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婚事
    巫山**过后,办公室内的休息室终于消停下来。

    原本就妩媚动人的常佳丽在被林涛滋润过后,俏丽的脸庞红润有光泽,顿时更显得迷人水嫩了。

    常佳丽被林涛折腾的都快散架了,幽幽的瞪了林涛一眼后,无奈的问道:“怎么突然想着回羊城了?”

    “想你了呗。”

    “少来,这话你去对茱莉娅和丁瑶瑶这些小姑娘说还差不多。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林涛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事,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教授你们修炼心法。对了,上次帮你打通任督二脉之后就没管你了,你最近修炼的如何?”

    提及此事,常佳丽一脸兴奋,抿嘴笑着说:“我按照你的要求,每天都在入定修炼,现在感觉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连精气神都强太多,丹田位置隐隐感觉到了热腾腾的气流。”

    “那是气海在聚集真气,不错啊,没想到短短不到一个月都可以聚集真气了,真是孺子可教。”

    “这也得归功于你这个好师傅啊!”常佳丽笑眯眯的看向林涛。

    林涛见常佳丽妩媚的模样,原本已经熄灭的**顿时又升腾了起来,他正想再次把常佳丽给推倒,刚要动手,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叮的一声响了起来。

    林涛压制着内心的火热,摸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便点开看了看,短信的内容是询问他是不是林涛。

    林涛脸上露出好奇的神情,从床上坐了起来,迅速回复了一条短信,询问对方是谁。

    常佳丽躺在一旁,见林涛发短信,便问道:“谁这么晚了还在给你发短信啊?”

    林涛笑着将手机放到一边,说:“我哪知道啊,陌生的号码!”

    顿了顿,林涛一脸坏笑的看向常佳丽,说:“常姐,你休息好了没?”

    “干啥?”

    常佳丽一脸警惕的看着林涛。

    林涛嘿嘿笑了起来,“你觉得能干啥?”

    “呀,你……你还是不是人啊!”

    “嘿嘿,今天晚上我要折腾的你下不了床!”

    “流氓,变态,呀喂,我不要了……”

    ……

    次日,一觉醒来。

    休息室已经没有了常佳丽的身影,林涛打着哈欠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见已经快十一点了,顿时有些纳闷,自从他当兵之后一直到现在,从来就没有睡到超过九点钟的时候,难道是因为昨天夜里折腾的太疯狂,导致精力耗尽?

    林涛苦笑一声,正要将手中的手机放到一旁时,忽的注意到了手机上的一条未读短信,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没有去看那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这便打开看了一眼,对方直接打出了自己的名字。

    “裴雪薇?”林涛愣了愣,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却又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林涛一时想不起来对方是谁,便发了条短信,解释说,自己昨天睡着了,没能及时回复短信,又问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发完这条短信之后,林涛没有再去管短信,忙起床洗漱一番,随即翻出常佳丽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阵子对方才接通。

    “常姐,你去哪了啊?”林涛笑着问道。

    常佳丽在电话那头低声说:“正在集团下面的公司视察,你先回别墅去吧,茱莉娅今天有些不舒服,没有去护肤品公司,你去看看她怎么回事。”

    林涛答应一声,又跟常佳丽闲扯几句,这才挂了电话,之后偷偷摸摸的离开了常佳丽的办公室,朝着常佳丽的别墅开去。

    半路上,林涛再次收到了裴雪薇的短信,短信里解释说:“林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咱们前天还在念桃的家里见过面,这么快就忘记了?”

    林涛看了短信一个急刹车,惊讶不已,将手机放心好安心开车,心里却在思量,像裴雪薇这种顶级美女怎么会主动联系自己?

    这不符合常理啊!

    林涛在开车子不方便回短信,车子快开到常佳丽的别墅时,又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林涛将车子靠边停下,见短信回复道:“林先生,我没别的意思,就像给你交个朋友。”

    “交朋友?”

    林涛玩味的笑了起来,“这美女该不会是看上哥们了吧?”

    ……

    燕京,一处豪华大气带着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内。

    裴雪薇下了飞机之后直接赶到了她爷爷这里,之前裴雪薇原本打算将易念桃一起带到燕京来,不过后来考虑到易念桃的伤口刚恢复,怕身体因为奔波而再次复发,便好说歹说的劝住了易念桃来燕京的心思。

    接她的专车开到四合院门口,她忙推开门走了出去,踩着高跟鞋疾步朝着四合院内走去,门口两名制服保镖看到裴雪薇直接给放行。

    院内,裴雪薇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四合院扫地的黎叔,裴雪薇上前去关切的问道:“黎叔,你伤势好些了吗?”

    黎叔见是裴雪薇,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多谢大小姐关心,已经好多了,这次没有保护好少爷,实在是愧疚啊!”

    裴雪薇道:“黎叔你不必自责,这些都是他自找的,说起来还是他把你给害的受伤了,你伤势还没有完全康复,就不要干这些活了。”

    “没事,已经好多了,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再不动动就该发霉了。”

    裴雪薇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朝四合院看了一圈,问道:“我爷爷人呢?”

    “裴老在书房练字呢。”

    “这么好的兴致,那我去书房了。”

    黎叔笑眯眯的点头,“去吧,裴老今天心情不错。”

    裴雪薇走过四合院的走廊,到达了后院的书房。

    推开书房的门,迎面扑来墨水的墨香,就见裴雪薇的爷爷裴振勇真认真的拿着毛笔,写着毛笔字。

    “爷爷,我回来了!”

    裴雪薇抿嘴笑着走了过去。

    裴振勇抬起头来,看了裴雪薇一眼,含笑的说:“没在西安多待几天?”

    “原本是打算多待几天的,不过碰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人,就赶紧回来跟爷爷汇报了。”

    “哦?”裴振勇一脸好奇,笑着问道:“什么人能入我孙女的法眼?”

    “这个人您也认识!”裴雪薇含笑的看着裴振勇。

    裴振勇苦笑道:“难道是什么老熟人?”

    “是林涛!”

    “林涛?”

    裴振勇微微一愣,将手中的毛笔给放了下去,疑惑道:“就是打伤鸿飞的那小子?”

    “就是他!”

    裴振勇来了兴致,问道:“你主动去找的他?”

    “不是的,说来也巧,他跟我一个朋友认识,我跟他是在我那朋友家里见到的。”

    裴振勇哦了一声,再次提起笔,漫不经心的问道:“怎么样?”

    裴雪薇知道裴振勇问的什么意思,便答道:“没怎么接触,暂时不了解,不过从我朋友那里得知,他医术极其高明。”

    “哦,然后呢?”

    裴雪薇看了看坐在轮椅上的裴振勇,犹豫了一下,说:“爷爷,我想请林涛来给您治病。”

    “给我治病?”

    裴振勇笑了起来,“燕京多少中西医国手级别的都对我这病束手无策,他能治啥啊?!”

    “爷爷您先听我说完,林涛的医术真的非常厉害,之前我那朋友出了车祸,已经到了生命垂危的地步,西安市中心医院的专家医师都觉得救不活了,是林涛独自一人把她从鬼门关给救了回来,那些专家医师比燕京的专家并不差多少,由此可见,林涛的医术说不定就能治疗您的顽疾。”

    裴振勇一首诗写完后,放下毛笔,笑道:“该不会是你那朋友在你面前吹嘘他吧?”

    裴雪薇无奈的说:“这都是真事,我这次去西安在我朋友家住了一个星期,一直是我在照顾她,她的伤势是骗不了人的。”

    裴振勇身上的顽疾已经十来年,找过无数名医治疗,总是满心希望最后变成失望,这样一来二去,十来年过去了,裴振勇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所以裴雪薇提及此事时,他一脸的淡然。

    “好,就算你说的林涛医术很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林涛跟鸿飞的恩怨有多大,他可能不计前嫌的来给我这么一个老头子看病么?”

    “我……我会说通他的!”

    “呵呵,那就等你说通了再来告诉我吧!”

    “好吧……”

    裴雪薇原本满心欢喜的来告诉裴振勇,他的顽疾可能有治,却没想到裴振勇对此事如此冷淡,顿时觉得很是失落。

    “爷爷那我就先走了?”

    “你等会儿……”

    见裴雪薇要离开,裴振勇滑着轮椅到了裴雪薇身边,笑眯眯的看着裴雪薇,说:“雪薇,你今年多大了?”

    裴雪薇微微一愣怔,心中有不好的预感,“爷爷,我二十八岁,你应该知道啊!”

    “哈哈,我当然知道,你都二十八了,还不着急自己的终身大事?”

    裴雪薇正要说还没找到合适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裴振勇继续说道:“雪薇,你确实不小了,再耽误下去恐怕就成老姑娘咯。爷爷这次给你说了一门非常好的人家,你肯定会满意的。”

    “啊?”

    裴雪薇一脸惊诧,浑身如遭电击。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