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苏醒
    “雪薇姐,听你这口吻,好像很了解那家伙似的?”

    裴雪薇美眸灵动的看向易念桃,含笑的说:“算不上了解,但知道一些,可能比你知道的还多哟。”

    “怎么会呀?”

    易念桃惊讶不已,“那家伙有那么出名,导致你这个常年待在燕京的大美女都知道他的存在?”

    “出名倒不至于,不过,因为一些事情偶然的知道了他。”

    裴雪薇不想跟易念桃解释太多,见易念桃还想询问,便忙转移了话题,说:“念桃,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易念桃心中虽然好奇,不过裴雪薇换了话题,她也不好再继续询问下去,笑眯眯的说:“虽然伤口还有些疼痛,不过已经感觉好多了,还别说,那家伙的医术真不错。”

    裴雪薇好奇道:“谁的医术不错?”

    易念桃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还说比我了解他呢,连他是个医生都不知道呀?”

    “额……”

    裴雪薇一愣怔,随即不可思议的说:“你的伤是他给治好的?”

    易念桃点头道:“本来我已经被送到中心医院了,医院的医生差不多给我判了‘死刑’,连最权威的手术专家都觉得我不行了,最后林涛出现了,把我从阎王爷手中给夺了回来。”

    说完,易念桃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爱慕之情。

    这表情虽然一闪而过,却还是被裴雪薇扑捉到了。

    裴雪薇坐到易念桃身边,低声询问说:“他医术很好?”

    易念桃点头道:“我爷爷你是知道的吧?”

    “易老先生,中医界的大国手,当然有所耳闻。”

    易念桃笑道:“我爷爷对林涛的中医医术推崇备至,可想而知他的医术有多好。”

    顿了顿,易念桃继续说道:“在此之前,我骑摩托车的时候膝盖摔伤了,也是他给了我一种药膏,抹了之后膝盖上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裴雪薇听了易念桃的话,点点头,暗道:“看来之前对他的调查结果实在是太简陋了,连他会医术这种事情都没有调查出来,裴家的情报机构是该换一换人了!”

    见裴雪薇有些愣神,易念桃好奇的问道:“雪薇姐,想什么呢?”

    “恩?哦没事,对了,林涛什么病都能治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应该都可以治吧。怎么啦,你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我随便问问。”

    裴雪薇笑了笑,心中开始盘算一件事情。按照易念桃说的,林涛医术通天,如果能够找林涛帮忙,把爷爷多年的顽疾治好,说不定爷爷可以重新从轮椅上站起来。

    只是,林涛能够愿意帮忙么?!

    ……

    林涛开车回到别墅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古悦眉。

    古悦眉客房的门没关,林涛以为古悦眉还没醒来,便脚步轻盈的走了进去,哪知道古悦眉正躺在床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醒了!”

    林涛含笑的看着古悦眉,问道。

    古悦眉见到林涛,神情有些复杂,轻轻恩了一声,说:“林涛,又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林涛听了古悦眉的话微微一愣,发现古悦眉说话的口气跟往日有所不同,顿时诧异道:“你是胡媚儿?”

    胡媚儿苦涩的笑了笑,点头说:“我都想起来了,林涛谢谢你!”

    林涛一脸兴奋,坐到床边,忙问道:“快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你因为黄兆武的死而愧疚,去了尼姑庵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碰到现在的师父?之前黄彦福不是你师父吗?”

    胡媚儿看向林涛,说道:“黄彦福确实是我师父,这次的黑衣是我师叔,黄彦福的师兄。”

    “黑衣?”

    “恩,他自己给自己取的外号叫黑衣。”

    “怪不得穿着一身黑袍。”林涛笑了笑,问道:“你们蛊毒门还有其他师兄弟吗?不会还有人来找我报仇吧?”

    胡媚儿抿嘴一笑,摇头说:“黑衣死了之后不会有人来找你报仇了,蛊毒门虽然还有一些弟子,不过都是修为极浅的,比我都差的太远,找你报仇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林涛听了胡媚儿的话,这才放心下来,将身上揣着的‘蛊毒经’拿了出来,递向胡媚儿,说:“这是从黑夜那里弄来的,你们门派的东西,你收好。”

    胡媚儿含笑的接过翻了几页,说:“这里面可是记载了最恶毒的蛊术,你放心把它交到我手里?”

    “我当然相信你,这东西在好人的手里就会变成好东西,在坏人手里才会变成最恶毒的东西。”

    胡媚儿说道:“你说的没错,这里面虽然有最恶毒的蛊毒,但是也有许多治疗疑难杂症的蛊术偏方,很是管用。”

    “你把它收好,不要落入了歹人手里。”林涛提醒道。

    胡媚儿恩了一声,说:“等我身体恢复好了,我就回蛊毒门一趟,将这‘蛊毒经’藏在蛊毒门的藏书阁里。”

    “你们蛊毒门在什么地方?”

    林涛很好奇,在现代社会里面还有蛊毒门这样的门派,便想去一看究竟。

    胡媚儿似乎看穿了林涛的心思,饶有兴致的笑着说:“如果你想去,到时候我把你带上,咱们一起过去。”

    “好啊,那你到时候别忘了叫上我!”

    林涛满口答应下来。

    胡媚儿满含深意的看了林涛一眼,俏脸微红,娇声说道:“放心好了,忘不了!”

    林涛没有注意到胡媚儿此时心思的变化,打趣的问道:“这次身体恢复之后还要不要上山做尼姑呀?”

    胡媚儿妩媚的白了林涛一眼,说:“不做了,尼姑庵的主持说完六根未净,不适合做尼姑。”

    林涛笑道:“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胡媚儿被林涛这么一问,神情有些黯然,摇头道:“暂时还不知道。”

    “要不……”林涛看了看胡媚儿的表情,说:“要不去长安食品集团帮忙?”

    胡媚儿一怔,看向林涛,“我不懂管理的。”

    林涛笑着说:“沈曼丽以前只是个舞蹈老师,也不懂什么管理,被我赶鸭子上架之后报的补习班学习的企业管理,现在总经理做的也挺好啊,你也去报个补习班,如果你去公司帮忙,有你们两个看着公司,我就彻底放心了。”

    “沈小姐会接受我吗?”

    “当然会,她为人很谦和的,等你跟她相处久了就好知道。”

    胡媚儿苦笑的叹气,说:“我考虑考虑吧。”

    林涛也不好勉强胡媚儿,便终止了这个话题。

    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一时间,房间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林涛从床上站了起来,讪讪的说:“你在休息一会儿,我先出去了,等晚饭好了,我让姚红给你送上来。”

    “等一会儿。”

    “还有事?”

    胡媚儿看向林涛,神情复杂的问道:“胡……胡永梅情况怎么样了?”

    “她跟你情况一样,解除蛊毒后吐血晕了过去,估摸着这会儿还没醒!”

    林涛见胡媚儿脸上呈现出担忧的神情,心中一动,试探的说:“媚儿,胡永梅她……”

    “她确实是我母亲!”

    胡媚儿知道林涛想问什么,开口说道。

    “真是没想到啊,你竟然会是胡永梅的女儿,那吴启达副省长不就是你父亲了?”

    “他不是我父亲,胡永梅生下我之后,把我丢在了孤儿院门口,之后才跟吴启达成的婚。”

    “我跟胡永梅接触过几次,你还是古悦眉的时候给她下过蛊毒,她心里清楚,却一直袒护你,替你隐瞒,由此可见,她对你……”

    “你不用说这些,我都明白,我现在也没有怪她的意思,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也不想再去追究对错……”

    林涛点点头,说:“你能这么想就对了,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她?吴启达让我转告你,随时欢迎你回去。”

    胡媚儿叹气道:“晚点再说吧,现在我……我还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们相处。”

    “成,那你就住在这里,什么时候想过去了就告诉我,我送你过去。”

    ……

    林涛和胡媚儿在房间里闲聊时,穿着一身练功服的洪门门主霍向天出现在了西安国际机场。

    西安洪门分舵的临时负责人钱进知道霍向天要来,早早就在机场等着迎接霍向天。

    除了一身练功服与常人穿着不同以外,霍向天走在人群中丝毫不起眼,如果钱进不是见过霍向天的照片,根本就无法将霍向天与洪门门主联系在一起。

    远远的,钱进就看见了霍向天走出机场出口,便赶紧带着两名小弟朝霍向天迎了上去。

    “门主您好,我是分舵的小钱,欢迎您来西安!”

    钱进走到霍向天跟前后,小心翼翼的跟霍向天问好。

    “你就是钱进?”霍向天瞥了钱进一眼。

    钱进心中一突,冷汗顿时从身上冒了出来,洪门的长老死在这边,虽然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他也不是一点责任都没有,钱进最害怕的就是霍向天秋后算账,此时被霍向天这么一瞥,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脸上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点头说:“门主,我……我就是钱进。”

    霍向天表情平淡的恩了一声,说:“你不用紧张,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这次来西安是有别的任务,你主需要负责好我的衣食住行就行了。”

    “是是是……”

    钱进心里松了口气,连忙点头,说:“门主,我已经替您安排好了住的地方,现在就带您过去看看。”

    “不用了,先带我去见一见林涛!”

    “见林涛?!”

    钱进一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霍向天。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