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救命之恩大于天
    两人趁着夜色出了院子,坐进保姆车之后,古悦眉启动了车子,扭头看了一眼仰躺在副驾驶座椅的林涛,不放心的问道:“他真的没救了?为什么不看着他断气再走?”

    林涛瞥了古悦眉一眼,说:“你这是得有多恨他啊?!”

    “恨之入骨!”

    “他不是你师父吗?”

    “是又如何,你以为我是心甘情愿的拜他为师吗?只是被他逼迫,被他利用罢了。”

    林涛道:“开车吧,放心好了,他是必死之人,我刺入了他三处死穴,已然是活不成了。”

    听林涛这么说,古悦眉稍微放心了些,这才驱车离开。

    次日,林涛再次去了中医院。

    从易向天办公室的储物室中拿了解除蛊毒需要的药材之后,回到别墅先替古悦眉熬制了她所需要的解药。

    当解药熬制好以后,林涛端到古悦眉面前时,古悦眉的神情明显变的激动起来,她接过林涛手里的药碗,一口便将碗里的药全给喝的一干二净。

    林涛好奇的问道:“感觉怎么样?”

    古悦眉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随即眉头一下子蹙了起来,正想说没什么效果时,话刚到嗓子眼,她突然感觉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忙用手捂住了肚子。

    林涛见状,惊讶的说:“难道这药不对?”

    古悦眉疼的已经说不出话了,银牙紧咬,额头冒出了不少冷汗。

    突然,古悦眉发出‘哇’的一声响,一口褐色的血液从嘴里吐了出来,旋即,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林涛忙蹲下去看了一眼地上褐色的血液,当看到血液中夹杂着已经死亡的小毒虫时,林涛才放心下来,将带有蛊毒的血液给吐出来身体基本就无大碍了。

    为了不耽误治疗时间,林涛替古悦眉解了蛊毒之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去了省委家属院,胡永梅如今已经危在旦夕,随时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早一点治好也好早一点脱离危险。

    林涛驱车到省委家属院之后,被门口站岗的武警给拦住,林涛在跟吴启达打电话跟武警沟通后顺利的进入了省委大院。

    轻车熟路的到了吴启达家,吴启达一见到林涛,便激动的问道:“林涛,你刚才在电话里说的都是真的,找到治我夫人的解药了?”..

    林涛含笑的晃了晃手中的中药,说:“药我都已经熬好了,只需要喝了这药,用不了多久,她便能药到病除。”

    “太好了,那就赶紧吧!”

    最近吴启达为胡永梅的病担心的寝食难安,连日常的工作都没有心思完成了,这下好了,胡永梅的蛊毒能够解除可算是让他心里的石头落地了。

    用同样的方式将中药喂进了胡永梅的嘴里,喝完药后,林涛和吴启达皆是满脸紧张的看着病床上的胡永梅。

    只见原本昏迷的胡永梅突然眉头紧皱了起来,随即,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口褐色的血液从嘴里吐了出来,林涛见胡永梅的状态跟古悦眉的一模一样,这才放心下来。

    吴启达见胡永梅吐了血之后一下子倒在了床上,双眼紧闭,顿时以为胡永梅断气了,下的脸色苍白,紧张的抓着林涛的双臂,低沉的问道:“林涛,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涛一脸平淡的解释说:“你先别着急,你看看地上的血。”

    吴启达疑惑的看了林涛一眼,随即按照林涛的意思蹲了下去,当他发现血液里有清晰可见的小虫子时,惊诧道:“怎么会这样?”

    “这就是蛊毒的蛊虫,如今蛊虫已死,胡阿姨的蛊毒已经解除了,只不过她昏迷的时间太长,可能需要缓和一些时间才会醒来。”

    吴启达听了林涛的话重重的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欣慰的看着林涛,说:“小涛,你又救了你胡阿姨一次,我们家又欠了你一个大人情啊!”

    林涛笑了笑,说:“这些都是应该的。”

    顿了顿,他看了吴启达一眼,又说道:“其实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情发生。”

    “哦,什么事?”

    吴启达疑惑的问道。

    林涛讪讪的说:“其实古悦眉离开你这里之后一直住在我那。”

    吴启达眉头皱了起来,“这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一次我不会在袒护她,她已经是第二次向永梅下毒了!”

    “这里面有误会!”

    林涛忙解释,当下就把古悦眉被她师父逼迫的事情给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吴启达听完林涛的讲述后,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道:“你没骗我?”

    林涛苦笑道:“我骗你能有什么好处?再说了,我为什么会突然有解蛊毒的药方?不就是从古悦眉师父那里拿来的吗!这一次其实古悦眉才是最大的功臣,如果没有她带着我去找她师父,胡阿姨恐怕”

    吴启达点了点头,说:“这孩子也挺可怜的,她师父真不是人,竟然在她身体里下蛊毒来逼迫她!”

    说完,吴启达转向林涛,沉着脸说:“她师父人呢?我现在就派人去将他缉拿归案!”

    林涛嘿嘿干笑了两声,说:“就不劳烦您去派人缉拿了,他已经见阎王爷了!”

    吴启达惊讶道:“你干的?”

    林涛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胡阿姨和古悦眉的蛊毒解除了,而且死了一个罪大恶极的坏人,至于过程,已经不重要了。”

    吴启达基本已经知道真相了,选择性的将此事给忘记,转移话题说:“悦眉还在你哪里?”

    “恩,她也是刚被解除蛊毒,正在昏迷中。”

    吴启达说:“等她醒了,你告诉她一声,让她回来吧,当初当初永梅虽然抛弃了她,但实属无奈,这其中的缘由等到永梅醒了会解释给她听的。”

    林涛叹了口气,说:“吴叔叔我现在怀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古悦眉应该不是她的真名,她的真名应该叫胡媚儿,在她还没和你们相认之前,我跟她就认识了。”

    吴启达听糊涂了,不解的看向林涛。

    林涛就把自己心里的猜测给说了出来。

    吴启达说道:“你的意思是,她中了蛊毒之后失去了记忆,被她师父制造了假的记忆?”

    “应该是这样,不过我现在还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

    吴启达重重的吁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叹气地道:“这件事情太离奇复杂了,一切都等她醒了再说吧。”

    两人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了一阵子关于胡永梅最近的饮食问题,见时间差不多了,林涛便起身告辞。

    吴启达挽留林涛在他家吃中午饭,被林涛给婉拒了。

    离开吴启达家,林涛坐进车里,车子慢慢的朝着省委家属院外面开。

    等车子开到一号楼时,林涛突然看到了一辆非常牛叉的车子从家属院外面驶了进来,此车牛叉不在于车子本身牛叉,而是车牌照

    “0000,这车牌是省委的大书记啊?!”

    林涛将车速更加放慢了些,两辆车子错车时,林涛好奇的往那辆车望去,一下子看到了车子后排坐着的人,顿时便愣住了。

    “易继光?!”

    “这不是易念桃的父亲吗?”

    “易念桃的父亲是省委的书记?”

    一连串的问题在林涛脑海中闪过。

    就在林涛看向易继冠时,易继冠也同时看向了窗外,看到了林涛,顿时也愣住了,随即忙对司机说:“停车!”

    司机不明所以的赶紧踩了刹车。

    易继冠推开车门,从车中走了出去,朝林涛喊道:“林涛先生!”

    林涛脑袋还在想问题,听到易继冠的喊声,他一下子将车停住,顿了顿,这才把车门打开,走下车,朝易继光笑了笑,随即尴尬的说:“易我应该叫您易书记吧?”

    易继光哈哈笑了起来,“喊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可真有缘分,这么快又遇见了!”

    顿了顿,易继光指着自己的一号楼,说:“走,到我家吃饭去。”

    林涛搓了搓手,说:“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也等同于是我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大于天,吃顿饭而已,请吧!”

    林涛见推辞不掉,只好苦笑的欣然答应。

    两人边走边聊,易继光好奇的问林涛,“你怎么会在这大院里,是有认识的人还是来办事?”

    林涛笑道:“有认识的人。”

    “哦,是谁啊?”易继光眉头一挑,问道。

    林涛见易继光突然有些敏感起来,猛然想到了些什么,心道,“易书记跟吴副省长该没有什么不和的吧?”

    “是吴副省长!”林涛想了想,即便自己不说实话,以易继光的能力也能查出是什么人,还不如坦荡荡的说出来。

    在林涛说出吴启达时,林涛见易继光的眉头又舒展开来,便知道两人应该属于一个阵营,又或者说,至少不是对立的。

    “你跟老吴是怎么认识的,怎么跑老吴那去了?”

    林涛当即便将替胡永梅看病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只不过隐瞒了胡永梅中蛊毒的事,毕竟蛊毒这玩意太过离奇,林涛无法判断吴启达愿不愿意让外人知道他老婆中蛊毒,所以就隐瞒了蛊毒的事情。

    “你还真是厉害了,同时成为了我和老吴的大恩人,哈哈,快跟我进屋,念桃已经被我给接回来了,正好让她当面谢谢你这个大恩人!”

    易继光并没有过多的询问林涛跟吴启达的事情,直接一笑了之,然后要求他进屋。

    林涛倒是没想到易念桃对她父亲怨念如此之重,还会愿意搬到她父亲这来养伤。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