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门主来访
    “怎么,有什么问题?”

    霍向天不满的看向钱进。

    钱进汗流浃背,吓的忙摆手,道:“没问题,没问题,只是门主……”

    “有什么话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霍向天给钱进的势压太大,让钱进感觉霍向天就犹如一座大山压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呼吸艰难,脸色难看的说:“这林涛和咱们洪门有不共戴天之仇,您现在去见他会不会太过不安全?”

    霍向天听了钱进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戏虐的看向钱进,说:“你觉得我堂堂洪门门主,会还怕林涛?还是说,你觉得我不是林涛的对手?!”

    “不,门主,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西安毕竟是他的地盘,咱们还是小心谨慎为妙啊!”

    霍向天不耐烦的摆手,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无须你来教我,你只需要带我去见林涛就行了!”

    霍向天如今的修为已经到达了‘炼虚合道’中期境界,在这世间,除了传说中的洪门老祖以外,没有几人能是他的敌手,他能够只身来到西安,自然是有恃无恐的。

    钱进见劝不住霍向天,怕惹怒霍向天,不敢再继续劝阻,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说:“门主,今天太晚了,要不我待会儿派人去通知他,让他明天跟您见面?”

    霍向天摇头道:“我就要现在见他,不能给他有心理准备的时间,你再敢多说一句废话,我立马让你人头落地!”

    钱进浑身一哆嗦,顿时不敢再多言,颤颤巍巍的说:“门主,我这就带您去林涛所在的别墅,不过我不能确定他这会儿在不在别墅里。”

    “带路!”霍向天面无表情的说道。

    ……

    就在霍向天朝林涛别墅这边赶来时,林涛正和胡媚儿在别墅饭厅吃着晚饭。

    餐桌前,姚红和吴妈上完最后一道菜后,林涛指着座椅笑道:“吴妈,姚红,你们也一起吃吧。”

    吴妈笑道:“这不合适吧?”

    “吴妈,你别总把自己当个保姆,之前我就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兆武临终前让我照顾你,我既然接受了兆武的所以,就应该完成他的遗愿,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不要在那么拘束了。”

    林涛很认真的对吴妈说道。

    吴妈见状,老怀安慰的点头,说:“成,以后我再也不客套了,免得你说多了也烦。”

    说着,吴妈跟姚红坐在了座椅上。

    这时候胡媚儿看向吴妈,说:“吴妈,兆武生前一直把您当他的亲妈,您为黄家辛苦了一辈子,现在是该好好享福了。”

    吴妈不可思议的看向胡媚儿,惊诧道:“你,你是……”

    “我是媚儿!”胡媚儿抿嘴笑道。

    “那……那之前的古悦眉呢?”

    林涛见吴妈和姚红都是一脸不解,顿时笑着解释说:“古悦眉就是胡媚儿,胡媚儿也就是古悦眉。之前媚儿中了蛊毒,忘掉了以前的事情,所以才以为自己是古悦眉,现在她身上的蛊毒已经解除了,所以又恢复了以往的记忆。”

    吴妈恍然大悟,惊喜道:“我就说嘛,世界上哪有那么相似的人,媚儿,能够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以后别走了,成吗?”

    “吴妈……我……我之前做错了事情,还得兆武他……”

    吴妈抬手阻止胡媚儿,说:“之前的事情跟你关系不大,你给兆武下的蛊毒被林先生给解除了,真正害死兆武的是他叔叔黄彦福,所以你别再内疚了。”

    林涛接着话茬说:“这事都已经过去了,兆武临终前也表示原谅你了,所以以后别再提这件事情……”

    姚红不知道三人在说什么,只能悻悻的说:“咱们吃饭吧,再不吃,饭菜都凉了。”

    四人边吃饭边聊天,一顿饭吃的接近尾声的时候,突然别墅门口站岗的保安急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脸紧张的说:“老大,外面有几个自称是洪门的人,说要见你。”

    “洪门的人?”

    林涛眉头一挑。

    那年轻的保镖点头说:“是的,看样子来者不善啊!”

    胡媚儿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表情奇怪的问道:“什么洪门的人?是干什么的?”

    “说来话长,晚点再说,你们待在别墅里面别出去,我去会会这洪门的人。”

    “我跟你一起!”胡媚儿刚想起身,因为蛊毒刚解除,身子还弱着,这一起身脑袋便是一阵眩晕,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林涛笑道:“你还是乖乖待在里面吧,站都站不稳了。”

    说完,跟着保镖快步朝着别墅门口走去。

    此时,在别墅大门口站着六人,为首的男人五十出头,一身练功服穿在身上与常人显得与众不同,此人正是洪门的门主霍向天。

    站在霍向天旁边的钱进朝别墅铁门里面看了一眼,见林涛跟着一名保镖走出来,便低声对霍向天说:“门主,林涛出来了!”

    “那个年轻人?”

    “对,就是他!”

    霍向天虽然知道林涛很年轻,但却没想到林涛年轻到这种地步,也就二十多岁的年纪,竟然将自己洪门的长老给斩杀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霍向天也只是一时失神便恢复如常,看向林涛,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笑意。

    林涛老远就看到了钱进,走近后,看了霍向天一眼,朝钱进说:“钱进,上次让你和洪门长老给逃脱了,这次你倒是主动送上门了?!”

    钱进听了林涛的话,脸色一变,整颗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三长老受了重伤被他带回分舵,因为不满三长老对他如狗般,便在三长老重伤的情况下暗算了三长老,将三长老杀害,然后把此事嫁祸给了林涛,这时林涛提及此事,若是被霍向天知道了真相,他恐怕就得死无葬身之地了。

    “林涛,你少废话,这位是我们洪门门主大人,今天门主亲自过来,这次看你往哪逃!”

    钱进赶紧将话题转移,威胁的看着林涛。

    霍向天能够做洪门的门主几十年,是何等的聪明,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林涛话里面的意思,便眉头紧促了起来,对林涛说:“三长老不是你杀的?”

    林涛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会是洪门的门主,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后,听到他的问话,林涛撇嘴道:“如果是我杀的我自然会承认,当时场面太混乱,我跟三长老大战一场后昏迷了过去,钱进趁机带着三长老开溜了,至于三长老后来为什么会死,那就得问钱进了。”

    钱进脸色巨变,额头上的冷汗刷刷的往下流,见霍向天目光看了过来,他一哆嗦,喉咙哽咽一下,不知所措的说:“门主,您别……别听林涛胡说八道,三长老就是他杀的!”

    “呵呵,当时在场的人多了去,三长老是不是我杀的,随便找几个人就可以问清楚,钱进,三长老的死很可疑啊,你为什么要诬赖在我头上,难道你做贼心虚?”

    林涛其实只是随口一说,他不会想到是钱进杀了三长老,没想到他的话说出口让钱进脸色更加难看,脸上露出慌张的神情,林涛和霍向天皆看出了钱进的心虚。

    霍向天脸色阴沉到了极点,面无表情的问钱进,“给你一个说实话的机会,三长老到底是怎么死的?”

    “门主,我……我不知道……”

    钱进知道想把这事诬赖在林涛身上是不可能了,毕竟当时在场围观林涛和三长老大战的人实在太多,很多人都看见他带着三长老开溜,说是林涛杀了三长老肯定很快就能被霍向天查出他说了假话,所以他没法再栽赃陷害到林涛身上,情急之下说了句不知道。

    “不知道,人是你带走的,你说不知道?”

    霍向天目光直视钱进,那眼神犹如实质的刺刀一般,让钱进胸口猛的一疼,吓的他忙道:“门主,其实……其实三长老是被林涛打成重伤后无法医治,才……才……”

    “混账!”

    霍向天感觉到智商受了侮辱,低喝一声,右手一挥,顿时钱进犹如纸糊的纸人一般,竟然被霍向天给活生生的撕裂成几截,瞬间血腥气弥漫四周。

    被钱进带来的几名手下见到钱进惨死,皆吓的脸色苍白的跪倒在地上了。

    霍向天不去管那几人,依然面带笑意,仿佛杀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蚂蚁,他看向林涛,说:“林先生,很早以前就听闻了你的名字,今天一见果然是年轻有为啊!”

    林涛面色凝重的看向霍向天,问道:“洪门门主光临我这小地方,不会是来跟我算账的吧?”

    林涛可以猜测到,霍向天肯定不是来杀他的,否则不会只带这么几人,更不可能亲自前来,只不过暂时还猜不出霍向天来此的目的。

    霍向天也没有拐弯抹角,含笑的说道:“林先生别误会,我此行并不是来跟你翻旧账,而是有事商议。”

    “我们之间有什么可商议的?”

    霍向天笑道:“林先生不打算邀请我进去喝杯茶?”

    林涛如今修为已经是‘炼虚合道’前期境界,借着极阳之体的优势以及‘太乙玄功’的功法,即便是跟‘炼虚合道’中期的高手对拼,也有一拼之力,甚至更胜一筹,所以他根本不担心霍向天能杀他。

    在林涛看来,他的修为属于‘地仙’之下无敌手的层次,霍向天虽然修为深不可测,但肯定是没有达到‘地仙’境界的。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