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放手一搏
    秦守本见易继光情绪激动,不敢触他霉头,但有些话又不得不说,便委婉的说:“易书记,您爱女伤情有些严重,如果现在去请燕京的专家过来,恐怕时间来不及,再者,咱们医院就有全国最厉害的手术专家,不比燕京那边的差,即便是请了燕京的专家过来,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那你赶紧去把你们医院的手术专家给请来!”

    “他就在这里!”

    这时候,秦守本忙把他身边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推到了易继光跟前,说:“易书记,这位就是咱们院最好的手术专家,王钟主任医师,在美国深造过,手术一流。”

    王钟朝易书记颔首,有些为难的说:“易书记,您爱女的伤势太严重,而且伤在了致命的位置,即便是现在把美国最厉害的专家请来,他们也不敢对您做出百分百的承诺,所以……”

    “你不用说了!”

    易继光脸上露出悲伤之色的打断了王钟的话,随即,咬咬牙,眼眶有些红润的说:“赶紧做手术吧,一定要尽力!”

    王钟还没开口,秦守本忙抢着说:“易书记您放心,王钟主任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您的爱女给抢救回来。”

    秦守本有自己的小心思在里面,这一次易念桃的重伤对她来说可谓是一次大机会,如果能够顺利的救活易念桃,那么易继光一点会念这份恩情。

    如果有易继光在后面做后台,秦守本还不得如鱼得水。

    只不过这是最理想的想法,一旦易念桃没有抢救过来,他虽然可能会受到牵连,但是不会背最大的锅,毕竟手术是王钟做的。

    王钟见易继光抢着做承诺,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不过毕竟对方是他的顶头上司,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叹气的说:“易书记,我一定会尽力而为,只是……还望您能做最坏的打算!”

    王钟话音刚落,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易向天突然开口说道:“如果没有把握就不要去逞强!”

    众人全都把目光诧异的看向了易向天。

    易继光也是不解的看着易向天,问道:“父亲,您这是什么意思?”

    易向天沉声说:“我的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易继光惊诧道:“您打算用中医院的医生去救治念桃?”

    “有什么问题?”易向天皱了皱眉。

    易继光道:“父亲,您糊涂了吧?念桃现在情况很危机,您别胡闹了,中医医术怎么能够救治念桃这么重的伤?!”

    易向天冷声道:“现在当了大书记就是不一样啊,呵呵,连自己老子都敢教训了,我胡闹?难道我没有你关心念桃!”

    两人僵持着谁都不肯让步。

    秦守本见状,走到易向天跟前,叹气道:“易老,您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您孙女现在情况十分危机,多耽误一分钟,也就多一分危险啊!”

    易向天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医院没有给出承诺,而且有极大可能救不活念桃,他又怎么敢放心让医院的医生对念桃动刀子。

    易向天心中不免有些怒火,暗骂:“这混蛋小子是乌龟吗,这么慢!”

    见易向天不做声,易继光突然把脸一沉,沉声说:“听我的,现在马上开始做手术!”

    秦守本忙道:“王钟,快去准备……”

    王钟点点头,在几名护士和另外一名专家的陪同下朝着手术室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易向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都别进去!”

    易向天见是林涛打来的,赶紧朝王钟等人喊道,随即将电话接通,大声呵斥道:“你到底到哪了?”

    “来了来了,你们在几楼啊?”

    “五楼,手术室门口!”

    “我就在五楼,哦,看到你了。”

    走廊对面,林涛挂断了电话,朝易向天这边招手。

    易向天急切的忙喝道:“赶紧啊!”

    林涛气喘吁吁的小跑过来,朝着易向天问道:“念桃情况怎么样了?”

    众人见易向天一直等待的人竟然是个小年轻,顿时都傻眼了,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而易继光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

    “父亲,这就是你要等的人?”

    “有什么问题?”易向天瞪了易继光一眼,反问道。随即又把目光转回到林涛身上,说:“念桃情况很危机,必须马上治疗,林涛,一切都拜托你了!”

    林涛面色凝重的说:“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让念桃相安无事的活过来。”

    若是换做以前,林涛不一定敢这么担保,但是现在不同了,他的修为已经到达了一个崭新的境界,‘炼虚合道’是世间修炼的最高层次,离‘地仙’境界也就只差了一步,这样的修为,救人性命倒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他还是医术高超的神医。

    “念桃在里面吧?”林涛作势要进去,却突然被秦守本给拦住。

    “小伙子,你是做什么的?你知道里面的病人是什么情况吗?就这么信誓旦旦的做保证?”

    林涛见对方语气咄咄逼人,便有些不悦的说:“我是谁没必要跟你说,你没那个能力救人不代表别人也不没那个能力,让开!”

    林涛最后的一声低喝让秦守本情不自禁的退后了几步,脸色显得极为难看。

    易继光的境界就要比秦守本高出许多了,他见林涛丝毫不担心,而且信誓旦旦的保证,就走上前两步,自报身份的说:“小伙子,你好,我是念桃的父亲,你应该是学习中医的吧?”

    林涛没想到对方会是易念桃的父亲,语气便温和了几分,说:“是的,易叔叔,情况紧急,有什么事情等治疗完了再说吧。”

    “我只有一个问题,西医都不敢保证的事情,你学的中医,拿什么保证?”

    林涛笑了起来,“听你这么问,说明你觉得西医比中医强的多,不过你有这个观念也不怪你,毕竟现在中医被江湖骗子们搞的乌烟瘴气,名声不好,不过我可以负责人的告诉你,有时候,中医不一定比西医差,这一点,易老很清楚!”

    易向天在一旁冷声说:“你别多废话,赶紧让林涛进去救人!”

    易继光深深的看了林涛一眼,心想,现在即便让那些医生进去恐怕也无济于事了,既然这个年轻人如此信誓旦旦的,何不就让他试试!

    “年轻人,拜托你了!”

    易继光重重的拍了拍林涛的肩膀,语气沉重的说道。

    林涛点点头,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中朝着手术室走去。

    秦守本见易继光竟然答应了对方胡闹的举动,顿时惊讶道:“易书记,您怎么能答应他啊,他年纪轻轻的,又是学中医的,怎么能够救治重伤患者!”

    易向天目光冷冷的看着秦守本,质问道:“秦院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是看不起我们中医吗?”

    秦守本目光一滞,这才想起来易向天还是中医院的院长呢,顿时无比尴尬的讪讪道:“易老,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哼!”

    易向天冷哼一声,懒得再跟秦守本废话,秦守本也选择了闭嘴。

    林涛拉开手术室的门,王钟忙说:“我跟你一起进去!”

    林涛堵在门口,摇头说:“不要了!”

    王钟气急败坏的说:“你这人脑子坏了?一个人怎么去抢救患者?”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

    说完,不理会气急败坏的王钟,直接将门给从里面关上了。

    王钟气的浑身直发抖,“疯了疯了,全都特么疯了!”

    ……

    手术室内。

    此时里面只有林涛和躺在手术床上的易念桃。

    易念桃额头受了很重的伤,腰部被金属物刺伤,鲜血暂时被医生给止住,林涛忙探了一下易念桃的脉搏,气息显的很弱。

    将一丝真气渡入易念桃的体内,护住了易念桃的脉搏。

    有了真气护身,易念桃渐渐的从昏迷中有了些意识。

    她缓缓张开了紧闭的双眼,模模糊糊的看到林涛那刚毅的脸庞,虚弱的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林涛温声说:“医院的手术室。”

    易念桃出车祸前知道自己恐怕是九死一生了,这会儿在看自己气息如此之弱,便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我是不是……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我会治好你的。”

    “我受了这么重的外伤,你一个中医怎么治我啊!”

    林涛温和的笑着安慰道:“我医术很高明的,你想死我都让你死不了!”

    易念桃喉咙艰难的哽咽了一下,虚弱的说:“我还不想死,有好多事情还没做,还没来得及好好孝顺我……我爷爷,林……林涛,你……你要救我!”

    “放心,我会的!你现在慢慢闭上眼睛,好好的睡一觉,等你醒来之后就没事了。”

    易念桃按照林涛的意思,缓缓闭上了双眼,漂亮的脸蛋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无比苍白。

    林涛等到易念桃合眼之后,脸色变的凝重起来,易念桃所受的伤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这基本是林涛行医以来,遇到的最严重的伤者了。

    林涛短暂的思考后,决定用特殊方式放手一搏。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