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 钱我有的是!
    就在林涛对易念桃进行救治的时候,远在燕京的裴雪薇正在前往燕京飞机场的路上。

    此时,她坐在她的劳斯莱斯车中闭目养神,车子快到飞机场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缓缓睁开眼睛,裴雪薇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见是她弟弟裴鸿飞打来的,于是面无表情的接通,道:“有什么事?”

    “你要去西安?”

    裴鸿飞在电话那头语气僵硬的问道。

    裴雪薇道:“是的。”

    “你去西安做什么?”裴鸿飞问道。

    裴雪薇挑了挑眉,说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难道不是去西安替我报仇?”裴鸿飞语气显得有些恼火。

    裴雪薇冷声道:“我再跟你重申一遍,爷爷说了,不许找林涛报仇。”

    “裴雪薇,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姐!”

    裴鸿飞气的咆哮出来。

    裴雪薇语气缓和地道:“正因为我是你亲姐,才不想你找死!”

    “你什么意思?!”

    裴雪薇道:“林涛的身份并不想他表面那么简单,你如果一直跟他作对,倒霉的只能是你自己,还有可能把家族也给牵连进来。”

    裴鸿飞不相信裴雪薇说的话,“别危言耸听了,这小子有这么厉害?”

    裴雪薇冷笑了一声,说:“爷爷有你这么一个孙子也是倒霉,愚蠢到这种地步!”

    “裴雪薇,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别让你自己的愚蠢还了家族,爷爷为什么让你禁足?就是因为知道林涛不好惹,你却不知悔改,处处还想着报复林涛,你说你有多愚蠢!”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被打成重伤的是你,你还会说的这么轻松么?”

    裴雪薇嗤笑道:“他为什么要我打?”

    裴雪薇的反问一下子将裴鸿飞给问住了,顿时哑口无言。

    “行了,别多说废话,没事我就挂电话了。”

    “等会!”裴鸿飞压制着怒火说:“我可以不找林涛的麻烦,但是你得帮我收拾一个女人!”

    “什么女人?”裴雪薇愣了一下。

    裴鸿飞咬牙切齿的说:“长安食品集团的总经理,沈曼丽!”

    “这女人跟你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对付她?”

    “如果不是这个臭女人跟林涛说我对她死缠烂打,林涛又怎么会把我打成重伤,这个死女人才是罪魁祸首。”

    裴雪薇饶有兴致的挑眉说:“原来你跟林涛针锋相对的女人叫沈曼丽?”

    “哼!”裴鸿飞在电话那头不满的冷哼一声。

    裴雪薇自言自语道:“我倒是要见识见识对方是个什么样有魅力的女人,让你们两个都为之神魂颠倒。”

    说完,不等裴鸿飞开口,裴雪薇直接挂断了电话。

    ……

    此时,在西安市中心医院的手术室走廊里。

    一群人正焦急的等在手术室门口。

    院长秦守本见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难免有些着急,若是换作平时,易继光不在这里,他可以直接下令,将林涛赶出手术室,哦不对,如果易继光不在这里,林涛连进手术室的机会都没有。

    易继光原本就心里烦乱,见秦守本不停的在走廊内走来走去,顿时更加烦躁了,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说:“秦院长,如果你没什么别的事就先去忙你的,别在这待着了。”

    秦守本讪讪道:“易书记,我实在是不放心里面的那个年轻人啊,您看这都过去一个多小时了,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那年轻人只是一时逞能,恐怕您爱女就……”

    易向天在一旁听了秦守本的话,顿时又不高兴了,冷哼一声,说:“秦院长,你什么意思,不停的咒我孙女,我孙女得罪你了?”

    “啊?”

    秦守本诧异道:“我哪有皱您孙女,只是……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实在是开不得玩笑啊,咱们医院的专家医师就等在这里,您却要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去给您孙女做手术,这……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我当了一辈子的医生,我孙女是个什么状况还用你说?”

    “这……”

    秦守本还用开口,易继光已经不耐烦了,摆手道:“去去去,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再这里晃荡,你秦院长可不是为我易继光服务的,忙你的去吧。”

    易继光已经说的这么明显了,秦守本如果再不走就是不识趣,他悻悻的朝易继光点头,说:“易书记,您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

    “知道的!”

    秦守本刚转身,正要离开时,突然手术室的门一下子从里面打开了,他身子一滞,忙转身,道:“出来了?”

    众人目光纷纷朝着手术室门口看去。

    易向天和易继光率先冲了上去,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一脸疲惫的林涛身边,易向天紧张的低声问道:“怎么样了?”

    林涛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很不好……”

    “啊?!”

    易向天惊诧的叫出声,而易继光脸色直接变的有些苍白。

    林涛身子一斜,差点摔翻在地,幸亏旁边的主治医师王钟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林涛,林涛这才没有摔在地上。

    易向天一脸不可置信,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眼眶红着问林涛,“念桃……念桃她不行了?”

    林涛虚弱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喊住,朝易向天翻了个死白眼,没好气的说:“是我……我不行了,得赶紧给我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易继光第一个反应过来,脸上已经露出了些神采。

    林涛并不知道易继光的真是身份,朝易继光翻了个白眼后,说:“之前我都说了,肯定没问题,我说了的话就绝对算数,她没事了,度过了危险期,只用再给她服用一些疗伤的中药,在床上躺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了。”

    “当……当真?”

    易继光表情激动的问道。

    “骗你我能当官吗?!”

    林涛白了易继光一眼,打了个哈气,说:“不行了,体力消耗过度,必须得马上休息!”..

    “秦……秦院长?”易继光忙转身,见秦守本正一脸懵逼的消化着林涛说的话,便朝他招手,说:“快,快给这个年轻人准备一个休息的地方。”

    秦守本啊了一声,随即说:“真没事了?”

    林涛身边的王钟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也没跟谁打招呼,直接冲进了手术室,见到手术室里的易念桃生命体征平稳,顿时惊诧的瞪大了眼睛。

    他做西医已经三十年了,第一次见一个人能将一个重伤几乎要死的人从死亡线给拉回来,这简直是太神奇了。

    “这就是真正的中医?”

    王钟在心里嘀咕着。

    出了病房,秦守本第一个追问道:“怎么样,手术真成功了?”

    王钟虽然很不愿意相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他不得不承认,抬起头,看了秦守本一眼,王钟点点头,无奈道:“确实如他所说,度过危险期了。”

    听了王钟的话,易向天和易继光同时在心里松了口气,再看林涛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和善。

    “没什么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

    林涛又打开个哈欠,对易向天说道。

    易向天含笑的说:“不在这边休息一下再走?”

    “不了,这里哪有自家的床睡着舒服啊。”

    “那中药?”

    林涛道:“待会儿我把药方发你手机上,你替你孙女熬药吧,这事总不会也要我来做吧?”

    “呵呵,熬药这种事我可以搞定的。”

    “那我就先撤了!”

    林涛朝易向天摆摆手,随后又看了易继光一眼,转身要走。

    易继光忙说:“年轻人,你叫林涛是吧?”

    “是!”

    “真的非常感谢你!”

    林涛豁达的摇头,道:“小事,有时间还是多关心关心你女儿吧,我看她就是缺少了父母的爱,才会如此叛逆,你再忙总不会忙过市委书记吧?”

    一旁易继光的手下,以及医院的几位领导,在听了林涛的话后,神情变得极为怪异起来,有几个极力的憋着笑,脸都快憋白了。

    有人暗地里感叹,“这位肯定比市委书记忙啊,市委书记只用管理一个市,这位可是要管理一个省啊!”

    “林涛,你的话我记下了,多谢你的提醒!”

    易继光也不生气,朝林涛和蔼的笑了笑。

    “恩!”

    林涛老气横秋的恩了一声,转身朝着楼梯口走去。

    原本还一脸懵逼的秦守本这会儿醒悟过来,见林涛快走到楼梯口了,他忙跟易继光告辞,然后小跑的朝林涛追了上去。

    “林……林先生,请留步!”

    “有事?”林涛转身疑惑的看向追来的秦守本。

    秦守本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想请问一下你,这台手术你是怎么办到的?”

    林涛自然不会告诉秦守本,他修为高深,只是装出高深莫测的模样,说:“这重要吗?重要的是人现在活过来了。”

    “是是是……”

    秦守本忙点头,见林涛转身又要走于是抢着说道:“林先生,跟你商量个是怎么样?”

    “什么?”林涛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这会儿他消耗了太多修为,确实无比困了。

    秦守本开门见山的说:“我想聘请你来我们医院上班。”

    “不必了,我已经在中医院挂职了。”

    “我可以给你开出比中医院高三倍的薪酬!”

    秦守本原本以为林涛这样的年轻人在金钱面前会心动,谁知道他得意洋洋的刚说出口,林涛便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钱我有的是,十辈子都花不完,还需要你那点微薄的薪水?”

    说完,在秦守本一脸懵逼的状态直接迈步朝着楼下走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