样好吧,等到你病好了,咱们……咱们再突破友谊?”

    “扑哧,突破友谊?”

    茱莉娅听了林涛说出这么含蓄的话,顿时没忍住笑出声来,“林,你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含蓄了?”

    “不行啊?”林涛翻了个白眼。

    茱莉娅娇笑道:“行!”

    顿了顿,她又说,“那你今晚上可以陪我睡吗?”

    林涛笑着搂住茱莉娅的柳叶腰,说:“你不是跟丁瑶瑶睡一个房间吗?”

    “没有,现在丁瑶瑶跟曹岚姐睡一个房间,最近曹岚姐去了西安,所以别墅的四个房间我们一个住一间。”

    “好吧,那大爷今晚就翻了的牌了,嘿嘿……”

    茱莉娅面露喜色,拉着林涛的胳膊笑道:“林,跟我去房间吧!”

    林涛蹭的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随即在茱莉娅不防备的情况下,一个横抱直接将茱莉娅抱了起来,在茱莉娅的娇呼声中,林涛迈着四方步朝着别墅二楼走去。

    茱莉娅的房间内。

    两人进房后,茱莉娅随手将门反锁,表情妩媚的贴上林涛,声音带着诱惑的语调轻声说道:“林,今天晚上就让我好好伺候你吧!”

    “你打算怎么伺候我?”

    林涛看着茱莉娅诱人的身材,喉结鼓动了一下,嘴里口干舌燥。

    茱莉娅红唇轻启,随即舔了舔嘴唇,露出暧昧的笑,娇腻的说:“待会儿你就知道了……现在,我先去给你放水……”

    ……

    次日一大早。

    为了不让众女发现自己昨夜在朱莉娅房间睡觉,林涛悄悄从床上爬了起来,没去吵醒朱莉娅,见朱莉娅露出光洁的肩膀,林涛帮朱莉娅盖上被子,想起昨夜朱莉娅替他服务的场景,浑身又是一阵热血沸腾,尤其是朱莉娅那性感嘴唇撩拨林涛浑身每寸肌肤的时候,那种感觉仿佛浑身有千百只蚂蚁一般,又痒又舒服,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林涛下床后迅速穿好衣服,出了房间,去了一楼沙发又躺了一阵子,等到众女渐渐起床,下了一楼,他这才装模作样的从沙发上起来。

    早上一起吃过早餐,林涛开着车子直接奔赴机场。

    在机场订了前往燕京的机票后,林涛坐在候机室等飞机,其间将航班告诉了易念桃。

    易念桃收到林涛的短信后,立马又把短信转发给了裴雪薇。

    裴雪薇一大早便在办公室办公,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她表情淡然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见是易念桃发来的,于是点开看了一眼,见易念桃发来航班次,顿时一愣,随即醒悟过来,面带喜色的将电话打到了易念桃那边。

    易念桃接通后,裴雪薇忙问道:“念桃,这是林涛的航班次吗?”

    易念桃笑道:“是呀,估计旁晚的时候就能到燕京。”

    裴雪薇抿嘴笑了笑,说:“还是咱们念桃的面子大,这么快就搞定了。”

    易念桃打趣说:“哪是我面子大呀,人家看你是大美女,知道是帮你的忙,满口就答应下来了。”

    裴雪薇笑了笑,说:“拿你姐开涮呢?”

    易念桃笑嘻嘻的说:“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林涛评价你是大美女嘿。”

    裴雪薇笑眯眯的转移话题,说:“念桃,算姐欠你一个大人情。”

    “雪薇姐,说这种话就见外啦,你不也照顾了我一个星期吗。咱们之间不用说客气话,等我伤势彻底好了就来燕京找你玩。”

    “好的,那你就好好养伤,等来了燕京姐好好招待你。”

    两人又闲聊了一阵子,这才挂断电话。

    等到裴雪薇挂了易念桃的电话,马上又翻出了林涛的电话,原本打算打给林涛的,想了想,还是给林涛编辑了个短信发了过去。

    此时,林涛正在飞机场的候机室等飞机,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杂志,这个时候鼻尖突然传来一阵淡淡地芳香,林涛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顿时微微一愣。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