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以身相许?
    在易继光的邀请下,林涛进入了这西安城第一尊贵的别墅楼。

    一号别墅内部虽然不华丽,但却给人一种肃然起敬的气氛,林涛知道,这是无数位上位者在此居住所留下来的‘气势’。

    林涛刚进别墅内,便发现别墅里面有一个至少在‘炼神化虚’中期的高手存在。

    在这华夏,林涛很少见到‘炼神化虚’级别的高手,没想到易继光别墅里就藏着一个。

    不过这也好理解,易继光毕竟是一方大员,手里有个超级高手做保镖也不足为奇。

    这位高手虽然没有出现在林涛的视线范围内,但是林涛却锁定住了他的气息,在外人眼里,他可能是个超级高手,但是与林涛比起来,他层次差了不少。

    林涛没去管这个人,也没有主动询问易继光。在易继光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别墅的客厅,易继光面带微笑的指着沙发说:“林涛先生,请坐!”

    林涛含笑的点头,随即说:“易书记不用这么客气,直接叫我小林,或者小涛,都可以。”

    易继光虽然不知道林涛修为高深,不过他却知道林涛医术通天,所以对林涛极为客气,“叫小林他生疏了,那我以后就叫你小涛吧。”

    顿了顿,易继光朝书房方向看了一眼,笑着继续说:“小涛,念桃在二楼的房间,你上去看看她,我去书房处理一些公务,待会儿咱们吃饭再聊。”

    林涛欣然答应,起身朝着二楼走去。

    等到林涛上了二楼,易继光直接进了他自己的办公室。

    此时,他办公室内藏着一名五十出头的中年人,易继光看到此人并没有多惊讶,表情淡然的问道:“华英,怎么样,发现他有什么与众不同了吗?”

    叫华英的男人眉头紧促,说:“易书记,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跟我是同一类人。”

    “也是修炼者?”易继光眉头一挑,问道。

    华英恩了一声,说:“一开始您说他用中医医术救活了小姐,我就有所怀疑他是修炼者,刚才一看,果不其然,只是”

    见华英眉头紧锁,易继光疑惑的问道:“只是什么?”

    华英沉吟片刻,说:“我竟然看不出他修为的深浅,而且在他踏入别墅的一瞬间,他就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

    易继光一惊,忙道:“这么说来,他的修为比你还高?”

    华英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还是点了点头,神情复杂的说:“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只不过以他的年龄来算,他如果有那么恐怖的修为,太不符合逻辑了,这得是什么样的天才才能在而二十出头的年纪修炼出‘炼神化虚’巅峰的修为?”

    华英自己是‘炼神化虚’中期的修为,他却看不出林涛的修为来,所以下意识的就把林涛的修为往上提升了一个阶段,可他万万没想到,林涛的真实修为其实已经是‘炼虚合道’前期,离‘炼虚合道’中期修为也只是一步之遥了。

    易继光对于修炼的境界是有所了解的,见华英分析林涛的修为竟然是第三层的‘炼神化虚’巅峰境界,顿时惊诧的瞪大了眼睛,饶是他在政坛混迹了大半辈子,早已经练就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城府,在听到华英分析林涛的修为后,仍然露出了大惊失色的表情。

    华英见易继光失态,顿时露出了一丝苦笑,说:“易书记,也许是我多虑了,有可能是他修炼的法门有隐藏修为的本领。这种可能性极大,至少在我所知道的那些顶级高手中,没有一个是在二十出头就达到‘炼神化虚’巅峰境界的。”

    易继光神色恢复如常,为自己刚才的失态而叹息,随后开口说:“我倒是希望他的修为真有那般深厚,这样一来,至少咱们华夏有多了一个顶级高手,能够在他没有成名前跟他处理好关系,以后可能受益无穷啊!”

    华英神情恍惚的喃喃道:“如果他此时的修为真是‘炼神化虚’巅峰境界,那么以他的悟性和能力,不出二十年,别说顶级高手了,他绝对可以成为华夏第一人!”

    易继光听到这一评语又是一惊,“比燕京的那位老祖还厉害?”

    一提到燕京的那位,华英猛的露出肃然之色,道:“燕京的那位算是前无古人的存在了,但是以林涛的修炼速度,如果不出意外,他还真有和燕京那位一较高下的可能性。”

    顿了顿,华英苦笑一声,继续说:“不过越往后,修为提升的越困难,而且需要提升的契机,林涛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抓住那个契机,就得看他的造化了。有些人修为到‘炼神化虚’巅峰境界之后,即便用上几十年的时光也都没能到达第四层的‘炼虚合道’。”

    若是华英知道林涛此时的修为已经是‘炼虚合道’前期,离中期也只是一步之遥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惊的咬掉自己的舌头。

    易继光表情严肃的说:“先不说他的修为到底是不是‘炼神化虚’境界,仅仅凭他绝伦的中医医术,也得跟他处理好关系。”

    华英无不同意的点头,说:“易书记,如果有他帮您,以后您进军燕京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哦,此话怎讲?”易继光来了兴致,看向华英,问道。

    华英说:“咱们华夏顶级大佬基本上都是七十开外的吧?”

    华英这么一说,易继光马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惊呼道:“我老师最近身体越发差劲了,已经卧床一个月,如果林涛能够帮我去替老师治病,那么”

    两人对视一眼,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神情。

    “易书记,此事我觉得暂时不要跟林涛提起为妙。”

    易继光明白华英的意思,毕竟林涛刚救了自己女儿,马上又要求他去替自己的领导看病,先不说林涛愿不愿意,即便愿意恐怕也会对自己心生不满,这不是易继光愿意发生的事情,至少他的摸清林涛的性格,跟林涛搞好关系之后再次请他帮忙。

    林涛并不知道易继光和华英两人正在书房里谈论他,他上了别墅二楼之后,见第一个房间的门虚掩着,就朝里面看了一眼,见里面的床上躺着个人,虽然看不起对方的面相,不过应该就是易念桃了。

    林涛站直了身子,轻轻敲响了房门。

    果不其然,里面传来了易念桃虚弱的声音,“进。”

    林涛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走到床边,含笑的问道:“念桃,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易念桃原本躺在床上目光呆滞的盯着天花板,在听到林涛的声音后,她表情一滞,随后看向了林涛,好奇的说:“你怎么来了?”

    林涛笑道:“我就不能来看看你?”..

    易念桃第一次对林涛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摇头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林涛没多想,说道:“刚才去了隔壁的吴省长那里一趟,碰巧遇到了易书记,易书记说你在这里,便来看看你。”

    听了林涛的话,易念桃神情有些黯然,不过马上就恢复过来,笑着说:“还没当面谢谢你,林涛真的很谢谢你,把我从阎王爷那里拽了回来。”

    林涛笑着摆手,“举手之劳,不用放在心上。”

    易念桃满含深意的说:“事情我都听我爷爷说了,这绝对不是什么举手之劳,如果没有你,我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听你这口气,该不会是要以身相许吧?”

    林涛见气氛有些压抑,便随口开玩笑的说道。

    谁知道易念桃并没有向之前那般冷漠相对,而是很认真的说:“如果我痊愈了,你愿意的话我,我可以嫁给你!”

    易念桃说完,俏脸上露出一抹红晕来。

    林涛不可置信的看着易念桃,以为自己幻听了,这还是那个对自己百般不满的易念桃么?

    林涛只是短暂的惊讶后便醒悟过来,其实也可以理解,易念桃年纪轻轻,对未来还充满向往,这个时候老天要夺她性命,她得有多恐惧和不甘。就在这个时候,林涛如同天使降临般,伸出了援助之手,将她从死亡的旋涡中拉了出来,这份感激和感动足以让她对林涛心生情愫。

    此时的易念桃虽然面色苍白,气色不太好,但是精美的五官底子摆在那里,依然让她可以成为大美女,林涛朝她脸上打量一眼后,迅速转移视线,说:“我跟你开玩笑呢,我一个无名小卒,哪里配得上你这个千金大小姐,还是算了吧!”

    易念桃并不知道林涛的真实身份,只以为林涛是中医院的专家医师,医术不错,以为林涛说的这些都是认真的,便也露出认真的表情,说:“林涛,我说的都是认真的,配不配得上别人说的不算,我说配的上就配的上!”

    林涛身边的红颜实在是太多,不敢再去随便招惹女人,见易念桃认真的谈到了这个问题,他不想去接这个话茬,便转移话题的说:“你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看你身体恢复的如何。”

    易念桃仿佛没有听见林涛说的话,美眸直勾勾的盯着林涛,娇声说:“别转移话题,你表个态吧!”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